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皮美國司法制度,為何只有兇手才有人權!

所以美利堅了不起的三權分立到底是為了什么呢?所謂司法獨立是為了什么呢?我想去想不明白,后來想通了,這是做生意的訣竅啊,分拆成三部分來賣,相互之間再賣,這樣貨幣流通了,GDP上來了,權貴們有錢了,而且有人鼓唇弄舌,做了壞事只要有錢就是沒事了。親,我們沒有賄賂法官喲,我們尊重人權喲,我們從人民中選出來的陪審員,我們有嚴格規范的庭審制度,我們放過了壞人,我們讓受害者含冤屈死,因為這是美利堅法律的偉大之處:都知道他有罪,法律上無罪,這才是法律。什么,你想跟我談常識?很抱歉,專業法律人士有的是信仰和良心,就是沒有常識。

剝皮美國司法制度,為何只有兇手才有人權!

2017年,6月9日,中國女孩章瑩穎在美國失聯。

通過調取監控錄像,嫌犯迅速被鎖定,是同校物理學博士、物理系助教,布倫特·克里斯滕森。

2017年7月,檢方正式對克里斯滕森提出控訴,如綁架殺人罪成立,他將面臨死刑或者終生監禁。

2019年6月3日,本案正式開庭。到6月12日,案情審理得到重大突破,嫌疑人當眾承認自己的罪行。

該案的檢察官用45分鐘描述了克里斯滕森的犯罪手法和令人發指的作案細節。

基本上,旁觀的人都已經認定嫌疑人就是兇手,且情節惡劣,手段殘忍。然而,即便如此,嫌疑人被判處死刑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本案12名陪審團成員里,有兩名表示自己不認同死刑,按照美國的法律,死刑判處是需要陪審團員一致裁定的。而在裁定是否判處死刑之前,還要投票判斷到底嫌犯有罪無罪。

上世紀轟動全球的辛普森殺妻案,在幾乎所有美國人認定辛普森殺了自己妻子之后,陪審團認定他是無罪的,感謝豪華的律師團隊,當然,大家都發達了,賺了不少美鈔。

后來美國人據此拍了一部連續劇《美國犯罪故事》第一季,豆瓣上評分8.7。有人說這彰顯了美國的法律精神:都知道他有罪,法律上無罪,這才是法律。

剝皮美國司法制度,為何只有兇手才有人權!

(上圖為電視劇宣傳照)

看來我們和美國人的腦回路果然不同,如果在中國,有一個大家都知道的罪犯犯了嚴重的殺人罪行,而最終竟然得以無罪釋放,想必沒有人會夸這彰顯了法律精神,只會有一大批人在喊叫,這是司法腐敗!

沒得辦法,誰讓這個世界是雙標的,誰讓法律界一門心思的想走美式的發財之路,誰讓我們普通老百姓們都是傻乎乎的,只知道不滿,又不清楚這火該發向何方?

所以章瑩穎案被告的辯護律師依舊在做無罪辯論:這很美國,嫌犯殺了人,分了尸,而且認了罪,但依然是無罪!

現在,這件事放在中美貿易戰的當口,一定有很多人會在那里喊叫,這是擺明了欺負中國人。

喊口號的人有熱血但是還是圖樣圖森破,他們搞不懂,在美國,從來就沒有什么真的為被害人鳴冤昭雪的正義,有的只是打著人權的幌子,為犯罪分子脫罪的傳統。

你要問為什么?這在中國紹興師爺時代就開始心照不宣了,稱之為救生不救死,說白了,他們說起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尊重人權),實際上呢?幫死人主持正義能撈到啥?死者還能從棺材板里跳出來,分你一套壽衣?但是幫活著的人脫罪,那就是門大大的生意了,遇到富家大族之子犯案,那就是一輩子的榮華富貴了。

所以,同胞們,醒醒吧,在美利堅,只有活著的人才有人權,死了的,只有沉默權

今天美利堅的法律界追求的不是正義,而是生意,誰能帶來好處,法律的天平就會向那一邊傾斜,所謂的陪審團制度、英美法系、律師代理模式,無一不是在創造一種壟斷的生意經。你要是信以為真,那就是傻了。

一、陪審團制度,為的是合法的受賄

如果各位研究一下陪審團制度,就會覺得非常荒謬,把生殺大權交到一些對法律一無所知的人手上,指望他們按著圣經就能給出正義,這不是開玩笑嗎?

我搜索了一下陪審團制度的起源,它源自英格蘭。

中世紀的時候的英國到處都是封建小諸侯,國王想要彰顯自己的權力就派出一個巡回法庭來處理地方法律事務,可惜法官走到哪里都是蒙查查,對本地情況一無所知,所以需要當地的勢力來配合審判,于是就搞了個大陪審團制度。

當然,法律課本上肯定不會告訴你,陪審團大陪審團變來變去來源自國王和地方勢力的角逐,它只會說源自追求正義諸如此類冠冕堂皇的話。

后來資產階級勢力爆發,一下子從國王和封建領主之間找到了生存空隙,這些人通過學習和操縱法律來享受特權,既然政體最后都能改成君主立憲,那么法律遷就一下子資本家們又有何妨?

英國人殖民美洲之后,當然會把這一套帶過去,法官毫無疑問是由英王指派的,但陪審團都是本地人,代表了本地的利益,到殖民地矛盾開始沖突升級,英王開始收陪審團的權力,美國人不干了,獨立戰爭的時候,這也是推翻英國統治的一條重要理由。

最開始的時候,美國所有的政體劃分考慮的都是精英治國,哪里想到后來婦女、黑人和少數民族都取得了選舉權?當然,最后也就有了參與陪審團的權力。

經過幾次三番的折騰,美國的精英們發現,陪審團越蠢越好,可以鼓弄唇舌來左右這幫人的思維。而且最妙的是,如果做決定的是陪審團,那么法官就可以推卸責任了,操縱法律的人可以用種種方式來選擇讓自己有利的陪審團。

剝皮美國司法制度,為何只有兇手才有人權!

(你敢說現在大家不跳傀儡舞了?)

上圖是電影《芝加哥》里有名的一段傀儡舞,李察基爾扮演的律師用種種手段讓被告和輿論都當了自己謀利的傀儡,故事真的夸張嗎?未必!

今天美國有一門學問叫《如何逃避陪審團義務》,但凡是腦子靈活好用的,基本都用手段逃脫了,畢竟庭審期間,每天拿著超低的補貼,吃著難吃的伙食,還要跟外界隔絕,有點能力的人都不會受這個罪,但對于生活在底層的人來說,總歸是不干活還能享受冷氣有飯吃又拿錢,再好不過了。

于是,最開始的時候,美國立國者們以為可以用來制約法官權力的陪審團制度,就淪為了一圈傻瓜看騙子(律師)們來回聒噪的鬧劇了。

當然,有人說,原告和被告都請了律師啊,你怎么說是法律界的操縱。

其實你們換個角度來看問題,正是因為斷案的人都是一幫低于正常水平之下的法律素人,所以律師的水平才顯得如此重要,你要會說會表演,會挑逗那些一臉懵圈的陪審團的神經。這樣的律師是不是價格很高啊?

你要是牛了,原告和被告都會搶著給你塞錢的,這樣律師們的收入不就都上來了?

所以美國人的訴訟里律師費動不動都是天文數字,試想如果沒有陪審團來的存在來哄抬價格,有必要搞那么貴嗎?

這里必然有杠精要說,那司法援助你怎么看?所謂司法援助,其實代理律師也能得到政府給的最低酬勞,菜鳥上路哪里能吃到肥肉呢?有些特色案件也會有律師們爭著來做援助的,比方說章瑩穎案,這么大的影響力,如果他的代理律師再一次在全球人民面前演出了美式的訴訟奇跡,讓這個惡魔脫罪了,那么以后再有變態的億萬富豪殺人被抓了,你說這個律師是不是闊佬們保命的首選呢?

一切都是生意,要么是刷經驗值,要么做活體廣告,最好的是直接賺錢。

試想,如果美國現在實行的是大陸法系,一切量刑裁判由制定法官來判決,那律師們的日子有現在這么好過嗎?原告被告輪流吃的幸福,哪里再找?

今時今日,國內的法律界人士好多都在痛心疾首的恨我國不能學美國的那一套法律制度,其實看看微博里的公知們,搞法律的占了相當大的比例,為什么他們那么希望變天呢?其實不過就是為了經濟利益,美國現在律師費超過1萬億美元,在GDP里接近6%的比例,中國呢,只有他們的1%,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專業人士罵娘當然正常,不罵才是不正常呢!

二、高額的律師資格取得途徑

法律界罵娘的時候,也不要忘記了,人家美利堅學法律靠的是拼爹。

在中國,法律是本科教育。而美國是沒有法律本科的,專門設立了一個法律學位叫Juris Doctor(簡稱JD),一般翻譯成法律博士。美國所有的法律博士都要先上4年大學,拿到一個本科學位,之后再學3年法律。不計算其他成本,美國法學生要交7年學費。

你想要進好的律所,首先要先進好的大學讀法科,起碼要在美國top16里找一席之地。

2017-2018年,美國大學學費又漲了不少,與此同時,進名校的門檻又大大提升了,你爹媽不是個超級富豪,實力派人物,想去哈佛?做夢!

5月份炒的沸沸揚揚的步長制藥老總趙濤花了650萬美元給女兒買了張斯坦福的門票,這是哄抬物價,美利堅很不高興。但實際上,名校的門檻已經明顯的高了起來,即使你能付得起平均每年5萬美元,總計35萬美元的學費,如果不拼爹比捐贈,除非非常優秀,否則,很難進到名校,那么做個不入流的律師,在肥豬流的案件中消耗人生吧,動不動就進出上億美金的官司注定與你無緣了。

據說奧巴馬一直到當上參議員才還上了自己的學生貸款,而他并非窮出身,他的外祖父家里是夏威夷有名的銀行家。

普通家庭的小孩,請你不要做當大律師的夢,天賦異凜除外,但這個世界上天賦異凜的人有幾個呢?

7年法學生基本上是沒什么時間去打工的,學業非常緊張,35萬的學費,加上最低消費的生活費,我們就算50萬美金吧,在名校里,這基本上是不可能夠的,這接近人民幣350萬元,只有少數金字塔尖的美國家庭才能負擔的起。

剝皮美國司法制度,為何只有兇手才有人權!

看這顯赫的一家人,都是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的呢,你們動不動就想對比美國法律制度的,就問你有沒有這個背景上名校,有沒有這個財力讀7年?沒有你還說個啥?

在美國,法學院和醫學院基本是沒有獎學金的,這就是給畫的門檻,只有特權階級家庭出生的人,才有資格去玩這兩樣。

但美國的法學院非常有意思,對國際學生倒是相當慷慨,即便是沒有給你獎學金,也會給點勤工儉學的機會?這說明美國人善良可愛嗎?對自己人都不給錢,反倒是對外國人慷慨?

問題是,本身來美國讀名校法學院的都是全球精英,這些人回國以后大概率最少也能混個意見領袖,這些許的獎學金就相當于釣魚的魚餌,大家心照不宣的交換利益,我給你鍍金做招牌,再給你獎學金,把你捧高了以后,你會刮自己的金漆嗎?肯定回去大夸特夸美國式的法律精神,美國式的社會制度,畢竟放下碗罵娘也就是砸自己的碗,還是花花轎子人抬人來的比較符合人性。

所以,你看大部分跑到美利堅學了經濟學和法律的人,現在都跑過來做了僵尸病毒,一到這個點上,都出來蹦跶的歡快無比呢。

三、哪有什么白左,一切都是生意經

前段時間,希拉里被吹捧的很高,這位前國務卿,前前第一夫人,在中國人心里地位相當高,直到后來川總跟她搞競選,直接不顧政治潛規則,扒了她光鮮靚麗的皮。

那段時間,我經常看到網上發毒雞湯說希婆認為中國人沒有信仰,所以現在這樣那樣的文章。

恩,希拉里是白左代言人,有信仰,各種人權武器拿出來耍得賊溜,動不動就給人扣帽子沒信仰,墮落之類的。

然而,希拉里從沒當政客起就沒把所謂的信仰和道德當一回事,1975年,剛出道到的希拉里接了一件差不多算是鐵證如山的強奸幼女案,這件案子性質惡劣,所以新聞媒體非常關注。希拉里明知道罪案屬實,依然幫忙脫罪了,打天下的時候要的是名聲。多年以后,她討論此事的錄音帶外傳,大伙看到這個白左領袖竟然是這幅嘴臉,都愕然了,當年被害的女孩被侵犯后昏迷了5天才醒來,接受10年的心理輔導,終身未育,然而白左圣母希拉里連一句道歉都不給,她覺得自己做了應該做的事而已。

我這個沒有信仰的人看了這樣的事,都覺得令人發指,沒有設法把那個畜生踹死都算是客氣的,一個有信仰的人竟然為了成名如此決絕。

可見在白左,所謂的堅持,無非就是拿來追求名利的幌子,蒙上一張人皮鼓,敲它幾下,以為自己靈魂得到了升華。

美劇里面,法律劇一向能出精品,傲骨賢妻固然能夠長紅,但我一度最愛看的還是波士頓法律,里面兩個不要臉的主角,教你怎么打不要臉的官司,只要你能滔滔不絕的講下去,實在講不動了,給人家丟幾個故事,總之要看起來振振有詞,反正那些陪審員們都是傻乎乎的,那么長的專業詞語大辯論,誰聽得懂,俏皮話和故事就在自己的理解范圍里了。

所以很好,會講故事的贏得了最終的審理。

所以,你問我,為啥法律界里都是白左?

只有修煉成希拉里那樣的白左,才會不受良心的譴責,今天你幫一個殘酷的兇手脫罪了,你沒信仰的話,你能在午夜夢回的時候不受煎熬嗎?

但是如果,你忽悠自己相信了所謂的人權,那么一切都將順理成章。

被強奸的幼女是沒有人權的,強奸犯40多歲了,太特么可憐了,為了他的人權博弈一把,有錯嗎?

章瑩穎已經死了,死人有個屁的人權,人權都是為活著的人提供的。

這個邏輯誰敢說有錯?想出這種絕妙自我安慰法的人,都會在樂的跑到墓地里去耍幾圈。心安理得的吃死者的人血饅頭,滋味竟然是如此美妙。

在了不起的美利堅里,法官、檢察官和律師很容易玩角色互換,但是,一般提起公訴的惡性案件里,檢察官力量都是有限的,而且他們且不知道下一份工作是干啥的,犯得著往死里得罪法律界的同行嗎?

公平只存在于民事訴訟里,比如說微軟和蘋果的官司,誰也不是出不起錢的角色,那么大家就開始拼時間和耐心了,慢慢整吧,反正雙方都有錢請最好的律師,官司打十年大家都開開心心,為GDP做了吃屎的貢獻。

有人說,那得癌癥的告強生呢?唉,這種明顯有大肉的,能分幾個億美金訴訟費的案子,誰特么不是搶著接啊,強生是有錢請好的律師,但是再怎么付費也不可能是幾個億那么多啊,所以誰的干勁更大?

好了,我們回到章瑩穎的案件上來吧。一個本科中大,研究生北大,來留學的優秀姑娘,她如此年輕,如此悲慘,在還沒有來得及綻放的時候,就當著全世界人的面,消失的尸骨無存。

檢察官只有一群人,我相信他是真心想把兇手繩之以法的,可是他要面對的吃人血饅頭的辯護律師團體理論上是無限龐大的,只要能為兇手脫罪了,那么這個血饅頭以后在接大單子的時候可是個寶,禿鷲們早就口水流了三尺長。

除非這個案子的證據鏈能做到天衣無縫,否則只有一點點小漏洞,疑罪從無,兇手非但判不了死刑,連無罪釋放都有可能,律師有無窮的動力,有高大的榜樣,看看下面卡戴珊一家的富貴榮華,還不是靠了當年吃辛普森慘死前妻的血饅頭興旺起來的?

剝皮美國司法制度,為何只有兇手才有人權!

所以美利堅了不起的三權分立到底是為了什么呢?所謂司法獨立是為了什么呢?我想去想不明白,后來想通了,這是做生意的訣竅啊,分拆成三部分來賣,相互之間再賣,這樣貨幣流通了,GDP上來了,權貴們有錢了,而且有人鼓唇弄舌,做了壞事只要有錢就是沒事了。

親,我們沒有賄賂法官喲,我們尊重人權喲,我們從人民中選出來的陪審員,我們有嚴格規范的庭審制度,我們放過了壞人,我們讓受害者含冤屈死,因為這是美利堅法律的偉大之處:都知道他有罪,法律上無罪,這才是法律。

什么,你想跟我談常識?很抱歉,專業法律人士有的是信仰和良心,就是沒有常識。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局外人的視界”,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剝皮美國司法制度,為何只有兇手才有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