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過美國就不能入境,美國的制度自信哪去了?

在意識形態方面,連曾經在中國國內批評過美國的價值觀的人都不能進入美國旅游,也太草木皆兵了吧?難道這些人進入美國旅游,一句話就會讓美國的制度崩潰嗎?美國的制度自信都哪去了?這還是自由派公知們口水噴噴吹得天花亂墜的美國嗎?

【本文為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批評過美國就不能入境,美國的制度自信哪去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項國家安全備忘錄,要求相關部門建立一個國家審查中心,進一步加強篩查想要進入美國的移民和旅行者。

目前,美國國土安全部規定,正式要求赴美簽證申請人向美國政府提交本人過往5年社交媒體記錄。對中國申請人來說就是微博和微信內容。凡在微博、微信上有過威脅美國國家安全或民主自由價值言論的申請人,他們的赴美留學、商務、旅游簽證或將被拒。

看到這則消息,我首先想起前些年自由派公知為美國涂脂抹粉的一句話:美國人可以在美國國內罵美國,中國人可以在中國罵美國。話下之意是美國有制度自信和言論自由,在國內任由民眾批評甚至是謾罵,而中國沒有這種自信心,只能在中國罵美國,而現在中國人在中國國內批評美國的價值觀,卻連去美國旅游都不能入境,不知道美國的制度自信和言論自由哪去了?當那些無恥吹捧美國的自由派人士,現在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羞愧。

也許他們會辯解說,特朗普是個瘋子,他定的政策違背美國崇尚的普世價值,不算數,換了個總統就會回歸正軌。

是這樣嗎,事實證明他們在撒謊,美國民主黨是所謂的“普世價值”的賣力推銷者,而美國前總統奧巴馬2016年12月23日在即將卸任之時簽署了一個名為《波特曼-墨菲反宣傳法案》的法案,其核心內容為美國國防部將在2017年獲得額外預算,成立“全球作戰中心”以對抗外國對美國的宣傳。具體手段上,一是整合全聯邦政府的資源,直接參與對外國政治宣傳和謠言進行曝光和反制;二是花錢買服務,成立基金幫助培訓各地記者,并向非政府組織、民間社團、智庫、私營部門、媒體組織和政府外的專家提供資助合同。

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2019年2月27日發布了一份報告。報告聲稱孔子學院在基本不受美國政府監督的情況下,擴張中國的影響力,委員會正尋求立法加以限制,若其不進行改革就應該關停。但報告也承認,盡管聯邦調查局正關注著孔子學院,但委員會并沒有發現孔子學院有從事所謂“間諜活動”的證據。

早些時候,美國政府審計總署也發布了一份報告,其中詳細分析了10所孔子學院的案例,結果有7所學校的美方行政人員表示,他們認為美國學校對課程擁有控制權。而全部10所學校的教師和行政人員都表示,沒感覺到教師或學生面臨學術限制或無法自由討論問題。

參議院的報告還稱,美國國務院和教育部對這些孔子學院的監督不夠充分,也沒有尋求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美國文化機構獲得同樣待遇。目前委員會正在討論通過立法來解決這些問題,要求孔子學院進行改革,否則就干脆關了。

當然,國內的自由派人士可以說這是在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干的,那么奧巴馬的民主黨政府讓國防部來對外國政治宣傳和謠言進行曝光和反制”,用軍隊對付宣傳,這又怎么解釋呢?

經濟決定政治,與美國政府一方面無理要求中國政府給予那些境內外敵對勢力在中國大陸上以絕對的自由,一方面禁止曾經批評美國的價值觀的人進入美國的雙重標準相適應,在經濟上,同樣是橫蠻無理。

那些把持話語權的公知,喋喋不休地說美國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樣板,是對外開放程度最高的國家,與國際接軌就是與美國接軌。可實際情況絕非如此!美國處處讓別國開放市場,自己國家卻處處封閉,絕對是一副帝國主義的強盜嘴臉。

有人撰文把美國佬的偽裝剝得精光——

1、中國敞開大門歡迎外資進入,美國對中資處處設防。美國經濟最歡迎中國購買美國國債,但假如中國企業購買美國公司,尤其是一些能源、技術等敏感領域的資產,盡管純屬商業行為,也會遭遇極大阻力,甚至被妖魔化。

2、中國放開外資進入銀行比例,美國立法禁止外資進入銀行。

3、特朗普在中國簽下大單,回國卻用“雙反”調查中國。2017年11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抵達北京,開始對中國進行為期三天的國事訪問,中美兩國企業在兩場簽約儀式上共簽署合作項目34個,金額達到2535億美元。

4、美國不準中國干預企業貿易,可美國政府卻出面制裁中國。在加入WDO的特設條款中,專門要求中國政府不能干預國有企業的生產和貿易。可美國主動發起對華制裁,都不是普通的由企業發起的貿易爭端,全是美國政府,甚至是美國總統親自上陣發動制裁。如,美國總統特朗普親自下令,阻止中國企業收購德國半導體企業愛思強;美國總統特朗普親自出手,叫停中國私募基金對美國芯片制造的收購。至于美國政府(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撓,拒絕批準馬云12億美元收購全球知名的匯款服務公司速匯金,不僅讓馬云收購失敗,還要賠上3000萬;中國泛海27億美元收購美國保險公司Genworth,被美國政府全面審查,這樣的例子更不勝枚舉。

5、中國嚴格履行WDO協議,美國卻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中國簽訂WDO協議的條件是很苛刻的,給中國設立了很多特色條款。

經濟上,要求中國無限度開放,而美國自己不對中國開放,政治上,要求中國給國內所謂的“異見人士”凌駕于法律之上的絕對自由,而中國人在國內批評美國都成為了被拒絕進入美國的借口,這正是應了網友們的一個判斷,這是美國走向衰落的一個特征,只不過特朗普屬于美國國內那個坦誠承認“皇帝沒有穿衣服”的小孩子,他并不否認這一點,而是以“美國優先”的華麗借口掩蓋這一事實而已。

美國憑借超強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的實力在全世界剪羊毛,甚至是對盟友也要咬一口來為美國的經濟輸血,這可以理解,但是在意識形態方面,連曾經在中國國內批評過美國的價值觀的人都不能進入美國旅游,也太草木皆兵了吧?難道這些人進入美國旅游,一句話就會讓美國的制度崩潰嗎?美國的制度自信都哪去了?這還是自由派公知們口水噴噴吹得天花亂墜的美國嗎?

而更加富于諷刺意味的是,不僅僅曾經在中國國內批評過美國的中國人被拒絕進入美國,而且那些曾經通過胡說八道攻擊咒罵潑污中國以換取在美國定居機會的中國人也被美國要趕走。

2018年9月29日,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曝光了一則令身在美國的華人震驚的重磅新聞。

因為這則新聞說的是,美國政府正在調查上萬名中國申請者提交的虛假“政治避難”申請,并很可能會將這些人統統遣返回中國!

這是一場發生在2012年的大型“移民造假案”的后續。

在當年的案件中,美國紐約的聯邦調查局(FBI)執法人員,通過詳細的調查和利用線人進行監聽與偷拍,一舉端掉了一個自2006年起專門為中國人偽造“政治避難”的申請,讓他們通過鉆美國移民局的空子留在美國的大型移民詐騙產業鏈,并逮捕了30多名涉案的移民律師以及他們的雇員。

根據當時美國媒體的報道以及FBI的官方說法,這些移民律師通過幫助來自中國的非法移民或是想留在美國的中國人編造他們被中國政府“迫害”的故事,為數千人獲得了政治避難的身份。這些虛假的故事則多以“宗教”、“政治”或“人權”方面的“迫害”為主,比如宣稱自己是邪教“法X功”的信徒,或是宣稱自己是“反政府”的“民主”人士,又或是稱自己被“計劃生育”侵犯“人權”。

本來,自由派公知的那些謊言早已經被網友們反駁批判得體無完膚,再也起不到忽悠作用,只有傻子才相信美國佬的“制度自信”。但是最近國內的一小撮人好像接到了CIA發出的喚醒的指令,或者說又領取到了大額“推廣民主費用”,借著華為事件,伊朗事件,紛紛從陰溝角落爬出來大放厥詞,讓人們聞到一股“我胡漢三又回來了”的血腥味,所以,既然特朗普和美國政府連在中國國內批評美國價值觀的人都不允許進入美國,那么讓自由派公知對此給予解釋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2001/54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