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雅爾塔協定對中國革命的巨大幫助

雖然日本投降時,中共在東北的基礎遠不如華北、華東(即使其后中共從華北、華東總共向東北派遣了10多萬干部和軍隊,但留在華北或華東的干部和軍隊數量仍遠多于去東北這10多萬人),但中共卻是在東北率先實現完全解放,然后幾十萬東北野戰軍主力揮師支援關內。東北率先實現完全解放,其重要原因是基于雅尓塔協定的蘇聯出兵東北,為中共前出東北并存在、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實施雅尓塔協定制止了美軍在東北的直接存在,減小中共在東北發展的阻力,延緩蔣軍進入東北時間,使東北有較多大城市和工業在中共手中;中共在東北背靠蘇聯、朝鮮所獲得的囯際主義援助。東北的這些有利條件,是關內所沒有的。因此,雅爾塔協定對中國革命和中國前途的巨大幫助,是不容否定的。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論雅爾塔協定對中國革命的巨大幫助

本文作于2015年。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也是雅爾塔協定簽定70周年。雅爾塔協定及基于雅爾塔協定簽定的1945年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為中國革命勝利創造了有利條件。而因為這,雅爾塔協定及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其后遭到國民黨反動派和美國反動勢力的猛烈攻擊,也遭到一些左派同志的猛烈攻擊。攻擊的言論很多,我僅舉幾例。如說1945年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是“中國人……難以下咽卻又不得不咽下的苦酒”;“1945年雅爾塔會議上,中國的主權被美國作為交易的籌碼讓給了蘇聯”,并由此說,“1945年的中國,說出來才后怕”。著名軍旅作家王樹增同志在其著作《解放戰爭》中講,

【“首先給共產黨人造成困難局面的,不是美國而是蘇聯。……斯大林對蘇聯紅軍承擔對日作戰‘開價’很高。除了從日本那里恢復一九〇四年日俄戰爭中蘇聯損失的各種權益之外,大部分的條件涉及中國。……為了促使蘇聯盡快對日作戰,以犧牲中國主權為前提的《雅爾塔協定》簽字了。”】

這些左派同志脫離十月革命后遠東的階級斗爭歷史,脫離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用民族主義情緒看待雅爾塔協定中蘇聯的權益。卻缺乏雅爾塔協定對遠東國際階級斗爭和中國國內的階級斗爭的利弊影響分析。因此,這些左派同志攻擊雅爾塔協定,卻回避(即掩蓋)東北地區有階級斗爭,回避(即掩蓋)抗戰勝利前東北地區階級斗爭歷史,從而回避根據東北地區階級斗爭歷史的經驗,來分析如何使蘇聯和中國共產黨在抗戰勝利后的階級斗爭中處于有利地位問題。

社會上的斗爭,都是爭取權益的斗爭。民族斗爭要爭取權益,階級斗爭也是為爭取權益。要求斗爭勝利者不能獲取一定權益,這是荒謬可笑的。國民黨消極抗戰,主力退到大西南、大西北。共產黨在華北、華東和華中堅持抗戰并建立大片抗日根據地。抗戰勝利,國民黨政府卻不準共產黨接受日軍投降,甚至還要來接收抗日根據地。國民黨要剝奪共產黨抗日斗爭獲得的權益,共產黨肯定不會答應。剝奪共產黨抗日斗爭獲得的權益并使國民黨獲得更多權益,是國民黨力圖削弱共產黨的表現,它目的是使共產黨在隨后的國民黨進攻中處于嚴重不利的地位。共產黨要維護抗日斗爭獲得的權益,維護在解放區周圍接受日軍投降的權力,以便在以后同國民黨反動派的斗爭中處于較有利的地位。

同樣,蘇聯紅軍進攻日本關東軍,也力圖在斗爭勝利后獲得相應的權益。這種權益通過雅爾塔協定及基于雅爾塔協定簽定的1945年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這些國際法文件固定下來。中共要和國民黨爭取權益,是基于自己代表的階級的階級利益和與國民黨關系史的經驗教訓所要求的。蘇聯通過雅爾塔協定爭取權益,是社會主義國家的階級利益和遠東這20多年階級斗爭歷史經驗所要求的。

我們首先看看十月革命后中國的反動勢力如何以東北為基地進行反對社會主義蘇聯的歷史,以證明蘇聯出兵東北絕不能讓東北再成為反蘇基地的階級斗爭必要性。

鳳凰網歷史的《1926年張作霖為何在東北高調毆打蘇聯人?》講,20世紀20年代上半期,東北的統治者張作霖不承認蘇聯與中國北洋政府簽定的《中俄解決懸案大綱協定》,

【“張作霖仍允許沙俄政府人員霸占中東鐵路管理局。在他的縱容下,反蘇反共的白衛軍殘余還十分猖狂地盤踞在中東鐵路沿線地區。這對新生的蘇維埃政權造成了極大的威脅。……在張作霖的袒護下,流竄到中國東北境內的沙俄白衛軍首領頻繁地與反蘇反共的西方列強接觸,乞求他們能像1918—1920年那樣,繼續在軍事、資金等各方面提供大力支持,幫助他們‘反蘇復國’”。】

不僅張作霖時期,張學良任東北統治者時,東北也是沙俄白衛軍的反蘇基地。為蔣介石辯護的、說中東路事件不是蔣介石發動而是張學良發動的《再論1929年中東路事件的發動》寫道:1929年中東路事件中,

【“哈爾濱地方當局幾次行動都有仇視和企圖顛覆蘇聯的白俄人員參與,說蘇聯不穩的輿論也是白俄分子造出來的……’在中蘇沖突時,東北組織的東西兩路拒俄聯軍內全有身著軍服的白俄人參加’……事起之后,7月18日,在上海的白俄舊軍官開會議定,凡無職業且在從軍年齡者,將悉赴國民黨軍投效。25日,蘇聯政府發表文告,謂在遠東從事反蘇活動之白俄得到中囯當局之直接援助”。】

《再論1929年中東路事件的發動》還寫道:1929年中東路事件中國民黨政府“一意孤行,在反蘇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或許還有以此向正在圍堵蘇俄的西方邀寵的用心,以為對處境孤立的蘇俄,中國也有資格吐唾沫。這也是在此之前的濟案(即濟南案件——葉注)中對打進門來的日本一忍再忍,此時對蘇俄卻出人意料的一昧叫陣的原因之一吧。”該文寫道:民國時期的涉外事件“往往是由外國勢力引起,中方處于被動,而中東路事件是由中方主動挑起的”。該文還寫道:發動1929年中東路事件,

【“張學良此時主動反蘇,可能有這三方面的動機……二是迎合南京中央的反蘇立場。1927年后,國民政府反蘇反共,接連制造反蘇反共事件,封閉蘇聯在關內的使領館,對蘇聯持仇視、敵視的態度,蘇外交人員在國統區已不能立足”。】

該文雖認為中東路事件不是蔣介石發動(該文對國民黨極力慫恿新歸順的張學良與蘇聯對立并開戰有淡化、回避之嫌),但又談道:

【“對付蘇聯從而對付國內共產黨的盤算,一直被蔣介石擺在十分重要的地位,即使在中日矛盾上升,中俄關系和緩之后,他也是念念不忘。”】

這些都說明,張作霖父子、蔣介石等當時中國的反動統治者們,對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義卑躬屈膝,對實行和平共處的蘇聯卻充滿仇視并對蘇挑釁威脅。

慕尼黑陰謀是西方犧牲中東歐小國以讓德軍能進抵蘇聯邊境,為徳國侵蘇消除地理障礙。而在遠東,西方國家更早實施了慕尼黑陰謀。1931年九一八事件中,國民黨對日本的不抵抗及西方對日本侵略東北的默許及放任,充分表明東方慕尼黑陰謀使日軍能前出至中蘇邊境,為日本侵略蘇聯消除地理障礙的目的。蔣介石的對日不抵抗與西方帝國主義的對日綏靖主義是一致的,是國民黨政府對日綏靖主義的表現。美英法希望為徳國、日本侵略蘇聯消除地理障礙后,德國會殺向東方,日本殺向北方,從歐洲東部和中國東北兩個方向進攻社會主義蘇聯。

西方帝國主義和蔣介石的對日綏靖主義,是因為西方國家政府和國民黨政府,作為相應國家剝削階級利益的維護者,都仇恨社會主義蘇聯,它們也看到日本帝國主義對社會主義蘇聯的仇恨。所以它們都寄希望日本占領東北的戰爭行為,是日本軍隊對蘇聯作戰總計劃的最重要的部分。希望日本占領北滿之后,能北進向蘇聯進攻。網上一篇名為《勿忘9.18國恥日》的文章寫道:9.18后,國民黨政府命令不抵抗日軍,“蔣多次喊出‘我們的敵人不是日本,而是共產黨’,汪精衛甚至說中國抗日是為俄國打仗”。國民黨在1929年慫恿張學良與蘇聯沖突失敗后,希望由更強大、更恨蘇聯的日本來實現對蘇聯的進攻。

根據中國剝削階級的代理人及帝國主義的階級本性,以及它們在十月革命后這20多年的反蘇歷史事實,蘇聯1945年出兵東北,肯定應設法利用出兵使東北不再淪為反蘇反共基地。因為中國剝削階級的代理人及帝國主義還在。這是階級現實所決定。幾年后的1949年底,國民黨殘軍有逃向越南并在法帝放縱下將越北變為反華基地趨向時,中共支持越共趕走法國殖民者,從而根本斷絕法帝和國民黨將越南變為反華反共基地可能。當美國打到靠近鴨綠江邊時,中共同樣不允許美帝將朝鮮變為反華反共基地,直接出兵抗美援朝。蘇聯在東北、中國在越南和朝鮮各自采取斗爭形式因條件不同而有所不同,但這里是同樣的階級斗爭道理:如可能,則不能讓國境那邊變成反共基地。

一些左派同志似乎不知道蘇聯和中共在戰后遠東將面臨的新的階級斗爭局面似的,這些左派同志在談論雅爾塔協定時,似乎階級和階級斗爭在那個時段和那一地域消失了似的。這些左派同志指責蘇聯、指責雅爾塔協定時,沒舍得用一小部分文字來分析戰后遠東將面臨的新的階級斗爭局面;沒舍得用一小部分文字來分析這種局面下,蘇聯應該用雅爾塔協定來為蘇聯和中共在即將來臨的階級斗爭爭取何種有利的斗爭態勢。

這些左派同志對蘇聯的指責,都是回避當時國際上和中國國內階級斗爭具體狀況,不是從階級斗爭出發,而是基于a國軍隊即使正義地出兵b國,也只能在b國盡義務而不能爭權益這種道貌岸然的“崇高道德觀”去要求。并以此去對雅爾塔協定加以指責。我們的一些左派同志平時也講下階級斗爭和階級觀念,但在對雅爾塔協定進行評價時,卻沒有用階級斗爭和階級觀念去判斷雅爾塔協定及具體實施到底是對共產黨有利還是對國民黨有利。他們要求蘇聯不應基于階級斗爭和階級觀念,而應基于日常大家稱道的、超階級的、“無私”、“善良”和不謀求權利的純潔心態行事。否則,他們就要指責蘇聯在中國謀取特權等等。

國際和國內階級斗爭實踐使共產黨人得出一個結論:敵對階彶間的斗爭結果,取決于雙方力量的對比,取決于斗爭前何方處于有利態勢。而要求共產黨人在激烈斗爭即將爆發前不謀取權益(例如要求蘇聯不謀求大連的權力,不謀求東北鐵路的權益等等),這些權益就必然被敵對階級所掌握,就必然改變雙方力量的對比和斗爭前的態勢。

名為《信力建:蘇聯在國共內戰中的作用》的文章也指責雅爾塔協定使蘇聯“在東北的權利”。但它較詳細地講述了蘇聯用“在東北的權利”幫肋中共的事。而一些對蘇聯指責的左派同志的文章,卻沒有這種講述,好象蘇聯“在東北的權利”只是私用,未用于幫助中共。

《信力建:蘇聯在國共內戰中的作用》大篇幅講述了蘇聯出兵東北后對中共的幫助,這兒不一一引出。該文在前面部分概括講:

【“在國防上,東北如一柄利刃,深深插入蘇聯遠東區的腹部,如何阻止美國及親美勢力在東北生根立足,是蘇聯戰后遠東政策的第一要務。因此當美軍協助國民黨軍隊海空運輸到東北,蘇聯便處處作梗,不讓國軍順利登陸,延誤國軍進占東北。蘇聯阻礙國軍接收,而讓共軍在此緊要階段,搶先一步,立足東北,在時間上占了先機,對其日后勝利,是大有幫助的。”】

蘇聯對“美軍協助國民黨軍隊海空運輸到東北”處處作梗,蘇聯讓中共“搶先一步,立足東北”,都是基于蘇聯在東北的權益而實施的。如果蘇聯出兵東北只盡義務而不爭權益,則將這些權益讓給反動的國民黨政府和美帝。這不僅損害社會主義蘇聯的國際安全,也損害中共利益:那將使“美軍協助國民黨軍隊海空運輸到東北”變得很順利,而中共想“搶先一步,立足東北”將變得困難重重。蘇聯出兵如只盡義務而不爭權益,符合只盡義務而不爭權益的“道德”要求,將在階級斗爭上犯極嚴重的錯誤,將使蘇聯和中共對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派的斗爭中處于不利的地步。

革命者沒有權利在蘇聯不得在“東北謀求權力”,“不得侵犯中國主權”的詞句下,要求蘇聯放任蔣軍乘美艦在大連和東北其它港口大肆登陸以搶占沿海或近海的大中城市,要求蘇聯放任蔣軍乘美機在東北腹地大中城市大肆空降以占領這些城市。如果蘇聯不按不得在“東北謀求權力”,“不得侵犯中國主權”的“道義”要求去做,我們就去指責蘇聯。沒有比這更殘酷、更愚蠢的“道義”了。我認為,如果當年蘇聯真按這些所謂的“道義”去做,那么才真應對蘇聯提出指責。

總之,一些左派同志指責蘇聯、雅爾塔協定的言論中,蘇聯利用雅爾塔協定所享有的權益擊敗中共強大對手關東軍(由于關東軍,八年抗戰中,中共軍隊基本只能在關內發展,難以在關外發展),使中共迅速開進中國最發達的東北地區,為中國人民獲取徹底解放創造了史無前例地大好機會這些歷史事實都被掩蓋。1945年的雅爾塔協定及其后歷史還被一左派同志描繪成“中國的處境是何等險惡危急”,“1945年的中國,說出來才后怕”。但當時的中共并不這樣認為。1946年8月22日,人民日報名為《東北各省市(特別市)民主政府共同施政綱領》講: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東北各省代表聯席會議于八月十一日通過‘東北各省市(特別市)民主政府共同施政綱領’全文如下:……擁護波茨坦四國對日公告與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徹底肅清日本在東北的侵略勢力的殘余,嚴懲與日本侵略勢力合作的漢奸、偽軍、法西斯分子、特務、土匪、嚴防日本侵略勢力及其合作者再度侵入東北”。從人民日報這消息可得出兩個結論:一、雅爾塔協定生效區的東北比當時關內有更好的革命形勢,使之能發布“東北各省市(特別市)民主政府共同施政綱領”。抗戰中中共主要根據地所在的華北,當時中共控制城市反而較東北少,控制地區成片性也較東北差,使之無法發布“華北各省市(特別市)民主政府共同施政綱領”之類的文件。二、中共在綱領中明確表示擁護基于雅爾塔協定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這擁護表明中共通過在東北的實踐,明確體會到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對中共在東北發展所帶來的益處。

中蘇兩國簽訂了新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后的1950年2月15日,人民日報題為《中蘇友好合作的新時代》的文章,也高度評價一九四五年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文章講:

【“自十月社會主義革命以來,中蘇兩大國人民之間即存在了深厚的友誼。一九二四年的中蘇條約,一九三七年的中蘇互不侵犯條約,一九四五年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對于中蘇兩大國的友誼以及蘇聯援助中國人民反對帝國主義的解放斗爭,起了很大的積極作用。……當舊的中蘇條約,舊的中蘇協定,即一九四五年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及其他協定公布的時候,曾經有些人們表示懷疑或不了解。中國共產黨歷來就說:為了對付帝國主義以及當時中國是在反革命的蔣介石國民黨集團統治之下,這個條約及其他協定,對于中蘇兩國人民說來,都是有利的。……以美帝國主義為首的世界帝國主義集團在援助蔣介石的反革命統治遭受了悲慘的失敗之后,曾經千方百計企圖從中國內部并在世界外交交易所里面,對于中蘇關系實行挑撥離間,造謠誣蔑,企圖由此而破壞中蘇邦交,孤立中國革命,來損害蘇聯的榮譽。”】

人民日報這篇文章談蘇聯與國民黨政府簽定《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時明確說:

【“這個條約及其他協定,對于中蘇兩國人民說來,都是有利的”。】

反之,沒有這個條約的存在,對蘇聯不利,對中國革命也不利。而從1946年8月《東北各省市(特別市)民主政府共同施政綱領》看,中共當時也理解到這一點。中共還指出對一九四五年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曾經有些人們表示懷疑或不了解”,并暗示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企圖通過一九四五年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對于中蘇關系實行挑撥離間,造謠誣蔑,企圖由此而破壞中蘇邦交,孤立中國革命,來損害蘇聯的榮譽。”而一些左派同志直到現在也如人民日報指出的那樣,對一九四五年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懷疑”、“不了解”,聽信了反動派“對于中蘇關系實行挑撥離間,造謠誣蔑”。

在我國剛解放不久的1950年2月22日,人民日報刊登了我國著名馬克思主義史學家胡華所寫的、名為《關于旅順口及大連的新協定》的文章。胡華在文中談到現在飽受一些左派同志攻擊的“一九四五年中蘇關于共管旅大協定的意義”時說:

【“這個協定的意義,和這次簽訂的新協定的意義基本上是相同的。當時,是為了要在對日作戰中戰勝日本,及在戰后防止日本再事侵略,加強中蘇兩國的共同安全。它不是租借性質(因民事行政是屬于中國的),而是軍事合作的性質,就是要中蘇兩國利用這個優良的海港、堅固的要塞,在對日作戰時有效的打擊日軍,在戰后則負起共同監視日本侵略者的責任。
四年半來的事實證明:這個協定是有重大意義的,對中國人民來說,是十分有利的。由于蘇軍在東北的主要交通線—中長路、與主要海口—旅順和大連港上,取得了必需的便利,就很有效的擊潰了日本關東軍,鞏固了東北的勝利。而在戰后四年半來,這個遼東半島尖端的旅順軍港,就像一把刺刀,針對著美帝正在扶植的日本侵略勢力,也針對著與日寇勾結的中國人民的死敵—中國反動派與援助中國反動派的國外帝國主義。……四年來,按照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駐在旅大地區的蘇聯紅軍,在其駐軍司令部直接領導下對于旅大人民的幫助是無微不至,面面俱到的。”】

與攻擊“一九四五年中蘇關于共管旅大協定”的說法不同,胡華的文章說“一九四五年中蘇關于共管旅大協定”簽定后“四年半來的事實證明:這個協定是有重大意義的,對中國人民來說,是十分有利的”。并說駐旅大紅軍對美日蔣等階級敵人是“一把刺刀”,對“旅大人民的幫助是無微不至,面面俱到的”。

有關研究人員對《蘇聯與東北革命根據地》這個研究題目作介紹時講:《蘇聯與東北革命根據地》“是中蘇關系研究中的大題目。東北革命根據地在奠定人民共和國的根基方面所起的作用之大是不言而喻的……東北形成鞏固的革命根據地是在1948年初。從1945年8月中共冀東部隊出關,在不到三年的時間里,東北就形成了鞏固的革命根據地,轉入戰略反攻,這一偉大勝利的取得,如果沒有背靠蘇聯、東鄰朝鮮,能夠方便地取得蘇聯方面支持的有利條件,是不可能的。”《蘇聯與東北革命根據地》講東北革命根據地沒有“取得蘇聯方面支持的有利條件,是不可能的”,而有的左派同志卻講蘇聯使“中國的處境是何等險惡危急”。當蘇聯利用基于雅爾塔協定簽定的1945年中蘇友好互助條約所獲取權益,阻止蔣軍在大連登陸并延遲蔣軍乘美艦在中國東北其它港口登陸,阻止了蔣軍乘美國飛機在東北腹地大規模著陸,而中共卻能用蘇聯掌握的東北鐵路向東北各地大量運送兵員、人員和裝備并順利占領東北廣大地區時,國民黨反動派的確認為它們所代表的“中國的處境是何等險惡危急”,而共產黨所代表的中國則前景一片光明。

雅爾塔協定規定了蘇軍在東北權益,蘇軍徹底擊敗日本關東軍將其成建制俘虜并帶去西伯利亞關押。日本軍隊不能成為中共接收東北的阻礙(而雅爾塔協定不起效力的關內,日軍則成為美蔣阻止中共軍隊解放國土的障礙,最終造成華北、華東和華中許多大中城市及周圍地區反而被遠離這些城市上百甚至上千公里的國民黨軍接受);再加上蘇聯幫肋中共軍隊進入東北,并阻礙延遲了蔣軍在東北的登陸(在大連則一直拒絕其登陸),都為中共在東北的勝利創造了條件。另外,蘇軍在大連的“特權”,也給中共巨大幫助。蘇軍在大連的“特權”,使大連成為由蘇軍保護從而蔣軍不能進攻這種特殊的解放區。蘇軍保護和支援下,大連建成了國共在東北激戰時中共在東北最大的工業基地。大連提供的炮彈不但用于東北解放,還大量用于華東的解放,用于打勝淮海戰役。據《蘇聯在中共進軍東北時的巨大幫助》講,在解放戰爭時期,大連由蘇軍保護“的特殊性(即所謂蘇軍在大連的“特權”——葉注),國民黨軍隊不敢靠近,東北民主聯軍充分利用這一優勢,以旅大為根據地,攻打國軍,打敗則撤退回保護區里,國軍不敢進來”。即中共最強大的大連軍工和中共大連地區黨政軍系統,依靠蘇軍在大連的“特權”保護下來。

《楊奎松:中蘇國家利益與民族情感的最初碰撞——以《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簽訂為背景》講: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斯大林談到1945年《中蘇友好互助條約》時說,

【“因那時與國民黨訂交道,不能不如此。美國在日本駐兵很多,蔣介石又勾結美國,蘇聯在旅順駐兵是抵制美蔣武裝力量的自由行動,保護蘇聯,同時也保護中國革命的利益。”】

只有那些認為蘇聯不應在東北謀求權益的善良意圖比中共在東北獲取有利地位重要的左派同志,才會對以上關于蘇聯存在對中共在東北順利發展創造有利條件的事實視而不見,才會認為蘇聯不在東北謀求權益,即使這使蔣軍乘坐美軍軍艦在大連及其它東北港口隨意登陸并順利占領沿海地區,使蔣軍乘美機在長春、哈爾濱等機場隨意大規模降落以盡快占領東北廣大腹地等等也是應該的。可以說,要求蘇聯在對熱衷反蘇反共的國民黨政府打交道時不謀求權益,是對蘇聯社會主義利益的無視,是對中國共產黨利益和前途的無視。至少客觀上是如此。

《論抗戰勝利之初中國的政治格局》寫道:

【“從遏制蘇聯的戰略角度出發,美國在國共關系方面越來越傾向于扶助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政府。羅斯福曾對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說,他認為在中國沒有任何一個政權、政府或任何領導人能比國民政府和蔣介石給予美國更多的支持與合作。顯然,在他看來,若要實現美國戰后遠東目標,就必須支持蔣介石政權。”】

從這文章都可看到蔣介石政權的反蘇反共,看到美帝國主義扶助蔣介石政權使其參與包圍、遏制和威脅社會主義蘇聯的戰略。但從我們這些左派同志指責雅爾塔協定的文章中,卻看不到這些蔣介石反動政權和美帝國主義的反蘇反共和它們在戰后準備實施的反共戰爭行為。在一些左派同志指責雅爾塔協定的文章中,引用了不少蔣介石攻擊雅爾塔協定的話。通過這些話描述的是蔣介石的民族主義立場。這樣,蔣介石的反蘇反共的反動性被掩蓋了。

陶文釗研究員在其所寫的《1945年中美蘇關系的一幕——從雅爾塔秘密協定到<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一文中寫道:

【“雅爾塔協定后來在美國受到許多親蔣反共人士的嚴厲批評。曾任駐華大使的赫爾利1951年在國會作證時說:協定‘繪出了共產黨征服中國的藍圖’,曾任駐蘇、駐法大使的蒲立德稱:‘這是一位美國總統所簽署的最無必要、最丟人和最具潛在災難的文件’,是羅斯福在‘病魔纏身,心力交瘁’,以致‘常常難于形成自己思想’時犯的錯誤。國民黨人后來也指責協定‘是一個巨大的、災難性的錯誤’。”】

赫爾利在美國國會作證時說雅爾塔協定“繪出了共產黨征服中國的藍圖”,蒲立德說雅爾塔協定是羅斯福“簽署的……最具潛在災難的文件”,國民黨人后來也指責協定“是一個巨大的、災難性的錯誤”。在這里,不管美國親蔣反共人士和國民黨人談的雅爾塔協定使“共產黨征服中國”或美國、國民黨的“災難”,都表明雅爾塔協定促成了這樣一種階級斗爭結果:共產黨的勝利和美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派的失敗。但是對熱衷于用民族主義情緒指責雅爾塔協定的左派同志,他們既無視1945年及其后的階級斗爭事實,也不屑探討如何用雅爾塔協定來為蘇聯和中共在這即將到來的階級斗爭處于較有利的地位,同樣也無視雅爾塔協定促成了共產黨的勝利和美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派的失敗這樣明顯的階級斗爭結果。

另外,雅爾塔協定規定的蘇軍在東北權益的一個重要性是:阻止美軍在東北的登陸和駐扎。這極大減小了東北我軍的軍事壓力,為我軍創造了良好斗爭環境。而這,我們可對比看看雅爾塔協定不發生效力的關內,就可得出這一結論。

在關內,沒有一些左派同志所說的蘇聯的“特權”,但卻造成美軍在關內的橫行霸道,造成美軍在關內的特權:美軍在青島、天津、秦皇島等國共占領區交界處附近的城市登陸并駐扎,并且宣布駐地附近一定范圍的區域甚至一些鐵路線(如北寧線)由美軍防守。這些都對美軍駐扎區附近我軍形成威攝,對附近我軍行動造成制約。

1946年11月9日人民日報的《慶祝蘇聯國慶 解放日報七日社論》講:

【“別的姑置不論,只要看一看蘇聯的外交政策,就足以證明這一點。它忠實與堅決地執行雅爾塔、波茲坦、莫斯科等會議決定,打擊新的戰爭挑撥者,反對帝國主義擴張政策,聲援被壓迫民族和人民爭取獨立自由民主運動……蘇聯還以流血犧牲的代價,解放東北,并忠實的執行中蘇條約自東北撤兵把東北歸還中國,對于中國人民爭取獨立、自由、與和平民主的運動,蘇聯復不斷地予以正義的聲援。蘇聯這種完全以平等待我兄弟的友誼,與美帝國主義分子以“援華”為名,幫助蔣介石獨夫壓迫和屠殺中國人民相比,真有天壤之別。”】

在這里,中共明確肯定雅爾塔協定和1945年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并對1945、46年蘇聯的對華行動大加贊揚,還感慨蘇聯“完全以平等待我兄弟的友誼,與美帝國主義分子以‘援華’為名,幫助蔣介石獨夫壓迫和屠殺中國人民相比,真有天壤之別”。但我們這些左派同志卻是開足火力攻擊那時的社會主義蘇聯的文章中,卻放過“幫助蔣介石獨夫壓迫和屠殺中國人民”的美帝。

1946年8月7日人民日報名為《美軍不應占領中國》文章講,

【“‘美國務院發言人重申在華美軍之駐扎,系應中國政府之請求,用以遣送在華日軍者。美軍在華之唯一目的即在于此。’……但是過去的十四月以來,在華美軍的行為就是一直與這些聲明不符與違背的。因為:第一,華中華南同樣集中有更多的日俘,但并未有一個作戰美軍登陸”。】

即駐華美軍絕大部分是開往國共兩黨沖突集中的華北,為進攻華北解放區的蔣軍壯膽并提供軍事幫助。

1946年6月3日,人民日報名為《中外輿論評目前局勢 建議美軍撤離中國 咸認美國幫助國民黨為內戰重要因素……》的報道講:

【“英國倫敦廣播曾說:美軍在許多交通線上,與日軍合作幫助國民黨軍隊進攻。一位美國記者報導:美國所謂幫助中國解除日軍武裝,遣送日軍回國,實際上是用軍艦與飛機轉運國民黨軍隊,而日軍則用于保護交通,在華北,日軍尚有七分之六完全保存自己的武裝(這說明,日本投降后日軍阻礙中共接受日軍占領區;其后華北日軍還保護國民黨交通線——葉注)。美國每周新聞記者報導:國民黨軍在美國掩護之下,沿北寧路前進,在滿洲進行大規模的內戰。美國海軍陸戰隊為此目的,在北寧路沿線與河北北部駐守各地。”】

美軍防守這些區域,既減少了蔣軍防守負擔,使蔣軍可將更多兵力投入對解放區的進攻,又利用中共不愿與美軍發生沖突從而不會向這些區域或交通線進攻的特點,做到比蔣軍防守更好的防守效果。而在雅爾塔協定效力所及的東北地區,有成建制的大批日軍為國民黨”保護交通”嗎?雅爾塔協定阻止了美軍進入了東北,東北發生了關內那種美軍為蔣軍駐守鐵路沿線各地的情況嗎?請問:是雅爾塔協定生效為中共發展和新中國成立提供了有利條件?還是沒有雅爾塔協定作用地區的美軍橫行為中共發展和新中國成立提供了有利條件?

1946年6月8日人民日報刊登的《美國應即停止助長中國內戰 解放日報六月五日社論》講,

【“從日本投降以后到現在,美國龐大的海軍和陸空軍駐在中國各地……美軍已經把中國看作他們的基地了。他們在中國不但幫助內戰的發動和運兵,并幫助他們看守和修理港口、鐵路、礦山(從這可見,美軍并不僅限于為國民黨反動派防守一些鐵路線——葉注),訓練他們作戰和使用美國供給的轟炸機、軍艦、坦克、大炮、及其他各種殺人利器,直到進行特務工作……誰也不能否認,中國反動派是僅僅依靠著美國反動分子的軍事干涉政策的支持和援助,否則中國早已獲得和平與民主了。中國人民在對日作戰結束之后,仍然被外國武器所屠殺——這就是美國的武器,中國人民今天的災難,根本上乃是美國反動分子制造與助長中國內戰的政策所賜予”。】

但一些左派同志卻要與當時中共報刊反其道而行之,不講抗戰后中國人民“的災難,根本上乃是美國反動分子制造與助長中國內戰的政策所賜予”,反而將主要攻擊火力指向蘇聯,大肆攻擊蘇聯侵犯中國主權。攻擊雅爾塔協定和蘇聯使”1945年冷戰剛開始時中國的處境是何等險惡危急”,使“1945年的中國,說出來才后怕”。

1946年7月2 日人民日報《美艦運青之國民黨先頭部隊進犯即墨遭有力打擊 青島美軍舉行侵略性挑釁演習》報道講,駐青島“美陸戰隊司令克萊門將軍……于十八日在記者招待會上公開宣稱:‘青市區迄滄口(距青市十五公里)飛機場,均有美軍機構,自當采取各種方式協助當局維持治安,借以維護美軍安全’。所謂‘協助當局維持治安’及‘維護美軍安全’,皆系美國武裝干涉中國內政之借口。”從人民日報這報道可見,美軍幫助蔣軍防守“港口、鐵路、礦山”和機場,甚至以“各種方式協助當局維持治安”。中共軍隊在國民黨統治區的軍事活動,均可能被認為有違“治安”而遭到美軍打擊。這客觀上限制了中共軍隊的活動。沒有雅爾塔協定作用的華北,美軍有各種權力,并用這些權力幫助國民黨反動派,并限制中共活動,“美國武裝干涉中國內政”情況泛濫。雅爾塔協定起作用的東北,阻止了美軍在東北的存在,從而阻止了美軍在東北幫助國民黨反動派,使美軍不能在東北限制中共活動。請問:東北如沒有雅爾塔協定時,你們靠什么阻止華北“美國武裝干涉中國內政”的情況在東北重演?

另外,華北美軍進抵解放區附近甚至多次參與進攻解放區。這既對中共軍隊增加了很大軍事壓力,也約束、限制了中共軍隊的斗爭,這使關內我軍斗爭環境相對關外就要惡劣些(這也反襯出雅爾塔協定為中國革命創造了良好的國際環境)。

首先,美軍裝備及軍事素養遠高于蔣軍,打美軍比打蔣軍困難得多;更重要的是,擔心與美軍沖突成為美軍大規模進攻我軍的借口。因此我軍對此很擔心,并多次對美軍幫助蔣軍的行動予以抗議。與一些左派同志開足火力攻擊那時的社會主義蘇聯卻放過美帝不同,當時人民日報上中共是贊揚蘇聯并幾乎天天都批判美帝幫助國民黨反動派的罪惡行徑。

美軍從他們駐守的北寧線等區域向周邊的解放區進攻侵擾的事例,當時的人民日報報道很多,這兒僅舉幾例報道。

1946年12月31日,人民日報名為《周恩來同志談時局 杜魯門聲明是掩飾對華反動政策……》的報道講:

【“……美軍借口遣俘駐華不僅干涉中國內政且已參加中國內爭……美海軍在中國沿海橫行,其陸戰隊在華北各地侵擾均已一年多了。單就去年十月到今年七月的不完全統計,美軍沿北寧路向我解放區侵擾的軍事行動,便將近有三十次之多(注意,這不是美軍在整個華北對解放區侵擾數,而僅是華北北寧路向我解放區侵擾數——葉注),其中有配合蔣介石政府軍隊一道行動的,這不僅是干涉中國內政,而且已參加中國內爭了。”】

1946年7月24日,人民日報名為《北寧線美軍侵擾解放區 美國式蔣機轟炸長春路》的報道,較具體講述北寧線美軍當月中旬的幾次侵擾:

【“冀東北寧路沿線留守營、昌黎、秦皇島等地美軍,于七月十一日至十七日連續向解放區侵擾達五次之多,動用近三百兵力,并曾一度侵入昌黎縣四區之底莊、苗道莊、潮河、聶莊及昌黎之劉佃莊等十數村鎮。十四日秦皇島留守營美軍百五十余名,侵入昌黎四區之周莊一帶時,并有美機×架低空飛行。此外近日美機亦不斷向三河、遵化、豐潤、玉田、盧龍、樂亭、昌黎等地偵察。十一日北寧路五十二號橋下美軍十余名,竟架坦克三輛駛至灤縣大石佛一帶擾襲,軋毀青苗無數。此間軍政當局及各界人士咸認為美軍此種無理向解放區挑釁與侵犯中國主權之行為,美當局如不予制止,解放區軍民必然進行嚴重反擊,沖突之責任,應完全由美方擔負。當地軍政當局已請執行部葉劍英委員向美方提出抗議。”】

美軍不僅單獨向解放區進攻侵擾,有時還與國民黨軍向解放區發起聯合進攻。1946年8月4日人民日報《論安平鎮事件 解放日報社論》講:

【“駐中國天津美海軍陸戰隊巡邏隊以及國民黨軍各一部,二十九日上午忽然巡邏到天津東北約七十公里的安平鎮附近,侵入冀東八路軍防地,并向當地守軍攻擊,守軍被迫自衛,雙方都有死傷;美軍不但沒有認錯,反而實行增援,并有美空軍出動配合。”】

1946年8月7日,人民日報名為《蘆臺美軍偕同偽軍向小陳莊我軍進攻》報道講:

【“在七月二十九日美軍與蔣軍聯合向冀東解放區軍民挑釁發生‘安平事件’之前兩日,駐北寧路蘆臺美軍亦直接向冀東解放區無理進犯。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八時,塘沽北七十里蘆臺車站美軍十余人,偕同該地偽軍三十余名,攜迫擊炮一門、輕機槍兩挺、重機槍一挺,乘裝甲車四輛,向蘆臺車站東北方小陳莊之八路軍某支隊進攻。發炮九發,八路軍兩戰士受傷,民房一間被毀。該支隊為促美軍覺悟,忍痛退避,并急電上級要求向美軍當局提出警告”。】

1946年8月3日人民日報的《美蔣軍并肩作戰 進攻香河西南我軍防地 我冀東軍區向美方嚴重抗議》講:

【“二十九日上午,香河西南安平鎮附近之八路軍防地,受到突然襲擊,八路軍在被迫自衛中,發現美軍三十余人,配合蔣軍八十余人作戰,戰斗結果,雙方均有死傷。至午后復有美軍一部自天津趕到增援,八路軍為促美軍之覺悟,當即退出戰斗。這就是中央社所謂‘共軍襲擊美軍’之真相。據駐津美海軍陸戰隊參謀長瓦頓少將宣稱:與八路軍發生沖突之美軍,系由津赴平之‘巡邏隊’,對于美軍為何派‘巡邏隊’‘巡邏’到解放區,并與蔣軍并肩攻打八路軍,瓦氏并無解釋。兩月以來,美軍不斷向冀東解放區挑釁滋擾,現在竟公開配合蔣軍直接對人民軍隊作戰……冀東軍區司令部已向北平執行部要求調查安平沖突經過,并向美方嚴重抗議武裝干涉中國內政之不法行動”。】

1946年8月10日,人民日報刊出名為《美蔣合作三路進犯香河縣 我冀東當局提出嚴重抗議 要求美蔣軍立即退出侵占地區》的報道。

從人民日報當時報道看,我軍對駐守華北的美軍的進攻侵擾,總體采取“忍痛退避”的態度,多是后撤或稍加抵抗后后撤的避免沖突方式。美軍的駐守和進攻侵擾,對我軍反擊蔣軍造成很大阻礙。看看華北情況我們應該知道,蘇聯如未通過雅爾塔協定在東北謀得權益,就無法制止美軍在東北登陸,東北的中共部隊就將如華北一樣頻繁受到美軍阻礙和侵擾。

因此,雖然日本投降時,中共在東北的基礎遠不如華北、華東(即使其后中共從華北、華東總共向東北派遣了10多萬干部和軍隊,但留在華北或華東的干部和軍隊數量仍遠多于去東北這10多萬人),但中共卻是在東北率先實現完全解放,然后幾十萬東北野戰軍主力揮師支援關內。東北率先實現完全解放,其重要原因是基于雅尓塔協定的蘇聯出兵東北,為中共前出東北并存在、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實施雅尓塔協定制止了美軍在東北的直接存在,減小中共在東北發展的阻力,延緩蔣軍進入東北時間,使東北有較多大城市和工業在中共手中;中共在東北背靠蘇聯、朝鮮所獲得的囯際主義援助。東北的這些有利條件,是關內所沒有的。因此,雅爾塔協定對中國革命和中國前途的巨大幫助,是不容否定的。

【葉勁松,察網專欄學者】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history/201905/48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