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念晚年的憂思是怎樣影響他女兒的?

如果去過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的中國人,大多數或者絕大多數都會發現那里的民眾的文明素質確實比較高(歐洲由于移民管理問題導致的素質問題在此不贅)。但是這并不能洗白他們不好的一面或者說是罪惡的一面。以日本為例,現在日本人的素質,在國際上的評價是很高的,去過日本的中國人基本上對此也不持異議。但絕對不能把1937年的南京大屠殺也給否定掉。假如李小林說,以前受到的抗日教育,以為日本人很殘酷,到日本一看,改變了觀念,發現日本人都是彬彬有禮的.....,那一般讀者肯定都難以接受。日本二戰戰犯,制造包括南京大屠殺在內的眾多慘無人道的屠殺和罪行,但他們卻沒受到應有的懲罰,這又怎么解釋呢?這是不是也說明,盡管李先念對他的子女進行了很多的愛國主義教育,但效果不盡人意。再看看今天的我們國家的愛國主義教育,是不是也不盡人意呢?看來,李先念的憂思并不是多余的。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李先念晚年的憂思是怎樣影響他女兒的?

1992年6月21日去世的前國家主席李先念,在他去世前幾年,曾經多次致信江澤民等人,表達了他對企業改制、技術引進和“和平演變”等問題的憂思。其中關于“和平演變”是這樣說的:

【“歷史證明,帝國主義和西方大國亡我之心是不會死的,他們會采用各種手段來顛覆我們。”“用鮮血換來的經驗教訓,是應該引起全黨切實注意了。要加強黨的領導和思想政治工作,要加強機關特別是武警部隊、公安干警隊伍的建設,不僅要增加數量,而且要注重政治素質,……當前,我們要團結一致,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進一步穩定政治形勢,把經濟工作切實搞好。政治穩定了,經濟繁榮了,群眾就會更加擁護我們,那我們就什么都不怕了。不管是帝國主義的‘二次進攻’,還是多少次進攻,都是注定要失敗的。”“帝國主義對社會主義搞‘和平演變’的戰略是不會改變的,斗爭是長期的,我們一定不要放松警惕。”】

李小林是李先念的小女兒。1972年至1975年,李小林考入武漢大學外語系學習,畢業后進入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當翻譯。1982年至1983年,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學習,獲得歷史學碩士學位。后來曾出任兩年中國駐美國大使館一等秘書。回國后繼續在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工作,直至擔任會長、黨組書記。

李先念對這個女兒管教很嚴,特別是在思想教育方面。李小林在美國讀書時,李先念給她寫信,反復叮嚀:

【“不要忘記我們的祖國。”】

他給李小林題字:

【“祖國雖窮,但她是你的母親。”】

李小林在美國讀書回到北京那天,李先念不讓李小林倒時差,一定要她去看電影《火燒圓明園》,而且自己陪她去看。李小林說:

【“我當時太困了,可是爸爸不能推后,一定要今天晚上看,我覺得他是對我進行了一次愛國主義教育。他覺得你不管在哪里讀書,你首先不能忘記祖國。”】

電影《火燒圓明園》展現了第二次鴉片戰爭中中國所遭受的一段屈辱的歷史,揭示了清政府昏庸腐朽的本質和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罪惡。火燒圓明園這場浩劫,正如法國著名作家雨果所描繪和抨擊的那樣:有一天,兩個強盜闖進了夏宮,一個進行搶劫,另一個放火焚燒。他們高高興興地回到了歐洲,這兩個強盜,一個叫法蘭西,一個叫英吉利。他們共同“分享”了圓明園這座東方寶庫,還認為自己取得了一場偉大的勝利!

但是,在2012年5月5日,媒體報道李小林接受鳳凰衛視《問答神州》訪問,有如下內容:

【李小林告訴我說,最早,她是通過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來了解美國,以為美國人都長得“青面獠牙”,都是“美國大兵”。
李小林:我們小時候所受的這種教育,是越南戰爭再往前是朝鮮戰爭,就覺得美國人,特別是美國大兵都是手拿橄欖枝,實際上是殺人放火,無所不為,非常殘酷的殘忍的那么一群人,但我們真正在75年開始接待美國的這種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時候,我們覺得這個印象是有所改變的,不像我們所看到的宣傳那個樣子,而且他們非常善良,而且他們很有禮貌,而且也很有教養。
李小林說,對美國人的印象是從對外友協工作開始改觀的。
李小林:我們都覺得挺奇怪,那時候我只是剛大學畢業一個女孩,然后就是一個普通的翻譯,但是呢這些美國朋友總是幫我們拿行李,照顧我們,我就覺得特別奇怪,他就說這是東西方文化的不同,我們后來也總結出來了,在東方的文化里邊永遠是leaders first,就領導總是走前面,但是西方呢,是lady first,女士走在前面,這就說明兩種文化它是不一樣的,慢慢的呢我們就覺得中美兩國人民之間有很多可以溝通的東西,可以共融的,理解越深,可能越能成為好朋友。】

筆者以為,李小林的感受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用這樣感受來解讀歷史,似乎與她的歷史學水平不符。

如果去過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的中國人,大多數或者絕大多數都會發現那里的民眾的文明素質確實比較高(歐洲由于移民管理問題導致的素質問題在此不贅)。但是這并不能洗白他們不好的一面或者說是罪惡的一面。以日本為例,現在日本人的素質,在國際上的評價是很高的,去過日本的中國人基本上對此也不持異議。但絕對不能把1937年的南京大屠殺也給否定掉。假如李小林說,以前受到的抗日教育,以為日本人很殘酷,到日本一看,改變了觀念,發現日本人都是彬彬有禮的.....,那一般讀者肯定都難以接受。日本二戰戰犯,制造包括南京大屠殺在內的眾多慘無人道的屠殺和罪行,但他們卻沒受到應有的懲罰,這又怎么解釋呢?

這是不是也說明,盡管李先念對他的子女進行了很多的愛國主義教育,但效果不盡人意。再看看今天的我們國家的愛國主義教育,是不是也不盡人意呢?

看來,李先念的憂思并不是多余的。

果然,關于李小林的那篇報道一出來,引起了熱議。

不過,我們的教育界還是有一批明白人,比如與李小林一樣擁有歷史學碩士學位的無黨派人士,北京大學中文教授李零,對中國文化和歷史研究很深,對西方文化和歷史研究也很深。他于2016年當選為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他在《我勸天公重抖擻》一文中寫道:

【“我認為,西方的東西不一定都好,不但不好,有些還很壞,比如國與國的關系,他們太霸道,借口人道干涉,制造人道災難,就很壞。但我有一個謬論,禮是外國的好。外國的禮有蠻風,有古風,人與人打交道,很禮貌,社會公德,人家比我們好。當年,孔子說,‘天子失官,學在四夷。’(《左傳》昭公四年),在這方面,我們應該學學人家。”】

我想,如果李小林有李零這樣的學術水平,李先念的憂思,至少對李小林來說,應該算是多余的了。末了,筆者想補充一句,不忘歷史,是為了更好地建設自己的國家。我們的愛國主義教育,既要杜絕信口開河,更要落實在今天的實際行動上。

【胡新民,察網專欄學者,獨立學者】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history/201906/49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