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吳市場”們給防控疫情支個招——從新型冠狀病毒系列事件看市場經濟原教旨主義的危害性

無限夸大市場經濟的作用并且反對政府的任何干預,其結果必然走向市場原教旨主義,并將給社會帶來嚴重后果。新型冠狀病毒發生以來的一系列事件,從一個側面充分證明了這一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以后,市場主體的逐利性在利潤的最大化動機的驅使下,趁機哄抬物價,發國難財,客觀上給疫情防控工作制造阻力。在這次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斗爭中,政府和舉國體制必不可少并且在控制疫情蔓延中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市場原教旨主義干擾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而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馬首是瞻的美國,現在政府干預市場已經成為了常態。

【本文為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請“吳市場”們給防控疫情支個招——從新型冠狀病毒系列事件看市場經濟原教旨主義的危害性

世界上很多事物都有其局限性,比如其積極作用的發揮必須是要在一定條件下,否則,正所謂物極必反,如果把其極端化,就必然走向反面。市場經濟也是這樣。

但是,我們國內的自由派尤其是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們無限夸大市場經濟的作用,反對政府以任何方式干預市場。

大名鼎鼎的經濟學家“吳市場”曾經于2013年2月22日-24日在黑龍江亞布力召開的2013年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三屆年會上說過這么一段話:

【“在其實經濟學對于什么叫市場經濟,原理說的很清楚的,市場機制為什么能夠有效的配置資源,市場機制為什么能夠形成所謂兼容的激勵機制呢?它根本的原因是因為通過市場競爭形成的價格能夠反映供求,就是反映資源的稀缺程度。所以只有通過市場的自由競爭形成這個價格信號,那么才能夠實現市場所有有效的機制,才能完成它的職能,但是我們現在不知道從什么年代起就開始在文獻上出現了這樣的字樣,就是我們的市場是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個市場制度是在黨政領導的駕馭之下的,以至于出現這樣矛盾的詞兒,比如說權力控制的市場經濟,權力控制的市場經濟還叫市場經濟嗎?它就不叫市場經濟了。因為它的價格信號是扭曲的,它又不可能有效的配置資源,也不可能形成一個兼容的激勵機制,所謂兼容的就是說每一個經濟行為者對社會的貢獻和他取得的報酬是一致的,這就是兼容的,否則就變成不兼容的”。】

把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曲解成是“黨政領導駕馭之下的經濟”和“權力控制的市場經濟”,撇開這種說法政治上的錯誤不說,最起碼是屬于偷換概念的邏輯錯誤。因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是同社會主義制度結合在一起的市場經濟,體現社會主義的根本性質,是使市場在社會主義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的經濟體制。它使經濟活動遵循價值規律的要求,適應供求關系的變化;通過價格杠桿和競爭機制,把資源配置到效益最好的環節中去,并使企業實行優勝劣汰;運用市場對各種經濟信號反應靈敏的特點,促進生產和需求的及時協調。

市場經濟同社會主義基本社會制度結合在一起就是為了發揮市場經濟的正面效應,限制其負面效應,防止出現資本主義國家里面的那種周期性經濟危機,并且最大限度地造福最廣大人民。

最近“吳市場”在別人為其90大壽祝壽的時候,還大談所謂的“社會創新”,對于他的這一個說法本人準備另外撰寫文章評論,但是從“吳市場”之前的一系列無限夸大市場經濟的作用的高論,聯系到最近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系列事件,本人認為,無限夸大市場經濟的作用并且反對政府的任何干預,其結果必然走向市場原教旨主義,并將給社會帶來嚴重后果。

新型冠狀病毒發生以來的一系列事件,從一個側面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一、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以后,市場主體的逐利性在利潤的最大化動機的驅使下,趁機哄抬物價,發國難財,客觀上給疫情防控工作制造阻力。

請看看下面的具體案例:

1月23日,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管局根據舉報,對北京市濟民康泰大藥房豐臺區第五十五分店大幅抬高N95型口罩銷售價格的行為進行檢查。經查,當事人借口罩等防疫用品需求激增之機,將進價為200元/盒的3M牌8511CN型口罩(十只裝),大幅提價到850元/盒對外銷售,而同時期該款口罩網絡售價為143元/盒。當事人行為涉嫌哄抬價格,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管局已對此立案調查,將于近期作出行政處罰決定。

1月22日,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市場監管局對佛山市都市百姓醫藥連鎖有限公司第十三分店涉嫌哄抬價格的行為開展調查。經查,當事人從1月21日下午開始大幅抬高“潔之源”“保為康”“醫麥德”等品牌口罩,提價幅度達40%—560%。當事人行為涉嫌哄抬價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市場監管局正按照執法程序對該案事實進行全面調查處理,將于近期作出行政處罰決定。

1月25日,武漢市黃陂區市場監管局收到群眾舉報,對轄區內武漢市永生公大藥房連鎖中心藥店進行現場檢查,發現當事人銷售的“江藍”牌一次性醫用口罩未依法標明價格。當事人構成不明碼標價的違法行為。武漢市黃陂區市場監管局立即責令當事人整改,并依據《價格法》第四十二條及《行政處罰法》相關規定,以簡易程序當場作出行政處罰。

1月22日,四川省達州市通川區市場監管局在檢查中發現,通川區仁濟大藥房通過微信群與其他醫藥公司交流防疫用品漲價信息,在銷售中向消費者宣傳“口罩和藥品都在漲價,我們也要漲價”“現在到處都是疫情”等內容。1月20日——21日,當事人在銷售醫用一次性口罩、防霾口罩過程中連續兩次大幅漲價,幅度分別達400%和67%,且漲價后均未明碼標價。當事人的上述行為涉嫌哄抬價格和不按規定明碼標價。此外,執法人員現場發現當事人還存在其他違法行為。通川區市場監管局已對此立案調查。

1月21日,重慶市巴南區市場監管局在檢查中發現,重慶萬家燕大藥房連鎖有限公司通過電子郵件方式,向所屬藥店發出關于口罩漲價及可拆零銷售的通知,調高三十多個口罩品種價格。其下屬巴南區魚洞店抬高價格,將原價16.8元/袋(十只裝)的口罩價格抬高至27元/袋,將原價18.8元/袋(十只裝)的口罩價格抬高至30元/袋。該公司及其下屬藥店涉嫌哄抬價格,重慶市巴南區市場監管局已對此案立案調查,將于近期作出行政處罰決定。(總臺央視記者 王婧)

這次打的是防控疫情的“戰爭”,如果戰爭真正來臨,所消耗的物資,絕對不限于口罩,還有醫藥、糧食、鋼鐵、油料等等。那么,如果片面地依靠私人資本和被極端化的市場,防疫開支會大大增加。以這次武漢保衛戰所急需的口罩為例,成本10元、售價100元的東西,居然漲到400元。這意味著在完全放任的私人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下,國家和人民群眾的防疫開支會增加3倍到40倍。

美國是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所以,就吃這個虧。1950年,美國發動朝鮮戰爭對軍費需求急劇增加,導致當年(戰爭半年)出現了31億美元的財政赤字;1953年,美國財政赤字上升到65億美元。1953年美國軍費開支占聯邦政府財政支出的65.6%,越南戰爭期間的1968年也占到44%。同時,物價飛漲、股市暴跌、無法控制。而美國軍火商卻在這些戰爭中發了橫財。

我們國家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種規定性決定了市場經濟的屬性不能與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則相違背,同時,在特殊情況下,不能任由市場所謂的自然調節,政府應該而且必須以維護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為出發點,對市場進行干預。

二、在這次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斗爭中,政府和舉國體制必不可少并且在控制疫情蔓延中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自1月23日接到聯防聯控機制轉來武漢物資需求清單后,有關部門立即通過中央醫藥儲備向武漢緊急調配各類應急救援物資。

截至25日中午的匯總情況,中央醫藥儲備共調用了防護服1.4萬件、醫用手套11萬雙;通過協調緊急采購,為武漢落實各類口罩貨源300萬個,落實防護服貨源10萬件,落實護目鏡2180副。雖然是春節放假期間,但作為中央醫藥儲備單位的國藥集團,正緊急調撥應急救援物資,第一時間送達疫區。

據了解,國藥集團湖北省分公司僅就武漢地區提供的防護服就達五5萬余件,還有N95口罩36萬件,醫用的鞋套20余萬件。同時,各種醫藥物資290萬盒。

“武漢那邊需要多少,我們供應多少。”目前,國藥中國生物上海捷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經供應給武漢地區1000盒(5萬人份)以上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23日產能已進一步擴大,供以武漢為重點的全國各地區使用。按照每盒試劑盒可以供50人份使用來計算,目前的試劑盒生產量已可供十數萬人次檢測使用。

上面所說的是物質方面的支援,而醫務人員的人力人才支援更為重要。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從省衛健委獲悉,截至1月25日,全國各地已有上海、廣東、四川、湖南、浙江、山東、江蘇、三所軍醫大學等多支醫療隊緊急增援湖北。

據不完全統計,1月24日,來自上海醫療隊136人,支援武漢市金銀潭醫院;來自廣東醫療隊128人,支援漢口醫院;來自空軍軍醫大學、陸軍軍醫大學、海軍軍醫大學共450人,分別安排支援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漢口醫院、武昌醫院。

1月25日,浙江省醫療隊137人,支援武漢市普愛醫院;四川省醫療隊138人,支援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江蘇省醫療隊147人,也于當晚到達武漢。

同時,湖南省衡陽和株洲兩支醫療隊共計138人,以及山東省醫療隊140人,于1月25日晚抵達黃岡,支援黃岡市。

支援的都是公立醫院,沒有一家是私立醫院。

假如中國沒有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而是放任市場的自我調節,面對這樣的大規模疫情后果可想而知。

三、市場原教旨主義干擾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而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馬首是瞻的美國,現在政府干預市場已經成為了常態。

前不久,“吳市場”反對中國在受到美國卡脖子以后發展芯片產業:稱“從網上的反映看似乎有一種危險,這種危險就是由于這個爭論使得國家主義更加取得了優勢,就是用更強大的行政力量去支持我們的有關產業,比如說有一種口號叫做不惜一切代價發展芯片產業

不管“吳市場”是由于以教條主義的態度對待西方經濟學理論而產生的糊涂觀念還是有意無意對美國的對華戰略進行配合,事實都證明,他的觀點是錯誤的,用于實踐中是有害的。

其他大道理不用多講,事實勝于雄辯,在芯片方面完全依賴美國的“中興”讓美國的制裁一劍封喉,而自強自立的“華為”讓美國舉全國之力并且糾集八國聯軍都打不倒,最后美國只能是采用指使加拿大綁架華為高管的下三爛手段。

市場原教旨主義是指市場可以自動恢復平衡,不需政府以任何方式進行干預。這樣的觀點對嗎?比如,生產過剩,市場平淡,經濟衰退,如果不需要政府干預,市場會恢復到正常狀態嗎?過剩危機會自動解除嗎?又如,市場過熱,需求旺盛,物價上漲,那么,市場會自動恢復正常嗎?確實,市場具有自己的平衡機制,但這個機制是有局限的,連西方經濟學的主流(凱恩斯革命以后)都不得不承認“市場失靈”的存在。

而中國的經濟學界充斥著市場原教旨主義者。在他們數十年如一日的鼓噪下和誤導下,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被歪曲成“完全放任自流的市場才能使資源配置最優化”。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某些商家趁機哄抬物價也是市場原教旨主義的惡果。

1、中國敞開大門歡迎外資進入,美國對中資處處設防。

2、中國放開外資進入銀行比例,美國立法禁止外資進入銀行。

3、特朗普在中國簽下大單,回國卻用“雙反”調查中國。

4、美國不準中國干預企業貿易,可美國政府卻出面制裁中國。

5、中國嚴格履行WTO協議,美國卻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中國簽訂WTO協議的條件是很苛刻的,給中國設立了很多特色條款,其中,中國要進口轉基因糧食和“洋垃圾”。

這就是通過中國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向中國人大肆推銷市場原教旨主義的美國在市場與政府的關系上的真實做法。難怪有識之士這樣說,在經濟領域,不是要按照美國怎么說來做,而是要按照美國怎么做來做。

在西方國家占優勢的產業,西方國家及其在我們國內的代理人要求我們只能安于西方為我們定的在產業鏈中的中低端地位不能有所改變和提高,否則就屬于“吳市場”之流指責的損害國際產業鏈;而在非西方國家尤其是中國開始超越美國和西方的產業,比如華為的“5G”技術,美國就要運用國家主義來加以打擊和壓制。在國內的經濟社會發展中,如果將市場經濟極端化,必然產生嚴重的危害性。

文章的最后,回到題目提出的問題,相信也是很多網友感興趣的問題,我想請“吳市場”等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運用你們的理論給這次抗擊冠狀病毒肺炎支個招。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市場 疫情 物價

原標題:請“吳市場”們給防控疫情支個招——從新型冠狀病毒系列事件看市場經濟原教旨主義的危害性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2001/54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