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特朗普和美國賊喊捉賊,譴責中國在亞非拉及美國搞帝國主義擴張。實際上,中國這些出口商品的出口價格,遠遠低于商品的價值;但是,美國向中國出口的高附加值商品,其價格則遠遠高于其價值。在中美貿易中,美國才是真正的帝國主義國家,無償剝削了中國勞動者巨量的剩余價值。然而,這股以“愛國”和五毛面目出現的美分,卻打著愛國主義的旗幟宣揚美國、德國及日本的工業和技術已經被中國趕超;他們認為中國通過市場化、私有化的改革方式實現了大國崛起,中國今天的確是在美國和亞非拉搞帝國主義,因此在這次中美貿易戰中中國做些讓步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特朗普本輪對華貿易戰的幾個關鍵節點:

2017年7月,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于《華爾街日報》發表署名文章,強調中國強迫技術轉讓等一系列貿易做法是不公平的,對美國的出口有害,并導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去年出現 3470 億美元的逆差。

2017年 8 月 14 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備忘錄,授權美國貿易代表決定是否展開對所謂 " 中國貿易行為 " 的調查。特朗普在當日簡短的簽字儀式上稱," 外國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盜取讓我們每年損失了幾百萬個工作崗位和數十億美元。長期以來華盛頓無動于衷,任由我們的財富被榨取,但現在開始華盛頓不再會坐視不管。"" 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會保護我們的工人。"在 8 月 12 日的吹風會上,美國官員表示,一旦美方決定發起調查,美國將先和中國磋商,調查程序可能長達一年。如果指控成立,特朗普可能會運用關稅等措施對中國進行報復。該官員說美國的意圖不是要懲罰中國,而是希望能夠達成協議,讓中國退還估值為 6000 億美元的知識產權。 8 月 18 日下午,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發布聲明稱,根據《1974 年貿易法》第 301 條款,將對 " 中國貿易行為 " 展開調查,涉及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和創新領域的法律、政策和行為。

2018年3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基于232調查結果簽署公告,認定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將從3月23日起征收全球性進口關稅,鋼鐵、鋁產品的進口關稅分別為25%和10%,但對加拿大、墨西哥等國予以豁免。

北京時間3月23日0時58分,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正式簽署對華貿易備忘錄,宣布將依據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自去年開展的“301調查”對自中國進口的商品加收關稅。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并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并購。特朗普同時宣稱:“這才只是開始”。按照《紐約時報》的最新報道,這些將被征收關稅的中國產品涵蓋了從鞋子、衣服到電子產品等各個方面,大約有1300種。具體的細節大約將在15天后由美國貿易部門揭曉。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官員表示,關稅清單涉及產品將達到1300件,其中包括航空產品、現代鐵路、新能源汽車、信息技術、機械和高科技產品等方面的產品。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美國參議院財經問題委員會回答對哪些產品應該征收關稅的問題時表示:“《中國制造2025》計劃內包括的產品,他們說這些領域將在2到3年自給自足,并在世界占據主導地位,如果中國取得該地位,那么這對美國來說很糟糕。”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Martin Feldstein認為,美國貿易戰的重點不在本月生效關稅所保護的鋼鋁產品,美國感到威脅最大的是中國“竊取”美國技術,貿易戰的終極目標是中國。

3月23日早上,中國商務部發布了針對美國進口鋼鐵和鋁產品232措施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并征求公眾意見,擬對自美進口部分產品加征關稅,以平衡因美國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關稅給中方利益造成的損失。該清單暫定包含7類、128個稅項產品,按2017年統計,涉及美對華約30億美元出口。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3月22日例行記者會上,明確表明中方立場,希望美方能夠認清中美經貿關系互利共贏的本質,不要做出損人害己的舉動。對于一些報道提及中國“經濟侵略”這個詞,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我也看到報道提及中國“經濟侵略”這個詞,我們完全不能認同也不能接受所謂“經濟侵略”這樣的說法,因為“侵略”這個詞無論從任何方面來講都絕不會扣到中國頭上。

然而,貿易戰還未正式開打,網絡輿論戰先行。幾乎在同一時間,兩張圖在中國的微信和微博上流傳:

“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這些輿論的言外之意,是說中國今天已經成了帝國主義工業國,而美國變成了以農業為主的殖民地,中國不僅僅在非洲、拉美搞帝國主義,而且也在美國搞帝國主義,在中美貿易中,中國對美國進行了經濟剝削和侵略。

非常明顯,中國輿論場上某些貌似愛國的鼓吹所謂“中華帝國主義”的五毛,其實是拿美分的以及大量被他們忽悠的普通愛國者,那些美分不過是把美國想表達的戰略輿論和謠言,換成愛國主義的包裝講出來,以對中國進行捧殺,一些愛國的同胞由于分辨能力有限,便聽之信之了。

特朗普和美國賊喊捉賊,譴責中國在亞非拉及美國搞帝國主義擴張。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則反復表示,我們完全不能認同也不能接受所謂“經濟侵略”這樣的說法,因為“侵略”這個詞無論從任何方面來講都絕不會扣到中國頭上。

然而,這股以愛國和五毛面目出現的美分,卻打著愛國主義的旗幟,宣揚美國、德國及日本的工業和技術已經被中國趕超了;他們認為中國通過市場化、私有化的改革方式實現了大國崛起,中國今天的確是在美國和亞非拉搞帝國主義,因此在這次中美貿易戰中中國做些讓步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果真是這樣的嗎?讓我們還原事件的來龍去脈,剖析這次貿易戰的實質。

特朗普在簽署行政備忘錄之前在白宮做了一番演講,隨后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商務部長羅斯、副總統彭斯、美國軍工巨頭洛克希德馬丁的CEO瑪麗琳-休森分別作了發言。

特朗普:

【這事已經很長時間了。你聽過很多很多的演講和我的談話,還有我談論不公平交易行為的采訪。我們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失去了在我們國家的6萬家工廠 - 關閉,廢棄,不見了。至少有600萬個工作機會沒有了。現在它們開始回來了。你會看到克萊斯勒和富士康發生了什么,還有很多其他公司希望回到美國。但是我們有一個特別問題。我把他們視為朋友……我們有很好的關系。他們在朝鮮幫助我們很多。但我們的貿易赤字為5040億美元,具體取決于您計算的方式,現在有些人會說這其實是3750億美元。有許多不同的方式來看待它,但從任何角度來看,它都是我們世界歷史上任何國家的最大赤字。它失控了。我們身邊有一個巨大的知識產權盜竊案正在進行,同樣也是數千億美元。這還是每年一次的統計。我已經和中國的領導人,中國的代表談過了。我們非常認真地對待它。如你們所知,我們正在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我們將看到結果如何。許多國家呼吁談判更好的貿易協議,因為他們不想支付鋼鐵和鋁關稅。……特別是對中國,我們將要進行301條款貿易行動。這可能是約600億美元,但這只是我們所談論問題的一小部分。我已要求他們立即減少1000億美元的貿易赤字。這很多。因此,這可能會從25%的縮減開始,具體取決于你的計算方式,甚至可能比這更多。但我們必須這樣做。我想用的這個詞是“互惠”。當他們收取25%的汽車進口稅時,我們收取2%的汽車進口稅,這并不好。中國就是這樣重振自己的。我們自世界貿易組織創立以來付出了巨大財富 - 實際上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場災難。這對我們非常不公平。仲裁非常不公平。評判非常不公平。而且很明顯,我們總是少數,這是不公平的。……】

隨后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萊特希澤:總統先生,非常感謝。首先,對于那些不了解的人,301條款指的是一項法令,賦予總統很大權力和權力,在某些條件下對我們的貿易伙伴的不公平行為,政策或做法進行糾正。在本案中,相關領域就是技術。技術可能是我們經濟中最重要的部分。我們有4400萬人在高科技知識領域工作。沒有哪個國家擁有與美國一樣高度的技術密集型產業。技術真的是美國經濟未來的中堅力量。……我們的結論是,實際上中國確實有強制技術轉讓的政策;要求以低于經濟價值的獲得技術許可,奉行國家資本主義,他們以非經濟的方式進入美國購買技術;最后是網絡盜竊。】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

【知識產權是我們的未來,今年6月,美國專利商標局將發布第1000萬件專利 - 1千萬項專利,這并非偶然。世界歷史上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接近這一點。所以我們采取的鋼鐵和鋁材行動或多或少地與現狀相關。這一知識產權行動涉及未來。所以我們試圖解決今天的問題和即將出現的問題。這就是為什么這些行動如此重要,以及協調行動如此重要。在我看來,我們最終會談判這些事情,而不是就此發生爭斗。】

美國副總統彭斯:

【謝謝總統先生,并感謝我們所有的貴賓。今天的行動傳達了一個明確的信息,即總統和我們整個政府決心把美國的就業機會和美國工人放在第一位。總統今天根據301條款采取的行動也表明,經濟投降時代已結束。美國正在采取有針對性和集中的行動,不僅保護美國的就業機會,而且還保護未來幾十年將推動創新經濟發展的美國技術。這只是特朗普總統做出承諾和兌現承諾的又一步。】
瑪麗琳-休森:
【謝謝,總統先生。我只想說,對于我們國家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因為我們正在維護航空航天和國防工業的關鍵領域,是保護我們的知識產權。正如我們已經說過的那樣,如果我們公司的知識產權被盜,這對我們是一個威脅,因為那是我們公司的生命線。】

特朗普利用鋼鐵和鋁的進口問題,煽動美國工人們對其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的支持力度,然而,其真正的動機卻是利用所謂的知識產權問題,阻止中國進行技術創新。

特朗普說,中美有3750至5040億貿易赤字,美國6萬家工廠關閉,600萬個工作機會沒有了,好像這些都是因為進口中國產品導致的。2018年3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就美國加征鋼鋁關稅的“232條款”在白宮舉行簽署儀式,為了煽動美國工人的支持度,特朗普邀請與會的鋼鋁產業工人一起去總統辦公室拍照,一位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鋼鐵工人參加了當天的儀式,他在發言時也講述了自己的父親在20世紀80年代,因為鋼鐵進口而失去了工作。為此特朗普稱,做出加征鋼鋁關稅的決定是為了維護美國的國家安全,“這對國家安全不僅僅是個選擇,而是必要的。一個強有力的鋼鐵和鋁制品行業,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如果沒有鋼鐵,就沒有國家。”特朗普表示,新的關稅政策將暫時排除加拿大與墨西哥,對于其他國家,若能確保他們的產品不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也可能豁免。

的確,美國的鋼鐵工業以及汽車工業自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衰敗,大量產業工人失業。特朗普能夠上臺,主要是動員了所謂“鐵銹地帶”制造業工人的支持,然而自80年代開始真正沖擊美國鋼鐵、汽車行業的,是日本、德國等國家,而不是今天的中國。二戰結束后,日本的鋼鐵技術主要依賴美國幫助;到了上世紀80年代,日本與美國的鋼鐵業博弈發生大逆轉,日本鋼鐵企業的經營能力、技術水平開始反超美國。美國佐治亞大學專門研究鋼鐵史的歷史學教授史蒂芬·米赫姆認為,二戰后歐洲和日本等競爭者以遠比美國同行更快的速度應用更高效的生產技術,從而獲得更多優勢。

明明是日本和德國搶了美國工人的飯碗,但特朗普卻絞盡腦汁讓中國來背黑鍋——這就是特朗普的邏輯。

2018年3月,中國商務部針對美國征收鋼鋁關稅問題迅速做了反應。然而,美國鋼鐵工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16年美國進口鋼鐵的來源中,從加拿大進口的鋼鐵最多,其次是歐盟、韓國、墨西哥,從中國進口鋼鐵的比例僅占美國進口鋼鐵的2.6%。

“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總之,鋼鐵不是真痛點,技術才是大文章。

也就是說,美國對華貿易戰,其主要矛頭是利用對華貿易逆差和知識產權問題,要求中國拿出幾千億美元,為德國、日本工業崛起導致的美國工人失業和福利下降問題買單。

根據中國統計局的數據,2016年,中國主要出口商品中,服裝及衣著附件的出口金額最多,為10413億元,同比減少3.7%;其次為自動數據處理設備及其部件,出口額為9068億元,同比減少4.1%。

“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通過上述數據可以看出,在中國的出口商品中,服裝、紡織紗線類、鞋類、家具類等勞動密集型商品仍然占據半壁江山,而以自動數據處理設備及其部件為代表的機電產品,是另外的部分。

另一方面,美國商務部統計的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構成如下:

“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的構成如下:

“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美國自中國進口的機電產品情況:

“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需要指出的是,在機電產品方面,美國對華貿易中存在巨額貿易逆差,然而,美國自中國進口的機電產品以附加值較低的勞動密集型產品為主,相反,中國自美國進口的機電產品以高端機械及零配件等資本密集型產品為主。

此外,中國出口產品國內增加值占比,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要低很多,這反映出中國制造仍然處在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

部分國家國內出口總值增加值(%)

“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數據來源:OECD,中泰證券研究所

中泰證券旗下齊魯資管的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指出:

【從橫向看,據OECD的估算,中國出口總值國內增加值為67.8%,而同時期的日本、美國等成熟的制造業發達國家分別達到了85.3%、85%,以色列、印度也達到了74.7%、75.9%的高位。從細分項目看,盡管中國的計算機、通訊設備等出口份額快速上升,然而,與美國、日本、德國相比,中國的計算機、電子、光學設備以及電子機械和設備等行業的國內增加值占比仍舊處于弱勢地位。從主要的出口交易對象看,中國的電氣、電子設備除了大量出口至美國,而且有相當部分輸送至日本、韓國等發達制造業國家。因此,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我們所賺取的高新技術產品出口金額,更多集中在加工組裝環節,而非核心技術研發與生產環節。
以蘋果公司的手機為例,iPhone產品的研發、設計在美國完成,處理器與存儲芯片來自韓國,觸控面板、顯示器來自日本。此外,歐洲的德國、荷蘭等公司也提供了其他主要的零部件,最終,在中國組裝之后再出口至蘋果公司。邢予青等(2011)對iPhone的生產成本進行分解,指出從價值增值的角度,中國廠商僅貢獻了iPhone總價值的3.6%;董虹蔚等(2017)的估算認為,一部iPhone手機的總價值中,僅有1.8%的價值來自中國,并且蘋果公司對整個價值鏈的分配有著絕對的控制權。】

我們再看看中國學術界的權威分析: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對此曾公開表示,世貿組織、經合發展組織等國際組織的專家都普遍認為,從全球價值鏈的角度來分析中美在雙邊貿易中的獲益情況,更能全面客觀地反映實際情況。“根據中國科學院測算,2010-2013年,以貿易增加值核算的中美貿易順差比傳統方式統計的中美貿易順差要低48%-56%,中美貿易順差是貨物性的順差,從包括貨物、服務和跨國公司、海外銷售在內的總貿易規模來觀察,中美貿易利益總體上還是比較平衡的,中美貿易專家也一致認為,推進貿易增加值統計方法的完善和應用有利于更加客觀理性地看待貿易利益的問題。”

商務部部長鐘山表示,貿易競爭力從根本上說是產業競爭力,中美貿易不平衡,也與美方高技術對華出口管制有關,“有美國研究機構發現,如果美國放寬對華出口管制,對華貿易逆差可減少35%左右。”商務部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張建平指出,中國的加工貿易,大多是日韓等國為降低生產成本和提高競爭力轉移而來的,也就是說,中國目前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很大程度上是從東亞其他國家轉移而來的,這些國家對美國的出口也因此轉移為中國內地對美國的出口。“例如中國自日韓進口商品零部件,加工成成品銷往美國,這筆貨物順差中就包含一部分轉移順差,通俗的說,就是零部件的錢被日韓賺走了,卻算作了中國的出口額”,張建平進一步指出,各國從香港轉口銷往美國的貨物,在美方的統計中也算作中國對美貿易額。

海關總署新聞發言人黃頌平表示,中美貨物貿易順差只是名義上的順差,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其他國家產業向外轉移,而中國承接過來的,由于中國目前處于全球產業鏈中低端,加工制造收益不高,但加工貿易進出口貨物是全價值統計,所以在國際貨物貿易中,實際獲利并沒有統計順差額那么大。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表示,“中美在國際分工扮演角色不同,美國高端產業發達,而中國則以勞動力密集型產業為主,因而中國向美國出口的大多是低附加值產品,自美國進口的多是高附加值產品,按照價值總量計算,中國是吃虧的”。美方還把美資企業在華生產,返銷回美國的這部分產品價值也算作中國出口額,這顯然導致中美貿易順差進一步被夸大。

當前中國對外出口的機電產品中,手機、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等電子信息產品是最重要的一項,約占全部機電產品的三分之一。其中蘋果手機在我國手機出口額中的比重超過50%。根據中國海關統計,2016年,我國手機出口量值分別為12.7億部和1156億美元。以蘋果手機年銷售量2億部計,就占了我國手機出口總量的1/6在出口額方面,蘋果手機在我國手機出口額中的占比超過50%,也即在我國貨物貿易出口總額中的比重接近3%。總之,在中國機電產品出口中,以富士康為代表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仍然是主力軍:

http://data.chinabaogao.com/gonggongfuwu/2018/02I19C42018.html

“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和輿論戰

(數據來源:海關信息網)

通過以上數據可以看到,當前中國對美貿易順差,主要是出口大量勞動密集型機電產品和家具、紡織品、鞋類等輕工業產品形成的。某些看似高科技的出口產品,除了少數高鐵等產品外,其實中國并不掌握核心技術,出口附加值也非常低。中國進出口銀行原行長李若谷指出,

【中國工業化剛起步,大約是初期或中期的水平,高端制造業還差得特別遠。我們是數控機床出口大國,但數控機床的核心部分還是靠進口,所以掙的錢特別少。比如說,出口一部數控機床30萬,其中20萬需要交專利費用、8、9萬是成本,掙到的只有1萬多,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如果這核心技術專利是我們自己的呢?那掙得就多了,利潤就變成了20多萬了,這個增長空間得有多大呢?這才是實實在在的大幅提高了利潤和經濟效益。我們現在只是學會了制造一些產品,可以造飛機、汽車、核電設備了,但制造這些產品的設備都是從國外進口的。這些先進的裝備我們還不能制造,或是雖能制造但精度不夠,穩定性差。因此我們的工業化只是初期的,我們的增長空間還很大。】

中國的出口產業還遠遠沒有達到世界產業鏈的中高端。據中國海關統計,2016年,中德貿易額為1512.9億美元,中方出口652.1億美元,進口860.8億美元,中方貿易逆差為208.7億美元。中國對德出口商品主要包括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件、機械器具及零件、服裝及衣著附件、家具、寢具、燈具、織物制品、光學、照相、醫療等設備及零件等,大多為中低端產品;而中國自德進口商品主要包括汽車、汽車零件、機械器具及零件、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件、光學、照相、醫療等設備及零件、航空器、航天器及其零件、藥品等,均為中高端技術產品。

再如,華為和中興是中國擁有較高技術含量的代表性企業。然而,無論是中興還是華為,其通信設備都必須從美國公司進口關鍵的元器件,經不起美國的制裁。市場研究和咨詢機構Strategy Analytics高級分析師楊光指出,華為設備中的很多基礎元器件和軟件系統都繞不開美國公司的供貨,比如在基站建設中必須使用到的FPGA半導體電路,美國公司占據了很高的份額,而主要供應商也是由英特爾和Xilinx這兩家所壟斷。在軟件系統層面,華為也大量使用了包括谷歌的安卓、微軟的Windows、甲骨文公司的數據庫等。“在網絡設備所需的關鍵元器件方面,比如FPGA、CPU或射頻元器件,包括華為在內的絕大多數通信設備制造廠商都會依賴于美國的供應商。”

換句話說,中國對美出口低附加值的勞動力密集型產品,進口大飛機、芯片、操作系統等高附加值產品。可以說,中國勞動者的工資,遠遠低于同樣工作的美國勞動者的工資,遠遠低于勞動力所創造的價值;中國這些出口商品的出口價格,遠遠低于商品的價值(其中包含的社會平均勞動量)。但是,美國向中國出口的高附加值商品,其價格則遠遠高于其價值。在中美貿易中,美國才是真正的帝國主義國家,無償剝削了中國勞動者巨量的剩余價值。在這種情況下,即便美國放開對中國高科技設備和產品的出口,中美貿易平衡,抹平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但是這仍然相當于美國用較少勞動量的高附加值商品,換取了中國較多勞動量的低附加值商品。

中國對美的巨額貿易順差,實際上是由于德國日本的競爭,美國工人日子不好過,需要購買中國巨量的物美價廉商品,以維持或提高其生活質量。中國對美的巨額貿易順差,其本質上等于中國以低于其實際價值的價格,向美國出售了巨量的勞動力,剩余價值主要由美國資本和工人消費者獲取,但是美國卻拒絕向中國出售其更多的高附加值的高科技技術、設備與產品。這與中國賤賣自己的稀土、煤炭等資源同樣也可以積累巨額貿易順差一樣,都是名義上得利而實際上吃虧。更何況,中國向美國出口的大宗機電產品,如蘋果手機,其最大的利潤恰恰是在美國人手中。以蘋果電腦為例,蘋果將制造外包給200多家企業,在全球900多個工廠制造,其中中國就占358家,日本137家,美國64家。英特爾供應給蘋果的10家晶片廠中,3家在美國、2家在中國。也就是說,這些留在中國外匯儲備上的利潤,很大一部分是美國人的資產。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說,“我們采取的鋼鐵和鋁材行動或多或少地與現狀相關。這一知識產權行動涉及未來。”特朗普以中美貿易順差為理由要求中國賠償“盜竊”美國的幾千億知識產權,但是對造成逆差的主要產品,如蘋果手機,卻絲毫不敢制裁,秘密就在這里。中國出臺的《中國制造2025》,其本質是試圖提升中國出口商品的附加值,減少美國對中國的經濟剝削;而特朗普針對中國的貿易戰,正是為了將中國變成美國永遠的殖民地。

特朗普剛上臺時,就有學者指出:

【美國的資本和金融寡頭們是全球化的最大收益者,但美國工人階級的利益受到了一定的損害,其歸根結底的原因,就是社會主義運動退潮后,美國的金融寡頭們開始對美國工人史無前例地反攻倒算。特朗普把美國塑造成全球化的受害者,其目的就是在跟中國等國家的貿易、匯率和金融談判中占據有利地位。早在2016年4月大選中,特朗普給資本和富豪減稅的主張受到批評后,就曾在其推特上直言不諱地說:“經濟學家們說我的稅收計劃將讓國債飆升10萬億美元。傻瓜!我會讓中國買單!”
特朗普讓中國等國家買單的辦法,就是通過經濟上的金融戰、貿易戰外加軍事包圍威脅乃至戰爭(如對中國從朝鮮半島到南海的包圍),迫使其他國家以犧牲自己的方式繼續大幅購買美國國債、進口美國高附加值商品(如芯片、軟件、軍工產品)、出口低附加值商品(資源類商品和勞動密集型商品)、進行金融自由化改革,并通過在中國制造金融危機的方式使中國的資本流向美國金融市場,維持美國金融泡沫。】

在此前提下,我們回顧下特朗普及其收買的中國公知及五毛們的輿論造勢,即造謠聲稱中國已經變成了對美國和亞非拉進行經濟侵略和剝削的帝國主義國家,就可以發現其用心何其毒也。

【劉楓,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貿易戰 輿論戰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1803/41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