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資本的代言人一小撮公知常常奢談什么人性,而在假疫苗事件和順風車血案中,資本的人性已經泯滅。當然,順風車血案與假疫苗事件有程度上的差別,但是在人的生命與資本的利益之間的權衡上,資本在逐利性驅使下的無良是一致的。本來這件事幾乎與警察關系很小,卻由于公知大V的攪混水,硬生生把兩件事扯一塊。我相信,一小撮公知包括張洲和五岳散人之流未必與警察群體和具體的警察個人有什么恩怨,但是警察作為人民民主專政的基石是一小撮人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的不可逾越的障礙,因此,仇恨警察和煽動仇恨警察情緒是他們的一種本能,只要社會上發生涉及警察甚至是與警察關系不大的事件,他們往往總是利用來往煽動仇恨警察情緒那方面引導輿論。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一、滴滴信息不受政府監管,設計理念偏差,造成問題繁多,慘劇頻釀

短短三個月,已經兩位花季少女死于滴滴順風車,令人扼腕痛惜的同時令人憤怒!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如果說,其他突發性的刑事犯罪的確是難以避免,如果說上次空姐的命案的發生還有有太多的不測因素的話,那么,這次的順風車血案是有可能避免的,大白天,整整幾個鐘頭,由于滴滴客服的推諉拖延,最終導致又一位花季少女在絕望中被勒索以后奸殺。

【從當天[14:14],遇害女孩向一名朋友發出“救命”“搶救”等信息開始, [15:42]遇害女孩的朋友聯系滴滴平臺,稱一小時內給回復,會有安全專家介入、處理此事。
在[15:42-16:42]一小時內,遇害女孩的朋友連續7次致電滴滴,并未得到進展回復。
[16:22]被害人的永嘉朋友朱某某到永嘉縣上塘派出所報案。
[16:41]上塘派出所民警利用朱某某手機與滴滴客服溝通,在表明警察身份后希望向滴滴客服了解更多關于趙某某所乘坐的順風車車主及車輛的相關信息,滴滴客服回復稱安全專家會介入,要求繼續等回復。
[17:13]滴滴客服向上塘派出所民警反饋稱趙某某在13時許預約了順風車后已于14時10分許將訂單取消,并未上車。民警質疑上車后還可以在中途取消訂單,再次提出要求了解該順風車司機聯系號碼或車牌號碼以便于聯系,未果。
[17:30]遇害女孩家屬向樂清虹橋派出所報警其女兒失聯。
[17:36]警方與滴滴平臺進行聯系,平臺客服稱需3至4小時提供查詢結果,民警表示情況緊急后,滴滴公司同意加急處理。
……
[17:49]滴滴公司回電稱需要提供介紹信以及兩名民警的警官證等手續。
[18:04]民警通過郵件,將滴滴所需手續發送至滴滴公司。
[18:13]樂清警方收到滴滴公司發來的車牌及駕駛員信息。

從14:14開始到18:13,整整四個鐘頭!

對于受害者來說,分分秒秒都生死攸關,然而,被救出的希望就這樣斷送在滴滴公司的拖延時間中。

而滴滴公司客服拖延的借口很理直氣壯——維護司機的隱私權。退一萬步說,就算是一般客人要求查詢,滴滴為之保密還說得過去,那么,在警察表明身份以后兩次要求提供信息被拒,就說不過去了,這跟犯罪嫌疑人的親屬出于保護自己家人的目的而保持沉默不同,滴滴客服作為公共服務平臺在涉及重大安全事件警察要了解情況的時候,是沒有任何理由拒絕的。即使是這種做法的確所謂的侵犯了司機的“隱私權”,最壞的后果就是滴滴公司在司機面前的信用受損,影響公司所謂的業績,而另外一邊則是人命關天,而滴滴公司居然在警察介入以后還拖延了差不多兩個鐘頭,客觀上為兇手完成整個作案過程并且逃逸提供了充足的時間。

尤其不應該的是在該車主作案的前一天,有另一名順風車乘客投訴其“多次要求乘客坐到前排,開到偏僻的地方,下車后司機繼續跟隨了一段距離”,滴滴客服承諾兩小時回復但并未做到,也沒有及時針對這一投訴進行調查處置。

也許有人會為之辯解,這是個案,出租車司機也會出現這種情況,是這樣嗎?

經深圳公安部門排查,深圳網約車駕駛員群體中發現吸毒前科人員1425名,肇事肇事禍精神病人1名,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員1611名。

又據統計顯示,過去4年里公開報道及有關部門處理過的滴滴司機性侵、性騷擾事件,至少有50起。涉及的50個順風車司機,至少有3人有危及人身安全的犯罪前科,卻通過了“三證驗真”;53名被害人均為女性,其中7人被侵害時處于醉酒狀態。

在已經出現了那么多問題的情況下,還在三個月內連續出現了如此的惡性案件。滴滴公司的良知何在?人性何在?

2015年滴滴順風車時任總經理黃潔莉在接受媒體專訪時也曾提到:

【“就像咖啡館、酒吧一樣,私家車也能成為一個半公開、半私密的社交空間。這是一個非常有未來感、非常sexy的場景。”】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滴滴的營銷邏輯,受到了社會各界的尖銳批評。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滴滴如此的的企業營銷理念,加上疏于對司機情況的嚴格審查,還有出現安全事件以后應急反應機制缺失,共同釀成了悲劇。更加可怕的還有滴滴這次說明的情況和犯罪嫌疑人鐘某坦白交代的情況有出入。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事情發生以后,@滴滴出行在微博上發布“對于樂清順風車乘客遇害的道歉和聲明”。 承認客服處置流程仍存在很多問題,特別是沒有及時處理之前的用戶投訴,在安全事件上調取信息流程繁瑣僵化”。其中,證實了客服回饋不及時、之前一天同一司機遭投訴未處理等網絡傳聞,同時,承諾未來平臺上發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將給予三倍賠償等。

三倍賠償?你滴滴再有錢,能夠買回來一個人失去的生命嗎?

從前不久發生的疫苗事件到現在發生的順風車血案說明,資本在其逐利性驅使下,往往是喪失人性的。

二、在社會各界憤怒批評滴滴之時,依然有一小撮公知混淆視聽

正如媒體批評的:“接二連三的事件,充分暴露出滴滴出行平臺存在重大的安全隱患和經營管理漏洞,反映出滴滴這樣的平臺公司片面重視追求業務發展和經濟效益,而忽視安全管理,安全底線一再丟失,對國家法律法規沒有敬畏心,缺乏依法經營的意識,缺乏對乘客安全負責的社會責任心,缺乏科學有效的安全管理體系。”

同時,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副教授、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艷東認為:

【在民事責任無法阻止“以風險換營收、以賠償化風險”的經營模式之時,法律當有所作為,勇于亮劍,敦促企業履行安全義務、保護人民安全。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增設了“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據此,“網絡服務提供者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經監管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情節嚴重的,構成犯罪。】

本人非常贊成高艷東教授的觀點,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用錢擺平,必須有人承擔法律責任。

資本的無良令人切齒,此時此刻某些別有用心的公知大V的趁機煽風點火,更加是極端無恥。

溫州警方發布案情通報后的25分鐘。在警方已經對接到報警以后的處理情況說清楚,和對已經要求滴滴提供有關信息兩次遭到拒絕的來龍去脈說清楚以后,竟然還有人跳出來,煽風點火。第一個納入人們視線的就是這個張洲。現有微博粉絲117萬,身份認證為編導。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張洲,就曾經是于歡案的“用生殖器抽臉”的謠言的主要推手之一。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還有下面這位大名鼎鼎的公知。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跟風湊熱鬧的還有下面這位。

“滴滴”的無良和五岳散人等網絡“大V”的無恥

對于五岳散人這位大名鼎鼎的公知的“豐功偉績”,相信很多網民了如指掌,我就不用介紹了。

將全力調取線索、連夜抓人破案的公安機關謠述成懈怠、不作為、無視生命的形象。而包括眾多公知名人在內的大量水軍帳號齊刷刷為滴滴公司存在的不法行為鳴冤洗白,正如眾多網友所評:一條鮮活的生命消失,全力抓人破案的警方再次背上黑鍋,而藏污納垢的滴滴公司卻成了無辜者。

這就是最后導致新浪將該帖民禁言處理的帖文,發帖時間為溫州警方發布案情通報后的25分鐘。

張洲此帖轉發超過十萬,點擊量在千萬次以上。在警方已經發布調查情況,證實民警先后三次取證過程中兩次遭到滴滴的拒絕。事實上也正是警方在第一次情況通報中并未提及取證細節,讓張洲這條煽動仇警情緒的謠言得以瘋狂傳播,并產生了極為惡劣的社會負面影響。

隨著滴滴血案的案情不斷明朗,尤其是受害者的微信好友將相關報警情況發布上網,越來越多的網友對張洲的謠言進行批評。多位網友公開發帖,強烈要求浙江警方依法追究張洲造謠、尋釁滋事的違法行為。在強大的壓力下,張洲刪除了這條帖文。隨后網民舉報,新浪將該帖號作禁言處理。張洲被禁言后,隨即又用其小號繼續發聲,企圖以退為進,求得同情。

張洲和五岳散人之流習慣于通過制造謠言或者傳播謠言達到政治目的,他們的隊友最近還給謠言起了個好聽的新名字,叫“未經證實的消息”,估計是見到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施壓,認為他們跳出來的時機又成熟了。而問題的關鍵在于,這個張洲在這方面不但有前科,并且是在溫州警方發布案情通報后的25分鐘后發布這種謠言,這就不能再用什么“未經證實的消息”來掩飾了。說實在的,現在一小撮人在網絡上呼風喚雨、指鹿為馬的時期已經過去,他們的話在廣大網民心目中已經是反過來理解的了,張洲和五岳散人之流想再通過造謠惑眾就能夠興風作浪已經不可能了,這一點要歸功于他們這一小撮人這些年來常常充當反面教員。但問題是,張洲的行為已經觸犯法律,難道就可以這樣逍遙法外嗎?

資本的代言人一小撮公知常常奢談什么人性,而在假疫苗事件和順風車血案中,資本的人性已經泯滅。當然,順風車血案與假疫苗事件有程度上的差別,但是在人的生命與資本的利益之間的權衡上,資本在逐利性驅使下的無良是一致的。

本來這件事幾乎與警察關系很小,卻由于公知大V的攪混水,硬生生把兩件事扯一塊。我相信,一小撮公知包括張洲和五岳散人之流未必與警察群體和具體的警察個人有什么恩怨,但是警察作為人民民主專政的基石是一小撮人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的不可逾越的障礙,因此,仇恨警察和煽動仇恨警察情緒是他們的一種本能,只要社會上發生涉及警察甚至是與警察關系不大的事件,他們往往總是利用來往煽動仇恨警察情緒那方面引導輿論。

歹徒行兇被擊斃,他們會渲染歹徒在家里多么多么聽話,家里多么多么困難;民眾中出現抗法現象尤其是暴力抗法現象,他們就把視頻砍頭去尾到處傳播,甚至是常常無中生有,捏造事實潑污警察;當一些不法之徒行兇得逞了,他們又不問情由往警察不作為方面發揮。出于改旗易幟的目的,警察總是首當其沖地成為這一小撮人的攻擊目標。而這次,在警方已經進行了警情通報以后一小撮人仍然能夠造謠惑眾,充分暴露了他們的無恥!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