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共中央委員會主席久加諾夫:共產國際的寶貴經驗

共產國際24年發展歷程的歷史意義在于:在世界范圍內把馬克思列寧主義與工人運動相結合,推動建立無產階級的政黨,加強工人階級的國際團結,動員勞動人民投入反對帝國主義和反對法西斯主義的斗爭,把殖民地和附屬國的民族解放運動的發展引上了一個新水平。今天,世界資本徹底撕下了“民主”和“人權”的面具,變得更加具有進攻性。銘記和理解共產國際的寶貴經驗,加強革命力量之間的聯系和團結就顯得至關重要,這一任務只有堅定地爭取社會主義的共產黨能夠完成。

俄共中央委員會主席久加諾夫:共產國際的寶貴經驗

一、通過團結獲得解放

世界革命力量團結在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旗幟下是1919年前共產主義運動發展的合乎規律的結果。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其早期著作中強調了聯合不同國家的工人共同進行反對資本和爭取社會主義勝利的斗爭的必要性。這一點在《共產黨宣言》中“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口號中得以體現。

第一個國際無產階級組織是共產主義者同盟,創立于1847年,由馬克思和恩格斯直接參與創立。該組織的章程規定:“同盟的目標是:推翻資產階級政權,確立無產階級的統治,摧毀舊的建立在階級對抗基礎之上的資產階級社會,并建立一個沒有階級和沒有私有制的新社會。”

然而,形成真正的群眾性工人階級組織的條件是后來才出現的。這得益于無產階級人數的增加、無產階級從資產階級的影響下解放出來以及對自身利益的覺醒。1864年國際工人協會——第一國際的創立具有重要意義。第一國際盡管存在內部矛盾,但在組織無產階級的協同行動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國際的第一次代表大會就通過了8小時工作制、保護婦女和童工的決議。在關于工會的決定中,提出了將無產階級的經濟斗爭與政治斗爭緊密結合起來的主張。這一切都成為工人反對雇傭勞動制度和資本權力斗爭的重要環節。而且,馬克思的支持者還捍衛了無產階級專政、土地社會化、工人階級和農民聯盟的思想。由于第一國際支持巴黎公社,遭到了資產階級政府的迫害,歐洲陷于反動的氛圍之中。在這種情況下,1876年,國際工人協會解散。

恩格斯繼承了已故朋友和志同道合者的事業,領導了建立新的聯合組織的工作。創立于1889年的第二國際在一些最重要的問題上建立在馬克思主義的基礎之上。然而,到20世紀初,一些黨的修正主義立場得到了加強。他們推行階級合作、“勞資關系和諧”、拒絕革命斗爭的思想。最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機會主義占了上風。德國、法國、英國的社會黨的領導層支持“將戰爭進行到勝利結束”的口號,甚至成為資產階級政府的成員。這些人放棄了無產階級國際主義,轉到了帝國主義勢力的陣營。第二國際實際上已名存實亡。

二、在通往共產國際的道路上

唯一忠于馬克思主義及其無產階級革命斗爭思想的政黨就是布爾什維克。在《戰爭和俄國社會民主黨》的宣言中,列寧難過地指出:

【“在這一具有重大的世界歷史意義的關頭,當今的第二社會主義國際……的大多數領袖力圖以民族主義偷換社會主義。由于他們的這種行為,這些國家的工人政黨不但沒有起來反對政府的罪惡行徑,反而號召工人階級使他們的立場與帝國主義政府的立場一致起來。”[1] 

由此,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強調,覺悟的無產階級的主要任務是

【“維護自己的階級團結,捍衛自己的國際主義,堅持自己的社會主義信念,反對各國‘愛國主義的’資產階級集團的猖獗的沙文主義。”[2]

列寧號召與第二國際的機會主義領導人徹底決裂并建立新的聯合組織。他強調:

【“無產階級的國際沒有滅亡,也不會滅亡。工人群眾定將沖破一切障礙創立一個新的國際。機會主義目前的勝利是不會長久的。戰爭造成的犧牲愈大,群眾就會愈加看清機會主義者背叛工人事業的行為,愈加認清把槍口轉向各自國家的政府和資產階級的必要性。”[3]

建立共產國際的一個重要步驟是1915年的反戰的齊美爾瓦爾德會議。來自11個國家的社會主義者—國際主義者,包括俄國的布爾什維克列寧和季諾維也夫與會。然而,很大一部分代表反對同第二國際決裂,并拒絕“本國”政府在帝國主義戰爭中失敗的口號。之后,在會議上組建了列寧領導下的“齊美爾瓦爾德左派”,堅持與第二國際領導人徹底決裂,并強調只有社會革命才能確保永久和平。

第二次國際反戰會議于1916年在昆塔爾舉行。會前,列寧寫了《俄國社會民主工黨中央委員會向社會黨第二次代表會議提出的提案》,寄給了不同國家的左翼社會黨人。提案中指出,社會主義革命是通往真正民主和平的唯一途徑。革命的社會民主黨人呼吁與社會沙文主義者徹底決裂。雖然會議的中間派大多數不接受布爾什維克關于和平和創立第三國際的口號,但左翼的立場得以加強,團結國際工人運動的革命者朝著建立共產國際邁出了下一步。

第三國際成立于偉大的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勝利之后。十月革命創建了歷史上第一個勞動人民的國家,它為全世界的工人和民族解放運動提供了強有力的推動力。各社會黨的左翼擺脫了機會主義,組建了新的組織。1918年,共產黨在德國、匈牙利、波蘭、荷蘭和其他幾個國家誕生。許多社會黨轉到了革命的立場。

以列寧為首的俄共(布)是創立新的國際的倡議者。該黨始終如一地實踐了團結各國勞動人民與資本主義進行勝利斗爭的思想。列寧寫道:

【“我們是反對民族仇恨、民族糾紛和民族隔絕的。我們是國際主義者。我們力求實現各民族工農的緊密團結,力求使它們完全合并成為一個統一的世界蘇維埃共和國。”[4]

共產國際創建的組織工作始于1919年1月。在列寧的倡議下,莫斯科召開了蘇維埃俄國、奧地利、匈牙利、波蘭、芬蘭、拉脫維亞共產黨及美國社會主義工人黨和巴爾干革命社會民主組織的代表會議。會議討論了國際大會的召開,通過了告革命的無產階級政黨和團體的呼吁書,并制定了新的國際綱領草案。

三、首批偉大勝利的旗幟

共產國際的第一次代表大會于1919年3月2日至6日在莫斯科舉行。來自21個國家的35個政黨和團體的52名代表出席了會議。大會決定建立一個新的聯合組織,討論并通過了共產國際綱領和致全世界無產階級的宣言。在這些文件中,十月革命之后的時代被稱為資本主義衰敗和全世界共產主義革命開始的時代。為此需要與機會主義徹底決裂和實現勞動人民的國際團結。

第三國際宣稱是先前聯合組織的后繼者,同時強調了第三國際與先前組織的根本區別。正如1919年3月7日的《真理報》所指出的:

【“如果第一國際預測了未來發展并指出了其路徑,第二國際聚集和組織了一百萬的無產階級,那么第三國際是進行公開的群眾性行動、采取革命性措施的國際。”

大會文件強調:

【“社會黨人對資產階級世界秩序的抨擊足夠了,國際共產黨的任務是推翻它并在此基礎上建立社會主義制度。我們呼吁所有國家的男工和女工在共產主義旗幟下聯合起來,這已經是第一批偉大勝利的旗幟。”

共產國際局是共產國際代表大會閉會期間的領導機構,在第二次代表大會后成為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工作完全遵循民主集中制的原則,并且它只對共產國際代表大會負責。

應該強調的是,共產國際并不只是將不同國家的政黨聯合起來,它還成為許多國際組織的中心。其中包括共青團國際、紅色工會國際、援助革命戰士國際組織、紅色體育國際等。在共產國際麾下,還開辦了一些教育機構:國際列寧學校、西方少數民族共產主義大學、東方勞動人民共產主義大學和中國勞動人民大學。

共產國際的最后組織安排是在第二次代表大會上進行的。第二次代表大會于1920年7月19日在彼得格勒開幕,從7月23日到8月17日繼續在莫斯科舉行。與第一次代表大會相比,第二次代表大會更具代表性。來自37個國家的67個組織的217名代表來到蘇維埃俄國參加大會,會議討論的主要問題是無產階級政黨的策略。

列寧在關于國際形勢和共產國際任務的報告中指出了兩個同樣令人不能容忍的錯誤:一個是低估資本主義危機的深度,另一個是幻想資本主義制度可能迅速自動崩潰。為此,列寧重申了他在大會開幕前不久發表的《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的主要觀點。其中,他揭露了所謂的“左派共產主義”、宗派主義、否認黨的紀律、缺乏與群眾組織的聯系等,并呼吁同“左翼”和右翼的機會主義作斗爭。

為了幫助世界共產黨避免錯誤,第二次代表大會批準了《加入共產國際的條件》。該文件第21條內容包括:承認無產階級專政是革命斗爭的主要原則,與改良主義者徹底決裂,承認民主集中制,合法和非法斗爭方法相結合。

大會通過了《共產國際章程》。其中關于民族問題和殖民地問題的決議非常重要。該決議指出,民族解放運動已成為世界革命進程的一個組成部分,在這方面的任務是將發達國家的無產階級的斗爭與被壓迫民族的斗爭聯系成統一的反對帝國主義的運動。

共產國際的決定指出,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建立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開辟了繞過資本主義階段而向社會主義發展過渡的前景。與此同時,大會強調了同民族主義偏見斗爭的必要性。

四、爭取統一的工人陣線

由于革命浪潮的衰退和資本主義制度的暫時穩定,來自不同國家的共產黨人需要妥善地重建防守條件下的政治路線。布爾什維克在新經濟政策的框架內這樣做了。但是,共產國際的一些支部,包括德國、意大利、奧地利的共產黨,要求繼續采取進攻策略,這不能不反映在國際第三次代表大會期間的辯論中。來自52個國家103個政黨的605名代表于6月22日齊聚莫斯科,并繼續工作至1921年7月12日。列寧的觀點贏得了令人信服的勝利。這一觀點在7月1日的演講中得到了論證。列寧指出,共產黨人不應該堅持舊的、在過去曾是正確的,而如今已被生活本身從議程中刪除的口號。有必要分析總的形勢并根據形勢改變策略。在當時的具體情況下,這意味著號召立即對資產階級堡壘發起進攻的口號不現實。那些要求這樣做的人是在把無產階級推向致命的冒險,并可能摧毀自己的黨。在這種情況下,列寧認為擴大群眾支持和共產黨人爭取工人階級的大多數是最重要的任務。在某些情況下,這并不妨礙與其他政治組織就組建統一的工人陣線達成妥協。最后,大會批準了列寧提出的策略提綱。

在1922年11月至12月的第四次代表大會上繼續討論策略問題。列寧在他的報告中解釋說,革命的暫時退卻可以、而且也需要用來準備對資產階級制度進行新的進攻。這在歐洲極右翼獨裁政權確立的背景下尤為重要。在分析意大利和匈牙利的事件后,共產國際在當時就預見到了法西斯主義的巨大危險,并指出,抵制這一危險的主要手段是統一的工人陣線。有鑒于此,制定了“到群眾中去”的口號,這一口號可以理解為“為了共產主義思想征服廣大無產階級群眾”。

共產國際的第四次代表大會是列寧參加的最后一次代表大會。下一次共產黨的聚會是在列寧逝世幾個月后(1924年6月17日至7月8日),并且籠罩在對無產階級領袖的紀念氛圍之中。大會批準的提綱指出,共產國際活動的主要任務是組建真正的列寧主義政黨或者說將其布爾什維克化。這樣政黨的主要特征是:群眾性,機動性,不接受教條主義和宗派主義,忠誠于革命的馬克思主義原則,堅持民主集中制和團結一致。

托洛茨基主義的活躍——無論是在聯共(布)內,還是在世界共產主義運動中——強烈要求對之加以揭露。1925年3月至4月,共產國際執委會第五次擴大全會稱托洛茨基主義為“孟什維主義的變種”,它摻雜著歐洲機會主義與激進的左翼言辭。

1928年7月17日至9月1日在莫斯科舉行的第六次共產國際大會揭露了托洛茨基主義的徹底的反革命性質。大會還強調了資本主義所有矛盾急劇惡化時期已經迫近,這可以從全球經濟危機爆發的跡象中得到證明。大會決定號召共產黨人和無產階級同新的世界大戰的威脅作斗爭。大會強調,捍衛蘇聯“符合階級利益,是國際無產階級光榮的義務”。大會通過了共產國際的章程和綱領。綱領對資本主義和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目標進行了科學闡述。在國際形勢惡化和反動勢力進攻的背景下,該綱領要求加強紀律,要求所有共產黨無條件地執行共產國際領導機構的決定。

法西斯主義者在德國上臺,這要求共產國際對新的條件進行深思熟慮的集體分析并采取相應的策略。1933年底舉行的共產國際執委會第十三次全體會議強調,建立一個統一的工人陣線作為打擊法西斯主義威脅的主要手段。

共產國際第七次代表大會已成為鞏固進步力量的歷史性重大事件。大會于1935年夏天召開。各代表團的組成很好地反映了國際形勢的變化:在76個組織中,只有26個組織能合法工作,其余組織都處于地下狀態并遭到追蹤。被投入法西斯酷刑室的恩斯特·臺爾曼當選為大會名譽主席。除了關于國際執行委員會和監察委員會活動的報告,會議討論的主要問題如下:法西斯主義的攻勢和共產國際在爭取工人階級團結和反法西斯斗爭中的任務,以及帝國主義戰爭的準備和共產國際的任務。大會明確而深刻地將法西斯主義定義為“金融資本中最反動、最具沙文主義和帝國主義分子的公開的、恐怖主義的獨裁統治”。因此,將重新審視與社會民主黨的關系以及統一一切能夠反對法西斯主義和新的世界大戰威脅的力量都列入議程。大會制定了人民陣線的理念——在統一的工人陣線的基礎上團結農民、城市小資產階級和勞動知識分子,以及形成人民陣線政府作為廣義的階級聯盟政權的原則。此外,大會斷定新的瓜分世界行動已開始。大會認為戰爭的主要煽動者是德國、意大利和日本的法西斯帝國主義政權。一旦法西斯侵略開始,共產黨人和工人要站在“爭取民族獨立的戰士的前列,并將解放戰爭進行到底”,要“不惜一切手段和代價協助紅軍戰勝帝國主義軍隊”。大會的決定對世界事件的進一步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共產國際對20世紀30年代反戰和反法西斯運動的貢獻再怎么估計都不為過,在法國和西班牙,人民陣線上臺執政,他們動員群眾投入反法西斯主義的斗爭;在中國,共產黨人和國民黨創建了反日統一戰線。

五、共產國際的遺產

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始和德國法西斯軍隊入侵蘇聯,共產國際及其政黨處于對敵斗爭的前線。與此同時,出現了共產國際繼續存在是否合宜的問題。首先,共產國際的建立在各共產黨的形成階段是完全合理的。但隨著各黨的加強,國際的既定組織形式在某些情況下變成了無產階級組織發展道路上的障礙。其次,第二次世界大戰需要對共產國際能否成為整個共產主義運動的統一中心作出重大調整。侵略國的許多黨處于地下狀態,而其他黨則在遭受進攻的國家內開展活動。這要求他們制定獨立的策略,統一領導幾乎不可能。最后,為了確保反法西斯力量行動的統一,有必要消除一切干擾,包括關于蘇聯干涉別國內政和某些共產黨缺乏獨立性的謊言。出于這些原因,1943年5月15日共產國際執委會主席團決定解散共產國際,所有支部都支持這一決定。

關于共產國際的目標,斯大林曾認為,共產國際的理論和實踐在于,組織一場反對資本主義的群眾性革命運動。其任務如下:第一,在鞏固西方的共產黨方面、在共產黨爭取工人群眾中的大多數方面進行工作;第二,在加強西方工人爭取工會團結的斗爭、加強我們聯盟中的無產階級與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之間的友誼……方面進行工作;第三,在加強我們國家的無產階級與被壓迫國家的解放運動之間的融合方面進行工作,因為這些運動是我們同帝國主義斗爭中的盟友;第四,在加強我國社會主義因素方面、在社會主義因素戰勝資本主義因素方面進行工作,因為這一勝利對所有國家的工人進行革命性變革至關重要。因此,他認為,國際共產黨(共產國際)必須把自己的任務集中于團結整個國際工人階級,以進行預防戰爭、保衛蘇聯、將帝國主義戰爭變成爭取社會主義的戰爭的斗爭上。為此目的,工人共產黨員必須首先征服具有革命思想的非共產黨的工人、無黨派人士、社會民主主義者、工團主義者、無政府主義者、工會會員,以及屬于純粹資產階級組織的誠實工人。

我們可以自信地說,共產國際已經完成了這些任務。其歷史意義在于,在世界范圍內把馬克思列寧主義與群眾工人運動結合在一起,推動建立無產階級政黨和動員勞動人民在反對帝國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斗爭中捍衛自己的利益,加強了工人的國際團結,把殖民地和附屬國的民族解放運動引上了一個新的水平。共產國際開展的工作為后來的成就奠定了基礎,其中包括共產黨在許多國家取得勝利并形成世界社會主義體系。

共產國際解散后,各國共產黨并沒有失去彼此的聯系。1947年,共產黨和工人黨情報局在波蘭成立。它聯合了蘇聯、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南斯拉夫、保加利亞、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法國和意大利的共產黨。

共產黨和工人黨情報局于1956年不復存在,國際合作形式改為共產黨和工人黨的國際會議。會議于1957年、1960年和1969年在莫斯科舉行,會議通過的綱領性文件有助于分析國際關系體系和世界革命進程。

與此同時,在一些共產黨的活動中,尤其是在蘇共中,負面傾向有所增強:官僚化,教條主義,理論工作的僵化,對斯大林“個人崇拜”的揭露和蘇中關系的惡化給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帶來巨大打擊。在許多歐洲共產黨中,逐漸放棄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則,轉向歐洲共產主義立場,這造成了持續至今的歐洲左翼運動的深度危機。

對蘇聯的罪惡的破壞和東歐的一系列天鵝絨革命導致革命力量暫時減弱。然而,共產主義理想只是過去遺產的說法破產了。對社會主義的忠誠使得中國取得了巨大成就,并成為世界強國。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繼續在越南、老撾、古巴和朝鮮進行。盡管來自帝國主義的壓力巨大,但拉丁美洲的左翼政府并沒有放棄。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勞動人民拒絕接受帶來貧窮、不平等和腐朽的新自由主義秩序,他們在馬克思和列寧思想的創造性發展中看到了出路,而馬克思和列寧的思想確信正義和社會進步。

今天的共產黨正在擴大接觸,并尋求加強聯系的方法。自1998年以來,共產黨和工人黨的國際會議每年如期舉行,第19次會議在俄羅斯舉行,紀念了偉大的十月社會主義革命100周年。會議通過的文件發表了對全球發展趨勢的總的看法,并強調了全球的各進步運動之間協調行動的重要性。

共產黨的區域聯合也在進行。共產黨聯盟—蘇共(СКП—КПСС)聯合了原蘇聯空間的18個組織。拉丁美洲的左翼政黨每年在圣保羅論壇的框架內會面并討論熱門話題,并邀請其他大陸的客人參加。

我們今天迫切需要共產主義力量之間加強聯系。世界資本主義正變得更具侵略性和更加無恥,它徹底扔掉了“民主”和“人權”的面具。在這樣的條件下,全世界勞動人民的團結提上了日程,這一任務只有堅定地站在爭取社會主義的綱領之上的共產黨能夠完成。

正如斯大林在蘇共第十九次代表大會上的講話中所強調的,資產階級“拋棄了”資產階級民主自由的旗幟,“拋棄了”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的旗幟。“共產主義的和民主主義的政黨的代表們”必須舉起這面旗幟,因為除了他們,再也沒有人能舉起這面旗幟[5]。為了這項事業的成功,銘記并了解共產國際的經驗至關重要,而近日正值共產國際創立100周年。

注釋:

[1]《列寧全集》第2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4頁。

[2]《列寧全集》第2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4頁。

[3]《列寧全集》第2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8頁。

[4]《列寧全集》第38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47頁。

[5]《斯大林文集》(1934~1952),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677~678頁。

【根·安·久加諾夫,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譯者劉淑春,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研究員。本文原載《世界社會主義研究》2019年第五期,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中心刊物】俄共中央委員會主席久加諾夫:共產國際的寶貴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