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進“籠子”的“資本”同樣猛于虎——兼評滴滴的綁架民生要挾政府

由于這些年來沒有被關進“籠子”里的“資本”的為所欲為以及兇猛如虎的殘酷現實教育了國人,把“資本”也關進“籠子”里成為越來越多的人的共識,并且強力敦促政府和執法部門行使權力,把“資本”也關進“籠子”里。然而,在這個過程中,滴滴這個老虎不但不愿意老老實實地進入“籠子”,反而對那些表示不滿的民眾反咬一口,并且綁架民生和乘客的出行方便作為人質來要挾政府,把“資本”的猛于虎的本質暴露無遺。面對這種狀況,政府能夠代表大多數人的意志,堅決把“資本”也關進“籠子”里面嗎?人們拭目以待。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沒關進“籠子”的“資本”同樣猛于虎——兼評滴滴的綁架民生要挾政府

古語云:苛政猛于虎。意思是,繁細殘酷的政令;苛刻的政令比老虎還兇猛。形容舊時封建社會繁苛的政令及繁重的稅賦對老百姓的壓迫比老虎還要兇殘可怕。按照現代社會的理解,也就是說,不受約束的權力必然會侵犯民眾的合法權益,從某種意義上說,苛政猛于虎的說法同樣適用。

針對權力擁有的顯性強制力,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多次提出,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制度就是法律制度,要想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就必須接受民主監督,對官商勾結等腐敗現象造成的違法現象和不作為現象進行問責,達到震懾作用,實現依法治國。

而之前,自由派公知也曾經大喊“把權力關進籠子里”。看起來好像不謀而合,而且顯示公知很有先見之明,是這樣嗎?

首先,公知特地造謠這句話的出處是小布什的一次演講的內容:“人類千萬年的歷史,最為珍貴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師們的經典著作,不是政客們天花亂墜的演講,而是實現了對統治者的馴服,實現了把他們關在籠子里的夢想。因為只有馴服了他們,把他們關起來,才不會害人。我現在就是站在籠子里向你們講話。”

美國的政客的“權力”在美國國內被關進“籠子”里面不假,但是公知們絕不會回答你下面的問題,美國的“權力”關進了誰的“籠子”里面?并且是由誰來關的?答案是控制美國的軍工、石油以及華爾街的資本寡頭們。另外,他們同樣不會告訴你,美國政客的權力在世界上是凌駕于國際法、國際組織和世界各國之上的。“站在‘籠子’里”的小布什政府發動的伊拉克戰爭造成60萬伊拉克平民死亡,這才是美國政客的“不會害人”的真實的注腳。

而口無遮攔的特朗普說穿了“皇帝沒有穿衣服”的秘密——“在美國,政客都是資本家的狗”。話糙理不糙,一句話道破了美國的“權力”關進的是“資本”的“籠子”里的實質。

在中國,作為資本的代言人的公知,不提“權力”關進誰的“籠子”里和由誰來關,絕不是一時的糊涂和疏忽,而是有意而為,他們需要的是中國像美國一樣,把“權力”關進“資本”的“籠子”里。同時,幾乎沒有公知會提到,作為具有隱性強制力的“資本”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民”,也應該受到約束,也應該被關進“籠子”里面,這同樣不是一時糊涂和疏忽,因為自由派公知高喊的所謂的政治體制改革和經濟體制改革的終極目的就是把“權力”關進“資本”的“籠子”里,同時希望民眾任由“資本”宰割。

而我們認為,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里,“資本”也要關進法律法規的“籠子”里面,不僅在理論上是這樣,社會生活的大量事實告訴人們,沒有關進“籠子”的不受法律法規約束的“資本”同樣猛于虎,同樣要吃人。

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這些年來那些盡人皆知的案例。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大學生魏則西身患滑膜肉瘤,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下稱武警二院)一位科室負責人對其稱,該院的“生物免疫療法”與美國相關機構有合作,有效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則西“二十年沒問題”;但花費了二十多萬醫療費后,魏則西的病情卻未見好轉,最后于2016年4月12日去世。

一開始,人們把矛頭指向武警二院和百度,但是很快發現,在這后面還有“莆田系”的黑手。

32歲的劉伶俐是在私有化的學校蘭州交通大學博文學院任教的一名的80后年輕英語教師,因患癌治療期間不能正常上班,被學校冷漠對待,遭到學校開除,解除勞動合同,8月14日,劉伶俐因癌癥并發心臟病,在甘肅省人民醫院含淚辭世。

劉伶俐老師罹患癌癥,所求不多,無非是希望學校暫時不要開除自己,甚至提出只要保留勞動關系,自己愿意掏錢交醫保的卑微的懇求,卻遭到了無情的拒絕:你不要在我面前哭,這種事我們見得多了!”雖然雇主最終支付其患病期間的工資、醫藥費并“真誠道歉”收場,但是一條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失了。

今年7月15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通告:國家藥監局根據線索組織檢查組對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長春長生”)生產現場進行飛行檢查。檢查組發現,長春長生在凍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產過程中存在記錄造假等嚴重違反《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藥品GMP)行為。根據檢查結果,國家藥監局迅速責成吉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收回長春長生相關《藥品GMP證書》。

為了牟取暴利,“資本”喪盡天良,把成千上萬的人的生死和健康當成兒戲。

今年8月25日,距鄭州空姐乘坐網約車被害僅隔110天后,又一位女性乘客因乘坐滴滴順風車殞命。兩起案件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但不同的是后者更加機警,也及時向友人發出求救信號,但最終由于網約車平臺的原因,還是沒能逃過一劫。原本聚會的路變成了黃泉路。傷人司機前一天已經被女乘客投訴,然而滴滴照樣派單給他!被害者通知朋友后,朋友要求滴滴配合但滴滴十分傲慢推諉!

滴滴對警察的配合要求置若罔聞,甚至以保護司機隱私為名拒絕!

滴滴在后續的處理中公然撒謊,妄圖掩蓋自己管理失察之責!

經深圳公安部門排查,深圳網約車駕駛員群體中發現吸毒前科人員1425名,肇事肇禍精神病人1名,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員1611名。

又據統計顯示,過去4年里公開報道及有關部門處理過的滴滴司機性侵、性騷擾事件,至少有50起。涉及的50個順風車司機,至少有3人有危及人身安全的犯罪前科,卻通過了“三證驗真”;53名被害人均為女性,其中7人被侵害時處于醉酒狀態。

在已經出現了那么多問題的情況下,還在三個月內連續出現了如此的惡性案件。

面對上述這些關系到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的問題,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們之前給出的靈丹妙藥是“完全交由市場解決”,他們斷言市場必然優勝劣汰。但是不但在所謂的“市場經濟國家”美國對國內的經濟問題并沒有“完全交由市場解決”。而且在滴滴出了那么多事故以后,中國政府順應廣大民眾要求,對資本的市場行為依法進行規范的時候,某些媒體還大喊要對滴滴寬容,這種說法屬于典型的詭辯,人們并不是對滴滴不寬容,而是對滴滴之前的不嚴格不完善的管理不滿意。由于滴滴在這方面的實際上的壟斷地位,所謂的“完全交由市場解決”是根本行不通的,廣大民眾要求政府出面加以整頓,把資本控制的“網約車”市場納入法制化的軌道,把“資本”關進法規的“籠子”里面,是完全必要的。

不僅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的中國應該是這樣,即使是在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心目中的市場經濟發展比較完善的資本主義美國也是這樣。

下面這個事例就很有說服力。

國內有滴滴,國外有Uber,縱觀他們的發展經歷極其相似,可以說現在的滴滴正在經歷Uber在美國發生的一切,不過Uber已經有了多年的經驗,在安全上做得比滴滴好太多,但即使7年無犯罪記錄的嚴格排查,GPS全程監控,app內一鍵報警按鈕,乘客上車前自動分享司機個人信息等等,依然沒有辦法阻止一個潛在的槍手。

早在2016年,這些措施就已經被用到了Uber上,但是當時發生了一件讓美國人民非常憤怒的事,一位Uber司機,在3處地方殺人,這期間還搭載乘客,真的是令人毛骨悚然。而那次槍擊事件造成了6死2傷。事情發生后,一項調查記錄讓大家陷入兩難。

這位司機通過的所有的排查,包括七年無犯罪記錄,而且在近期的100多單里,他的評分是4.73分,這個評分足以證明他的服務態度還不錯。然而這樣的一個人,突然做出這樣的行徑,Uber方面表示:實在無法預估槍手會做什么,因為我們看不到自己能做任何事情來阻止這件慘案的發生。

盡管Uber似乎看上去非常無辜,但美國人民可不會管這些,幾乎全民參與了卸載Uber的熱潮。最后逼得Uber主動交出2850萬美元的天價罰單(相當于19407萬元人民幣),世界各地都在舉著牌子讓Uber滾蛋,最后連創始人兼CEO都要背負罵名卸任。

Uber退出中國市場那天開始,滴滴已經實質壟斷出行打車市場,自然要承擔社會對滴滴更高的要求。而滴滴是怎么做的?政府要求對滴滴進行監管,要求將駕駛員信息與公安進行對接,滴滴卻認為這是核心數據,一直在推脫,推脫不了的時候就罷工。

就在國家要求滴滴進行安全整頓的時期,滴滴在9月4日宣布,于2018年9月8日23時至9月15日凌晨5時期間,在中國大陸地區暫停深夜23時~5時時間段的出租車、快車、優步、優享、拼車、專車、豪華車服務。拿安全當理由組織了七天的罷工。引起人們出行混亂,黑車回潮。

與之遙相呼應,緊密配合的是,當滴滴停運第一晚過后,一篇題目為《滴滴消失的第一夜:司機走投無路乘客也無路可走》的文章刷爆了網絡。企圖把輿論引導到對政府加強對滴滴的監管的不滿上面去。真可謂配合默契。

沒關進“籠子”的“資本”同樣猛于虎——兼評滴滴的綁架民生要挾政府

人們并不是希望滴滴倒掉,而是認為它應該被嚴格監管,因為這種網約車服務已經是居民生活的一部分。滴滴這叫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罷工。實際上是綁架民生和乘客的出行方便作為人質來要挾政府。

先別說目前的法律沒有允許罷工這一條規定,如果滴滴罷工下去,那么估計市場很快就會做出調整,比如北京正式批準美團打車的進入等。到時候滴滴真該傻眼了吧。

如果說魏則西和劉伶俐是死于資本的貪婪和無情還是個案的話,那么生產假疫苗和滴滴管理上的混亂則已經開始威脅很多人的安全了,所以說沒有關進法律法規的“籠子”里面的“資本”同樣猛于虎,他們切切實實是會直接或者間接“吃人”的。

之前由于自由派公知的故意忽悠,一些辨別能力不強的民眾也相信他們所說的的“資本”也屬于“民眾”的說法,以及不過問他們的只是抽象地提“把‘權力’關進‘籠子’里”,而絕口不提“權力”關進誰的“籠子”里面?由誰來關。不過,公知們可以欺騙一部分人,或者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欺騙所有人,但是不可能在所有時候內欺騙所有人。由于這些年來沒有被關進“籠子”里的“資本”的為所欲為以及兇猛如虎的殘酷現實教育了國人,把“資本”也關進“籠子”里成為越來越多的人的共識,并且強力敦促政府和執法部門行使權力,把“資本”也關進“籠子”里。然而,在這個過程中,滴滴這個老虎不但不愿意老老實實地進入“籠子”,反而對那些表示不滿的民眾反咬一口,并且綁架民生和乘客的出行方便作為人質來要挾政府,把“資本”的猛于虎的本質暴露無遺。面對這種狀況,政府能夠代表大多數人的意志,堅決把“資本”也關進“籠子”里面嗎?人們拭目以待。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資本 滴滴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1809/44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