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勁松:中國、朝鮮國家安全之關系

我們認為中美友好合作最重要,并極力去與它友好,它就真會對我國友好?它嘴上也說下我國是它的伙伴、承認一個中國等,實際上,它對臺灣地區政權遠比對中國好。它不賣武器給我國,也阻止歐盟對我武器解禁,但卻以保持臺海局勢平衡為借口,向臺灣出售大量較先進的武器(而朝鮮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為防備侵略,為使朝鮮半島軍事力量稍微平衡點,搞了些導彈,美國就鬧翻了天,堅決不準),阻止中國統一,以保證臺灣到時能作為“不沉的航空母艦”供美軍使用。而它在遠東軍事部署針對我國,把我國作為它的核打擊目標也表明美國把我國作為它的敵人。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葉勁松:中國、朝鮮國家安全之關系

【作者按:2019年6月20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乘專機離開北京,應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邀請,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進行國事訪問。
美國奧巴馬政府“重返亞太”,以及特朗普上臺之后美國政府宣布美國的軍事力量相對以前更多的轉向大國對抗,都意味著美國軍事力量更多的轉向同中國和俄羅斯相對抗,更多地轉向威脅中國和俄羅斯,更多地準備與中國和俄羅斯的戰爭。這種情況下,中國更應該加強與社會主義朝鮮的合作。美帝侵略中國,侵略朝鮮之心從來沒有放棄。在這種威脅面前,中國與朝鮮唇齒相依,社會主義朝鮮的虛弱和危險,必然使中國在東北方向抵抗美帝國主義侵略狀況變得虛弱和危險。反之,社會主義朝鮮的強大,將極大改善中國在東北方向安全狀況。為此我再次貼出我在十多年前寫的《中國、朝鮮國家安全之關系》。】

朝鮮國家安全與中國國家安全有何關系?首先,中.朝兩國有共同的敵人──美帝國主義。這是因為,美國把中、朝兩國作為其在東亞的敵人,其在遠東的軍事部署,既針對朝鮮,也針對中國。雖然美國談論朝鮮威脅更多,用著朝鮮是敵人,朝鮮挑釁、威脅等詞句;而談論中國,它更多的講中美是合作伙伴之類的話,但實際卻一直把中國作為美國的主要敵人。

【(2002年)“3月21日,美國太平洋部隊司令布萊爾還透露,‘美國準備于今年夏季著手在關島部署核動力潛艇’其借口也是為了‘接近中國和朝鮮的導彈部署點’……通過壓朝警告中國。3月19日,美國外交學會的學者羅塞爾米特曾對韓國《中央日報》的記者說:‘美國稱朝鮮是邪惡軸心的目的也是警告正在崛起并成為東亞中心的中國’。這一觀點實際上反映了美國決策者們的真實打算。”
                (于美華《美國要對朝鮮干什么?》《世界知識》2002.10)

小布什上臺后的美國國防部擬定的核打擊目標中,中、朝都是美核打擊目標。美國將駐“三八線”附近的軍隊后撤,一個考慮是,美軍侵略進攻朝鮮時,美軍可通過飛機、導彈遠處給予朝鮮軍事打擊,而朝鮮不能通過在“三八線”以北的炮兵給予美軍以有效還擊。另一個考慮是,將駐韓美軍更機動化,駐韓美軍不僅可以用于侵略朝鮮,還可以用于阻止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臺灣、入侵中國。

【“去年美國提出駐韓美軍再部署方案,今年又提出駐韓美軍戰略機動化”從2004年起,“美軍以加強防范朝鮮為由,不斷增加駐韓、駐日美軍的無人機數量和質量,‘捕食者’、‘全球鷹’、‘影子’等一大批既具備偵察作用、又可用于攻擊作戰的無人機也被陸續編入美軍作戰序列,給臺海局勢增加了許多不安定因素。”
           (楊恩艷《“哈比風波”給你上一課》《世界知識》2005.5)

2006年6月28日,《參考消息》刊載的美聯社27日報道說:

【“來自八個國家的40多艘軍艦定于本周在夏威夷海域會合,參加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多國海上軍事演習……為了應對……來自朝鮮和臺灣的安全隱患,美軍正向太平洋地區部署更多的航空母艦和潛艇。此次軍事演習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展開的。”

從以上資料可以看出,不管美國軍方、媒體、學者看待朝鮮問題時,從不僅局限于朝鮮,它們實際是把朝鮮和中國看成美國的共同敵人。雖然許多年來,我國力求與美國友好,美國有時也會回應一些好聽的中美合作、中美伙伴的空話,但美國仍把我國作為東亞主要敵人。當然,它知道在同一時間里不應樹敵太多,而應分而擊破之。就象在中東,美國確定伊朗、伊拉克為主要敵人,并早就制定了“遏制兩伊”的戰略,但它在具體運作中仍采取分而擊破之的策略。1990年海灣戰爭前和2003年伊拉克戰爭前,美國都與伊朗套近乎,以保證美國對伊作戰時,伊朗保證中立而不會支援伊拉克。伊拉克拿下后,美國再對伊朗施加壓力。并且拿下伊拉克后,伊朗人口稠密、集中著伊朗經濟支柱──石油工業的伊朗西南部暴露在駐伊美軍面前,使美軍對伊朗處于最好的軍事態勢。

同樣的策略美國應用于東亞,雖然中朝是它在東亞的敵人,軍事上現在它主要拿朝鮮說事,它企圖首先擊破朝鮮,占領朝鮮。它希望它在進攻朝鮮時中國持中立立場,不給予朝鮮援助,這樣將減少美國侵朝的困難,使它侵朝相對容易些。

朝鮮國家安全與中國國家安全關系還表現在,因為中朝兩國唇齒相依,如美國占領朝鮮后,美將取得最近的攻擊中國的基地,取得對華的更好的軍事攻擊態勢,從而使中國國家安全急劇惡化。這個我們可以分別從軍事角度、歷史角度和類似國外案例進行分析。

為何說美國占領朝鮮,將取得對華的更好的軍事態勢呢。這時因為,如果中美開戰(例如我國出兵解放臺灣時,美國出兵攻擊我解放臺灣的人民解放軍,并通過攻擊我大陸以策應臺海戰事),美國在沒有占領朝鮮的情況下,美軍對中國大陸的軍事打擊基本只能限于飛機、導彈的空中打擊和渡海登陸進攻。而空中打擊雖會對我國較大損害,但僅靠它卻不能決定戰爭的勝敗。例如,1990年之后,美國對伊拉克實施封鎖,并多次對伊拉克進行大規模的空中打擊,但并不能摧毀薩達姆政權,最后還是2003年對伊戰爭,通過美國陸軍的地面進攻和占領才最終解決問題。

美國利用現有的日本、韓國軍事基地,如僅對我國進行空中打擊,不僅不能打敗我國,而且對我國經濟損害也不會是特別大。我們知道,轟炸工廠比起炸坦克、裝甲車輛等而言,轟炸的精確性要求不高。而二戰中,美國對狹小的德國、日本的工業進行“戰略轟炸”,效果并不如預料的好,美軍轟炸很長一段時間后,德、日工業繼續增長。后來戰爭末期德、日工業生產下降,很大程度是德、日國外原料等供應地被蘇美等國陸軍占領,或者國外供應交通運輸被切斷的結果。因此,美國如僅靠韓、日、關島、臺灣等基地對我進行遠程空中打擊,既不能打敗我國,也不能對我國經濟造成根本性的傷害。不過此例也提醒我們,從戰爭角度看,現時應減少國內石油、鐵礦等礦藏的開采,當戰時中國被美軍封鎖時,再大量動用國內礦藏。和平時期,石油、鐵礦等可更多采取進口。而且,美國這個超級大國,軍事力量第一、地理位置使它不易受攻擊,它仍規定國內的一些礦藏在和平時期限制開采,用從國外進口來彌補因和平時期限制開采造成的這些礦產的生產不足。

當然,美國未占領朝鮮情況下,它還可能以日、韓為基地,美軍渡海登陸我國大陸,實施侵略進攻。美軍也成功實施過諾曼底登陸和仁川登陸兩次大規模登陸,但這兩次登陸有一定特殊性。諾曼底登陸時美軍登船碼頭到登陸點距離很近,并且美軍掌握了絕對制空權,使德軍不能空中偵察,從而不能知曉美軍積集、登艦、登陸艦隊運行等狀況,也就不能在以上幾個過程中對美英軍隊實施空中打擊。仁川登陸時,雖然美軍登船碼頭到登陸點距離較遠,但同樣因為美軍對朝鮮軍隊的絕對空中優勢,美軍完全掌握制空權,使朝鮮軍隊不能知曉美軍登陸部隊狀況,也無法對登陸部隊實施空中打擊。日、韓距我國很遠,美軍要以它們為基地實施這種侵略我國的長距離、大規模的登陸戰極其困難。首先,現在的偵察手段比以前更豐富,即使美軍掌控海上絕對制空權,使我飛機不能到達日、韓及附近海域進行偵察,我們還能用偵察衛星進行偵察。另外,我國還可以用在我國大陸上空(大陸上空除有我國飛機外,還有我國地對空導彈等防空力量,美軍要掌握我國大陸的制空權較難)的預警飛機對大片海域進行監視。另外美軍及裝備在日、韓碼頭登船前的集結目標大;日、韓距我國遠,其登陸艦隊在海上運行時間很長(艦隊出發到登陸至少運行10小時以上)。我軍能偵察到美軍的上述情況下,美軍不易實現對我的攻擊突然性。而美登陸艦隊在海上運行時間很長,首先對我國意味著能提前預警,使我軍有充分時間作兵力調配并作各種準備工作;其次還使美登陸艦隊長期、集中暴露在我火力下。即使美軍掌握海上制空權,我軍飛機不能對敵予以有效打擊,也可用大陸的導彈給予海上之敵大量殺傷。

當然,美國也可以日、韓為基地對我國實施空降進攻。但空降只可能對小國或小島作為主要進攻方式,對中國大陸的進攻,美軍只能把它作為輔助進攻方式。

反之,若朝鮮被美國占領,美軍對我國的進攻方式不會僅局限于以上幾種,它多了一種進攻方式,并且多了一種威脅性大得多的進攻方式。若朝鮮被美國占領,我國東北將因為朝鮮的失陷而暴露無遺,美國龐大的戰爭機器將只是與我國隔江相望。這將產生以下一些后果:(1)我國不得不為了國家安全在中朝邊界附近部署幾十萬部隊守衛。因為攻下朝鮮的美軍肯定遠遠多于進攻伊拉克的美軍。即使2006年駐伊美軍也約14萬,用于鎮壓反美武裝,并從陸上威脅伊朗、敘利亞。如駐朝美軍20萬,20萬精銳美軍和幾十萬作為同盟國的南朝鮮軍隊就在邊界——鴨綠江那邊,我軍要不要幾十萬駐防在中朝邊界附近,以保國家安全?

如果這樣,這將是抗美援朝后中美軍隊大規模直接接觸。這時從國家安全考慮,我國是更安全了還是更不安全了?很明顯是更不安全了。從經濟上考慮,在現時和朝鮮失陷后,我國要保證實現同等國家安全,經濟花費將更大還是更小呢?很明顯,朝鮮失陷后我國國防經濟花費將急劇增大。而這又將成為美國宣揚中國威脅朝鮮的借口,成為美軍賴在朝鮮不走的借口,甚至成為美軍“先發制人”打擊的借口。反之,朝鮮存在,我不用幾十萬軍隊防衛在中朝邊界附近,并還能拒美帝在千里之外。可以說,朝鮮軍隊免費保衛著我國那個方向的安全。

(2)由于距離極近,美軍對我攻擊容易得多,運載工具簡單得多。美國陸軍從朝鮮出發地進攻,只需跨江就可實現在我國東北登陸。而跨江登陸只需乘坐陸軍兩棲車輛或陸軍直升機就可實現。而朝鮮存在,美軍從日、韓出發地出發登陸,必須跨越大海,而跨越大海比跨越江河困難更多。并且跨越大海不能直接乘兩棲車輛和運輸直升機完成,而需先乘登陸艦和運輸艦等到登陸點附近海域,再登上兩棲車輛和運輸直升機或氣墊船等實施登陸。即需要更多設備、花費和程序才能完成。

(3)由于距離極近,美國空軍或陸軍若從朝鮮對我東北發動突然進攻,易于形成戰爭突然性,幾乎不會給我國提前發現預警的時間,幾乎不給我兵力機動調配和各種準備的時間,極易打我個措手不及。這時,美軍既可以用隱蔽在距中朝邊界幾公里處突然進攻襲擊(這時乘坐兩棲車輛,從出發地到越江登陸東北大地只需十幾分鐘。乘直升機大規模登陸只需幾分鐘),也可利用經常在中朝邊界進行大規模或超大規模軍事演習,突然從演習轉變為襲擊。它貼著邊界演習,在它控制的朝鮮區域內,我不可能它一演習就宣布邊境部隊進入緊急狀態,也不能派飛機攔截警告在邊界那一邊的敵機。即使它一演習我國就宣布邊境部隊進入緊急狀態,但美軍通過長期的衛星、飛機偵察,發現我軍部署相對薄弱點,可進攻這相對薄弱點。

美軍和南朝鮮軍隊運用演習掩護襲擊時,大批敵機幾十秒內就可越過邊界對我地面實施打擊,“演習”的大批直升機搭載步兵幾分鐘就可完成越界著陸,并發動地面攻擊。另用兩棲車輛和浮橋越江登陸部隊配合,形成立體進攻。我們前面講過,如朝鮮存在,美軍要用陸軍大規模進攻我國,只能用渡海登陸,從出發到登陸則需十小時以上,不能形成對我的突然襲擊。另外它也不易用演習掩護襲擊。美軍占領朝鮮時,它的飛機在我東北以外幾百米飛行,仍屬在它控制區域飛行,我軍戰機也不能警告它離去。而美軍未占領朝鮮時,它在我國外海飛行,我國飛機可在離海岸幾十公里外攔截、警告。因此,朝鮮存在情況下,美國對我軍事侵略進攻方式較少,侵略進攻方式威脅性較小,并且容易防備,有利我國國家安全。反之,朝鮮被美軍侵略占領,則美國對我軍事侵略進攻方式較多,侵略進攻方式威脅性更大,并且不容易防備,不利我國國家安全。

以上我們是從軍事角度分析,得出朝鮮國家安全將有利我國國家安全的結論。我們若以史為鏡,以史為鑒,也可以得出結論:保衛朝鮮的安全就是保衛中國自身的安全。從近現代史看,19世紀田中義一的奏折就談到,占領朝鮮是占領中國的前提和跳板。奏折擬定的日本征服步驟是:第一期征服臺灣,第二期征服朝鮮,第三期征服滿蒙,第四期征服“支那”,第五期征服世界。(范文瀾《中國近代史》人民出版社1955年版245頁)日本以后侵華,也都是以朝鮮為跳板實施的。1895年中日戰爭給予滿清以致命打擊的,不是北洋水師被日本海軍消滅,而是日本陸軍占領朝鮮后,大舉從朝鮮攻入東北,并在營口附近一戰擊敗6萬清軍。1905年日俄戰爭時日軍也是通過朝鮮大舉攻入我國東北與俄軍作戰。1931年日本占領我國東北,也是通過朝鮮進占的。

我國解放后,美國也是企圖以朝鮮為跳板侵略中國。1950年美國向朝鮮發動進攻時,我國根本不相信美國進攻朝鮮只是針對朝鮮的說法(現在,我國外交部一些官員是否認為美國在東北亞的軍事存在只針對朝鮮),我國再也不允許朝鮮成為帝國主義進攻我國的基地和跳板的局面出現,因此黨中央決定抗美援朝。我國當年抗美援朝并不是中國對朝鮮單方面的援助,而是在保衛我國國家安全同時援助朝鮮,所以當時我國稱抗美援朝是保家衛國。因為我們援助朝鮮,使朝鮮工農政權存在,就可以通過朝鮮拒強敵于千里之外,有利我國家安全;反之我們不援肋朝鮮,眼睜睜看著朝鮮失陷,則美帝國主義的龐大戰爭機器就停留在我國門之外,這將使我國家安全面臨巨大危險。因此可以說,堅持無產階級國際主義,也將能最好地保護自已國家利益。也可以說,無產階級國際主義與真正的愛國主義是高度一致的。

朝鮮在抗擊美國軍事進攻時,他們主觀是保衛自已的國家,客觀上,他們是阻止美軍向中朝邊境靠近,是在阻止朝鮮變為美軍侵華的基地和跳板,是在阻止美國取得對中國的最好軍事態勢。即朝鮮在保衛自己國家安全同時,客觀上也是在保衛中國的國家安全。而朝鮮提高保衛自己國家安全的能力,將有利我國東北方向的國家安全。

有些人似乎只知孤立、片面地看朝鮮問題、談朝鮮問題,不知用聯系的觀點,從美帝國主義的本質、美國全球侵略擴張戰略政策、美帝一貫侵略歷史看朝鮮導彈問題,所以他看不出駐韓美軍不是僅威脅朝鮮,也威脅中國;也沒看出美國對朝鮮政策直接針對朝鮮,間接則是針對我國。

可能有人會說,朝鮮在國內經濟體制等較多方面與我國不一致,不值得我國支持。在這方面我們應參考俄羅斯與白俄羅斯關系。被美國國務卿賴斯在2005年1月與朝鮮等并稱為“暴政前哨”的白俄羅斯,從上世紀90年代就被美國、歐盟打壓、威脅,但俄羅斯面對西方壓力,基本做到一直加強俄白關系(除葉利欽、普京的初期)的形式來支持白俄羅斯。早在葉利欽時代,俄白關系就是獨聯體各國中關系最為密切的伙伴,雖然俄、白國內政策差異很大。當時,葉利欽屬于資產階級右派,俄國內大搞私有化;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屬于資產階級中的左派,白國內搞私有化較少(“民主”的西方因而以各種借口打壓白)。但俄不是從俄白兩國國內政策的異同來確定俄白關系,而主要是從俄國家安全角度來確定俄白關系。俄主要考慮是,俄近現代史上被侵略(不管拿破侖、希特勒)主要來自西方,所以,支持白俄羅斯,使白不致被納入美國、歐盟勢力范圍之下,對擴大自已的戰略防御空間,將北約武裝力量拒之在更遠的西邊,緩解北約東擴所帶來的消極影響有重要作用。反之,白落入美國、歐盟勢力范圍之下,白加入北約,北約部隊也就直逼俄西部邊界。所以,在許多問題上,俄頂著西方的壓力,也要加強與白俄羅斯關系,即使這可能使俄美、俄歐關系不那么好。

相反,有些人似乎認為中美友好合作最重要,因此認為對朝關系應服從于對美關系。但我們認為中美友好合作最重要,并極力去與它友好,它就真會對我國友好?它嘴上也說下我國是它的伙伴、承認一個中國等,實際上,它對臺灣地區政權遠比對中國好。它不賣武器給我國,也阻止歐盟對我武器解禁,但卻以保持臺海局勢平衡為借口,向臺灣出售大量較先進的武器(而朝鮮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為防備侵略,為使朝鮮半島軍事力量稍微平衡點,搞了些導彈,美國就鬧翻了天,堅決不準),阻止中國統一,以保證臺灣到時能作為“不沉的航空母艦”供美軍使用。而它在遠東軍事部署針對我國,把我國作為它的核打擊目標也表明美國把我國作為它的敵人。

葉利欽、普京上臺之初都把與西方友好作為最重要的外交政策,但美國為首的西方又對俄真正友好嗎?美國背棄當初華約解散時北約作的北約不擴展及原華約地區(即使原東歐國家作為北約和俄羅斯間緩沖區)的承諾,將原華約的東歐、乃至獨聯體一些國家納入北約,使北約逼近俄羅斯,北約軍事力量威脅著俄羅斯。所以,葉利欽、普京都是看到俄與西方友好,但西方仍要損害俄國家安全后,又回頭加強有段時間被俄冷淡的俄白關系。從俄羅斯案例可看出,即使我國變成一資本主義國家,極力與美友好,想獨攬世界霸權的美國,也會把我國作為可能危及它霸權的潛在對手對待,利用它控制的東方的北約──美日、美韓軍事同盟遏制我國。我國也仍需通過加強朝鮮關系,來加大我國東北方向的戰略防御空間,將美軍拒之于千里之外,以利于我國國家安全。

【葉勁松,察網專欄學者。】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theory/201906/49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