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抗日戰爭時期,中日矛盾是民族矛盾,被中國共產黨認為是主要矛盾,勝過共產黨與國民黨之間的階級矛盾。日寇是中華民族最兇惡的敵人。日寇最怕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人的鋼鐵意志,是日寇最想征服,又最難征服的對象。共產黨與國民黨,就整體而言,主要區別也在其成員的意志品質上。

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濟學:樣板戲《紅燈記》里,鳩山“請”李玉和來喝酒,軟硬兼施都不奏效,碰了一鼻子灰的日寇,這個時候講了這么一段話。可見,他想不通啊!

《紅燈記》第六場赴宴斗鳩山 視頻

抗日英雄李玉和:共產黨員鋼鐵意志

2015-07-09 16:24   jixuie

李克勤(jixuie)題記:最近央視播放現代京劇樣板戲《紅燈記》有好幾次,與以往不同的是,全局都有字幕。我注意到“ 第六場  赴宴斗鳩山”,李玉和把一個共產黨員的鋼鐵意志,從神態、表情到語言,表現得淋漓盡致,可謂到家了。

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央視戲曲頻道的導演,這次真體現出水平來,李玉和唱的這段,突出了“共產黨員鋼鐵意志”,而且圖像是李玉和的頭部,這讓我們可以更加細致觀察,李玉和的神態氣質。

傳統京劇里的那種“千軍萬馬”的寫意,在這里得到了新的創造性地發揮。

有這種鋼鐵般意志的共產黨員,理所當然——視死如歸!

日寇奈何,奈何......

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小小時候特別熟悉這個場景,電影上映時的海報也是從劇中選了幾幅精華圖片,這是其中之一。

為了便于年青朋友學習研究,特地找了這一場的文字資料,供參考:

【京劇樣板戲《紅燈記》第六場 赴宴斗鳩山
[緊接前場。
[鳩山會客室。桌上擺著酒席。
[幕啟:侯憲補上。
侯憲補  李師傅請吧。
[李玉和從容鎮靜,堅定走上。侯憲補下。
李玉和(唱)【二黃原板】
一封請帖藏毒箭,
風云突變必有內奸。
笑看他刀斧叢中擺酒宴,
我胸懷著革命正氣、從容對敵、巍然如山。
[鳩山上。
鳩  山:哦,老朋友,你好啊?
李玉和:哦,鳩山先生,你好啊?
[鳩山要與李玉和握手,李玉和視若無睹,鳩山尷尬地將手縮回。
鳩  山:哎呀!好不容易見面哪!當年在鐵路醫院我給你看過病,你還記得嗎?
李玉和  噢,那個時候,你是日本的闊大夫,我是中國的窮工人,你我是"兩股道上跑的車",走的不是一條路啊!
鳩  山  呃!不管怎么說,我們總不是初交吧!
李玉和(虛與周旋)那就請你多"照應"羅!
鳩  山:所以,請你到此好好地敘談敘談。來,請坐,請坐。老朋友,今天是私人宴會,我們只敘友情,不談別的,好嗎?
李玉和(應對自若,探敵虛實)我是個窮工人,喜歡直來直去,你要說什么你就說什么!
鳩  山:痛快!痛快!來來來,老朋友,先干上一杯。
李玉和  鳩山先生,你太客氣了。實在對不起呀,我不會喝酒!(推開酒杯,掏出煙袋,劃火抽煙)
鳩  山:不會喝?唉!中國有句古語:"人生如夢",轉眼就是百年哪!正所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李玉和(卑視地吹滅火柴)是啊,聽聽歌曲,喝點美酒,真是神仙過的日子。鳩山先生,但愿你天天如此,"長命百歲"!(諷刺地擲火柴于地)
鳩  山:呃……(尷尬一笑)老朋友,我是信佛教的人,佛經上有這樣一句語,說是:"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李玉和(反擊)我不信佛。可是我也聽說有這么一句話,叫做:"道高一丈,魔高一丈"!
鳩  山:好!講的好!老朋友,我們所講的,只不過是一種信仰。其實呢,最高的信仰,只用兩個字便可包括。
李玉和:兩個字?
鳩  山:對。
李玉和:兩個什么字啊?
鳩  山  "為我"。
李玉和:哦,為你!
鳩  山  不,為自己。
李玉和(佯裝不解)"為自己"?
鳩  山:對。老朋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呀!
李玉和:怎么?人不為己,還要天誅地滅?
鳩  山:這是做人的訣竅。
李玉和:哦!做人還要有訣竅?
鳩  山  做什么都要有訣竅!
李玉和:哎呀,鳩山先生,你這個訣竅對我來說,真好比:搟面杖吹火,一竅不通!
[鳩山一震。
鳩  山:老朋友,不要開玩笑了!就請你來幫幫我的忙吧!
李玉和:我是個窮工人,能幫你什么忙啊?
鳩  山:好啦,不必兜圈子了,快把那件東西交給我!
李玉和:啥東西?
鳩  山:密電碼!
李玉和:哈……什么電馬電驢的,我就會扳道岔,從來沒玩過那個玩藝兒!
鳩  山(威脅地)老朋友,要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話,可別怪我不懂得交情!
李玉和(從容地)那就隨你的便吧!
[鳩山示意,王連舉上。
鳩  山  老朋友,你看看這是誰呀!
[李玉和目光如電,王連舉龜縮膽顫。
[鳩山示意王連舉向前勸降。
王連舉:老李,你不要……
李玉和  住口!
王連舉:老李,你不要太死心眼兒了……
李玉和(拍案而起,奮臂怒斥)無恥叛徒!(唱)【西皮快板】
屈膝投降真劣種,
貪生怕死可憐蟲。
敵人的威脅和利誘,
我時時向你敲警鐘!
你說道:"既為革命不怕死",
為什么背叛來幫兇?
敵人把你當狗用。
反把恥辱當光榮,
到頭來,人民定要審判你,
變節投敵罪難容!
[李玉和的革命正氣,使叛徒心驚膽顫,躲到鳩山背后。
鳩  山(自以為得意)呃!老朋友,不要發火。呵……(揮令王連舉下)老朋友,這張王牌我本不愿意拿出來,可是你逼得我走投無路哇,所以,我是不得不這樣做呀!
李玉和(迎頭痛擊)哼!我料定你會這樣做的!你這張王牌,不過是一條斷了脊梁骨的賴皮狗!鳩山,我不會使你滿意的!
鳩  山(詭計失敗,兇相畢露)李玉和,我干的這一行,你不會不知道吧?我是專給下地獄的人發放通行證的!
李玉和(針鋒相對)哼!我干的這一行,你還不知道嗎?我是專去拆你們地獄的!
鳩  山  你要知道,我的刑具是從不吃素的!
李玉和(蔑視地)哼!那些個東西,我早就領教過啦!
鳩  山(妄圖恐嚇)李玉和,勸你及早把頭回,免得筋骨碎!
李玉和(壓倒敵人)寧可筋骨碎,決不把頭回!
鳩  山  憲兵隊里刑法無情,出生入死!
李玉和(斬釘截鐵,字字千鈞)共產黨員鋼鐵意志,視死如歸!鳩山!
(痛斥日寇)(唱)【西皮原板】
日本軍閥豺狼種,
本性殘忍裝笑容。
殺我人民侵我國土,
【快板】
說什么"東亞共榮"不"共榮"!
共產黨毛主席領導人民鬧革命,
抗日救國幾億英雄。
你若想依靠叛徒起效用,
這才是水中撈月一場空!
鳩  山:來人!
[伍長、二日寇憲兵上。
鳩  山(唱)【西皮散板】
我五刑俱備叫你受用!
[李玉和斗志昂揚,敞懷"亮相"。
李玉和(冷笑)哼……
伍  長  走!
李玉和(接唱)
你只能把我的筋骨松一松。
伍  長  帶走!
[二日寇憲兵拉李玉和。
李玉和  不用伺候!
[李玉和略一揮臂,二日寇憲兵踉蹌后退。
[李玉和從容扣鈕,拿起帽子,撣灰;轉身,背手持帽,以壓倒一切敵人的氣魄,闊步走下。
[伍長、二日寇憲兵隨下。
鳩  山(精神上被完全擊敗,無可奈何地)好厲害呀!
念【撲燈蛾】
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我軟硬兼施全落空。
但愿得重刑之下他能招供--
[伍長上。
伍  長  報告,李玉和寧死不講!
鳩  山  寧死不講?
伍  長  隊長,我帶人到他家再去搜!
鳩  山  算了。共產黨人機警得很,恐怕早就轉移了!
伍  長  是!
鳩  山  把他帶上來!
伍  長  帶李玉和!
[二日寇憲兵拖李玉和上。李玉和身帶傷痕,血跡殷紅;英氣勃勃,逼近鳩山,"翻身",扶椅挺立。  李玉和(唱)【西皮導板】
狼心狗肺賊鳩山!
鳩  山:密電碼,你交出來!
李玉和  鳩山!
【快板】
任你毒刑來摧殘,
真金哪怕烈火煉,
要我低頭難上難!
哈……
[英雄氣慨,令群敵心膽俱顫。
[李玉和"亮相"。
[燈暗。
--幕閉】

李克勤(jixuie)后記:抗日戰爭時期,中日矛盾是民族矛盾,被中國共產黨認為是主要矛盾,勝過共產黨與國民黨之間的階級矛盾。日寇是中華民族最兇惡的敵人。

日寇最怕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人的鋼鐵意志,是日寇最想征服,又最難征服的對象。

共產黨與國民黨,就整體而言,主要區別也在其成員的意志品質上。

國民黨,也曾經是革命黨,但后來在蔣介石那里叛變革命,屠殺工農,使得國民黨整體上墮落為腐朽的落后勢力。

共產黨內部也出過叛徒,我們小時候比較熟悉兩個典型叛徒,一個是出賣江姐的甫志高,另一個就是《紅燈記》里的王連舉。

在我們這些男生里,誰要是當叛徒,簡直就會臭不可聞。

學習英雄,同時絕不做叛徒,這恐怕是那個時候獨特的文化現象。

根據我的記憶,那種文化現象的普遍化,就形成了一種文化氛圍,這就是我后來界定的——毛澤東文化。

我始終認為,這是毛主席精心培訓呵護的文化氛圍,在這樣的文化氛圍里,英雄輩出,英雄層出不窮。

我們當時只是把浩亮演的李玉和當做英雄,當做偶像。

這與把演員當做偶像,完全是兩碼事。

這些演英雄的文藝工作者,還得不斷地繼續學習,尤其要深入到工農兵生活中去,否則,那就落后了。

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

這就是演李玉和的浩亮(中),與《杜鵑山》的女主角柯湘的扮演者楊春霞(右),在群眾中演出的場景,左邊是于會泳。

英雄,指的是英雄的思想與英雄的行為,這個和明星有著本質區別。

演員只是將英雄之道,器化為文藝作品里的英雄形象。

學英雄,不等同于學演員。

明星似乎將明星演的角色固化在演員身上,炒作者生怕演員沒有了角色那道光環。

炒作者考慮的是商業利益。

因此如今的明星與當年演英雄的浩亮、楊春霞、童祥苓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還是要集中在英雄文化上,就是在道層面來感悟“共產黨員的鋼鐵意志”,那才是敵人最怕的,同時是我們最需要的。

敵人想不通的人和事,我們能不能也想不通?

如果我們也想不通,那意味著什么?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還能否道器變通?

毛主席語錄:

【最后,需要講一點中國革命和世界革命的相互關系。
自從帝國主義這個怪物出世之后,世界的事情就聯成一氣了,要想割開也不可能了。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但是這不是說我們可以不需要國際援助;不,國際援助對于現代一切國家一切民族的革命斗爭都是必要的。古人說:"春秋無義戰。"于今帝國主義則更加無義戰,只有被壓迫民族和被壓迫階級有義戰。全世界一切由人民起來反對壓迫者的戰爭,都是義戰。俄國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是義戰。第一次世界大戰后歐洲各國人民的革命是義戰。中國的反鴉片戰爭,太平天國戰爭,義和團戰爭,辛亥革命戰爭,一九二六年至一九二七年的北伐戰爭,一九二七年至現在的土地革命戰爭,今天的抗日和討伐賣國賊的戰爭,都是義戰。在目前的全中國抗日高潮和全世界反法西斯高潮中,義戰將遍于全中國,全世界。凡義戰都是互相援助的,凡非義戰都是應該使之轉變成為義戰的,這就是列寧主義的路線。我們的抗日戰爭需要國際人民的援助,首先是蘇聯人民的援助,他們也一定會援助我們,因為我們和他們是休戚相關的。過去一個時期內,中國革命力量和國際革命力量被蔣介石隔斷了,就這點上說,我們是孤立的。現在這種形勢已經改變了,變得對我們有利了。今后這種形勢還會繼續向有利的方面改變。我們不會再是孤立的了。這是中國抗日戰爭和中國革命取得勝利的一個必要的條件。】
——(《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 1935年12月27日)

Finally, a word is necessary about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Chinese and the world revolution.

Ever since the monster of imperialism came into being, the affairs of the world have become so closely interwoven that it is impossible to separate them.

We Chinese have the spirit to fight the enemy to the last drop of our blood, the determination to recover our lost territory by our own efforts, and the ability to stand on our own feet in the family of nations.

But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we can dispense with international support; no, today international support is necessary for the revolutionary struggle of any nation or country.

There is the old adage, "In the Spring and Autumn Era there were no righteous wars."

This is even truer of imperialism today, for it is only the oppressed nations and the oppressed classes that can wage just wars.

All wars anywhere in the world in which the people rise up to fight their oppressors are just struggles.

The February and October Revolutions in Russia were just wars.

The revolutions of the people in various European countries after World War I were just struggles.

In China, the Anti-Opium War,the War of the Taiping Heavenly Kingdom, the Yi Ho Tuan War, the Revolutionary War of 1911, the Northern Expedition of 1926-27, the Agrarian Revolutionary War from 1927 to the present, and the present resistance to Japan and punitive actions against traitors--these are all just wars.

Now, in the mounting tide of nation-wide struggle against Japan and of world-wide struggle against fascism, just wars will spread all over China and the globe.

All just wars support each other, while all unjust wars should be turned into just wars--this is the Leninist line.

Our war against Japan needs the support of the people of the whole world and, above all, the support of the people of the Soviet Union, which they will certainly give us because they and we are bound together in a common cause.

In the past, the Chinese revolutionary forces were temporarily cut off from the world revolutionary forces by Chiang Kai-shek, and in this sense we were isolated.

Now the situation has changed, and changed to our advantage.

Henceforth it will continue to change to our advantage.

We can no longer be isolated.

This provides a necessary condition for China's victory in the war against Japan and for victory in the Chinese revolution.

On Tactics Against Japanese Imperialism (December 27, 1935)

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mao/selected-works/volume-1/mswv1_11.htm

【李克勤,察網專欄學者。本文原載于微信公眾號“濟學”,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共產黨 日寇 抗日

原標題:日寇鳩山想不通:共產黨人為什么比鋼鐵還要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