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坤:“伊朗危機”還要持續到幾時

所謂的“伊朗危機”將沒有盡頭,也將沒有止境,只要伊朗伊斯蘭反美政權存在一天,美國就一天也不會放棄搞垮伊朗的努力。伊朗的出路只有一條,那就是戰勝一切危機,正如伊朗總統所說,“抵抗是我們唯一的選擇”。經常見諸于外交和輿論媒體的所謂通過談判來解決,不過是無聊的扯淡而已。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張志坤:“伊朗危機”還要持續到幾時

經常聽到有人說,美國和伊朗之間應該通過談判來解決所謂的“伊朗危機”,在中國,官方外交這方面的呼吁尤其常見,但多年來“伊朗危機”卻經常發作,經常走到戰爭邊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朗問題”還能不能解決,眼下這場已經走近戰爭邊緣的嚴峻危機什么時候才能過去,這些問題都纏繞在人們心頭,成為深深的疑問。

首先應該說清楚“伊朗問題”是怎么來的

在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成立以前,世界上本來沒有什么“伊朗問題”,1979年以前的伊朗是巴列維國王統治下的伊朗王國,這個封建王權國家高度親美,其統治集團與美國霸權結成了“神圣同盟”,彼此之間利益深度融合,因而得到美國的鼎立扶持,美國曾把自己最先進軍事裝備如F——14戰機等武器大批量地裝備伊朗,使伊朗王國成為當時中東首屈一指的軍事大國,伊朗統治者也心甘情愿地為美國效犬馬之勞,伊朗成為美國在中東最得力的戰略工具,成為美國最大的海外軍事集結地之一,當此之時,完全沒有什么“伊朗問題”。

但是,霍梅尼領導的伊斯蘭宗教革命推翻了巴列維政權,伊朗變成了共和國,領導革命的人是巴列維王朝的敵人,因而也是美國的敵人,長期遭受他們聯合起來的血腥鎮壓,所以革命執政后激烈反美,他們反對美國對伊朗的霸權殖民,在國內特別是在軍隊不遺余力地清除美國所扶植與豢養的各色代理人;在國外特別是中東地區,扶植伊斯蘭革命力量同美國的戰略走狗做斗爭;在外交戰略關系上,同美國最忠實得力的代理國家以色列勢不兩立,同美國的走狗沙特王室也關系惡劣。于是,“伊朗問題”因此應運而生,而且變得越來越嚴峻。親美就沒有任何問題,同美國背道而馳、不聽美國安排、不為美國所驅使,“問題”就接踵而至,這是美國霸權秩序下“國際社會”的基本規則。

所以,說到底,所謂的“伊朗問題”不過是西方戰略語境下的一個概念,任何人當其引用“伊朗問題”這個詞匯的時候,可能要不知不覺地掉進西方的宣傳陷阱。事實上,地球上本來沒有什么“伊朗問題”,所謂的“伊朗問題”根本就是美國捏造出來的。

其次還要辨析一下為什么頻頻發生“伊朗危機”

“伊朗危機”已經多次瀕臨戰爭,早在若干年前,就有報道說美國已經在中東多地準備了足夠的軍火彈藥,為發動一場大規模侵略伊朗的戰爭做好了準備。但“國際社會”輿論從來不認為美國是侵略者,從來不說明是美國要發動戰爭、破壞和平,而是把責任一股腦地推到伊朗的頭上(中國的輿論媒體也是這樣,它們基本上都跟著西方輿論轉,除了新聞聯播主要是中國的外,其它基本上都屬于西方輿論的傳聲筒)。

很長時期以來,所謂的“伊朗威脅”被炒得沸沸揚揚,伊朗儼然成了中東動蕩不安的最大根源;伊朗的核武器更如洪水猛獸,儼然即刻就要沖突牢籠毀滅世界一般。于是,為了捍衛和平,為了保障世界的自由、繁榮與幸福,美國就挺身而出,前來遏制和消除“伊朗威脅”,于是就爆發了“伊朗危機”。伊朗頻頻要發動侵略戰爭,美國頻頻挺身捍衛和平自由,“國際社會”輿論就是如此這般解讀了頻頻發生“伊朗危機”的原因。

這真是顛倒黑白的胡說。就算伊朗在中東其它國家扶植戰略代理人,鼓動宗教革命,但這是哪一個正常國家都在干的事情,難道美國沒有在各國扶植代理人嗎?難道以色列、沙特沒有在別人國家扶植反對派代理人與戰略走狗嗎?至于是伊朗發展核武器,這更是美國所拿來用以制造“伊朗危機”的借口,不妨設想,如果伊朗還是當年那個親美為美國做驅使的走狗,發展核武器還會遭到美國的反對嗎?以色列已經發展了很現代化的核武裝,美國什么時候炒作“以色列核問題”了呢?

其實,制造“伊朗危機”是搞垮伊朗的重要手段。美國全球重要戰略目標之一就是顛覆伊朗(最近美國一些政客表白說不以更換伊朗政權為目標,這是無恥的撒謊,當他們說出這樣話的時候,已經從另一面證實了他們長期以來心中之圖謀),從而讓美國更深更全面的控制中東、控制伊斯蘭世界,為此,美國需要給伊朗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這就需要危機,因危機而制裁,借制裁提升危機,連續不斷的危機與制裁,這對伊朗是日益沉重的壓力,是美國搞垮伊朗戰略的有機組成部分。讓伊朗始終處在危機之中,讓伊朗危機越來越沉重,符合美國搞垮伊朗的戰略需要。這就是“伊朗危機”頻頻爆發的真正原因。

最后需要知道的是,只要美國需要,隨時就會有新一輪“伊朗危機”爆發

眼下美國又針對伊朗制造出嚴峻的戰爭危機,這完全符合美國的戰略需要,不僅從搞垮伊朗這個戰略目標出發很需要,而且從控制中東獨霸世界的目標出發也很需要。對美國而言,維持阿拉伯民族四分五裂的狀態是西方世界全球戰略的根本大計,讓伊斯蘭世界分崩離析是關乎西方基督教世界安危存亡的千年大計。一個動蕩不已、混亂不堪的中東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這是美國駐兵此地,殖民諸國的戰略根據。設想一下,如果卡塔爾沒有什么內外威脅,它還需要美國大兵來“保衛”嗎?借助于形形色色所謂的“威脅”,美國才能堂而皇之地加強自己在中東存在,才能賴在各國不走,阿富汗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嗎?連前傀儡卡爾扎伊都向美軍下逐客令,可是美國大兵就是死活賴在人家國家。現在,美國在中東無處不在,到處扶植代理人反對派,借助中東地區的三大矛盾,即階級矛盾、民族矛盾和宗教矛盾,把中東搞得雞飛狗跳,而特朗普集團卻無恥地指責別人破壞中東穩定,看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伊朗所提出的“十二條”,簡直無恥之尤。

眼下這場頻臨戰爭的“伊朗危機”就是美國出乎自己戰略需要而制造出來的。誰都知道,伊朗本來已經同“六國”達成有關核協定,已經因此走出了上一輪“伊朗危機”,但美國出爾反爾,野蠻撕毀這個東西,還派遣武裝力量到伊朗周邊耀武揚威,妄圖逼迫伊朗簽“城下之盟”,類似這樣的事,過去已經有過多次,這一輪不過是霸權把戲的翻版升級而已。特朗普氣勢洶洶地要“正式終結”伊朗,警告伊朗“永遠不要再次威脅美國”。好一副戰爭販子的丑惡嘴臉。

說到這里,就不能不說說其它一些西方國家所扮演的角色。在所謂的“伊朗問題”,以色列、沙特從來不掩飾他們配合美國毀滅伊朗的真實企圖,但英、法、德等幾個西方大國似乎表現出并未同美國沆瀣一氣的樣子,他們似乎不贊同、不支持美國,如果說美國霸權是“白臉”的話,那么他們所扮演的好像是“紅臉”,好像比較講理、比較和平一般。

其實這是欺人的假象,他們不過實在同美國演“戰略雙簧”,從根本上說,他們就是美國的幫兇與走狗,一旦美國對伊朗下手,他們也將同餓狼一般撲上來,只不過彼此有分工,在真正決裂時刻還沒到來之前披著假外衣、戴著假面具,各自運用不同而已。對此,伊朗的戰略指導者應該心知肚明。因為他們對俄羅斯就是這樣搞法,俄羅斯對此已經有足夠的領教。

中國也是這樣。對待中國,西方霸權集團也有戰略分工,他們也要中國面前上演各種騙人的“雙簧”,中國對此也必須有足夠的警覺與警惕。

綜上所述,可以認為,所謂的“伊朗危機”將沒有盡頭,也將沒有止境,只要伊朗伊斯蘭反美政權存在一天,美國就一天也不會放棄搞垮伊朗的努力。伊朗的出路只有一條,那就是戰勝一切危機,正如伊朗總統所說,“抵抗是我們唯一的選擇”。經常見諸于外交和輿論媒體的所謂通過談判來解決,不過是無聊的扯淡而已。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1906/49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