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李文亮去世后,國家監察委派調查組赴武漢,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這是個好消息。這就是一種有了問題立即及時解決的態度和措施。中國的體制是有很強的糾偏和修正能力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種能力和人民的監督權民主權緊密地結合在一起。李文亮醫生永垂不朽!而在全民動員抗擊疫情的同時,反擊一小撮人散布的網絡輿論病毒,維護國家的安全,才是對李文亮醫生和其他在抗擊疫情中以身殉職的英雄的最好的紀念。

【本文是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武漢市中心醫院的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

【“我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經全力搶救無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點58分去世。對此我們深表痛惜和哀悼。”】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李文亮是位令人尊敬的白衣戰士,并且為救治病人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李文亮,中共黨員,1985年出生于遼寧省錦州市北鎮市,2004年考入武漢大學,臨床醫學七年制專業。在廈門短暫工作3年后,2014年重返武漢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工作至今。

李醫生的英年早逝令人扼腕痛惜,他是第一個通過網絡對外傳播疫情信息的人,之后又參加防控疫情的工作,最后由于感染新型病毒肺炎而獻出了年輕的生命。

混在真情懷念李醫生聲音中的一種雜音。

李文亮醫生去世以后,網絡上掀起一股悼念他的熱潮,作為一個普通人,一個80后,這種情況實屬罕見,很多是情真意切的深切懷念,但是里面有雜音,雜音又分為幾種類型。

1、直接煽動顛覆型

龍應臺在臉書上寫道:

李文亮之死:社會若覺醒,重如泰山:
眼科醫生李文亮。
發現病毒傳染,12月30日發出警告。
被國家機器以散布謠言之罪加以懲罰。
他繼續照顧病人。
他自己染病。
他2月6日晚上死亡。
他34歲,妻子懷孕中。
悲傷若是一時的集體發泄,他的死,輕如鴻毛。
悲憤若是深沉的社會醒覺,轉化成巨大的改變的力量,他的死,重如泰山。
他一定會希望,他的孩子,會在一個開放的、誠實的、新鮮的空氣里長大。

有人寫下這樣的詩句:

你用智慧的光芒
為百姓指引
真理的航向
你死了
我怕百姓會少了一雙
刺破黑夜的慧眼

有人嫌這樣文縐縐的麻煩,干脆直奔主題: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2、造謠惑眾型。

捏造或者是傳播一些子虛烏有的消息,欺騙輿論,到達造勢的目的。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但是很快被辟謠。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3、借題發揮型。

借李文亮事件,為前些年甚囂塵上的“普世價值”之類招魂。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4、項莊舞劍型

美國有人發起提名李文亮醫生為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聯署,不到半天,聯署人數已近2萬,估計能達到10萬以上。這樣就會要美國國務院做出正式回答。

5、圖窮匕見型。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下面截圖上面的紅色字是說明。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李醫生值得尊敬,但是有人企圖把他打造成為“突尼斯小販”,企圖讓國人脫下藍色口罩以后戴上香港廢青的“黑色口罩”。

在李醫生去世以后網絡上掀起的這股悼念熱潮中,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錯綜復雜地交織在一起,既有人民群眾對某些地方政府及其下屬部門工作的不滿意,還有國內外敵對勢力利用這種不滿意以及民眾對李醫生的懷念進行的煽風點火,仍然還是這些年來的慣用伎倆,在人民群眾的合理訴求里面夾雜他們的私貨。他們希望把李文亮打造成為“突尼斯小販”。

“阿拉伯之春”始于2010年底突尼斯的一個小販自焚的事件,引起了當時突尼斯民眾對失業,對物價上漲,對腐敗等等的不滿,最后引起了騷亂,“阿拉伯之春”很快就蔓延到了人口近億的埃及這個中東大國,隨后“阿拉伯之春”又擴展到西亞北非很多國家。當時西方國家一片歡呼聲,一個新的中東即將誕生。但十年過去了,那些經歷了顏色革命的國家很多已經四分五裂,尤其是利比亞,整個國家陷入無政府的內戰狀態,連美國大使也被民眾殺死。

突尼斯雖然沒有解體,但國家經濟受到重創,原來的世俗政權日益伊斯蘭化。

當然,一小撮人知道,“十八大”以后的中國不再是前些年他們可以隨意指鹿為馬呼風喚雨的中國,但是他們仍然不甘心這么退出歷史舞臺,這次是他們自從“十八大”以后最大規模的一次赤膊上陣,上一次組織對華為的圍攻的時候,他們還喬裝打扮,這次他們以為時機成熟了,赤裸裸地放手一搏。

通過上面這些動作,他們希望實現下列目的——

1、迫使政府為他們一小撮人的造謠惑眾松綁,也就是所謂的‘五大訴求”中的“撤回刪帖命令”、“撤訴所有因言獲罪的指控”、“歸還人民的‘言論自由’”。以方便于他們大肆造謠惑眾干擾防控疫情的工作,配合境外敵對勢力通過疫情打擊中國經濟的圖謀。

2、想通過這種施壓的辦法迫使政府拿警察開刀,造成警察對造謠惑眾的違法行為縮手縮腳不敢依法處理,甚至是與政府離心離德。

3、有人指出他們是在吃“人血饅頭”,這種說法是輕的,其實最起碼他們希望在中國大陸復制香港的動亂,讓人們脫下“藍口罩”以后戴上香港廢青的“黑口罩”。最好能夠借此在內地發動顏色革命,也就是這些人不打自招的“發動一場運動”,顛覆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

會得逞嗎?估計國內外敵對勢力要又一次失望了,原因是,境外敵對勢力這些年來的的反面教員作用發揮得淋漓盡致,此其一;國內一小撮人這次的赤膊上陣太拙劣了,很容易起到相反作用,此其二;這些年來的錯綜復雜的斗爭讓廣大民眾的辨別能力大大提高,即使是那些懷念李醫生和批評當地政府的人也不會輕易被綁在敵對勢力的戰車上。

李文亮去世后,國家監察委派調查組赴武漢,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這是個好消息。這就是一種有了問題立即及時解決的態度和措施。中國的體制是有很強的糾偏和修正能力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種能力和人民的監督權民主權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李文亮醫生永垂不朽!而在全民動員抗擊疫情的同時,反擊一小撮人散布的網絡輿論病毒,維護國家的安全,才是對李文亮醫生和其他在抗擊疫情中以身殉職的英雄的最好的紀念。

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李文亮

原標題:深切懷念李醫生,但警惕有人把他打造成“突尼斯小販”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2002/54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