反動向進步的強攻——中美貿易戰的實質

毛澤東常常把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政治人物、政治領袖和政治集團稱之為反動派。帝國主義及其走狗都是些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政治人物、政治領袖和政治集團,因而自然是反動派。特朗普及其政客所持有的零和博弈思維和“美國優先”理念,美國政府所實施的逆全球化、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孤立主義、霸凌主義的政策措施,美國資本統治集團所推行的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無一不是逆時代潮流而動的行為,因而都具有反動派的特征,都應歸于反動派的范疇。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反動向進步的強攻——中美貿易戰的實質

何為反動向進步的強攻?所謂反動,就是逆潮流而動謂之反動;所謂進步,就是順潮流而動謂之進步;所謂強攻,就是不利情況下突然發起的猛烈攻勢謂之強攻。這三個關鍵詞的組合,意思就是反動勢力向進步力量突然發起猛烈攻勢。用到中美貿易戰上,就是以美國為代表的反動勢力向以中國為代表的進步力量突然發動了貿易戰爭。美國是主動挑戰,是反動的、非正義的行為;中國是被動應戰,是進步的、正義的行為。據此,筆者認為,中美貿易戰的實質,是正義與非正義之爭、是進步與反動之爭。

由特朗普政府蓄意挑起的貿易戰,轉眼之間已經一年多了。一年多來,貿易戰不斷加碼升級,“攪得周天寒徹”,也使得不少人逐步認清了這場貿易戰的真實意圖。特朗普政府蓄意挑起的這場貿易戰絕非偶然,他們至少有四個方面的算計:一是針對中國。名義是減少貿易逆差,實質是遏制中國崛起;二是維護霸權。名義是爭取經濟利益,實質是打壓群雄超越;三是強取豪奪。名義是更新規則,實質是亂中取利;四是制造政績。名義是為國家利益,實質是為自己拉選票。總之,這場貿易戰的實質,是反動勢力向進步力量發起的強攻,是阻礙歷史進步的一種反動。

孫子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要想徹底戰勝特朗普政府蓄意挑起的這場貿易戰,就必須下功夫研究戰略對手的軟肋、短板和薄弱環節,搞清楚戰略對手的真實意圖、實質目的和戰術謀略。有針對性的施策,象抗美援朝戰爭一樣,把它打趴下,跪地求饒、認理服輸。它才能休戰,回歸常態。

認清中美貿易戰的實質,對于我們打贏這場貿易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從深層次上看,貿易戰是表面現象,遏制中國的崛起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宏偉事業,阻止中國帶領世界進步力量向著人類命運共同體前行;維持資本主義制度永世長存、維護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永遠無虞,才是其真實意圖。這場貿易戰爭,是兩種不同制度之爭、是進步力量與反動勢力之爭、是兩種不同前途和命運之爭,關乎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幸福是否甜蜜、關乎中國和世界的未來能否光明。這才是問題的實質、核心和要害。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背景下,美國資本統治集團及其代理人特朗普政府蓄意挑起貿易戰,其真實意圖和實質目的究竟是什么?容筆者綜述如下:

一、打壓中國崛起

自人類出現階級以來,反動勢力與進步力量就展開了曠日持久的較量。在進步力量處于弱勢的情況下,反動勢力就會壓迫進步力量迫使其屈服;在進步力量處于強勢的情況下,反動勢力就會瘋狂反撲,同進步力量展開激烈爭奪。當前正在進行的這場經貿戰爭,就處于后一種情況。在人類社會已經進入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元化深入發展的新時代,以中國為代表的進步力量正在以勢不可擋的強勁勢頭推動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向著更高目標前進,以美國為代表的反動勢力必然要進行破壞搗亂以阻止人類前進的腳步。這場斗爭和較量是不以人們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趨勢,或遲或早總會到來的。沒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就是人們應有的立場、態度和做法。

中國有一句老話,叫作“醉翁之意不在酒”。特朗普政府之所以敢于大張旗鼓、興師動眾地挑起貿易戰爭,是包藏禍心的。依據他們的算計,首先就要用打貿易戰的辦法把正在崛起的中國壓服打垮。

然而,他們誤判了今日之中國。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之下的新中國已經不是那個積貧積弱、腐敗無能、喪權辱國的清王朝,而是從站起來、富起來、向強起來的路上迅跑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人民歷來就是有血性、有膽識;有智慧、有謀略;有經驗、有合力的民族,具有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鬼不怕的大無畏精神。中國人民歷來是講“先理后兵”的,堅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則立場,還是毛澤東的那句話:

【“就我們自己的愿望說,我們連一天也不愿意打。但是如果形勢迫使我們不得不打的話,我們是能夠一直打到底的。”】

中國政府已經多次表態,經貿戰爭是美國蓄意挑起的,我們不愿意打;如果美國逼著我們打,我們也絕不能退縮,一定奉陪到底。

新時代的中國是美國靠一兩場貿易戰就能壓服打垮的嗎?顯然是不能的。美國資本統治集團及其代理人特朗普政府往往高估了自己的智商,低估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智慧。在新中國剛剛建立,政權立足未穩的情況下,中國人民都沒有懼怕氣勢洶洶的美帝國主義,把美軍打得丟盔卸甲,成為手下敗將。如今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更沒有理由懼怕已經步入衰退門檻的美帝。毛澤東告訴我們:

【“如果他們要打,就把他們徹底消滅。事情就是這樣,他來進攻,我們把他消滅了,他就舒服了。消滅一點,舒服一點;消滅得多,舒服得多;徹底消滅,徹底舒服。”】

我們只要遵循毛澤東的教導,就沒有打不垮的敵人、沒有戰勝不了的困難;中國崛起的步伐就不可阻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就會一往無前,中國人民就會創造出令世界刮目相看的更大奇跡。

二、保住霸主地位

回顧資本主義制度出現以來的全部歷史,我們就會發現,資本依靠暴力會迅速造就出一些經濟和軍事強國。在這些強國的激烈角逐中,必然有一個經濟和軍事強國脫穎而出,成為世界霸主。最初是靠遠洋探險起家的西班牙和葡萄牙,在16世紀的歐洲擴張中居于領先地位,從世界各地掠奪了巨量財富,成為近500多年以來人類世界最早的霸主。到16世紀末,由于卷入了曠日持久的歐洲宗教戰爭和王朝戰爭,耗盡了巨大財富,促使西班牙和葡萄牙迅速走上了衰落的道路。代之而起的是荷蘭、法國和英國。他們成功地攫取了葡屬東方帝國和西屬美洲殖民地的資源和財富,迅速成為新的經濟和軍事強國。在1600年至1763年之間,荷蘭、法國和英國爭奪世界主導權的異常激烈,最終以英國成為占統治地位的、世界最大的殖民強國而宣告結束。英國從西班牙和葡萄牙手中奪來了世界霸權,成為新的世界霸主。如果以1763年英法戰爭結束英國大獲全勝開始,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為止,英國成為執掌世界霸權長達182年的世界霸主。曾經占有相當于本國面積10倍的殖民地,號稱“日不落帝國”的英國,在二戰中淪落為被動挨打的慘狀,表明他手中的霸權必然旁落于他國。 歷史的發展果然如此。美國憑借其超強實力和特殊條件,成為二戰的領導者,并贏得了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成功地從英國人手里奪取了世界霸權,成為新的世界霸主。歷史告訴我們,大國的興衰自有它的內在原因,是不以人們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

美國自二戰中從英國手中奪過世界霸權以來,風風光光70余年,充分享受了它的好處。撈到的經濟利益數不勝數。僅美元作為世界貨幣,充當世界的印鈔機,就賺翻了天。既使在危機情況下也占了巨大的便宜。從2008年金融危機開始,美國實行三次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美聯儲總共購買了4.5萬億美元的資產,以緩解美債的危機,使那些購買美國國債的國家,失去大量的資本,從而減輕美國的經濟壓力,轉移了美國的經濟虧損。美聯儲還多印了1.42萬億美元的鈔票投入到市場,不但挽救了美國經濟,還把通貨膨脹轉移給了世界各國。撈到的戰略利益不勝枚舉。世界上的戰略要地幾乎被美國壟斷。在許多國家建有軍事基地和軍事設施。外賣的武器裝備和收取保護費又賺了不少。想打誰就打誰,推翻一個國家政權易如反掌,消滅一個仇敵輕而易舉。真可謂瘋狂至極、不可一世!

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世界上沒有永恒不變的事物。變是絕對的,不變是相對的。只要量變累積到臨界點就會發生質變。斯大林有一句名言:叫作“一切以時間、地點和條件為轉移。” 也就是說,只要具備相應的時間、地點和條件,事物就會由量變轉化為質變。舊事物就會消失,新事物就會誕生。自然界是如此,人類社會亦然。按照這個道理,當代世界正在發生前所未有之大變局,必然會有新舊交替出現:舊的大國走向衰落,新的大國迅速崛起,將成為不可避免的事情。

經過70余年的時事變遷,美國作為世界霸主,做出了許多傷天害理的事情。發動侵略戰爭、顛覆別國政權、屠殺別國領袖、挑動別國內亂、制造世界亂局、搜刮世界財富,無所不用其極。早在1959年1月,毛澤東在《給福斯特同志的信》中就清楚地指出了這種情況:

【“中國人民懂得,美國帝國主義對中國做了許多壞事,對全世界做了許多壞事,只是美國的統治集團不好,美國人民是很好的。”】

在當代世界上,特朗普政府延續了美國資本統治集團的傳統,到處挑動是非、制造動蕩、強取豪奪、亂中取利。特朗普政府憑借手中的霸權,動則制裁、動則威懾、動則恐嚇,已經嚴重傷害到了整個世界,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公敵,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做盡了壞事的美國資本統治集團及其代理人特朗普政府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衰落的境地,成為一個貨真價實的守成大國。保住世界霸權已經成為美國資本統治集團今后的既定方針和行動綱領。他們必然要做垂死掙扎,做出更多有損于世界和平與發展事業的壞事。中國有句非常富于哲理的話,叫作“不進則退”。美國對世界霸權所謂的“保”,就是“不進”。“不進”就必然要“退”。也就是說,美國的世界霸權保是保不住了,最終只能消失在茫茫的歷史塵埃里化作無形灰飛煙滅,或者被送進歷史博物館里成為供后人警醒的反面教材。

毛澤東時代就向全世界宣告:中國即使將來強大了,也不稱霸。不稱霸已經成為中國的一貫主張和永遠遵循。中國作為新興崛起大國,將會帶領人類世界進入無霸權的全新時代。

三、謀取超常利益

特朗普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商業思維一直主導著他的頭腦,即使當上了總統也不肯輕易地改變。實現利益的最大化,是特朗普政府的既定目標。在特朗普看來,只要有利益,使用什么手段、付出什么代價都在所不惜。

通過梳理,我們即可清晰地看到,特朗普政府的獲利手段不外乎這樣幾種:一是提振本國企業生產經營的積極性。最重要的舉措,就是通過降稅來減輕企業的成本負擔。二是為本國企業拿到更多的國外訂單,使企業有活可干、有利可圖。特朗普利用出訪他國簽訂了不少經貿合作大單。特朗普來華訪問一次,中美兩國就簽署了商業合同和雙向投資協議總金額高達2535億美元。三是推銷本國企業生產制造的產品。特朗普推銷最多的產品就是軍火。首次出訪沙特,就拿到110億美元的軍火大單。還包括未來10年的3500億美元的軍火合同。最近,特朗普訪日,即拿到購買105架F35戰機的軍火訂單。四是收取所謂國家和地區安全保護費。美國在北約國家、日本、韓國、澳大利亞以及中亞地區、東南亞地區、中東地區、拉美地區都有駐軍或軍事基地,必然產生巨額費用,美國當然不能自己都拿,而是強迫駐在國或地區多掏錢。名曰軍事合作費用,實則是美國收取的保護費。五是對輸美產品加征高額關稅。在特朗普看來,打貿易戰,即可施壓別國屈服于美國,又可輕松獲利,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為此,特朗普政府面向全球開打貿易戰。但把貿易戰的主攻目標對準了中國。在貿易戰開打時,對中國輸美500億美元產品加征25%的關稅,繼而又對2000億美元的輸美產品加征25%的關稅,現在又威脅對剩余的325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25%的關稅。如果后者進入實施,就意味著美國將對所有中國產品加征高額關稅。

豈不知,打貿易戰是愚蠢的雙輸做法。中國有句老話,叫作“損人不利己”。用這句話來判斷貿易戰是最恰當不過了。由于中國的反制力度空前,已經使越來越多的美國企業開始叫苦,難以承受反制關稅所帶來的成本負擔。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800家企業聯名上書美國政府貿易辦公室,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反對聲浪淹沒了支持的聲音。美國農產品失去了中國這個龐大的市場,許多農民叫苦不迭。德意志銀行給美國算了一筆賬:由于打貿易戰,在過去的17個月里,美國股市已經損失了5萬億美元。

毫無疑問,中國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潛心做好自己的事,增強自己的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且看特朗普政府還能支撐多久。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都將拭目以待!

四、拉抬選票連任

特朗普只所以同中國及世界多國打貿易戰,還有一個算計,就是為他的競選連任總統拉選票。特朗普已經明確宣布要競選連任總統。而要連任總統,就需要選民投票支持。選民根據什么來決定支持他連任呢?是選民親身感覺到他執政所取得的政績。既包括內政方面,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得如何,又包括外交方面,國家關系和國際事務處理得如何。據此,作出自己的判斷。

特朗普在執政以來,確實實施了一些經濟改革舉措、頒布了一些經濟發展政策。其中,稅改取得了一定成效,降低了企業的稅收負擔,有利于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吸引制造業企業回流美國本土的政策收效甚微;對外貿易實施保護主義的政策,用關稅手段解決貿易逆差的政策,不但沒有解決問題,而且引發了全球范圍的貿易戰,最終傷害了本國的企業和消費者,傷害到世界經濟的穩定和發展,造成了嚴重的負面效應。

特朗普執政以來,缺乏處理政治問題的能力和技巧,致使其在政治上受到了諸多牽制。與民主黨爭斗不斷,呈現白熱化狀態;與國會關系不睦,政策主張、人事任免均受到掣肘;與軍方意見時有分歧,兩位防長先后離職;選人用人缺乏嚴格標準,政府官員象走馬燈式的換來換去。

特朗普執政以來,并沒有提出明確的、像樣的對外戰略。人們所看見的都是碎片化的外交主張,屬于“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臨時性應對做法。“拉俄抗中”的主張難以實現、“印太戰略”名存實亡、介入敘利亞戰爭損失慘重、偏袒以色列的政策引發阿拉伯國家的強烈不滿、圍堵和威懾伊朗的政策不見效果、朝鮮半島無核化目標遙遙無期、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顛覆馬杜羅政權的政策陷入僵局、與盟友的關系漸行漸遠。盤點下來沒有看見值得稱道的外交靚點。

特朗普既然要競選連任總統,又缺少足夠的政績支撐。唯一的辦法,就是人為制造政績。怎么制造政績呢?拿中國說事,就能制造出政績來,就能吸引來選票。在美國選舉的歷史上,不乏有人拿中國說事拉選票的成功范例。拿中國說事,已經成為美國總統選舉中的一種習慣性做法。在1952年的總統大選辯論中,被艾森豪威爾指定擔任副總統競選伙伴的尼克松指責當時的杜魯門政府應該為“丟掉了中國”負責。在1960年總統大選辯論中,“如何協防臺灣”是當年辯論的一個主題。1980年的競選活動中,里根一直不遺余力地攻擊與中國建交的卡特總統。他在競選中提到,如果他當選,他將支持重建與臺灣的“官方關系”,繼續稱臺灣為“中華民國”。在1992年的總統大選中,民主黨候選人克林頓,非常嚴厲抨擊老布什對中國問題的處理。在2000年總統大選辯論中,小布什稱中國是“戰略競爭者”。在2008年總統大選辯論中,多次提到中國是美國的債主和競爭者。在2012年的總統大選辯論中,奧巴馬和羅姆尼在華立場上“斗狠”。把美國當時的困境歸咎于中國。奧巴馬把矛頭集中在為美國人“重奪”流失給中國的制造業工作崗位、要在貿易領域對中國 “不公平競爭”加大追查力度;羅姆尼則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中國牌成了美國總統競選人的“必備套路”。

特朗普在競選首任總統中,多次攻擊中國,贏得了不少選票。在上任后更是不遺余力地同中國對著干。現在要競選連任就更需要打中國牌。在美國的一些反華勢力中,仇視中國已經成為他們根深蒂固的基因。誰反華就擁護誰,就把票投給誰。特朗普為了拉住這部分人的選票,必然要狠打中國牌。

在本文結尾處,筆者想說的話是:毛澤東常常把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政治人物、政治領袖和政治集團稱之為反動派。帝國主義及其走狗都是些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政治人物、政治領袖和政治集團,因而自然是反動派。特朗普及其政客所持有的零和博弈思維和“美國優先”理念,美國政府所實施的逆全球化、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孤立主義、霸凌主義的政策措施,美國資本統治集團所推行的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無一不是逆時代潮流而動的行為,因而都具有反動派的特征,都應歸于反動派的范疇。

毛澤東歷來主張,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害人蟲,都必須在打倒之列。他明確地指出:

【“美帝國主義和其他一切害人蟲已經準備好了自己的掘墓人,他們被埋葬的日子不會太長了。”】

這個掘墓人就是全世界的進步力量。全世界的進步力量正在結成廣泛的國際統一戰線,共同致力于反對美帝國主義的斗爭,決心同美國資本統治集團斗爭到底、一決高下,終有一天定會把美帝國主義徹底消滅,讓它徹底舒服。在和平的國際環境和發展的國際氛圍下,全世界進步力量同心協作,就一定能早日建成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的美好愿景和崇高理想。(此文寫于2019年6月16日~21日)

【文林墨客,察網專欄作家,齊齊哈爾市委黨校副校長。】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中美貿易戰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theory/201906/49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