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東屏:中、美國家在經濟生活中的職能比較研究

美國的經濟絕不是中國有些學者所說的那樣,是所謂的市場經濟,美國政府在經濟生活中的作用不是有些人迷信的那樣,不是袖手旁觀,也不是看不見的手。美國經濟有相當比重的計劃成分。美國的政府在其國家的經濟生活中所發揮的作用向來是主導性,決定性的。只是這種作用具有美國特色,有時候是隱性的而已。那么,為什么美國政府和美國控制的國際貨幣組織,以及美國的大學教授和學者,幾乎眾口一詞地推銷所謂私有化,政府停止干預經濟等理論呢。道理很簡單,這樣最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的各大跨過公司,就等著第三世界國家的私有化為他們創造進入該領域的機會呢。如果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退出經濟領域,不采取保護主義措施來保護本國的企業,不組織領導本國經濟命脈,那美國強大的跨過公司,就可以如入無人之境,打垮第三世界國家可能的競爭對手,使自己永遠立于不敗之地。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韓東屏:中、美國家在經濟生活中的職能比較研究

研究國家在經濟生活中的作用,是政治經濟學的范疇。實際上,政治和經濟是無法分開的。研究經濟的人無法離開政治,離開政治的經濟,是真空中的經濟,實際上是不存在的。任何現代國家的經濟都是在國家主導下的經濟。一個正常國家的經濟發展政策都是根據其國家利益的需要制定的,都是為國家利益服務的。對國家在經濟生活中的職能的研究,只能在這樣的前提下進行。從這個視角來看一個國家的經濟理論與經濟手段,就沒有對與錯,先進與落后之分,而只有是否真正服務了國家的根本利益之分。本文主要從理論層面就自己多年的觀察與研究對美國和中國政府在經濟生活中的職能談一點看法。

一、美國國家在經濟生活中的職能

中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初,提出一個口號叫“黨政分開,政企分開”,認為這樣有益于經濟發展。據國內某些西方經濟學家說,資本主義國家的發達,都是因為沒有政府干預的結果。這如果不是別有用心,至少也是對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不了解。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對第三世界國家的殖民主義控制與掠奪,都是在國家主導下完成的。西方列強之所以能對第三世界國家殖民,就是他們有比較強大的國家參與,而當時的殖民地沒有強大的國家政權,是一盤散沙。英國、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強大,不是靠他們所說的西方先進的經濟管理理論,而是靠其國家主導的有計劃的軍事、經濟政策及行動。早期的美國為了保護北方的新興民族工業,對進口工業品實行高關稅政策,為此不惜與南方的農業州打一場內戰。美國當時采取高關稅政策,因為那是最能服務當時美國國家利益的政策。今天美國不再實行高關稅政策了,是因為美國已經不再需要高關稅的保護了,是因為今天美國的國家利益需要的是不斷打開別國的市場,但這不等于第三世界國家也不需要高關稅保護自己的民族工業了。對美國好的政策,并不一定對第三世界國家好,不一定對中國好。美國政府為了其國家的經濟利益,多次使用武力推翻主權國家的合法政府,包括民選的政府。光是在中美洲,就達十一次之多。[1]誰能說美國國家干預經濟生活少?!美國政府參與經濟生活的方式,是國家在經濟生活中能干預的最高形式。

其次,許多中國經濟學家認為,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是市場經濟,其實世界上不存在純粹的市場經濟。美國各大跨國公司的經濟,是計劃的還是市場的,就很難說清楚。我有個朋友在美國的IBM公司上班,他告訴我,IBM的經營運作的模式,跟中國的國有企業就很相似。它的成功主要靠對市場的壟斷來實現。美國國家經濟的總量大約是二十點五兆美元。美國的各級政府花費大約占其國民經濟總值的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五十五。這由政府支配的百分之五十還要多的經濟總量,不是計劃經濟又是什么?

1.美國政府主導的教育系統:

一個國家的教育與其經濟發展水平休戚相關。美國政府在其經濟發展中的職能,從美國政府主導的教育系統最能看出。美國的公立學校教育經費,大都來自房地產的稅收。對適齡兒童都是全部免費的,校車免費接送學生,課本都是免費提供。低收入家庭的學生還可以享受免費午餐,這些應不應該算作計劃經濟的一部份?這種從幼兒園到高中畢業的名副其實的全民義務教育,都是國家主導的。大學教育國家主導部分也是非常重要的。美國的公立大學收費非常低,往往只有私立大學的十分之一。原因是州政府的撥款往往是公立大學的主要經費來源。[2] 而且,美國的許多州,都有一所州立大學是真正意義上的開門辦學,只要學生申請,學校就得接受,不管他們在高中的學習成績如何,以及他們有無交付學費的能力。沒有經濟能力的學生,州政府的貸款就可以支付學生的學費。作者曾在一所這樣的公立大學教過書,學生中就有父母是芝加哥的無家可歸者,真正是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他們靠州政府的貸款在念大學。學校當局只能在州政府法律允許的范圍內限制學習成績不好的學生,如有兩門功課成績在 D以下,學校就有權辭退學生。

美國聯邦政府有許多教育貸款,支持低收入家庭學生。聯邦政府的貸款是福利性的,往往利息較低,而且學生在上學期間,不須償還,學生家長必須是低收入者才能得到這種貸款。此外,美國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法律,允許許多私人為教育事業捐款抵稅,這樣,許多本來可以成為聯邦政府和州政府財政收入的錢,都流入教育和其他的事業單位。據說,全球大學的首富,哈佛大學每星期收到的小額無名捐款,就達五百萬美元之多。[3]作者在美國讀書時就曾多次得到由私人捐款成立的各種基金會的無償資助。[4]這種看上去是私人行為的現象,實際上是政府主導的教育參與,因為如果政府不立法給捐款人各種免稅優惠,私人捐款很難會有這樣的規模,而政府就可以有更多的財政收入。

2.美國政府主導的研究與開發

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與該國在新產品的研究開發領域的投入關系極大。美國政府在研究開發新產品方面的投入,也是起主導作用的。聯邦政府通過政府設立的科研獎學金,支持大學里的實驗室進行各種尖端科學研究和新產品的開發。美國大學的實驗室相當多的一部分是靠國家經費支持的。除此之外,因為政府的免稅優惠,美國各個州都有無數的私人基金,支持不同的科學實驗,最終大都用到新產品的研究開發上。[5]九十年代初,日本的一些金融機構在美國大量購買美國的標志性房地產,如哥倫比亞電影制片廠等,引起美國精英的疑心與不滿,在美國社會刮起一陣貶日風潮,美國學者出書,拍電影,攻擊日本政府違反傳統的資本主義的經營、競爭規則。[6]在這些美國學者眼里,國家在經濟生活中的作用應該是裁判的角色,而日本政府在經濟生活中扮演卻是教練的角色,為企業出謀劃策,協調企業的投資和產品研究開發戰略等。事實上,是美國政府在美國經濟生活中的作用和扮演的角色,從來就不僅僅是什么裁判的角色,而是重要的參與者和教練。裁判只是其扮演的角色之一,而且是最不重要的角色。

即使美國政府在經濟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僅僅是裁判而已,那是美國政府的事,與別國無關。商場如戰場,你有你的戰略,我有我的打法。美國沒有理由要求日本政府按照自己的游戲規則操作。但美國又是世界超霸,它在日本駐軍,日本只好屈從美國的要求,做一些改動,來敷衍美國的要求。但是這樣以來,日本的經濟就受到許多負面影響。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到現在,日本經濟已經蕭條了二十幾年了。

3.美國政府主導的農業經濟:

美國的農業經濟從業人口只占美國人口的百分之二,而其農業產值只占其國民經濟總量的百分之一。但美國的農業,像其他發達國家的農業一樣,是全靠國家的大量補貼來維持的。美國的農民一個人往往耕種上千英畝土地,[7]比中國一個村子的土地還要多。這樣大規模的耕種,全靠高投入來實現。美國農民一年一般只種一季,如中西部的農民只是玉米和大豆輪作。美國的玉米每英畝的產量在150到300普世耳之間。[8]而在美國的期貨市場上,每普世耳玉米的價格往往只有一點五美元。即使在年景最好的情況下,美國農民種一英畝的經濟毛收入,也只有450美元。而美國農民光買玉米良種,每英畝的花費就是300美元。還有其他投入,如化肥、農藥、柴油、機油、聯合收割機的分期付款和拖拉機的分期付款等。一部大型聯合收割機的價格是十到十五萬美元,十五年期分期付款利息利息就是30萬,每年連本帶利就是2萬美元。如果沒有國家的大量補貼,美國農民每種一英畝玉米,就得賠300美元。美國農民能夠生存,歸根到底,就是依賴于政府每年的大量補助。

除了大量政府的補貼外,美國政府還利用其霸權地位,為美國農民開辟第三世界國家市場。美國政府補貼的廉價玉米進入墨西哥,墨西哥的農民遭受沉重打擊;美國的谷物進入中國市場,使中國的糧食價格多年萎蘼不振,讓農民收入大打折扣。中國現在出現所謂的三農危機,其實與美國糧食進入中國市場有很大的關系。[9]

4.美國政府主導的社會福利制度:

美國政府在社會福利方面的投入也是巨大的。美國政府主導的福利主要有社會保障基金。這是由政府推行的一種強制性社會保障基金,有劫富濟貧的性質,但是這種劫富濟貧的性質是隱形的,所以,許多美國人往往沒有意識到。具體操作辦法是,政府要求雇主強制性地從工人的工資中扣除百分之六點五的社會保障基金稅,雇主再支付同樣比例的社會保障基金稅。這樣,每個工人每月就有相當于其百分之十三的工錢存到了其社會保障基金里。當工人到了六十五歲的退休年齡,國家就會發給他們社會保障基金。[10]社會保障基金的多少是根據工人退休前的工資多少決定的。如一個工人退休前的工資是4000美元,其中的第一個600元,他們可以拿到90%,600元以后的第一個1000元,他可以拿到60%,第二個1000就要遞減到更低的比例。因為工人所交的社會保障基金的比例是一樣的,而拿回來的社會保障基金卻是遞減的,所以低收入的人拿回來的錢要比他們投入的錢多,而高收入的人拿回來的錢要比他們交進去的錢少,這樣就使本來收入就低的人退休后的經濟情況比較好一點,而收入高的人,退休后的收入除了社會保障基金收入外,還有其他的各種收入,他們的經濟狀況仍要比低收入的人好很多。一般情況下,有十年以上工作經歷的工人,到退休年齡時就可以享受社會保障基金。那些從來沒有工作過的人,如果丈夫或妻子工作了,他們也可以享受社會保障基金。

除社會保障基金外,美國政府主導的社會福利計劃,還包括失業保險。失業的工人,可以享受兩年的失業救濟。那些沒有工作的人,特別是有孩子的人,都可以每月從政府領到社會救濟金。往往有些單親媽媽不需要工作,就靠社會救濟生活。美國有些人認為,這些人濫用社會救濟金。其實,這些人是美國社會的受害者,他們沒有一技之長,找不到工作。社會救濟金勉強使他們免受饑寒,但他們的生活質量很差,被人看作社會渣滓,他們自己也失去做人的自信與尊嚴。作者剛到美國時的鄰居兩口,就是靠社會救濟金度日。他們有四個兒子,最大的十一歲,最小的一歲。夫妻倆都不識字,男的會開車,女的連車也不會開。我們住在那里的時候,女的正想學開車,因為不認字,得請別人把駕駛員守則念出聲,她用錄音機錄下來反復聽。他們夫婦每天坐在承租的房子前的涼臺上喝啤酒。三個大一點的孩子,就在街上跑著玩。他們家的老大和老二經常到我們家喊餓,希望我們給他們自家做的中國饅頭吃。他們家是美國社會里沒有希望的群體之一,跟他們做了一年的鄰居,我們對美國社會有了很深的認識。當我們要搬走時,那位女鄰居開玩笑,請我把她和她的孩子也帶走。美國社會的許多問題都是由這種看上去人道,實際上很不人道的社會經濟政策造成的。政府本來可以給這些人提供工作,以工代賑,但因為資本主義制度需要保持一定的失業率。不然的話,資本家就不容易找到廉價的工人。

美國政府還為低收入孩子和六十五以上的老人提供醫療照顧。[11]美國的醫療費用非常高,看一次醫生幾百元,住一天院上千元。各種各樣的化驗檢查費用,還有藥費加起來數額不菲,所以,在美國生活必須買醫療保險,不然生病是很容易讓一個人或家庭傾家蕩產的事情。受雇工作的人,雇主一般幫他(她)支付保險費中的一部分。也有產業比較小的雇主沒有能力為其工人支付醫療保險計劃。在美國,沒有醫療保險的人口有四千多萬,相當美國人口的七分之一。這些人生病看不起醫生,就只好看急診。按照美國法律,美國醫院不能將急診病人趕出醫院。最終,這些醫療費用都得由美國政府承擔。因為美國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享受美國政府的醫療照顧,所以有些美國醫生對這些人收費往往超過應收的標準,所以美國政府還得想法阻止醫生的欺詐行為。醫療費用占美國經濟總量的百分之十三到十四,這其中相當一部分是有政府主導的。

總而言之,美國的經濟絕不是中國有些學者所說的那樣,是所謂的市場經濟,美國政府在經濟生活中的作用不是有些人迷信的那樣,不是袖手旁觀,也不是看不見的手。美國經濟有相當比重的計劃成分。美國的政府在其國家的經濟生活中所發揮的作用向來是主導性,決定性的。只是這種作用具有美國特色,有時候是隱性的而已。那么,為什么美國政府和美國控制的國際貨幣組織,以及美國的大學教授和學者,幾乎眾口一詞地推銷所謂私有化,政府停止干預經濟等理論呢。道理很簡單,這樣最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的各大跨過公司,就等著第三世界國家的私有化為他們創造進入該領域的機會呢。如果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退出經濟領域,不采取保護主義措施來保護本國的企業,不組織領導本國經濟命脈,那美國強大的跨過公司,就可以如入無人之境,打垮第三世界國家可能的競爭對手,使自己永遠立于不敗之地。商場如戰場,虛虛實實。如果你吃了虧,上了當。你不能怪美國人不老實,只能怪自己天真和無知。或許第三世界國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吃一塹,長一智”。怕的是,吃無數塹,也沒有長一智。

二、中國政府在經濟生活中所起的作用

眾所周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和政府在建國后的頭三十年里,實行的是計劃經濟,是大規模的政府干預。對于建國后前三十年的計劃經濟所取得的成績,后幾代中國政府領導和文化知識精英持的是徹底否定的態度。他們見到了政治運動及其造成的糧食短缺,看到了別的國家,如日本、南韓、香港、臺灣、新加坡等國家取得的經濟成長。他們認為,中國政府如果采用相同的經濟政策,就會取得相同的結果。本文作者生長在農村,受益于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很多,絲毫沒有不擁護社會主義制度的理由。但一九七七年考上大學后,在當時的社會大環境、大氣候下度過四年的大學生涯和三年的研究生生涯,居然頭腦里留下了一個頑固的念頭:如果中國的領導人有日本政府和亞洲四小龍政府那樣的智慧,也采用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該有多好。那樣,中國人民也就可以過上富裕的生活了。由此可見,當時的中國大學里的西化知識精英對中國青年人的洗腦是多么的高效率,多么的徹底。如果是美國政府、美國的教授要想讓我接受這樣的觀念,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就范。在這一點上,當時的中國大學里的西化知識精英做到了美國政府、美國的知識精英,或者任何外國政府和外國知識精英無法做到的事情。

更具諷刺意味的是,只是到了美國之后,我才開始真正意識到毛澤東等老一代革命家的智慧和遠見。在美國,我看到了從沒有見到過的富有。有錢的人家,二、三口人住著四、五百平米的大房子,院子有幾十畝大,二層樓的房子居然還有電梯,有室內游泳池和室外游泳池,有網球場和籃球場。廚房里的墻上掛著花十幾萬美元從非洲獵獲的各種野生動物的頭角。因為我兒子得到一份私立小學的獎學金,讓我有機會在參加兒子同學家長舉辦的圣誕晚會上,看到那些美國有錢人是怎樣生活的。但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美國社會中的另一面,成千上萬的無家可歸者,和那些靠社會救濟生活,被有錢人視作社會渣滓的人,還有那四千四百萬沒有醫療保險的統計數字,和四千多萬每天都在餓肚子的統計數字。[12]美國的人口統計數字是三億二千萬,約占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五。但其監獄人口卻有二百二十多萬,約占世界監獄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五,除此之外,還有二百多萬人犯罪嫌疑人在逃,和二百多萬保釋在外的犯罪人口。總共有六百多萬的人與法律有麻煩,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二。而占美國人口百分之十一的黑人,占這些與法律有麻煩的人的百分之七十。

一個世界首富的國家,居然有如此多的人餓肚子,有這樣多的人活得那樣悲慘。任何一個有正義感,有良知的人都不會無動于衷。有一天,我的很有錢的房東問我對美國社會的看法,我直截了當地回答說我很失望。他問為什么,我說一個如此富有的國家,卻有這么多的無家可歸者和餓肚子的人。我說那些無家可歸者,那些靠社會救濟度日的人,實在不如中國農民過得好。那位闊房東對我的看法很意外,從此我們的談話就沒有投機過。等租約到期,他就不再續約,我就只好搬出來重找出租屋。

中國共產黨于一九四九年建國以后采取的基本上是國家主導的經濟建設政策。在農村,共產黨政府實行了或許是人類歷史上最徹底的土地改革,實現了耕者有其田的新制度。把農民徹底地從封建地主的桎梏中解放出來。此后,為了使得到土地的農民不再失去土地,并且高效率地使用土地,共產黨政府又在全國范圍內推行農業合作化運動,從互助組、初級社、高級社、到人民公社,曾經為一盤散沙,毫無組織,毫無生活保障的中國農民,真正實現了從原始落后的生產方式往現代的農業生產和管理方式過渡。毛澤東領導下的的中國政府通過一系列革命化的措施,使占中國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農村人口,包括邊遠地區的農村人口,普及了小學教育、初中教育,到上世紀70年代末,有的地區已經開始普及高中。作者本人的家鄉山東省即墨縣,到76年已有高中89所,平均每公社有高中三所,而以前該縣只有一所高中,有初中240多所,平均每四個村子就有一所聯辦中學,而該縣以前只有初中10所。[13]農村的醫療衛生事業,在集體化的框架下,也取得巨大的進步,實現了村村有合作醫療站,各個公社有自己的衛生院,縣人民醫院低價為工農提供醫療服務。農村缺醫少藥問題,在上世紀70年代末基本解決。中國人民的平均壽命從建國初的35歲,增加到改革開放之初的69歲,領先與自己起點差不多的印度19歲。中國這樣巨大的成就,基本上是在沒有什么外援的情況下取得的。而印度卻收到60億美元的外援,在同一時間里,中國還為第三世界國家提供了約6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中國堅持獨立自主的發展政策,堅持走自己的路,讓西方學者耳目一新。許多聯合國的發展問題專家,稱中國為第三世界的樣板,是人類的希望。可中國的精英卻不以為然,他們堅持認為西方學者上了中國政府宣傳的當,不了解中國的實際情況,他們硬要徹底否定中國人民在共產黨、毛澤東主席領導下取得的偉大成就。[14]

為什么近幾十年來西化的知識精英會如此刻薄地詆毀毛澤東和他的戰友們三十年奮斗取得的成就呢?把一盤散沙的中國農民組織起來容易嗎?在一窮二白的中國大地上建起初具規模的國民經濟體系,讓人口眾多,飽受饑寒的中國人民得到溫飽容易嗎?可中國的知識精英們認為毛澤東和他的戰友所取得成就沒有什么了不起,他們覺得、從人均國民生產總值來看,中國當時人均只有三百美元,實在可憐得很。

可是,用人均國民生產總值作為一個國家的發展水平衡量標準,現在看來實在是多么的膚淺和荒唐。美國的人均國民收入很高,每人達五萬六千美元,但對那些成千上萬的無家可歸者,對四千多萬每天餓肚子的美國公民,對四千多萬沒有醫療保險的美國人,這么高的人均收入又有什么意義?中國的人均收入,在過去二十多年有了很大的增長,從三百多美元,增到幾千美元。大城市里,高樓林立,汽車多得塞路,成為一個新的問題。可是對那些交不起學費的農民子弟,看不起病的農民,成千上萬的下崗工人,人均國民收入的提高又有多少意義?

所以,不能簡單地用西方國家根據他們的利益制定出來的衡量發展的標準來衡量中國和其他社會主義的發展成果。而應該用適合我國自己情況的發展標準,因為,社會主義國家本來就不是以追求單純的經濟增長為目標的。社會主義國家更注重公平合理,更注重建立一個沒有剝削,人人安居樂業,比較平等,犯罪率低,各種社會問題少的社會。這決不是有些人說的烏托邦,而是完全可以實現的目標,而且是一個值得追求的高尚的目標。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政府能在建國后頭三十年,在及其困難的國內、國際環境里,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讓全世界注目,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他們追求的是這樣一個高尚的目標。因為有這樣的高尚目標,中共的黨員干部,就相對清廉得多。也帶動中國社會的優秀分子,為他們的高尚目標無私奉獻。這就是為什么新中國前三十年,中國是英雄輩出的時代;這就是為什么那個時代能出雷鋒,能出歐陽海、門合這樣的解放軍英雄,能出郝建秀,倪志福這樣的勞動模范,還有張富貴、陳永貴這樣的農民領導人。

許多中國的西化知識精英沒有用辯證的方法看待中國的發展問題。他們看到美國支持的日本、南韓、新加坡、臺灣,經濟發展較快,就以為如果中國采取同樣的經濟手段,就可以取得同樣的結果。他們不知道,美國扶持南韓、新加坡、臺灣,完全是處于冷戰時期圍堵中國的需要。從某種意義上講,是社會主義中國的存在,導致了日本和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增長,因為美國向這些國家開放市場,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美國不可能以同樣的方式向對中國開放市場。中國太大,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美國將是競爭對手,而不可能是戰略伙伴。這也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西方國家的好多財富,是靠侵略和掠奪廣大第三世界國家得來的。中國不可能,也不愿走這樣的路。中國因為歷史的原因,人口眾多,土地資源和自然資源相對少,又受西方帝國主義多年掠奪。我們的國情如此,我們要走的發展道路,不能脫離這個國情。

我在一次國際學術會議上指出中國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問題,以及這個問題對中國社會的長治久安的潛在威脅。人民大學一位教授很不以為然,他說農民和下崗工人應該滿意。以前他們只能吃到一個餅子,現在能吃到兩個餅子了,應該知足。不應該看到別人吃到五個餅子而眼紅。問題是,說這種話的人民大學教授是吃到五個餅子,甚至是二十個餅子的人。作為既得利益者,他們這樣看待中國的貧富差距,一點也不奇怪。如果他們也屬于只吃到兩個餅子的群體,他們也絕不會因為自己以前只吃一個餅子,現在吃到兩個餅子而心滿意足,不在乎別人吃到五個餅子,或者二十個餅子,甚至更多。這是一個階級立場的問題,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我不否認,中國的經濟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取得了一些表面上看來很大的發展。但這不等于中國的發展方向就是無可指責的。一個國家的發展方向是否正確,關鍵是其發展的道路是否符合該國國情。中國的國情是什么?首先是我們有十億農民。有中國學者提出通過城市化,來消滅農民。你怎樣消滅十億農民?如果中國農民都生活到城市,光垃圾一項,就會把我們弄得焦頭爛額。其次,我們國家可耕地少,這一點是很嚴重的實際問題。美國和中國領土大小差不多,美國的可耕地占美國領土的百分之四十,而我們的可耕地只占我國國土的百分之十五,也就是說,美國的可耕地幾乎是中國的三倍,而美國人口只有三億二千萬,不到中國的四分之一,大約是五分之一多一點。這就是我們相比美國特殊的國情。任何脫離這個國情的發展都會造成嚴重后果。九十年代初,我曾指出,發展小汽車工業不符合中國的國情,希望國家鑒于中國人口集中,土地稀少這樣的國情,多發展公共交通,限制私人汽車的發展。我跟許多學者辯論這個問題,他們認為美國人有汽車,可以周末到郊區去兜風,為什么中國人不可以。[15]這當然不是可不可以的問題,而是怎樣更好一點的問題。如果人家有的,我們就一定要有,不管對自己好壞。那我們就不是在獨立自主地發展,而是跟在人家的后面,做人家的奴隸。如前所述,商場如戰場,你有你的打法,我有我的打法。克敵制勝之道在于以己之長,攻敵之短。中國完全可以跟美國競爭,但不是在美國人設定的框架內。我們不應該跟美國人比誰的人均國民總值高,我們應該跟美國比誰的國民更能安居樂業,比誰的犯罪率低,比誰得社會更和諧,誰的人民更幸福。

我們的孔夫子說,“人不患寡,就患不均”,這就是我們的民族文化。八十年代初,許多中國學者把這一民族文化特點看作重要包袱,大加撻伐,要改造,要超越。其實我們更應該下工夫研究我們的民族文化。[16]其實,我們更應該下功夫研究,搞清楚,搞明白我們的民族文化,在發展過程中順應我們的民族文化。現在,我們國家每年都在派大量的干部到國外進修。其實我們的當務之急,是了解我們自己的國情,我們的民情,而不是美國的國情和民情。依我看,花巨額外匯送干部到美國和英國學習,有很大的局限性。語言不通,國情不通,在短時間里是學不到什么東西的,而往往還學到負面的東西。筆者就見到過一個縣委書記,到國外溜達了一個月,走馬看花地看了一下國外的高樓大廈、市容地貌。回國后在全縣干部大會上講,美國日本是天堂,新加坡和香港是小康,深圳是貧民窟,而內地則是人間地獄。共產黨的干部如此不懂政治,到了讓人吃驚的地步。對這樣的干部,重要的不是到國外學習,而是在國內學習。

結語

本文要說的無非是發展要基于本國國情,衡量發展好壞的標準不應該是西方制定的模式,而應該是以我們自己的國情為主的模式。我們不僅要學習了解外國,更應該研究了解自己的國家、自己的人民、自己國情與民情。對美國好的政策,未必對中國好。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有非常獨特的歷史、文化和自然地理環境。中國學者和中國政府當務之急是制定出一套適合我國國情的發展道路,而不是盲目效仿西方或任何外國的經驗。

注1: LaFeber, Walter. 《不可避免的革命:美國在中美洲》(Inevitable revolutions : the United States in Central America) (New York: Norton, 1983)。

注2:如在作者執教的北卡來納州,州政府每年為每一個錄取的本科生支付八千多美元的學費補貼。這還不包括其他方面的補貼。二零零四年的新生,每人還發一個筆記本計算機。

注3:作者有一位朋友曾在該辦公室上班。

注4:作者曾得到一家私人基金Spencer基金的二萬美金的贊助。在此再次致謝。

注5:紐約州就有上萬家私人基金。

注6:這當中最典型的莫過于記錄片系列:《亞洲世紀》,該系列共十集,第六集,《日本公司內部》專講日本的不公平競爭問題。

注7:每英畝相當中國6市畝。

注8:每普世耳合五十磅左右相當于45市斤,因糧食比重而異。

注9:作者從事中國農村經濟研究多年。此問題近來也頗受國內媒體關注。

注10:因為社會保障基金有入不付出之虞,現在的退休年齡正在慢慢提高。另外,工人也可以延遲兩年

退休。如六十七退休,其退休金就相對高一些。

注11.為貧窮家庭提供的醫療照顧叫 medicaid, 而為六十五以上的退休人士提供的醫療照顧叫 medicare.

注12.這些都是美國政府的統計數字。

注13.參看即墨縣志,695-706頁。

注14.參看Suzanne Pepper,<<激進主義與二十世紀的中國教育改革》(Radicalism and Educational Reform in 20th Century China)(紐約:劍橋大學出版社,1996)

注15.拙文《汽車工業與中國之國情》在《中國與世界》上發表。

注16.趙光遠主編,《民族與文化》廣西人民出版社,1990。

【韓東屏,河北大學特聘教授,美國北卡華倫威爾遜大學政治系教授。】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theory/201906/49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