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年輕人就是這樣,港男港女們平時就穿差不多的衣服,背差不多的包,梳差不多的頭發,黑衣服黑褲子,遠不如世界其他地區的人們穿衣有個性。他們時時刻刻都在讓自己“合群”,你不贊同他們,不和他們一起玩,不和他們一起鬧,你就被說成叛徒、內鬼、不懂民主自由的怪胎。他們把從眾、裹挾、脅迫、人云亦云,當作了自由。這就是所謂的:“一家人要整整齊齊”。這不是自由!這里也沒有自由,只有那無數被挾裹著的青春。

雙十一,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

黑衣人的暴行日漸極端瘋狂,他們投擲燃燒彈、磚塊,把磚塊雜物堆滿街道,四處縱火,攻擊任何不說當地方言的亞洲面孔。一位臺灣記者、一位日本游客,都被打得頭破血流。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更喪心病狂地是,他們對一位不支持他們的老伯下毒手,對罵的時候潑了他一身煤油,然后冷血地點燃,把他燒成了一個“火人”......他們現在做的事情,已經禽獸不如了。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的大學,也無法再稱之為“學校”了,包括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教育大學、嶺南大學、香港城市大學、樹仁大學、公開大學、演藝學院,以及香港職訓局等各大專院校被迫宣布停課。

特別是香港中文大學,已經成了“主戰場”,黑衣人四處縱火,弄得整個校園濃煙滾滾,他們沖進學校體育館的倉庫,取出原本用于體育運動的弓箭、標槍當作武器!這些都是“殺傷性武器”。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城市大學,也已經變成了混亂的“陣地”,他們砸毀校長的辦公室,用課桌搭起“盾牌”和“街壘”,向行人和車輛投擲磚塊,甚至有監控錄像拍到了暴徒闖進學校的實驗室。香港城市大學已經向校內住宿學生發送郵件,建議學生“逃離”當前的香港,在內地尋找臨時住所。如今,已經有部分外籍學生離開城大的宿舍。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好好的大學校園,世界排名前列的“名校”,為何會成為“戰場”,偌大的校園,為何竟容不下一張書桌?

首先講一個故事,2013年的時候,中國大陸有個高考狀元,叫做劉丁寧。拿著70多萬的獎學金,被香港大學招錄。可是這個女生在香港大學讀了一段時間,就毅然退學,回內地復讀高考。

當時網絡上很多公知嘲笑這個姑娘,說她無法融入香港校園,不懂得民主的意義,不了解香港大學自由氛圍的寶貴。

事實上,不是劉丁寧融不進那個環境,而是她不想融入那個環境,她覺得,香港大學不是個追求知識和學問的地方;事實上,但凡好好讀書學習,想著在學業上有所成就的學生,都很難適應香港高校中的那一套玩法。她復讀之后,又考上了北大,表示絕不后悔。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很多人說,香港的大學很自由,允許你發表自己的政治言論。然而,這恰恰是最大的不自由,很多人上大學是來學知識~接受高等教育的,不是來和你們一群涉世閑的無聊的孩子討論政治的。新生在香港高校入學后,就會有各種社團找上門,逼著你加入,不加入不行,因為宿舍名額有限,住5平米的宿舍,需要簡歷介紹,簡歷上要寫你加入過哪些社團,加入的社團越多,就說明你這個人與人相處融洽、社會活動能力更強。

幾乎所有的內地學生,都有這樣的經歷,進入宿舍和社團之后,他們就會定期和你聚會,讓每個人介紹自己,發表看法,不說話不行。然而,他們卻沒有真正自由的討論環境,所謂發表看法,其實就是“表態”,大家說一樣的話,喊一樣的口號,做一樣的事情。

新生加入社團,都要去做一個dem beat,就是用一定的節奏和韻律,去到人多到地方尬講他們社團的宣傳口號,有點像啦啦隊,有點像傳銷組織的集會,又有點想洗剪吹大清早門口一群人群魔亂舞喊的那個東西。你不喜歡,不參加,你就會被排擠,甚至被凌辱,趕出團體和宿舍。

你會看到,香港的學生和全世界的學生都不同,他們做作業一起做,吃飯一起吃,走路一起走,喝酒一起喝,打人一起打,他們似乎沒有自己的生活,沒有自己獨立思考的空間。

在這里,你沒有沉默的自由,沒有保持自我的自由,你也沒有不站隊的自由,你必須和他們一起,說同樣的話,表示對這個小團體的認同和支持。這種“社團”,倒是很像香港黑社會古惑仔電影中的那種“社團”,一個個喊著慷慨激昂的口號,其實并沒有用腦子思考,更沒有客觀理性的自由,就一句:“誰支持,誰反對?”

我們看那些暴徒,那些黑衣人,看那些黃尸,都會覺得奇怪,為什么他們總是穿一樣的衣服?戴一樣的口罩?男生女生的發型都差不多?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

其實香港一些年輕人就是這樣,港男港女們平時就穿差不多的衣服,背差不多的包,梳差不多的頭發,黑衣服黑褲子,遠不如世界其他地區的人們穿衣有個性。他們時時刻刻都在讓自己“合群”,你不贊同他們,不和他們一起玩,不和他們一起鬧,你就被說成叛徒、內鬼、不懂民主自由的怪胎。

他們把從眾、裹挾、脅迫、人云亦云,當作了自由。這就是所謂的:“一家人要整整齊齊”。

這不是自由!

這里也沒有自由,只有那無數被挾裹著的青春。

【申鵬,察網專欄作家。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平原公子”,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香港的大學,為何容不下一張書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