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李洪元和鼓吹發國難財的李洪元,哪個更真實?

在國家面臨災難,廣大民眾面臨疫情威脅的時候,無良商家趁機哄抬物價,大發國難財,一方面是底層民眾難以承受這種物價飛漲,另一方面是即使有錢但是由于商家囤積居奇而一罩難求,這時候一個被精心打扮成為受害的“弱者”的人,一個理科生居然反串經濟學家,跳出來大談哄抬物價和發國難財對防控疫情的好處,這難道就是一個深受壓迫、剝削的“弱者”應有之所為?這難道不值得人們深思嗎?

【本文為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華為251事件當事人李洪元近日搖身一變,成為了“經濟學家”,在全國人民防控疫情的時候,他大談特談發國難財的合理性,認為哄抬口罩等抗疫物資的物價有利于更多的人買到口罩。讓他再度進入人們的視線。

“弱者”李洪元和鼓吹發國難財的李洪元,哪個更真實?

 根據網絡上曝光的刑事賠償決定書和媒體報道顯示,李洪元自2005年入職華為擔任工程師,離職前在逆變器銷售管理部工作,2018年1月31日被勸退離職。也就是說,他應該是理科生,現在突然反串經濟學家,大談市場化的積極作用,尤其是贊成和鼓吹在對疫情的防控中哄抬物價和發國難財。這就好像別人常常打比方的那樣,一個體育老師突然給別人上語文課,本來可以像看小品一樣一笑置之,但是他給抗疫斗爭支的招實在是奇葩,并且與他在華為251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反差極大,忍不住要說道說道。

“弱者”李洪元和鼓吹發國難財的李洪元,哪個更真實?

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就口罩的供需問題有這么一段話:

【“如圖,原來的需求曲線D0,疫情爆發后在D1,平復之后在D2(紅色),因為通過這次疫情,大家對口罩有新的認識,我看到很多網友表示以后燒飯都要帶口罩了,因此平復后口罩的需求應高于原來。
現在突發疫情,需求曲線右移,但是供應不足,市場上立即給出了公允價格P1。假設政府不干預,隨著大家使用各種應對方案,疫情平復,口罩價格應該回復到P2。 現在政府限價了,假設限價到PN,也就是P0-P2之間,那給社會就會帶來大的問題,就像我昨天說的,有特殊的人能在PN買到,而普通老百姓只能去PN’買了,這個是PN’是高于P2的。
假設政府限價在PM(P1-P2之間),我個人覺得傷害可能沒有這么大,畢竟后續隨著時間推移價格是會回落到PM以下的。 但是問題來了:政府如果限價,怎么知道應該限多少呢,這些價格水平都是無法準確計算的。因此我們看到政府到現在也沒有,以后也不太可能出臺限價政策。現在可以看到只是對一些高的實在離譜的價格做了打擊。 當然我個人建議,對這些高的離譜的價格也沒有必要打擊,昨天有人說價格是信號,我認為是對的,但他同時還是邀約,比如我今天發出邀約,我想用1塊錢買深圳香蜜湖的別墅,是不合理,有必要行政打擊嗎,反正我買不到。有人賣200塊的口罩,他也只是邀約,沒有強迫你買呀。

一個疑似理工科畢業生突然間反串經濟學家,干起“吳市場”等經濟學大咖的活,還煞有介事地大談商品之間的供需關系,為哄抬物價叫好,為發國難財叫好,認為這樣有利于更多人買到口罩,更加有利于防控疫情。

在上面的微博截圖和他的微博內容中,我們可以看到他是這樣論證哄抬抗疫物資的物價有利于防控疫情的——

論據一、由于口罩價格飛漲,利潤高了,廠家有利可圖,就大量生產,于是供應量增加。

論據二、由于口罩的價格高了,囤積有口罩現貨的人轉讓口罩有利可圖,于是買不到口罩的人多了一條獲得口罩的渠道。

論據三、突發疫情,口罩供應不足,假設政府不干預,隨著大家使用各種應對方案,疫情平復,口罩價格應該回復到合適的價位。政府限價后,特殊的人能買到,而普通老百姓只能去買貴的口罩。

對于上述說法,他給出一個貌似公允的理由——他只是邀約,沒有強迫你買。

他的這種反串,實在是太蹩腳了,估計連市場原教旨主義者都會想揍他,因為他這種說法對于他們來說,是貨真價實的豬隊友。

對于他的這種奇葩說法,估計連初步接觸過經濟學理論的高中生也能夠反駁他,我也就不跟他較真了,以免侮辱了自己的智商。

尤其是看到他下面的那個微博截圖,對于他的這番奇葩論調就更加無語。

“弱者”李洪元和鼓吹發國難財的李洪元,哪個更真實?

當然,那只是李洪元們的一廂情愿。

1月2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下發《關于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疫情防控部署堅決做好檢察機關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全國檢察機關以身作則做好檢察機關自身疫情防控,充分發揮各項檢察職能,為社會各界有效開展疫情防控,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營造有利司法環境。

《通知》提出的要求里面包括如下兩點:

【“嚴厲打擊編造與疫情有關的恐怖信息、利用疫情制造傳播謠言、煽動、破壞法律實施、危害公共安全等犯罪,確保社會大局穩定,確保疫情防控平穩有序推進”。
嚴懲在疫情防控期間哄抬物價、牟取暴利,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犯罪和生產銷售偽劣防治、防護產品藥品的犯罪”。】

我們再看看一則消息。

最近,有媒體報道口罩告急的消息,一些醫院也就醫用口罩緊缺的問題向外求救。就此,工業和信息化部有關司局負責同志接受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采訪。

【網站記者: 目前國內口罩產能怎么樣?能否滿足全國疫情防控需求? 
工業和信息化部有關司局負責同志: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產和出口國,年產量占全球約50%。我國口罩最大產能是每天2000多萬只。隨著疫情的蔓延,口罩的需求量爆發式增長。現在連很多偏遠農村地區的群眾都開始戴上口罩,如果人人都在用,每天還要更換,面對這么強大的剛需,短期內供給跟不上也在情理之中。工業和信息化部正在全力以赴克服種種困難,推動生產企業加班加點恢復產能。通過這段時間的努力,產量達到一天800萬只以上,復工復產面達到了40%,但要看到,恢復乃至擴大產能畢竟需要時間。我們除了國內的生產,也在推動國際采購,以滿足全國疫情防控需求。 】

在這情況下,反串經濟學家的李洪元卻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公開反對政府打擊哄抬物價的行為,為發國難財唱贊歌,還說這樣有利于防控疫情,他到底想干嘛? 不過,他的上述奇葩說法并不是我評論的重點,還是留給高中生反駁他吧,我關注的是另外一個問題。

前些時間,李洪元的一封給任正非的公開信在網絡上公開,于是網絡上熱鬧非常,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曾經蟄伏多時的公知大V和各路牛鬼蛇神紛紛粉墨登場,在一些媒體和自媒體的故意帶節奏下,風煙滾滾來天半。

某著名媒體歪曲事實,把華為人力資源部門負責人的個人行為說成是華為的公司行為。

還用“涉嫌誣告陷害一名離職前員工”這句本身起碼在客觀上帶有很強烈的話誤導公眾輿論,因為“涉嫌如何如何”通常是司法機關公文公布案情的時候使用的表述涉嫌違法犯罪的自然人或者是法人的違法行為的法律用語。

紐約時報中文網以《華為是如何在中國失去民心的?》為題發表袁莉的署名文章,作者居然恬不知恥自作多情代表中國人民稱華為已經在中國失去民心。

袁莉在微博上以對國內事務的肆意指手畫腳知名。2011年7月她幸災樂禍的轉發《中國高鐵的投資之殤》,9月羨慕嫉妒恨地轉發了《意大利村民將高鐵計劃向后拖了20年》的微博, 2012年10月4日卻抱怨“在中國最慢的火車上。從蘭州到銀川近九個小時,每站都停......”。

在這次精心策劃的大圍剿中,除了那位曾經在溫州動車事故中煽風點火的袁莉露出狼外婆的尾巴以外,圍剿者是精心偽裝自己的,明明是對美國打壓華為的戰略進行配合,卻打出維護工人階級和勞動者利益,抨擊資本家剝削的旗號,在那一場圍剿中,李洪元被打扮成為受到壓迫、剝削和迫害的弱者,這一招很有欺騙性,因為其利用了很多年輕人對勞資關系的不滿,并且巧妙地把這種不滿引向華為,以至于有些正義人士也上當受騙,加入了圍剿的行列。然而非常詭異的是,李洪元的辯護律師公開聲明,李洪元的所謂的給任正非的公開信并不是李洪元寫的。

不知道是李洪元高估了自己的影響力并且立功心切,還是某些人“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連李洪元這種人也當成了過河卒子使用,就像前些時間讓方舟子為香港廢青洗地一樣,結果是適得其反的。

在國家面臨災難,廣大民眾面臨疫情威脅的時候,無良商家趁機哄抬物價,大發國難財,一方面是底層民眾難以承受這種物價飛漲,另一方面是即使有錢但是由于商家囤積居奇而一罩難求,這時候一個被精心打扮成為受害的“弱者”的人,一個理科生居然反串經濟學家,跳出來大談哄抬物價和發國難財對防控疫情的好處,這難道就是一個深受壓迫、剝削的“弱者”應有之所為?這難道不值得人們深思嗎?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李洪元 口罩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2001/54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