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漢民"被囚"事件,折射出國民黨體系內有“明”“暗”兩股勢力——兼論蔣介石對“三民主義”的背叛

譚延闿作為蔣介石的恩人,是不是病死的,值得研究。但胡適1962年在中央研究院開會時猝發心臟病死亡,其死可疑。棋子被榨干了身上的價值,又知曉了太多圈內的秘密,就要被拋棄了。幕后操盤者不放心啊,用完了就被拋棄,這就是做棋子的悲哀。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胡漢民

1931年2月28日晚,蔣介石以宴客為名,扣押了國民黨元老胡漢民,逼迫其辭去立法院院長等要職。蔣介石為什么要囚禁胡漢民?表面上,二人陷入“黨治”與“法治”之爭,在制定“約法”問題上產生了嚴重沖突。背后當然是爭權奪利,體現為胡漢民掌控的“黨權”與蔣介石統率的“軍權”之間的角逐。但是,蔣胡之爭還有更深的隱情有待發掘。

一、陳立夫有意釋放煙幕彈,把蔣胡之間的沖突歸結于意氣之爭

為什么蔣介石敢于囚禁胡漢民?蔣介石被跨國黑暗勢力集團“揀選”,自恃后臺很硬。此外,幕后操盤者希望通過蔣介石這個前臺的棋子的不斷集權,以實現對中國政局的完全掌控。

譚延闿是“圈內人”,知曉幕后主人“內定”的尊卑秩序,所以他對蔣介石處處謙讓,主動讓出國民政府主席職位,他自己做行政院院長。胡漢民不“知趣”,倔強得像一頭牛,正可以印證胡漢民是“圈外人”,是清白之身。他想以黨治國、以黨統政、以黨治軍,既是約束地方實力派以及新軍閥的飛揚跋扈,更是要阻礙蔣介石登上最高權力寶座,從而徹底觸怒了蔣介石。

陳立夫揣著明白裝糊涂,把蔣胡之間的沖突歸咎于胡的個人性格“缺陷”。他說:“胡先生是一位忠誠的黨員,是一個很嚴肅的人,他的缺點是言語刻薄,喜歡批評和責備人,又喜歡自夸與居功自傲,因此容易得罪人”。對于譚延闿,陳立夫的評價是:“譚先生個性與胡先生相反,在發現一件時事有重大關系時,他總寫信給蔣先生提供一些建議,至于采納與否完全由蔣先生來決定,他從不居功自夸。”

陳立夫認為,譚延闿是潤滑劑,在世時可以在蔣胡之間周旋,化解矛盾,調節二人關系。譚延闿逝世后,蔣胡關系惡化,沖突或早或遲,是必然要發生的。

陳立夫掌控國民黨CC系,可不要小瞧這個CC系,“蔣家天下陳家黨”,CC系是隱藏在國民黨內部的一個秘密網絡,幕后的操盤者正是通過這個黑暗網絡來掌控中國的政局。由此可見,國民黨是黨中有“黨”,像汪精衛、胡漢民等國民黨元老雖然資歷深厚,聲望很高,但身處這個秘密網絡的外面,又缺少根基,必然被架空,決不可能掌握實權。

陳立夫知道蔣介石與胡漢民之間沖突的真相,他從個性與意氣之爭這個視角來解讀蔣胡之爭,顯然是故意釋放煙幕彈。

胡漢民是國民黨右派中的代表人物,回溯他的一生,既反蔣,也反共,是一個復雜多變的矛盾集合體。暫且把胡漢民的個人品德、政治情操等擱置一邊,僅討論蔣介石與胡漢民之間的沖突,那么,胡漢民算是一個“透明人”,心中想什么就說什么,言行一致,而蔣介石是黑暗網絡中的一顆棋子,額頭上打上了“獸”的印記,陰邪成性,一貫耍陰謀詭計。蔣胡之爭,歸根結底是國民黨體系內“明”與“暗”兩股勢力之間的角逐。

二、圈內、圈外是“明”“暗”兩個世界

孫中山把中國實現民主和法治的進程分為軍政、訓政、憲政三個階段,表面上,蔣胡二人對孫中山遺訓的理解不同而導致沖突。其實,孫中山的遺訓在蔣介石心中是根本沒有地位的,他只效忠他幕后的“主人”。蔣介石既然上了賊船,他內心的黑暗需要穿上一副漂亮的馬甲來打掩護,所以,他假裝效忠 “三民主義”,把自己打扮成孫總理的忠實信徒。胡漢民長期追隨孫中山,信仰三民主義是發自肺腑的,他想繼續推行“黨治”來制約蔣介石的個人獨裁。

分析國民黨內派系斗爭,以及北伐成功后蔣、桂、馮、閻新軍閥之間發生的混戰,如果不從“明”與“暗”斗爭這個視角來解讀,必然被表面現象所遮蔽而看不清歷史的真相。

1935年11月1日,國民黨召開四屆六中全會,汪精衛在合影時遇刺,倒在血泊中,為什么偏偏蔣介石不來參加合影?僅從這一點就可以判定,蔣介石事先知曉內情,而汪精衛與胡漢民一樣,也是個“透明人”。提醒一下,刺殺汪精衛決不是自發自愿的個人愛國行為,兇手孫鳳鳴哪里是愛國志士?他與蔣介石一樣,都是黑暗網絡中的棋子,只是地位懸殊。

黑暗勢力搞團團伙伙的封閉小圈子,他們秘密滲透,攫取權力,優勢在于“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抓住人的貪婪,利用人的恐懼,通過“收買”與“暗殺”兩種手段并駕齊驅,所向披靡,往往人們還沒察覺,某個系統或某層政權已經被黑暗勢力所蠶食了。

但由于這個圈內人數極少,要完全操縱一國政治、軍事大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為關鍵的是,光明與黑暗之間的對決,具有某種天然的不對稱性:“黑暗”必然處于守勢,“光明”天生就處于攻勢。陰謀家集團打造的黑暗網絡最怕見光,陰謀詭計最擔心泄密,一旦曝光,一旦泄密,天崩地解,崩潰只在一瞬間。

蔣介石與譚延闿是圈內的“同志”,不用言語點撥,譚延闿懂得游戲規則,時時處處配合好,以維護蔣介石的最高權威。國民黨的黨政軍各系統是公開的,內部又滲透一張黑網,“明”“暗”之間的張力把蔣、胡二人裹挾在其中。胡漢民是圈外人,蔣介石的心思沒法跟胡漢民坦白,那層窗戶紙一旦點破,如果不能把胡漢民拉上賊船,就有危險。圈內的秘密泄露出去,功虧一簣,可能會遭受全軍覆滅的境地。所以,黑暗勢力在蠶食權力時倍加小心,如履薄冰,如臨深淵。

蔣介石與胡漢民之間是根本沒法溝通的,因為圈內、圈外完全是兩個世界。蔣介石雖心急火燎,也只能通過一些可以公開討論的議題,暗地里與胡漢民較勁。沒想到胡漢民冥頑不化,又考慮到他在國民黨內外影響力巨大,威望很高,暗殺有風險,難以避嫌疑,且造成不好的政治影響,所以就采用了軟禁的辦法。

胡漢民獲釋后回到廣州,成為南方實力派領袖,標榜抗日、反共、反蔣三大政治主張,痛斥蔣介石為“新軍閥”。1935年6月,胡漢民赴歐考察,停止了對蔣介石的抨擊。12月,尚在法國的胡漢民被戴上一頂高帽,國民黨五屆一中全會選舉他擔任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1936年1月,胡漢民回國,5月9日,胡漢民與其妻兄下圍棋,“因構思過度,突患腦溢血”,于5月12日晚逝世。

胡漢民之死非常可疑,那個跨國黑惡勢力集團能以心臟病、腦中風殺人,不留痕跡。回頭看來,蔣介石數月前給胡漢民戴高帽,向外界透露二人和好的訊息,其實是陰謀家集團為殺害胡漢民而釋放煙幕彈。

三、蔣介石、譚延闿與胡適,登上賊船的方式不同

蔣介石如何一步步走向權力頂峰的?孫中山提攜、倚重只是假象。20年代初蔣介石在上海“為革命炒股”,先賺后賠,就被金融大買辦虞洽卿拉上了賊船,這才是他“發跡”的重要一個環節。蔣介石能當上黃埔軍校校長,培養“私家軍”,不斷壯大勢力,后來染指黨權,擔任國民黨總裁,最終執掌黨政軍大權,一路向上攀登權力高峰,沒有一點偶然性,黑暗網絡中的棋子們在秘密抬轎子。

1925年廖仲愷被刺殺,幕后操盤者把禍水引向胡漢民、許崇智,就是在為蔣介石攫取最高權力鋪路架橋。1926年再通過“中山艦事件”與“整理黨務案”,打擊共產黨,“氣走”了汪精衛。汪精衛出國沒多久,蔣介石擔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出師北伐。北伐才打到長江流域,蔣介石調轉槍口,迫不及待發動“四一二政變”,屠殺共產黨員與革命群眾。北伐勝利,國民黨內的元老被架空,蔣介石其實已登上最高權力寶座。

譚延闿到底是什么時候上了賊船?辛亥革命后,譚延闿被轎子抬到湖南都督府“強迫”做了都督,可以斷定他那時絕對是“圈內人”。須知,真正掌控辛亥革命節奏的是洋務運動以來李鴻章、張之洞等叛國者在各省秘密培養的買辦勢力,譚延闿被“強迫”做了都督,黎元洪從床底下被拉出來,遭受逼迫做了湖北軍政府都督,都是在演戲。

辛亥革命推出袁世凱與孫中山一南一北兩個馬甲,以漢滿矛盾打掩護,實則是承接“戊戌變法”篡國奪權的陰謀,走地方包圍朝廷的武裝奪權路線。陰謀家、野心家集團精密策劃,舉事機密,把胡漢民這樣的精明人都給騙過了。辛亥革命之后的一二十年中國政局紛紛擾擾,他愣是沒發現有一只“黑手”指揮大小棋子們陸續登上政治舞臺演出。正是這只隱藏的黑手,讓民國時代的政治名不副實,汪精衛、胡漢民等國民黨元老雖然盛名在外,但可以被輕松架空。

翁同龢是潛伏在光緒皇帝身邊的大買辦,他與李鴻章很會演雙簧,通過相互攻擊來掩蓋他們之間的“同志”關系以及叛國投敵的滔天罪行(南通張謇與常州盛宣懷,就是翁、李兩個大買辦發展的“下線”)。譚延闿年少時天資聰穎,翁同龢見而愛之,嘗語譚父曰:“三令郎偉器也,筆力殆可扛鼎”。譚延闿進入翁同龢的視野,他1904年考中進士,入翰林院,或許那時就被翁同龢拉上了賊船,被作為“圈內人”定向培養。

胡漢民推行的“黨治”受到了自由派知識分子胡適的強烈反對。胡漢民認為,訓政期間如果再立約法,實際上是背棄孫總理的遺訓。胡適說:“我們不相信無憲法可以訓政,無憲法的訓政只是專制”。須注意,胡適是學術界的“買辦”,他與蔣介石一個鼻孔出氣,他否定胡漢民主張的“黨治”,要求迅速制定憲法,堂而皇之的言辭背后,實則是要幫助蔣介石收攏權力。

民國時代凡是混得風生水起的文人,幾乎都秘密納了投名狀。胡適赴美留學前后可能就上了賊船,回國后領受了秘密任務,發動新文化運動,打倒孔家店,甘愿做敵對勢力對中國實施文化殖民的一顆棋子。抗戰時期,胡適因為是“圈內人”,獲得高度信任,才能擔任中國駐美全權大使。

譚延闿作為蔣介石的恩人,是不是病死的,值得研究。但胡適1962年在中央研究院開會時猝發心臟病死亡,其死可疑。棋子被榨干了身上的價值,又知曉了太多圈內的秘密,就要被拋棄了。幕后操盤者不放心啊,用完了就被拋棄,這就是做棋子的悲哀。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胡漢民 蔣介石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history/201906/49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