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這部影片所頌揚的歷史和傳遞的親美、親蔣精神并不是清華主流進步人士的歷史和精神,恰恰是清華主流進步人士長期與之斗爭并試圖徹底改造的東西。如清華朱自清教授拒絕吃美國食品,最后饑餓重病而死。從一二九運動中走出來、浴血奮戰、為中華民族探索出真正民族獨立解放道路的蔣南翔、熊向暉等志士,都比沈崇誨更具有代表性,更能代表民國時期進步清華學子的面貌與精神。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無問西東》成為近期媒體追捧的對象,據說是當年向清華大學百年校慶的獻禮。然而,許多清華校友并不買賬。

我們知道,清華大學的成立背景暗含美國對中國人的精神控制,即與生俱來帶有“買辦性”,對此,但凡是正常的中國人都會有所反思,乃至如被魯迅先生稱為“喪家的資本家的乏走狗”的梁實秋都對“清華是于恥辱的狀況和慚愧的心情中建立的”這一現象表示要有所“警惕、心寒、慚愧”。一百多年來,廣大清華進步學子和進步教授一直在同清華的“買辦性”做斗爭,由此產生了另一種可歌可泣的民族的、自強的、革命的清華精神,這與美國所希望塑造的親美、崇美、媚美、殖民地化的清華精神根本對立。

《無問西東》最讓許多清華校友失望的地方在于,影片濃墨重彩地渲染了后一種精神:美國大兵形象高大,協助清華愛國學子抗日,美國傳教士救助貧民,帶領中國窮苦孩子唱贊美詩后雨過天晴……清華愛國學子的報國途徑,無論精神上還是器物上,似乎都只有作為美國的跟隨者這一條路。

顯然,影片遺忘了清華的蔣南翔,遺忘了熊向暉,遺忘了姚依林,遺忘了宋平,更遺忘了屬于清華人主導的轟轟烈烈的一二九運動,遺忘了中國人自己獨立的抗戰和救國之路。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一、《無問西東》采用了國民黨編造的文宣

在遺忘大量清華進步人士和進步運動的同時,影片講述了一位國民黨富家子弟沈光耀在美國軍隊訓練下熱血報國的故事,突出了這位國民黨精英后人的出身優越,才智卓絕,憂國憂民,最后悲壯赴國難——撞擊日艦。影片中民國時代的畫面陽光、明亮,這與新中國的畫面陰暗、昏黃形成鮮明反差,似乎訴說著清華的靈魂在那動亂的時代。

沈光耀的原型是抗戰中犧牲的飛行員沈崇誨,清華校友,父親沈家彝先后擔任晚清刑部官吏和民國大法官,祖父沈味蘭為張之洞幕僚。

事實上,沈崇誨并沒有撞擊日艦,而是駕機“失蹤”在日軍當天的交戰記錄中,并無日艦被中國戰機撞擊的記載。從臺灣公布的抗戰史料來看,將沈崇誨列為失蹤人員,下落不明,可見國民黨軍方也不認可沈崇誨的撞機說。如今南京市政府官網的“抗戰英烈錄”提及沈崇誨時,已改變了撞擊敵艦說:

【“轟炸任務執行完畢后,904號機失蹤,事后判定為犧牲。沈崇誨犧牲之后,衍生出其駕駛飛機沖擊敵艦的傳說并且廣為人知。”】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沈崇誨駕機撞向日本“出云號”軍艦,是國民黨為提振士氣而編造的文宣。撞艦事跡被拍成《筧橋英烈傳》等電影,新聞報刊大量傳播,國軍高級將領白崇禧等多次引用,甚至在1960年寫進了臺灣的小學教材。直到2015年的民國空軍紀錄片《沖天》,仍然含混地敘述沈崇誨“撞擊”(而非撞沉)了“日本軍艦”(未提是出云艦)。

可見,沈崇誨在國民黨文宣中的地位,與黃繼光、邱少云、狼牙山五壯士、毛岸英等烈士在中共宣傳中的地位相似,其中重要的區別是,后者的故事都是真實發生、確切可考的,而前者則存在杜撰。但是,在今天的媒體報道中,沈崇誨被大肆宣傳鼓吹成“中華民族真正的精英”、“脊梁”,而邱少云等人的事跡不但長期被一些公知大V竭力否認,甚至扣上“掛爐烤鴨”、“烤肉”等名號予以謾罵戲謔。這些公知媒體,一碰上國民黨抗戰文宣,就失去平日所自我標榜的思想獨立之精神,其鮮明的政治立場和卑劣的學術品質令人嘆為觀止。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沈崇誨作為抗戰中犧牲的作戰人員,固然值得紀念。但把國民黨編造的文宣寫進清華校史,甚至拍進電影作為清華民國歷史的一個縮影廣為宣傳,也是對犧牲人員的一種抹黑和褻瀆。至于電影為什么要采用這一早被辟謠的國民黨文宣,恐怕與其想要傳達的“美國中心”、“精英至上”等中心思想有關。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二、《無問西東》所遮蔽的清華主流進步學子的歷史和精神

要真正反映民國時期清華學子所展現的思想獨立與民族大義,要宣傳清華學子為中華民族探索出路所做的貢獻,并非無人物可寫,也并非無重要運動可敘。只是如果照歷史真實去講述,恐怕總要點明中國共產黨人的貢獻,總要講透美國與國民黨對清華愛國學子和愛國運動的破壞性作用。這是否是《無問西東》所要回避的呢?

在美國的主導下,早期清華大學對于愛國學生運動的鎮壓是比較嚴厲的,像長期在清華的潘光旦就曾回憶說:

【學校與外交部主管人,在對付學生運動時,總是拿這一層來挾制積極參加運動的人,停止或延緩他們出洋的“權利”。這對學生運動無疑地起了有力的分化作用。例如1921年初,清華學生為了響應城內各大學的某一次運動,曾決定不出場應學期考試,稱為“同情罷考”,為此,1921與1922兩級學生都受到了緩一年出國的懲罰,即前者展緩到1922年秋,而后者到1923年秋,才許放洋。
《老清華》編輯組編,老清華,中國文史出版社,2016.03,第195頁】

清華大學開始跟上時代進步潮流是在1926年的“318慘案”,也就是魯迅先生《紀念劉和珍君》這一名篇當中寫的那件事。當年年底,成立了中國共產黨第一個清華支部。特別是在第三任黨委書記朱理治(察網專欄學者、社科院原副院長朱佳木的父親)的領導之下,清華大學的共產黨人不僅比較順利的戰勝了1927年的反革命風暴,而且成為重要的革命中心:

【朱理治一九二六年秋天進清華,一九二七年四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七月接任中共清華支部書記的職務,挑起了團結進步同學,領導清華學生運動的重擔。……當時正是李大釗同志被捕之后,北京黨組織第三次遭到大破壞。很多同志失去了組織關系,到清華來找朱理治等同志。清華的同志就把他們安排在清華工字廳后廳暫住。在清華同志的幫助下,這些同志安全地避開了反動派的追捕,并陸續與黨組織接上了關系,繼續投入了戰斗。
清華大學校史編寫組編著,清華大學校史稿,中華書局,1981年02月第1版,第92頁】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隨著日本侵華的擴大,榆關失守,接著是熱河被日軍占領,平津告急,塘沽協定等一連串喪權辱國的事情發生,清華學生中要求進步的人逐漸增多,學生中愛國抗日的思潮明顯上升。中共清華支部的活動也隨之擴展,以擴大進步思想的傳播,蔣南翔是其中的活躍分子。國民黨當局對學生活動的鎮壓日趨嚴厲。1935年1月,在清華大學接連發生了兩次軍警逮捕進步學生事件,先后有30多人無故被逮捕,當時的黨支部書記何鳳元也在被捕之列。在清華的黨組織在兩次大逮捕之后遭到破壞,一時間白色恐怖籠罩清華園。

但是,以蔣南翔為代表的清華進步學子,不畏強權,繼續擴大共產黨在清華的影響力。蔣南翔被選為《清華周刊》總編輯,姚依林、楊述、蔣弗華、呂風章、孫蘭、吳承明等進步學子均在《清華周刊》參加工作。他們借助《清華周刊》這個輿論陣地,宣傳革命與抗日,揭露親日派的賣國行徑,才有了后續轟轟烈烈的一二九運動,有了那封熱血的《清華大學救國會告全國民眾書》,激烈痛斥國民黨政權的腐朽軟弱,高振血喉呼吁中國人“自己保衛自己的民族”

【華北自古是中原之地,現在,眼見華北的主權,也要繼東三省熱河之后而斷送了!
這是明明白白的事實,目前我們“友邦”所要求我們的,更要比二十一條厲害百倍;而舉國上下,對此卻不見動靜。回看一下十六年前偉大的“五四”運動,我們真慚愧:在危機日見嚴重的關頭,不能為時代負起應負的使命,輕信了領導著現社會的一些名流、學者、要人們的甜言蜜語,誤認為學生的本份僅在死讀書,迷信著當國者的 “自有辦法”,幾年以來,只被安排在“讀經”“尊孔”“禮義廉恥”的空氣下摸索,癡待著“民族復興”的“奇跡”! 現在,一切幻想,都給鐵的事實粉碎了! “安心讀書”嗎?華北之大,已經安放不得一張平靜的書桌了!
……我們要高振血喉,向全國民眾大聲疾呼:中國是全國民眾的中國,全國民眾,人人都應負起保衛中國民族的責任!起來吧,水深火熱中的關東同胞和登俎就割的華北大眾,我們已是被遺棄了的無依無靠的難民,只有抗爭是我們死里逃生的唯一出路。我們的目標是同一的:自己起來保衛自己的民族。我們的胸懷是光榮的:要以血肉頭顱換取我們的自由。】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如果說五四運動的中心是北大,那么一二九運動的中心就是清華,許多著名的運動領導都是清華大學的學生或者清華大學出身。最為典型的一個例子是,當時清華大學駐學聯代表姚依林后來在新中國曾經擔任政治局常委的職務。此時的清華已經站到了時代的最前沿。對于清華一二九運動,毛澤東予以高度評價:

【一二九運動是動員全民族抗戰的運動,它準備了抗戰的思想,準備了抗戰的人心,準備了抗戰的干部。(《毛澤東文集》第二卷,251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

當然,一二九運動遭到了國民黨政權的殘酷鎮壓,其對于參加運動的愛國學生要比北洋軍閥時代采取推遲留洋的手段兇殘得多。當愛國學生同意在1936年的2月29日進行期末考試補考時,國民黨當局竟然進行了大逮捕:在開始考試的第一天,就有500多名憲兵和警察進行拂曉襲擊,參加抗日愛國運動的學生首腦。姚依林等人紛紛被逮捕。但是,學生們很快把這些首領營救了出來,還砸爛了企圖裝載被捕學生的卡車。隨后國民黨當局宣稱“共產黨在清華舉行大暴動”,派出了數千軍隊武裝包圍清華大學。雖然主要領導學生運動的都已經提前離開,但是還是有20多名愛國同學被捕。此后,清華大學的抗日愛國運動被迫轉入地下。

“一二九”運動時的清華救國會主席黃誠烈士的經歷很大程度上體現了那個年代愛國者遭遇。其在愛國運動中總是站在戰斗最前列,曾經擔任過清華大學抗日游行隊伍的領隊。但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他被清華校方開除,不得不轉入中國學院。抗戰爆發后,黃誠參加了新四軍,不久擔任了新四軍政治部秘書長。后來他在皖南事變當中,被國民黨當局逮捕,先是囚禁在上饒集中營,隨后于1942年被國民黨當局殺害,年僅27歲。

從一二九運動中走出來、浴血奮戰、為中華民族探索出真正民族獨立解放道路的蔣南翔、熊向暉等志士,都比沈崇誨更具有代表性,他們敢于反抗代表腐朽勢力的國民黨政權,更能代表民國時期進步清華學子的面貌與精神。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三、被《無問西東》所遮蔽的清華進步教師的歷史和精神

逐漸認清蔣介石和美國政府的真實面目后,許多有骨氣和尊嚴的清華進步教師,都強烈批評國民黨和美國政府。

清華大學教授聞一多在歷史上曾一度跟國民黨走得很近,西安事變之后還強烈譴責張學良扣押蔣介石,更是在上毛詩時公開批評一些學生希望公審蔣介石的意見是“禍國殃民”。但是,經歷了八年抗戰期間蔣介石當局消極抗日積極反共,乃至在抗戰之后大肆向美國出賣國家主權的一系列現實,最終使尚有愛國之心的聞一多明白了誰才代表中國發展方向,成了一個著名的愛國民主人士,并在西南聯大解散前夕被蔣介石當局的特務殺害。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無問西東》渲染空投美國食品拯救中國饑民,把這當做清華精神,但是,反映真正清華精神的朱自清教授(清華大學中文系主任),卻拒絕吃美國食品,最后饑餓重病而死。

抗戰勝利后,蔣介石和美國堅持扶日、反共、發起內戰的政策,讓朱自清看清其反中華民族的本質。1946年10月,朱自清身患重病,卻毅然決然簽名《抗議美國扶日政策并拒絕領取美援面粉宣言》,并囑告家人不買配售面粉,始終保持著一個正直的愛國知識分子的氣節和情操。

聲明是這樣的:

【為反對美國政府的扶日政策,為抗議上海美國總領事卡寶德和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對中國人民的誣蔑和侮辱,為表示中國人民的尊嚴和氣節,我們斷然拒絕美國具有收買靈魂性質的一切施舍物資,無論是購買的或給與的。下列同人同意拒絕購買美援平價面粉,一致退還購物證,特此聲明。
三十七年六月十七日】

朱自清這天還在日記里記了這件事:

【6月18日,此事每月須損失600萬法幣,影響家中甚大,但余仍定簽名。因余等既反美扶日,自應直接由己身做起。】

不止如此,在逝世前一天,他還告訴他夫人:

“有一件事得記住,我是在拒絕美援面粉的文件上簽過名的!”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這才是清華民國進步教師的典型和代表,是中華民族永不屈服的脊梁。毛澤東評價道“應當寫聞一多頌,寫朱自清頌”:

【"我們中國人是有骨氣的。許多曾經是自由主義者或民主個人主義者的人們,在美國帝國主義者及其走狗國民黨反動派面前站起來了。”

四、《無問西東》的清華精神與歷史相去太遠

可見,這部影片所頌揚的歷史和傳遞的精神并不是清華主流進步人士的歷史和精神,恰恰是清華主流進步人士長期與之斗爭并試圖徹底改造的東西。

清華有著“梅貽琦傳統”和“蔣南翔傳統”。現在清華對梅貽琦傳統的繼承,絕不是對買辦性的繼承。在梅貽琦時代,也涌現了聞一多、朱自清等有脊梁的教師,清華之所以帶有的一定的買辦性,主要是民國時期蔣介石政權的腐朽與親美造成的,這種買辦性恐怕也非梅貽琦本人所樂見。國難當頭之際,對于蔣介石政權對愛國運動的殘酷鎮壓和對日軟弱,梅貽琦也難以茍同。《無問西東》極力向美國和民國國民黨政權獻媚示好,既是對“蔣南翔傳統”的背叛,也與“梅貽琦傳統”的精髓部分格格不入。

作為清華學子精神領袖式人物的蔣南翔校長在 1964 年總結說:

【解放以后,清華大學經過思想改造運動、院系調整和一系列的教育改革,本身已經發生了深刻的革命和根本性的變化。一所打著國恥烙印、適應美帝國主義需要的封建買辦的貴族化學校,一所親美、崇美、媚美的典型的資產階級大學,終于按照不可抗拒的社會發展規律和歷史進程,演變和發展成為一所適應祖國建設需要的社會主義的大學。
舊中國變成了新中國,舊清華變成了新清華,舊的資產階級體育家變成了新的積極為社會主義服務的人民體育家。
(蔣南翔,“祝馬約翰教授在清華服務五十年”,原載《新清華》687 期)】

《無問西東》為何不講清華真正的脊梁?——被其遮蔽的清華歷史與精神

改造舊清華所帶有的一定的依附性、買辦性的錯誤傳統,一直是蔣南翔校長的主要任務。1952年12月31日,蔣南翔在清華教職員工及學生代表歡迎他就任清華校長的會上,開明宗義地道出了自己主政清華的綱領:

“清華大學當前迫切的任務是要深入教育改革,破除英美資產階級的舊教育傳統,逐步地把自己改造成為社會主義的新型工業大學。要做到這一點,當然必須經過艱巨復雜的斗爭。”
(《蔣南翔文集》上卷第433頁,清華大學出版社1998年4月)

改造并不是全盤否定舊清華,蔣南翔校長也指出,對舊清華好的一面要批判性地繼承:

【1952年,我們沒有經驗,向蘇聯學習是必要的。過去沒有生產實習,沒有專業課,我們用蘇聯的一套來代替美國的一套,特別是清除了親美、崇美、媚美心理,改變了殖民地教育的落后狀態,應該說是一個進步。……我們也不否認舊清華在嚴格要求等技術方面有可取的地方,要批判地加以繼承,但說新清華不如舊清華,這是不公正的,不符合實際的。
(1965年在清華大學新年動員大會上的報告《在重要的一年打好重要的一仗》)】

一部清華史,是清華進步學子和教師與買辦勢力斗爭的歷史。

應該說,清華大學直到新中國成立以后,蔣南翔擔任校長和黨委書記,提出了著名的“又紅又專”這一教育原則,才根本上改變了清華大學親美、崇美、媚美的風氣,“改變了殖民地教育的落后狀態”,成為了國人普遍向往的神圣之地。也是在這一時期,清華大學相繼創辦了原子能、自動控制等新興學科,成為推動中國高科技與工業化的排頭兵。

而《無問西東》采用國民黨文宣,把民國時期清華愛國學子的主流形象悉數隱去了,把宋平、熊向暉、蔣南翔、姚依林等人都隱去了,既無助于幫助國民黨總結失敗教訓,也無助于清華大學回顧過往百年風云,更無助于我們民族梳理歷史向前進步而不是倒退。其作用只能是制造一段歷史迷夢,供民國精英懷念逝去的“黃金時代”,最多捎帶著洗腦出若干美分與國粉。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politics/201801/40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