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輪再遇襲呼喚中國海軍加快拓展遠洋存在

實踐證明,中國海軍加強遠洋存在可有力維護我海外利益和地區安全;同時,隨著我“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入推進和相關地區安全形勢日益嚴峻,也呼喚中國海軍進一步拓展海外軍事存在,展現責任擔當。然而,正如中美貿易戰背后的矛盾沖突,有些國家對我加強海外軍事存在十分緊張,千方百計進行阻止破壞,印度洋周邊的小國幾乎生活在相關大國不得與中國加強軍事關系的淫威之下。因此,我拓展海外軍事存在,必須善用形勢,做到“師出有名”。當前,霍爾木茲海峽已不太平,我海上生命線暢通面臨威脅,而吉布提距離霍爾木茲海峽過于遙遠,軍事能力難以覆蓋。中國海軍應該做好準備與“巴鐵”合作,在靠近霍爾木茲海峽的巴基斯坦卡拉奇常駐艦艇飛機,為過往霍爾木茲海峽的中國油輪和貨船提供安全護衛。何況,作為利益遍布全球的大國,任何風起云涌之地,中國都應是個主要玩家。

油輪再遇襲呼喚中國海軍加快拓展遠洋存在

油輪又遇襲!

6月13日,2艘油輪在阿曼灣先后爆炸起火。其中1艘為巴拿馬籍油輪“Kokura Courageous”號,歸日本國華產業海運公司所有,載有甲醇,正由沙特阿拉伯駛往新加坡途中,先后發生了2次爆炸;另1艘為馬紹爾群島籍油輪“Front Altair”號,為臺灣海中油公司租用,裝載石油,由阿聯酋阿布扎比駛往臺灣高雄。目前,兩油輪仍在海上漂泊,船員已安全撤離。美國海軍緊急出動班布里奇號驅逐艦趕赴現場實施救援,伊即海軍也第一時間派出海空乓力搜救,并部分船員轉運至附的伊朗港口。事發后,美伊雙方又展開相互指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伊朗應對襲擊事件負責。伊朗外長扎里夫在“推特”上稱,這一事件十分可疑!

油輪再遇襲呼喚中國海軍加快拓展遠洋存在

對事件的正式結論還有待于國際社會客觀專業的調查,僅從目前信息看,此事應與上個月發生在阿聯酋富查伊拉港附近的4艘油輪遇襲案有關。首先,受襲對象有相關性。上次遇襲的4艘油輪中,2艘屬沙特、1艘屬阿聯酋,事發在阿聯酋港口;此次遇襲的2艘油輪,貨物始發地分別是沙特和阿聯酋;其次,事發地域相近,均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與上次事發的富查伊拉港距離僅約70海里;最后襲擊手段很可能也一致。據上次事件的多國聯合調查組6月6日公布的調查結果,襲擊系專業蛙人設置在船體表面的水雷爆炸所致,從行動的專業性和難度看,襲擊者很可能有大國背景。本次2艘油輪遇襲后,媒體紛紛提出魚雷攻擊、導彈攻擊、火炮攻擊等說法,但現代魚雷、導彈或火炮以高速擊中大型油輪,造成的損害應會遠遠超出當前狀況,且很難隱蔽匿蹤,所以很可能還是事先固定在船體表面的水雷被遙控引爆所致,只是當量較前略有增加。如按這一思路,此類襲擊似乎有不斷升級警告之意,且今后還有可能發生。筆者建議,近期在波斯灣一帶活動的油輪應盡快組織對包括水線以下的船體表面進行排除性檢查,以確保安全。

油輪再遇襲呼喚中國海軍加快拓展遠洋存在

遠海通道安全問題突顯

此次事件發生在霍爾木茲海峽南口的阿曼灣,而上個月的油輪襲擊事件就發生在海峽南口附近的富查伊拉港外。眾所周知,霍爾木茲海峽是波斯灣石油運往世界各地唯一的海上通道,平均每5分鐘即有1油輪通過,有“世界油閥”之稱,自“兩伊戰爭”結束以來,已有30余年沒有在這一關鍵海域發生此類油輪遭襲事件了,其對進出波斯灣船只的安全威脅顯而易見。據統計,“兩伊戰爭”期間,伊朗和伊拉克相互展開海上油輪襲擊戰,共有340艘各型油貨船在波斯灣地區遇襲。而在當時,中國還處于改革開放初期,海外利益還不具規模,對波斯灣的動蕩沒有切膚之痛。而在今日,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自2017年3月起原油進口量躍居世界首位,而其中的近50%都要經過霍爾木茲海峽。就在此次襲擊發生的當日,還有近20艘中國大陸及香港籍油輪在波斯活動,且遇襲的“ Front Altair”號油輪為我國臺灣地區租用,已造成我國家利益受損。對于霍爾木茲海峽發生的一切,中國不能置身事外,也無法置身事外。

在阿拉伯半島的另一側,是另一個海上要道-扼亞丁灣和紅海的曼德海峽,波斯灣的石油經過陸地石油管道運輸后,從紅海裝船運往亞洲的又一咽喉要道,更是中國船只往返歐洲的必經之地。自2016年10月起,也門戰事外溢至海上,胡塞武裝開始頻繁使用導彈攻擊過往的船只。2018年7月,2艘沙特油輪在紅海南部遭襲,致使沙特暫停了所有航經曼德海峽的石油運輸。而在曼德海峽和霍爾木茲海峽的航母交匯處,就是海盜橫行的亞丁灣。嗟乎,盛世危局,躍然矣!

油輪再遇襲呼喚中國海軍加快拓展遠洋存在

中國海軍應強化霍爾木茲海峽附近的軍事存在

保障遠洋通道安全,除對通道周邊地區的外交資源投入外,最關鍵一著就是加強在相應地區的軍事存在,提升塑造安全形勢和直接處置地區涉我安全事件的能力。對此,中國日益強大的海軍責無旁貸。自2008年起,中國海軍開始在亞丁灣輪換部署艦艇編隊執行反海盜護航任務。十余年彈指一揮間,至今已先派出30余批、100余艘次艦艇,為1200余批7000余艘次中外船舶護航,期間解救、接護和救助遇險船舶70余艘,有力保障了過往船只安全。同時,向亞丁灣周邊輻射提供安全產品,執行了也門亞丁港撤僑、赴地中海為利比亞撤僑船只護航、為敘利亞化武物資運輸護航、為聯合國糧食計劃署船只護航、赴馬爾代夫為斷水城市緊急供水等應急任務。2017年8月,我在吉布提建設的首個海外保障基地正式開營,自此我維持亞丁灣地區軍事存在有了更有力的支撐。

實踐證明,中國海軍加強遠洋存在可有力維護我海外利益和地區安全;同時,隨著我“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入推進和相關地區安全形勢日益嚴峻,也呼喚中國海軍進一步拓展海外軍事存在,展現責任擔當。然而,正如中美貿易戰背后的矛盾沖突,有些國家對我加強海外軍事存在十分緊張,千方百計進行阻止破壞,印度洋周邊的小國幾乎生活在相關大國不得與中國加強軍事關系的淫威之下。因此,我拓展海外軍事存在,必須善用形勢,做到“師出有名”。當前,霍爾木茲海峽已不太平,我海上生命線暢通面臨威脅,而吉布提距離霍爾木茲海峽過于遙遠,軍事能力難以覆蓋。中國海軍應該做好準備與“巴鐵”合作,在靠近霍爾木茲海峽的巴基斯坦卡拉奇常駐艦艇飛機,為過往霍爾木茲海峽的中國油輪和貨船提供安全護衛。何況,作為利益遍布全球的大國,任何風起云涌之地,中國都應是個主要玩家。是時候了!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華語智庫”,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油輪再遇襲呼喚中國海軍加快拓展遠洋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