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的利、社會的義、柳青的低頭與湖畔大學的行為標準

當某人拍著胸脯打包票說自己侵害他人的利益,是為他人好的時候,有可能真的是為他人好,但是更大的可能是為了某人自己好!你眼下都在忽視、侵犯我的利益,從長遠看,還會照顧我的利益?!滴滴的行為毫無疑問觸犯了公眾的行為標準,在公眾的輿論壓力下,滴滴柳青道歉——為了資本增殖不僅要無下限,關鍵時刻能屈能伸也是資本要求的行為標準之一。聲援柳青的資本代理人,并不認為柳青做錯了什么。希望大家記住這些人,他們都是資本的代理人,他們的利益與絕大多數人的利益,不是一回事。他們的行為標準,與多數人不一樣。他們逐利,我們逐義。他們的利,不是我們的利,更不是社會的大義。

各種尖銳對立的社會觀點,其實就是道德標準的沖突。

行為標準是建立行為規范的基礎,今天的社會有兩套行為標準:

對大多數人來說,是為了讓多數人更有尊嚴、更享福的活下去,這是人類社會進化出來的標準,是人類社會能夠存在并繁衍壯大的基礎。助人為樂、與人為善、舍己救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這些行為都來自這個標準。

對資本的代理人來說,就是讓資本盡快增殖,這是資本主義社會存在的基礎。唯利是圖、義不行賈、見利忘義,為了100%的利潤踐踏一切法律,為了300%的利潤冒絞刑的風險,這些行為來自這個標準。

對多數人來說,追求的是義,對資本的代理人來說,追求的是利。

我在《世間只有一種病》之中分析過,之所以多數人看完電影《我不是藥神》之后,質疑究竟誰有罪,因為他們沒有意識到,資本的標準和多數人的標準,發生了激烈的沖突。

世間只有一種病https://zhuanlan.zhihu.com/p/39279642

資本的利、社會的義、柳青的低頭與湖畔大學的行為標準

【我們這個社會的運轉目的,不是為了讓多數人更有尊嚴、更享福的活下去,而是為了讓資本盡快增殖。

近幾十年來,資本控制媒體,不遺余力地混淆利與義的關系,把資本的利與全民的義劃等號。我們接受的宣傳,是資本主義促進經濟發展,增加社會多數人的普遍幸福——資本逐利,是為了社會的利,社會的利,是追求大義。

然而,謊言總是不攻自破。每次關鍵時刻,我們都能看到資本為了利潤,沖破一切障礙,犧牲其他一切可以犧牲的代價。

少數人的私利與多數人的大義,是不兼容的!

比如,滴滴拒不提供駕駛員的信息,究竟是為了駕駛員的隱私權,還是為了更大的利潤?

滴滴真的那么看重隱私權嗎?顯然不是。

如果滴滴真的那么看重客戶的隱私的話,為什么會為車主提供交流乘客特點的平臺?很簡單,滴滴為了利潤,要營造一個SEXY的環境。

資本的利、社會的義、柳青的低頭與湖畔大學的行為標準

反過來,這樣的交流,顯然很利于心懷不軌的司機選擇獵物。滴滴為了利潤,放松監管,司機群泥沙俱下,這一點,滴滴自己也清楚。

不僅如此,滴滴一直拒絕向監管部門提供數據接口。

重慶滴滴司機死緩 監管部門:滴滴拒不接入數據 利益重于安全?——上海熱線新聞頻道

http://news.online.sh.cn/news/gb/content/2018-08/29/content_9025358.htm

至于為什么并不注重保護隱私的滴滴,不向監管部門提供數據。

畢業于北大計算機系的柳青,應該很清楚大數據時代數據的價值。不出意外的話,滴滴的行為與數據的價值有關。

順風車、大數據、滴滴的利潤和你的自由https://zhuanlan.zhihu.com/p/42998472

大數據的時代,數據是隱私,是秘密,是權力,也是錢。誰控制數據,誰控制社會運轉的細節。
數據越多,越豐富,越有價值。我可以什么也不問你,知道你的一切。我可以為你量身定做商品和服務,也可以讓你在關鍵時刻閉嘴,聽我的擺布,我甚至可以分析你的行為規律,預測你下一步要干什么。
集齊七龍珠,能召喚神龍。我只要壟斷一個龍珠,你手里的六個龍珠的功能就會打折扣。你想要我手里的龍珠,拿錢來。其他人想獲得數據,就要出錢。你出錢,我都未必給你。
作為公司來說,把數據視為私有財產,自然不能無償提供數據。當然,即使有償也未必愿意提供。拒不提供數據,其實是公司的意志。
警方(政府)如果能及時獲得相關情況,無疑能極大地增加受害人幸存的概率。警方(政府)無償獲得涉及公民安全的數據,在大眾看來是理所當然的。在公司看來是豈有此理的。無償提供數據的口子一開,無形資產損失多少?
至于乘客的安全,那是可以用錢來解決的。當年,美國福特汽車公司廉價的平托車的設計之中有致命缺陷,油箱與后座之間缺少安全防護,一旦發生事故,油箱碎裂,乘客就可能葬身火海。如果增加一塊防護鋼板,可以大大減少油箱碎裂,乘客遇難的概率。但是,福特汽車公司的選擇不是增加一塊防護鋼板,而是精確計算了乘客葬身火海的概率和賠償金額,與修改設計的成本相比較。最終,福特公司沒有增加鋼板。
不出意外的話,滴滴也是精確衡量了風險和收益以后,采取了相應的選擇。兩三個月死一個乘客,承擔的經濟損失,遠遠不如數據的潛在市場價格大,所以,滴滴以充分保護順風車主隱私為名,拒絕無償提供數據。

毫無疑問,泄露乘客SEX方面的信息,放松對司機的監管,拒絕向監管部門提供數據接口,這三者都與利潤有關。

從乘客的角度考慮,這三者結合,會出現什么后果?

國外有統計,發生暴力案件最高的地方,如果不是陌生人的家里,就是陌生人的車上。可以講,滴滴做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意。

滴滴做了什么?什么也沒有做,因為隨便哪一點,無論是保護乘客SEX信息,還是加強對司機的監管提高司機門檻,或者向監管部門提供數據接口,都會危害滴滴的利潤。

資本的利、社會的義、柳青的低頭與湖畔大學的行為標準

乘客的生命對滴滴來說,是可以用金錢衡量的。滴滴的決策,取決于賠償金和商業利潤之間風險收益的權衡。

當然,這時總會有精神資本家站出來,教育我們“沒有資本推動,你過去打車多困難”。在這些人看來,沒了資本這個“張屠戶”,其他社會成員就要吃帶毛豬。資本為了增殖,不惜犧牲社會成員的公益,其實是為了社會成員的更大公益。

不過,幸好大多數人還沒那么蠢,也不那么好騙。所以,大多數人陷入了沉思,開始質疑滴滴。畢竟,多數人清楚,當某人拍著胸脯打包票說自己侵害他人的利益,是為他人好的時候,有可能真的是為他人好,但是更大的可能是為了某人自己好!你眼下都在忽視、侵犯我的利益,從長遠看,還會照顧我的利益?!

滴滴的行為毫無疑問觸犯了公眾的行為標準,在公眾的輿論壓力下,滴滴柳青道歉——為了資本增殖不僅要無下限,關鍵時刻能屈能伸也是資本要求的行為標準之一。

但是,從另一個標準看,在以利潤、資本增殖速度和總量論英雄的資本代理人的圈子之中,柳青是一個合格的資本代理人。這樣的人,在資本代理人的圈子之中,自然容易獲得極高的評價。

“柳青,加油”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聲援柳青的資本代理人,并不認為柳青做錯了什么。

或許,在他們看來,如果有錯的話,那就是截至目前柳青的資本量還不夠大,既不能徹底壟斷交通方式,也不能徹底控制輿論媒體,既不能讓多數人不得不選擇滴滴,也不能讓多數人徹底接受滴滴逐利是為了多數人的大義的邏輯,因此柳青不得不暫時低頭。

希望大家記住這些人,他們都是資本的代理人,他們的利益與絕大多數人的利益,不是一回事。他們的行為標準,與多數人不一樣。

他們逐利,我們逐義。他們的利,不是我們的利,更不是社會的大義。

資本的利、社會的義、柳青的低頭與湖畔大學的行為標準

資本的利、社會的義、柳青的低頭與湖畔大學的行為標準

【安生,察網專欄學者,經濟學博士,著有作品《紙牌大廈》《盧瑟經濟學》等。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盧瑟經濟學之安生雜談”】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