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毆周新城,想為誰招魂?

共產主義要消滅的私有制,明明是“資本家獨占生產資料”的權力,卻被你們歪曲成了“要消滅一切個人財產”。各色人等紛紛跳將出來圍毆周新城,是真的無知,還是假裝幼稚?我尤其想知道,那些揣著明白裝糊涂的人,究竟想為誰招魂?

群毆周新城,想為誰招魂?

(一)是真的無知,還是假裝幼稚

拙文《“消滅私有制”,惹惱了誰》發表后,有人質問我:“馬克思主張‘消滅私有制’,那么,我家里的冰箱是不是也要公有啦?你的蘋果手機是不是也得充公啊?”

我回答他:共產黨人要消滅的私有制,準確說,是要消滅資本家壟斷生產資料的“特權”,并不是要把私人的汽車、住房、存款、手機都“公有”了。用馬克思恩格斯的話說:

【“共產主義并不剝奪任何人占有社會產品的權力,它只剝奪利用這種占有去奴役他人勞動的權力。”

質問我的是一位“受黨教育多年”的老同志。令我不解的是,他為什么會有如此幼稚的問題?這促使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

為什么周新城的文章一出來(《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不僅那些幫資本數錢、按摩、洗地的公知驚恐萬狀,一些受雇于資本家的“白領小資”們,甚至住地下室吃泡面送快遞的“無產者”們,也跟著起哄?

我把這個思考題發到群里交流。一位青年學者上傳了一段“網民”對周新城的質問:“先把你家財產拿出來充公,再批評私有制”云云。

這個質問看似真理在手,實際上是混淆是非, 故意攪渾水。共產主義要消滅的私有制,明明是“資本家獨占生產資料”的權力,卻被你們歪曲成了“要消滅一切個人財產”。

各色人等紛紛跳將出來圍毆周新城,是真的無知,還是假裝幼稚?我尤其想知道,那些揣著明白裝糊涂的人,究竟想為誰招魂?

(二)封殺馬克思主義確有成效

這讓我想起了蔣委員長當年漫畫共產主義是:“青面獠牙,共產共妻”。 “青面獠牙”,足見其外形長相就不是好人;“共產共妻”,說明其不僅要剝奪一切個人財產,而且還要搶男霸女。

于是乎,19世紀中葉,“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對共產主義展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神圣圍剿”。

于是乎,20世紀30年代,舊中國的一切反動勢力,國民黨蔣介石和各地軍閥、上海灘的青紅幫和鄉村的紳士袍哥大爺,也聯合起來,在帝國主義的支持下,對中國共產黨和工農紅軍展開了N次軍事圍剿。

問題是在資本統治的今天,那些被沉重房貸壓得精疲力竭的白領小資們,是不是也在擔心自己的小窩將來會被公有了呢?那些住地下室吃泡面起早貪黑送快遞的“diduan人群”,是不是也在擔心自己送貨的電動自行車明天會被充公了呢?

由此可見,多年來封殺馬克思主義的努力已見成效,且成效十分顯著:今天的人們已經壓根兒不知道馬克思主義到底為何物。以至于一說馬克思主義,就是“打打殺殺”;一說共產主義,就是“烏托邦”;一說消滅私有制,就是“共產共妻”。

列寧說:“馬克思主義在理論上的勝利,逼得它的敵人裝扮成馬克思主義者,歷史的辯證法就是如此”——真是先見之明。這樣的“馬克思主義者”(注1),我早已領教,也見過不少。

值得注意,晚近以來,馬克思主義的敵人不僅熱衷于裝扮成馬克思主義者,而且還繼承了蔣委員長的衣缽:一方面,殫精竭慮地封殺馬克思主義——所以年輕一代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馬克思主義;另一方面,費盡心思地把馬克思主義描繪成青面獠牙的魔鬼——反正你們也不知道馬克思是誰,我想咋畫就咋畫。

(三)資產階級的婚姻實際上是公妻制

學學馬克思是怎么拆穿這幫公知的吧。 對于“共產共妻”之類的歪曲,馬克思恩格斯當年有過很到位的揭露,請看他們如是說:

【“消滅家庭!連極端的激進派也對共產黨人的這種可恥的意圖表示憤慨。
現代的、資產階級的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礎上的呢?是建立在資本上面,建立在私人發財上面的。這種家庭只是在資產階級那里才以充分發展的形式存在著,而無產者的被迫獨居和公開的賣淫則是它的補充。
資產者的家庭自然會隨著它的這種補充的消失而消失,兩者都要隨著資本的消失而消失。

“但是,你們共產黨人是要實行公妻制的啊”——整個資產階級異口同聲地向我們這樣叫喊。

資產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單純的生產工具的。他們聽說生產工具將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婦女也會遭到同樣的命運。

他們想也沒有想到,問題正在于使婦女不再處于單純生產工具的地位。

其實,我們的資產者裝得道貌岸然,對所謂的共產黨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驚訝,那是再可笑不過了。公妻制無需共產黨人來實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

我們的資產者不以他們的無產者的妻子和女兒受他們支配為滿足,正式的賣淫更不必說了,他們還以互相誘奸妻子為最大的享樂。

資產階級的婚姻實際上是公妻制。人們至多只能責備共產黨人,說他們想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來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其實,不言而喻,隨著現在的生產關系的消滅,從這種關系中產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淫,也就消失了。

寫到這里,我突然意識到,對馬恩在上文中所說的“共產黨人的正式公妻制”,有人一定會大做文章,說不定明天就有文章登在門戶網站的頭條:《老馬親口承認:共產黨人要實行“正式公妻制”》。

什么是“共產黨人的正式公妻制”?為了增強鑒別能力,防止被某些人繼續忽悠,我建議大家讀讀恩格斯寫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

在群里的討論中,年輕學者很擔憂:“必須澄清對馬克思主義的歪曲”,“正確的輿論宣傳太重要了”,“錯誤思想一旦占據人們頭腦,再要糾正,付出的成本很大”,“宣傳輿論媒體掌握在誰手里,非常關鍵”……

我感到欣慰的是,很多年輕人已經意識到了學習馬克思主義經典原著的重要性。

(四)讀馬克思主義經典,讓搗鬼者原形畢露

用歪曲馬克思主義來圍剿馬克思主義,這法子雖然下作,且也有效,但效果最終有限。正如魯迅所說,搗鬼有效卻也有限:“因為搗鬼精義,在切忌發揮,亦即必須含蓄。蓋一加發揮,能使所搗之鬼分明,同時也生限制,故不如含蓄之深遠,而影響卻又因而模胡了。‘有一利必有一弊’,我之所謂‘有限’者以此。”為了說明搗鬼的效果“有限”,魯迅先生舉例說:

【“中華民國人的宣布罪狀大抵是十條,然而結果大抵是無效。古來盡多壞人,十條不過如此,想引人的注意以至活動是決不會的。駱賓王作《討武瞾檄》,那‘入宮見嫉,蛾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這幾句,恐怕是很費點心機的了,但相傳武后看到這里,不過微微一笑。是的,如此而已,又怎么樣呢?聲罪致討的明文,那力量往往遠不如交頭接耳的密語,因為一是分明,一是莫測的。我想假使當時駱賓王站在大眾之前,只是攢眉搖頭,連稱‘壞極壞極’,卻不說出其所謂壞的實例,恐怕那效力會在文章之上的罷。‘狂飆文豪’高長虹攻擊我時,說道劣跡多端,倘一發表,便即身敗名裂,而終于并不發表,是深得搗鬼正脈的”。

由此看來,那些把“消滅資本家私有制”歪曲為“消滅一切個人財產”的人,雖然繼承了蔣委員長的真傳,卻仍未得到“搗鬼正脈”,因為他們的歪曲一點也不含蓄,且發揮太過。發揮太過就會陷入謊言穿幫的境地:“因為一說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與行相對照”。

我歷來認為,馬克思主義者應當具有理論自信。為什么?因為長期以來的封殺和屏蔽一旦打破,馬克思主義將迅速傳播開去,那些搗鬼者就會原形畢露。魯迅說得好:“搗鬼有術,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來無有。”

借用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的話:為了拉攏人民,搗鬼者把diduan人群的乞食袋當做私有財產來揮舞。但是,每當人民跟著他們走的時候,都發現他們的臀部帶有高檔會所的VIP紋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注1:多年前,美國一位著名馬克思主義教授來鄙校學術訪問,與我有一次私人交流。他好奇地問我:“在貴校官方舉辦的馬克思主義學術活動中,為什么沒有你的名字?”我告訴他:“因為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他聽后愣了一下,接著發出了會心的大笑。

(2018年2月2日)

趙磊,察網專欄學者,西南財經大學《財經科學》常務副總編,博導,教授。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政經茶坊”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1802/40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