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橋》和三艘郵輪的不同命運

而在21世紀20年代的今天,在所謂的“民主國家”美國、英國日本,在對待“鉆石公主”號郵輪上面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態度上,是在把40多年前的故事片中的卡桑德拉大橋的悲劇故事變成現實,原來一直來標榜“人權高于主權”的西方國家是這樣對待民眾的最基本的人權——生存權的,倒是西方國家心目中的“專制國家”中國和并非屬于西方國家朋友圈的柬埔寨用人道主義對待“歌詩達賽琳娜號”郵輪和被泰國、日本、菲律賓等國家和關島地區等多地禁止停靠的“威士特丹”號郵輪上的游客,對比鮮明,高下立見。

【本文是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卡桑德拉大橋》是由科斯馬圖斯執導,科斯馬圖斯、科斯馬圖斯、索菲婭·羅蘭等出演的災難片。該片于1976年12月18日在意大利上映。

該片講述火車上被恐怖分子感染了致命瘟疫,車上的乘客聯合起來對抗有關方面的封鎖的故事 。

千鈞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橋》和三艘郵輪的不同命運

兩名國際恐怖分子闖進了日內瓦的國際衛生組織總部,欲實施恐怖襲擊,受到了保安人員的阻擊。在追捕過程中,警員不小心將實驗室內的玻璃瓶打破,瓶內含有病毒的液體濺到兩人身上,兩人都被致命病毒所感染,一人當場被擒,不久腐爛而死;另一人逃竄到一列開往斯特哥爾摩的列車上。這種病毒傳播速度非常快,而且具有40%的死亡率,不久整列火車上許多乘客都被傳染。有關當局為了控制局面,對列車進行嚴密監控,不許所有乘客下車、不許列車在任何車站停留,將所有車窗封閉。為了掩飾和消滅病毒,最后國際警局意圖將列車引向危橋的卡桑德拉大橋給毀掉,該橋根本無法承受列車的重量。

國際衛生實驗室的一名醫生發現高濃度氧氣可能會殺死病毒,車上的科學家也發現用氧氣可以治愈被感染的人,可是當局并不相信,仍然一意孤行任由列車駛向大橋。為了生存,列車上的乘客聯合起來用武力反抗,和控制列車的武裝人員展開了對列車的爭奪權。在同火車上的軍隊進行過一番交火后,終于將火車分成兩節,前面的一節火車在過橋時墜橋爆炸,后面的一節則平安停了下來,最終大多數旅客絕處逢生。

這是故事片的情節,但是與“鉆石公主號”郵輪的真實經歷多多少少有些相似之處。

1月20日,“鉆石公主”號郵輪從日本橫濱出發。本次“鉆石公主號”的旅游航程名稱是“初春的東南亞大航海16天”。

“鉆石公主”號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華郵輪之一,堪稱一座移動的海上五星級酒店。

此次“鉆石公主號”郵輪搭載有2666名來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其中近一半為日本公民、美國公民數量排名第二,達到428人,請記住這兩個數字)及1045名船員,總人數達到3711人,涉及到56個國家和地區(船上一共有312名中國人,其中261人來自香港、25人來自臺灣,21人來自中國內地)。

雖然“鉆石公主”號母港是橫濱,但這艘船的船籍是百慕大(英國海外領地),船長是英國人,隸屬于美國嘉年華集團。

所以,這艘船的身份比較特殊——理論上英美兩國都擁有對郵輪的管轄權(相當于船是英國的,但是這艘船又給美國公司打工),而郵輪的目的停靠地恰恰又是日本,而日本偏偏對這艘郵輪沒有管轄權——雖然這艘郵輪上日本公民最多。

就這么一條郵輪陰差陽錯牽扯英美日三國的關系的郵輪偏偏遇上了大麻煩。

1月25日,郵輪上一名80歲的乘客在香港下船,隨后出現發燒癥狀,2月1日病毒檢測呈陽性,確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日本首先是緊急找英美兩國協商處理辦法,但是英國卻裝聾作啞。

一開始美國政府對日本緊急協商要求不做回應。一直拖到2月7日才對外表示正與日本政府進行協商,打算利用駐日軍事基地撤離美國公民

而無論是東京還是橫濱根本就沒有可以隔離3711人的場所。

最后日本做出了一個決定——鉆石公主號郵輪不允許靠岸!

所有的乘客與船員必須在郵輪上隔離14天并且檢疫安全后才能上岸!

千鈞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橋》和三艘郵輪的不同命運

2月5日,日本政府派遣醫療人員上船對乘客開始檢測,然后,一天的時間僅僅檢測了80人!

截至2月10日,日本官方僅對船上 3700 多名乘客中的 439 人進行了冠狀病毒檢測,并抱怨檢測用品短缺。

如果日本調集全國公有(NIID國立傳染病研究所)和私有檢測機構,加班加點的話,即使只有中國同行一半的效率,兩天就能完成檢測(一天1600人)。

但厚生勞動省考慮的是錢,私人機構要價不菲,制定這樣一個計劃,涉及到撥款程序、批準程序……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也表示:對全員進行檢測非常困難。

日本神戶大學傳染學教授巖田健太郎2月18日登上了鉆石公主號開始檢疫工作,據巖田教授稱,船上情況堪稱悲慘。

船上不僅沒有一個真正的傳染病專家負責,而且根本沒有做至關重要的分區管理,疑似患者與普通人群混居在一起,患者還可以隨意走動,這種情況即使是巖田教授這種參加過非典與埃博拉疫情防控的專家也感到恐懼。

千鈞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橋》和三艘郵輪的不同命運

最后巖田教授向厚生省官員提出質疑之后也被趕下了船。

用我們國內某些人的話說,巖田教授應該約等于“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吹哨者”吧。結果讓他滾蛋。

2月15日確診患者才67人;

2月17日飆升到355個;

2月18日達到542人;

2月19日則達到621人。

四天以后幾乎是一開始的十倍。

美國是船老板,船上還有428名美國人,但美國政府前期不管不問,直到2月18日才表示要派包機來接人,但是只接沒病的美國人,不但對其他國家的乘客撒手不管,還把幾十個美國病人扔給日本來處理。

英國佬前期一聲不吭,直到2月18日才宣布派包機接回船上的78名英國公民。

倒是我們大使館人員在第一時間核實船上中國同胞情況,與滯留在“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14名中國旅客(12名為香港居民,2名為澳門居民)取得聯系,不但幫助他們與家人傳遞信息,還了解他們的需求,并且盡量幫助解決。

當時他們中有些人年事較高,乘坐郵輪時并未攜帶大量平日所需的藥物,如降壓藥、心臟病藥、糖尿病藥、抗凝藥等,突發的疫情讓他們處于隔離狀態,日常藥物也都基本用完。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收到他們的求助信息之后連夜緊急協調,及時將藥品送達同胞手中。

2月12日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收到來自“鉆石公主”號郵輪上港澳同胞的感謝信。

千鈞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橋》和三艘郵輪的不同命運

港澳同胞在信中表示:“感謝你們為我們做出的一切努力!感謝偉大的祖國!我們為身為中國人而感到自豪,因為在國外遇到困難時有我們強大祖國的支持。祝愿我們偉大的祖國繁榮昌盛!”

《卡桑德拉大橋》是故事片,該片于1976年12月18日在意大利上映。也就是說,即使是真有其事,也是40多年前的事情了,而令人唏噓的是,與影片《卡桑德拉大橋》的故事相類似的事件竟然發生在21世紀20年代的文明時代里的三個所謂的“民主國家”里面。在這里,不用我多說,相信人們可以對此作出是非判斷了。

那么,西方國家以及我們國內的自由派公知心目中的“專制國家”又是怎么樣對待類似事件的呢?

除了中國對“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中國同胞的熱情幫助以外,還有兩艘郵輪的經歷也非常耐人尋味。

早些時候,一艘同樣隸屬于美國一集團旗下的載有4800游客和船員的“歌詩達賽琳娜號”郵輪停靠天津港。當時也正值武漢疫情爆發。天津方面在郵輪一靠岸,工作人員立刻登船檢測,從凌晨5點一直干到晚上11點左右結束,18個小時完成4800人檢疫工作,一共篩查出17名發熱疑似患者,然后對疑似患者與密切接觸者提供酒店食宿單獨隔離觀察。一天之內,對郵輪4800名人員就完成檢疫、登岸、隔離所有工作。一切井然有序,波瀾不驚。

又據中新網2月14日電, 據美聯社報道,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載有逾2200名乘客的“威士特丹”號郵輪接連被多個國家和地區禁止停靠。在海上漂泊多日后,乘客們終于在當地時間14日在柬埔寨靠岸下船。

13日,柬埔寨首相洪森同意這艘被泰國、日本、菲律賓等多地禁止停靠的“威士特丹”號郵輪在柬埔寨靠岸。

據美聯社報道,在柬埔寨允許“威士特丹”號停靠西哈努克港后,2月14日,郵輪上的乘客終于上岸了。柬埔寨首相洪森親自迎接,并向他們獻上鮮花和擁抱。

千鈞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橋》和三艘郵輪的不同命運

一名來自佛羅里達的美國乘客則感嘆,只有柬埔寨愿意接受他們,“即使是美國的關島也不讓我們登陸,但柬埔寨卻這么做了,這太棒了。”

眾所周知,由于柬埔寨與中國的友好關系,西方國家在以所謂的“普世價值”劃分“正義”與“邪惡”的時候,是把柬埔寨劃入另冊的,西哈努克時期的柬埔寨就不用說了,由于柬埔寨現任首相洪深一直來奉行的親華政策,美國一直想通過干涉內政的方式在柬埔寨培植代理人來替代洪深,

柬埔寨政府強調,美國干涉柬埔寨內政,才是真正摧毀國家民主進程的主因。而美國駐柬埔寨大使威廉·海特拒絕柬埔寨政府指控美國干涉內政,認為這是“不準確、誤導和毫無根據”。

千鈞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橋》和三艘郵輪的不同命運

圖為政府發言人和洪森總理辦公廳高級官員隨即做出回應,打臉美國駐柬大使。

記得前些天,在武漢封城以后,美國一方面撤走美國僑民和使領館人員,制造恐慌,另一方面美國的媒體攻擊武漢的封城是“侵犯人權”。

而在21世紀20年代的今天,在所謂的“民主國家”美國、英國日本,在對待“鉆石公主”號郵輪上面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態度上,是在把40多年前的故事片中的卡桑德拉大橋的悲劇故事變成現實,原來一直來標榜“人權高于主權”的西方國家是這樣對待民眾的最基本的人權——生存權的,倒是西方國家心目中的“專制國家”中國和并非屬于西方國家朋友圈的柬埔寨用人道主義對待“歌詩達賽琳娜號”郵輪和被泰國、日本、菲律賓等國家和關島地區等多地禁止停靠的“威士特丹”號郵輪上的游客,對比鮮明,高下立見。

這恐怕是西方國家無恥的自我標榜以及我們國內的自由派公知使盡渾身解數也無法粉飾和掩蓋得了的。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千鈞棒:影片《卡桑德拉大橋》和三艘郵輪的不同命運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history/202002/55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