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血濃于水,親情綿長,我們大陸人自然不愿看香港如此沉淪下去,但港人之沉默、暴徒之惡行確實令人失望。的確,對于大陸同胞而言,看到香港如此境況,確實會有“恨鐵不成鋼”的痛感,但這并不影響大陸同胞追求幸福生活的良好心態,該吃的吃,該喝的喝,該買的買。香港暴徒的暴力行為,毀的是港人的未來,痛苦的也不過是香港人自己。

香港如此景象,都是放任出來的。要想救香港,香港人得想明白一些核心問題,要不然老天爺都救不了你們。

香港的暴力分子偽裝成“正義之士”,已經沒有休止地鬧了數月之久,他們沒完沒了的瞎鬧,早已讓眾人產生了“觀感疲勞”,就連對事態高度關注的大陸同胞,也開始“冷眼旁觀看鬧劇”。而他們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于是這群廢物玩起了自導自演的游戲,不時要整些血腥的大場面,以達到其“巨嬰式的心理平衡”。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11月11日,一香港市民因不支持暴徒,而被暴徒縱火焚燒,現場畫面駭人。

在這一發展過程中,盡管廢青的“暴徒本質”導致其支持者越來越少,但他們的暴力本質卻越來越凸顯,手段也越來越殘忍,從街頭如喪尸般的打砸搶燒、羞國旗國徽,到圍堵毆打反暴力人士和警察,再到恐怖割頸和放火謀殺,甚至要置同胞于死地,他們顯然已經失去了為人的本性。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10月13日,一港警被暴徒割勁,大動脈破裂,住進重癥監護室。

本月初以來(11月),或者說是“反蒙面法”發布以來,這些黑衣暴徒的種種行為,顯然已經進一步上升到了“恐怖主義”階段。從內地學生鄭同學被圍毆,到港科大緊急驅離內地學生回大陸,再到反暴力市民被縱火謀殺,種種跡象表明,香港各階層對暴徒的寬容和對犯罪的退縮,換來的不是尊重,只是暴徒變本加厲的傷害,如此下去將斷送香港的未來。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內地學生被港科大暴徒襲擊之后,內地學生“連夜逃難”,這里不是美國高校,不是英國高校,是中國香港的高校。

11月11日,這群暴徒假借“和平示威”的名義發起了罷工、罷課、罷市的“三罷活動”。而不出所料的是,在恐怖主義般的囂張氣焰下,所謂的“和平示威”再度以更加泯滅人性的形式出現在了香港街頭,逼得港大、中大、浸大等多所大學全面停班停課,其恐怖的氛圍甚至讓不少人想起了“敘利亞”。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地鐵站里,一市民被暴徒縱火焚燒,眾多香港市民“冷眼旁觀”。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街頭,一日本游客被誤認為是“大陸人”,而慘遭暴徒毆打。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臺灣聯合報記者被誤認為“大陸人”,被港毒暴徒毆打受傷。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出租車司機因反對暴徒行為,被毆打到滿臉鮮血,昏迷不醒。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被暴徒襲擊的地鐵車廂,乘客逃竄,車廂內大火燃燒。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像“戰火中的敘利亞”一樣的香港街頭,濃煙籠罩。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嚇得躲在車里不敢吭聲的香港兒童。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搶奪警察槍支的暴徒。

沒錯,以上的這一切,都發生在11日的香港,一個以“西式法治”、“西式民主”著稱的城市。

不難預見的是,香港如此下去,已經不是單純的旅游業受影響這么簡單了,從長遠來看,在暴徒的惡行推動下,香港將加速衰弱,大量來自內地和世界的人才將“逃離香港”,因為沒有人會愿意留在一個動蕩不安的沒落之地,而香港引以為傲的金融產業,也將隨著資本的陸續外流而走向萎靡不振。香港暴徒的行為不是在“救香港”,而是在“毀香港”,是在斷送那些沉默的香港人的未來。

今天我們看港人,很多人都還沉浸在香港是“金融帝國”的美夢中。誠然,我們不否定今天亂局下的香港仍是世界舉足輕重的金融中心,但這并不代表香港“不可取代”。歷史是前進和變化的,千古帝都長安暗淡了,盛極一時的大馬士革沒落了,樓蘭古城也成了傳說,沒有誰是永恒的,若沒有人來救香港,香港的輝煌,將消得更快。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11日的香港,貨車被暴徒襲擊,并現場“爆燃”,這還是那個香港嗎?

那么到底誰能救香港呢?一些香港人把希望寄托給了英國和美國,高舉著英美國旗要人家來征服,甚至跑到人家那邊點頭哈腰,這是非常可笑的事情,我不知道他們是想成為下一個窮困潦倒的烏克蘭,還是想成為敘利亞和伊拉克,這不僅僅是智商的問題,還是腿部缺鈣的精神問題,把“救香港”的希望寄托于英美,恐怕的某些港人不記得英國殖民時期是如何踐踏自己的了吧?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那么,能救香港的是內地嗎?我們看今天的多數香港人,大家都在沉默,除了暴徒之外,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愿意站出來與暴徒對峙,這包括香港的資本家、教育家、以及普通市民,很大一部分人對暴徒的表現極度寬容,任憑風雨來去,硝煙四起,頗有一種置身于事外的模樣,精神麻木。可以說,他們似乎既希望從暴徒的“成果”中汲取些什么,又希望當局勢失控的時候,內地能出手救香港。

誠然,以同胞之情、民族之義,大陸方面應該對香港負責,這是“同根同源同族”的血脈關聯,這也是大陸過去數十年“供港”的緣由——香港沒水,大陸供;香港沒電,大陸供;香港沒菜,大陸供;香港沒市場,大陸修路接著供。可以說,這幾十個年頭來,大陸方面把香港捧著供著,已經是仁至義盡。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大陸同胞把最好的資源供給了香港,這是手足情深的表現。

為母的,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但孩子自己要廢,為母的也無可奈何。更何況,部分港人長久以來居高臨下的傲視,以及頻頻羞辱甚至毆打大陸同胞的行為,早已寒透了內地同胞的心。

內地人有心護港,但無力救港,能救香港的,只有香港人自己,但港人若不覺悟,談何救港?就算大陸傾盡所能地“救港”,港人自己不反思,而一味麻木、抱怨,不反思自己的問題,再好的政策落地,也無力回天,正所謂“爛泥扶不上墻”。

香港發展成今天的樣子,逐漸在時代的洪流中失去光彩,這是香港人自己放任隨行的不負責所致,香港暴徒如此囂張橫行,能經久不衰地鬧到今天,香港普通人不是沒有責任的。那么多的港人自己都不救港,那還談何未來?

對于大陸同胞而言,固然是希望香港變得更好,繁榮穩定。但香港若自己要爛下去,對大陸而言,最終也不過是一聲嘆息,畢竟香港早已不是什么“不可取代的金融帝國”了,經濟、科技、教育實力也早就陸續被內地諸多城市趕超。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2018年,廣東深圳GDP超越香港,成為第三個GDP超越香港的內地城市,而且深圳科技產業遙遙領先于香港。未來,廣州、重慶、天津、蘇州等內陸城市,也將陸續超越香港。

今天的香港人必須要知道,深圳不是一天建成的,上海也不是一天崛起的,偌大的中國全方面的崛起絕不是偶然,其背后的根基是穩定、自信、團結,而這些恰恰就是當下香港所欠缺的。可以說,我們現在眼前的香港:遭亂而不穩定,自負而不自信,分裂而不團結,實屬令人失望。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救港”當然要救,但前提是港人自己想救,而不是沉默地等別人來救。今天的港人和港府應該反思并解決的問題是:

為什么香港地產資本當道,甚至資本亂世到今天這個地步?為什么香港的科技產業、新興產業萎靡不振,不敵北上廣深,甚至不敵大陸二三線城市?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為什么暴徒很多來自香港高校?為何香港高校學生會對師長大打出手,甚至要置同胞于死地?為什么香港的教材會有反動內容?如此的香港教育,香港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香港“毒教材”部分內容截圖。

為什么在香港敵對勢力橫行,外媒造謠當道?為什么眾多港媒會成為境外勢力和暴徒們的幫兇?又是誰在助推這些惑眾的謠言肆意傳播?又為何縱容他們?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在香港街頭指揮暴徒作亂的外籍面孔。

為什么警察抓了罪徒,香港法官立馬放人?為什么堂堂中國香港,會是英美等國的外籍洋法官當道?他們又為何公然給暴徒開辟蹊徑?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為什么港獨叛徒能成為香港議員?為什么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要分裂國家的民族敗類能大登高臺,甚至連漢奸走狗都招搖過市,如此“包容”的香港,真的好嗎?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香港港獨議員“朱凱迪”,勾結臺毒勢力禍亂香港,但居然還能在香港議會叱咤風云。

想來,明事理的人心中應該都有數,香港如此景象,都是放任出來的。要想救香港,普通港人要正立場,團結發聲;港府和港警要硬氣,不可一味退讓。只有更多港人站出來對暴力說不,正風氣,清妖魔,香港才會有希望。

善者退其位,則魔者當道,今天港人若不對暴徒說“不”,不對外部敵對勢力說“滾”,則日后香港便是暴徒和敵人的天地。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美國駐港代表“私會”港獨頭目,此后沒多久,港獨頭目黃之鋒等人受邀赴美,并聯合美國臉書、推特、谷歌左右香港輿論。

寫在最后:

血濃于水,親情綿長,我們大陸人自然不愿看香港如此沉淪下去,但港人之沉默、暴徒之惡行確實令人失望。

的確,對于大陸同胞而言,看到香港如此境況,確實會有“恨鐵不成鋼”的痛感,但這并不影響大陸同胞追求幸福生活的良好心態,該吃的吃,該喝的喝,該買的買。香港暴徒的暴力行為,毀的是港人的未來,痛苦的也不過是香港人自己。

靈魂拷問: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

作為同胞,我們有心幫襯,但港人不醒,那我們也無可奈何。最后,還望港人自重,莫到他日悔恨當初,時代從不等人。

【劉斯郎,有態度的95后獨立撰稿人,立足于海內外不同視角看問題的情懷作者。曾創下個人全年全網矩陣閱讀3億次的紀錄。代表作品《超級中國》系列文、《真實的中國與世界》系列文等。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郎言志”,授權察網發布。原標題:《靈魂拷問:誰能救香港?》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都開始殺人了,誰能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