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棒:抗疫斗爭與70年前的抗美援朝

在建國初期的那種對社會主義中國嚴重不利的的情況下,國內敵對勢力希望出現的所謂的“自由世界在中國獲得勝利”都沒有能夠出現,而現在,一小撮人的“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的夢想能夠實現嗎?!

【本文為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千鈞棒:抗疫斗爭與70年前的抗美援朝

歷史總是會出現很多驚人地相似的地方。

公元2020年春,在黨中央的領導下,中國打響了防控新冠病毒肺炎的全國性的人民戰爭,而70年前的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美國武裝干涉,于是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打響抗美援朝戰爭第一槍。

將2020年的抗疫“戰爭”和70年前的1950年的抗美援朝戰爭打響前后的國際國內形勢進行對比,非常耐人尋味。

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6月27日,美國政府宣布出兵朝鮮,實行武裝干涉,發動對朝鮮的全面戰爭,并派遣海軍第七艦隊入侵臺灣海峽,“阻止對臺灣的任何進攻”,公然干涉中國內政。隨后,美國操縱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使其入侵朝鮮“合法化”。侵朝美軍不顧中國政府的多次警告,越過“三八線”,直逼中朝邊境的鴨綠江和圖門江,并轟炸中國東北邊境的城市和鄉村,直接威脅到新中國的國家安全。

面對美國侵略軍的大舉進犯,應朝鮮勞動黨和政府的請求,黨中央和毛澤東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重大歷史性決策。10月25日,志愿軍打響入朝后的第一仗,拉開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帷幕。這一天后來被定為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紀念日。

從1950年10月25日到1951年6月10日,中國人民志愿軍連續發起五次大規模戰役,五戰五捷,共殲敵23萬余人,從根本上改變了朝鮮戰爭的形勢,把戰線穩定在敵人發動戰爭的三八線附近地區。

最近幾天,重新看了電視劇《特赦1959》,聯系到功德林戰犯管理所里面那些國民黨戰犯在朝鮮戰爭爆發后一下子的反應和當時國內的國民黨殘余勢力、政治土匪和反革命勢力的反應,對比在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斗爭中社會上出現的另外一種“疫情”,非常耐人尋味。

下面分別進行對比:

一、國際形勢方面。

新中國成立以后尤其是朝鮮戰爭以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采取政治上敵視、外交上孤立、經濟上封鎖的政策。

自巴黎統籌委員會(簡稱巴統)1950年1月1日成立至1953年,便由最初的美、英、法、意等七國發展成為包括加拿大、西德和日本在內的15個成員國。其意圖很明確,就是以美國政府為首,聯合西歐國家對社會主義國家的一種禁運政策,其根本目的是防止和限制西方的戰略物質、高技術及產品流向社會主義國家,這些國家就包括蘇聯、東歐國家以及中國。

自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巴統開始正式將中國列入禁運國家之列。1952年,巴統組織在亞洲的分支機構“中國委員會”成立,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日本為其成員國,專門實施針對中國和朝鮮的禁運政策。在這段時間里,這些禁運要比蘇聯和東歐國家的禁運還要嚴厲得多。禁運清單內的三類物品,甚至連根本不屬于巴統貿易管制范圍內的207種物品不分級別一律對中國實行禁運,“中國差別問題”便由此而來。 一段時間內,中國甚至無法從西歐國家進口必要的藥品,而西方國家對于藥品的出口限制直接導致了大批中國病人的死亡。

與當年美國于新中國成立初期在科技水平方面“以高壓低”不同的是,美國現在實行的是另外一種封鎖,一方面企圖通過貿易戰迫使中國放棄“中國制造2025”的發展計劃,另一方面想通過糾集“新八國聯軍”打壓華為,扼殺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空間,是“阻礙超越”和“以低阻高”。當時美國的確能夠糾集了16個國家入侵朝鮮和讓“巴統”封鎖中國,而現在,在打壓華為方面,連美國的盟友英國和德國都不大愿意完全按照美國的指揮棒轉。

與新中國成立初期美國迫使一部分國家對中國實行外交上的孤立相似的是,美國不管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再說明以及美國本身的流感目前造成的危害性更加大的實際情況,帶頭制造恐慌,企圖借新冠肺炎疫情迫使制造業回流美國,并且利用各國對疫情的恐慌破壞各國與中國建立的貿易關系,打擊中國的經濟,以收到貿易戰達不到的目的。不同的是,由于世界各國與中國經濟發展的緊密聯系,美國的企圖不像當年朝鮮戰爭時期那么容易實現,從最近世界各國期待中國迅速恢復生產就可以看出世界經濟與中國經濟的相互依賴的程度。

與新中國成立初期美國對新中國的政治上的敵視相同的是,盡管美國國內有矛盾,但是在敵視和對付中國方面,美國兩黨高度一致,朝野高度一致。在中國方面,當年是中蘇友好,現在是中俄友好,不同的是中國和俄羅斯掉換了位置,以及當年是以意識形態劃分陣營,決定國家關系,而現在是各國在與中國的關系上以國家利益為出發點,意識形態色彩不明顯或者說不起決定性作用。

與新中國成立初期美國與中國的綜合國力對比的情況看,美國依然是那個美國,依然占優勢,但是中國早已不是當年的中國,綜合國力直逼美國,加上中俄兩國的背靠背和法國的騎墻,即使是美英法一個鼻孔出氣,也基本上形成一種均勢。

二、國內形勢方面。

1950年,在中國大陸,鎮反、土改和抗美援朝相繼進行。

新中國建國伊始,黨面臨著很多困難和嚴峻考驗。軍事上,國民黨還有上百萬軍隊在負隅頑抗。經濟上,所繼承的是一個十分落后的千瘡百孔的爛攤子。國際上,美國拒絕承認并竭力阻撓其他國家承認新中國,阻撓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對新中國實行政治孤立、經濟封鎖和軍事包圍的政策。此外,黨也面臨著因革命勝利而可能滋長的驕傲自滿、享樂腐化等腐朽思想的侵蝕。

國民黨敗逃臺灣后,在大陸留下一大批特務、土匪、惡霸、反動黨團骨干分子、反動會道門頭子等反革命分子。他們進行種種破壞活動,如炸毀工礦、鐵路、橋梁,燒毀倉庫,搶劫物資,殺害干部,妄圖顛覆新生的人民政權。特別是朝鮮戰爭爆發后,他們認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蔣介石即將反攻大陸”。因此,反革命氣焰更加囂張。

據統計,從1950年春天到秋天的半年多時間內,新解放地區就有四萬多干部和群眾積極分子遭到反革命分子的殺害。為了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穩定社會生活秩序,1950年3月,中共中央發出《關于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各地開始對從事反革命破壞活動的各類反革命分子嚴加清查。同年10月,鑒于朝鮮戰爭爆發后,美國把戰火燒到中國的大門口,國內反革命分子的氣焰更加囂張,加緊進行破壞活動,中共中央再次發出《關于鎮壓反革命活動的指示》,強調“必須鎮壓一切反革命活動,嚴厲懲罰一切勾結帝國主義,背叛祖國,反對人民民主事業的國民黨反革命戰爭罪犯和其他怙惡不悛的反革命首要分子”,必須對于一切“繼續進行反革命活動”的分子,“予以嚴厲制裁”。

由于鎮反運動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捕殺地方惡霸,以及懲處那些歷史上曾經危害共產黨人的分子為重點,間接取締打擊任何可能結成團伙的社會黑惡勢力,藉以發動社會上的積極分子,組成聯防及居民治安小組,因此也就不可避免地大大加強了社會的治安力量,極大地降低了刑事案件的發案率。

解放前,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舊中國,仍維持封建土地制度,占農村人口不到百分之五的地主、富農,占有百分之五十的土地。他們憑借占有的土地,殘酷剝削和壓迫農民。而占農村人口百分之九十的貧農、雇農和中農,卻只占有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土地。他們終年辛勤勞動,受盡剝削,生活不得溫飽。這種封建土地制度嚴重阻礙農村經濟和中國社會的發展。他們十分悲慘,新中國成立后,占全國三億多人口的新解放區還沒有進行土地改革,廣大農民迫切要求進行土地改革,獲得土地。

1950年6月30日,中央人民政府根據全國解放后的新情況,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它規定廢除地主階級封建剝削的土地所有制,實行農民的土地所有制。同年起,沒收地主的土地,分給無地或少地的農民耕種,同時也分給地主應得的一份,讓他們自己耕種,自食其力,借以解放農村生產力,發展農業生產,為新中國的工業化開辟道路。規定了沒收、征收和分配土地的原則和辦法。

就是在這個國內外階級斗爭白熱化的歷史背景下,國內的社會上出現了恐美、崇美、親美的思潮。

解放戰爭結束后,不少戰場上被俘的國民黨高級將領被送往北京功德林監獄接受改造。在這上百名戰犯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內心是不服氣的,他們想不通兵力和武器都占優勢的國軍為何在戰場上敗得如此徹底,有人怪上級瞎指揮;有人怪友軍不支援;有人怪后勤沒跟上;還有人怪解放軍不按常理出牌,不等國軍展開就下手;總而言之,就是自己輸的窩囊,解放軍贏得僥幸。

最初得知朝鮮戰爭爆發時,很多戰犯其實是有看熱鬧心態的,個別反動的戰犯還在幻想什么美軍戰勝,世界大變這種美夢。

他們也很想看看,打敗自己的這支軍隊跟當時世界上最現代化的美軍交手又是一個怎樣的狀態。由于國民黨軍高官中不乏曾與美軍打過交道的,因此普遍不看好志愿軍能夠獲勝。

這些人認為志愿軍的武器連國民黨中央軍都不如,和美軍那就更沒法比了,在他們看來,志愿軍在這場戰爭中沒有絲毫取勝的可能,然而抗美援朝戰爭的進程卻讓他們大跌眼鏡。云山一戰,美軍老牌的騎1師第8團被打殘,志愿軍對美軍首戰獲勝。接著志愿軍在長津湖重創了美軍最精銳的陸戰第1師并全殲了陸7師所屬的北極熊團;在清川江,志愿軍又重創了美軍第2師,并迫降了美軍24師的1個建制連隊,還順手打殘了土耳其旅。

志愿軍入朝后的三次戰役取得全勝,總共殲敵約7萬人,將麥克阿瑟完全打懵了。

其實,別說是那些思想和立場尚未轉變的國民黨戰犯,就算是我們黨和政府的高層里面,一開始對于抗美援朝是否應該進行也有不同看法,當然里面有新中國剛剛成立,需要休養生息,盡量避免戰爭,專心致志搞建設的考慮,同時對挾二戰大勝余威并且擁有原子彈的美軍,還是有一定的顧慮的。這就是所謂的“恐美”。至于社會上就更加不用說了。

新中國各級政權建立起來后,還面臨著這樣一個難題:國民黨時期留下的1000萬軍政人員怎么辦?毛主席以其偉大心胸和氣魄,大手一揮作出決定:“包起來”。所謂“包起來”,就是對這1000萬人都要給飯吃,給出路。對原國民黨的黨政人員,安排了一部分留在各級人民政權當中當干部,一部分安排到參議部門中去,有的根據自己的意愿安排去教學,有的則干脆養起來。對原國民黨軍隊人員,則通過逐步整編,安排到中國人民解放軍各部隊中去。是軍官的,大體仍然按原有的級別安排。

也就是說,不但1000萬軍政人員,其他公、教人員也很多是留用人員,他們的大部分時間是在舊中國度過的,思想上難免打上舊中國的烙印,即使是曾經同情支持過共產黨的民主人士,其中一部分人也難免對美國比較崇拜,他們也許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是值得肯定和推崇的,只不過在支持蔣介石獨裁和打內戰這方面做錯了,在面臨中美軍事對抗的情況下,他們中的一部分人也許是并不贊同和美國反目成仇的。這就是所謂的“崇美”。

最后一種就是親美,由于對美國政府扶蔣反共政策的認同,凡是懷念舊中國蔣介石國民政府和仇恨新中國的人士,就必然的會不但希望美國能夠打敗中國,而且會把朝鮮戰爭作為他們翻盤的絕好時機,于是才會出現國民黨殘余勢力、特務、土匪、惡霸、反動黨團骨干分子、反動會道門頭子等反革命分子瘋狂進行進行種種破壞活動,妄圖顛覆新生的人民政權的舉動。

與朝鮮戰爭期間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這次的疫情中。

由于美國的步步緊迫,經濟上打壓和政治上顛覆的雙管齊下,并且利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之機,國內的崇美、親美、恐美思潮再度沉渣泛起,并且企圖借助外部勢力的支持,扭轉中國的前進方向。進則在中國推動顏色革命,退則起碼趁疫情之機搞亂中國。

出于對國家的長遠利益和全局利益的考慮,面對美國挑起的貿易戰,中國在堅守底線,堅決反擊的基礎上,在美方的立場有所松動的時候,我們也同時有所妥協,這是必要的。但是在自由派的煽風點火之下,社會上也相應再度產生了“恐美”、“崇美”思潮,有些人希望在中美兩國在貿易戰達成妥協以后別再刺激和得罪美國,甚至是應該繼續讓步,甚至是按照美國的要求全面私有化。他們不顧事實,夸大美國對中國抗擊疫情的所謂的“援助”及其作用,為美國對疫情的落井下石行為百般辯護,咒罵實事求是反映真實情況的外交部發言人,并且在“謠言”問題上奉行雙重標準,自由派中的一些人利用李文亮事件企圖綁架輿論迫使政府為謠言松綁,但是又同時為警察拘留發布涉美不實信息的人員叫好。這樣做的有兩種人,一是受到長期洗腦的西化派,他們罔顧事實,本能地站在美國的立場上說話,二是與境外敵對勢力互相勾結的國內敵對勢力,所做的一切,是為實現他們的政治目的服務的。

另外一種就是所謂的“親美”,在這里的“親美”已經不僅僅是感情上的對美國的親近,而是在行動上的對美國共和黨在經濟上迫使中國屈服和美國民主黨的繼續在中國推動顏色革命的戰略配合。

其實這部分人在美國策動和操縱香港動亂的時候就蠢蠢欲動,只不過找不到合適的突破口,沒有地方下蛆,這次他們利用民眾對李文亮等人的肯定和懷念以及對湖北省和武漢市的相關官員的不作為或者是失職引起的民眾不滿,造謠惑眾煽風點火,妄圖讓疫情產生蝴蝶效應,成為在中國內地復制香港動亂的導火索。跟朝鮮戰爭爆發時的國內反革命勢力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蔣介石即將反攻大陸”、“自由世界必將在中國獲得勝利”等的叫囂相類似,一小撮人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公知許xx攻擊疫情爆發是由于“組織性失序”、“制度性無能”,并且叫囂“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敗象已現,倒計時開始,立憲時刻將至”、“人人向不義咆哮,個個為正義將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齊齊用力、用心、用命,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

活脫脫的朝鮮戰爭爆發時的國內敵對勢力叫囂的翻版。

從總體上說,美國主動挑起的貿易戰以及繼續在中國推動顏色革命,與當年美國發動朝鮮戰爭很相似,所不同的是當年美國侵略朝鮮是希望首先占領全朝鮮半島,然后才威脅中國,而目前則是以非軍事手段或者說以軍事威脅為輔的直接對中國的政治體制和經濟體制的改變達到讓中國四分五裂或者是變成美國的附庸的目的。

在中國國內,自由派人士的紛紛粉墨登場尤其是第五縱隊發起的猖狂進攻跟建國初期出現的國民黨殘余勢力、特務、土匪、惡霸、反動黨團骨干分子、反動會道門頭子等反革命分子瘋狂進行種種破壞活動很相似,而且,香港的動亂為他們提供了樣板,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被他們當成了配合境外敵對勢力搞亂中國的好機會。

但是一切反動勢力總是過高估計自己的力量和低估人民的的力量。與建國初期相比,新中國建立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而現在的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年的美國能夠糾集一伙小嘍啰組成軍事同盟對付中國,現在很難糾集;新中國成立的頭一年內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只是17個國家,與美國的國際影響力無法相比,而現在中國則是截至2017年12月,與178個國家建交,而且是聯合國“五常”之一,而且好些美國的盟友國家在中美兩國之間走平衡;在軍事和科技方面,中國當年與美國有天淵之別,而現在雖然是仍然有差距,但是距離已經縮短,有些領域甚至是已經彎道超車;當年的美國以其強大的經濟影響力影響到全世界很多國家,而現在,由于特朗普政府奉行的不惜損害其他國家利益的“美國優先”政策和反全球化行為,以及中國推行的“一帶一路”戰略,美中兩國在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力方面此消彼長;從中美兩國的國內情況對比,十八大以來中國大多數民眾越來越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共產黨的凝聚力在新形勢下進一步加強,自由派和第五縱隊在中國推動改旗易幟的難度越來越大,而美國內部黨派對立,社會撕裂的情況愈演愈烈。

在建國初期的那種對社會主義中國嚴重不利的的情況下,國內敵對勢力希望出現的所謂的“自由世界在中國獲得勝利”都沒有能夠出現,而現在,一小撮人的“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的夢想能夠實現嗎?!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history/202002/55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