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棒:秦暉拿“不惜一切代價”大做文章意欲何為?

秦暉的奇文如果僅僅是就文章而言,論點錯誤,因為這是唐吉柯德戰風車;論據虛假或者說缺乏論據;論證違背邏輯,善于無效論證。而從其寫文章的政治動機而言,跟公知許xx的借疫情之機發出的“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齊齊用力、用心、用命,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的煽動如出一轍,差別在于許xx赤膊上陣,秦暉照樣玩弄詭辯術的慣用伎倆,跟之前的提出“左右合流”一樣,目的都是推墻。這倆活寶太心急了,估計這次又是要碰得鼻青臉腫,到時候弄巧反拙,主子發放“推廣民主費用”的時候又會“扣工資”了。

【本文為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跟去年以來世界上埃博拉、流感、新冠肺炎等流行病相繼為害人類一樣,趁這次新冠肺炎在中國流行之機,自由派公知中的各色牛鬼蛇神紛紛粉墨登場,還真的是把疫情當成他們繼續推進改旗易幟的大好機會了。

前不久,剛剛有公知許xx的借疫情之機煽動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齊齊用力、用心、用命,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

在這里,跟公知許xx曾經共事于同一所大學的秦暉,又耐不住寂寞,跳了出來。只不過,秦暉比許xx狡猾一點,不那么殺氣騰騰,而是曲線進攻,首先整出一個“不惜一切代價抗擊疫情”作為靶子,然后歪曲其內涵,最后攻擊這是為了“政治安全”而不顧人民死活。

前些天,前清華大學教授,現香港中文大學歷史學教授秦暉在英國《金融時報》唯一的非英語網站FT中文網上面發布題為《不能真把防疫當戰爭》的文章,在文章中,他運用詭辯術的拿手好戲,使出渾身解數挑撥政府與民眾的關系,武漢和全國各地的關系,醫護人員與其他公民的關系。

為了謹慎起見,我以“不惜一切代價抗擊疫情”作為關鍵詞在網絡上搜了黨和國家以及各省市自治區領導人關于防控疫情的所有講話,并沒有發現“不惜一切代價抗擊疫情”的說法,倒是《江西日報》有一篇題為《不惜一切代價抗擊肆虐的病毒,“最美逆行者”筑起一道“紅色防線”》的文章,文章報道了江西省級定點救治醫院——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救治肺炎患者的情況。文章結尾有一句話:“疫情防控阻擊戰已經到了最關鍵時刻。張偉說,下一步,他們將繼續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價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

先別說在這篇新聞報道的特定的語言環境里面,“不惜一切代價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是作為一個完整的意思進行表達的,“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在這里是句子的“中心詞”,“不惜一切代價”是“保障”的“狀語”,是說明“保障”的程度的。即使是秦暉出于特定的政治目的斷章取義,要對相關的表達方式人為割裂,那么這個“不惜一切代價”的內涵也未必包括讓民眾付出更大的犧牲的意思吧?因為“不惜一切代價”的目的就是“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不可能在同一個句子里面,意思前后矛盾吧?而秦暉偏偏就不但斷章取義,而且還指鹿為馬,人為地給“不惜一切代價”硬安上一個為了政治安全不惜讓民眾付出更大的犧牲的意思,然后進行“批判”,完全是自由派公知平時玩弄詭辯術忽悠人的慣用伎倆。

千鈞棒:秦暉拿“不惜一切代價”大做文章意欲何為?

這篇奇文,洋洋4000多字,整篇文章離不開公知的“無中生有”、“移花接木”、“李代桃僵”和偷換概念等忽悠術。

首先梳理一下其論證觀點的邏輯鏈條:

文章開篇首先通過以偏概全和斷章取義,生造出來一個帶片面性的或者是可能會產生歧義的命題,作為批判的對象——

【最近全民抵抗新冠疫情,媒體乃至網絡上都不斷傳出各種戰爭用語,諸如“戰時狀態”、“戰時措施”、組織抗疫“敢死隊”、打一場對抗病毒的“人民戰爭”,尤其是“不惜一切代價,打贏防治新冠這一仗”之類的提法,不一而足】。

然后,通過一系列的假設鏈條得出一個結論——

所以,“不惜一切代價”去打贏抗疫“戰爭”是一種無意義的說法,如果這個代價是指人命,甚至可以說是極為荒唐的說法。這就是抗疫與真正的戰爭的又一大不同】。

然后再從這個觀點推論出三個分論點——

第一、“邪惡的戰爭往往不計人命,甚至發動戰爭可能就是為了殘殺無辜——如希特勒為滅絕猶太人而發動的戰爭一樣”。

第二、“正義的戰爭的目的,保護更多的生命可能是目的之一或最終目的,但也有很多“正義之戰”是為生命以外的“偉大目標”——諸如自由、尊嚴、榮譽、領土、主權等——而打的

三、中國的抗疫的“不惜一切代價就是為了‘政治安全’”。

然后,再按照秦暉自己的政治目的得出一個假設性的命題——

“不惜一切代價”如果是指人命的“代價”,贏得那種反正不會失敗的“勝利”又有什么價值呢?

為了論證“不惜一切代價”是指人命的“代價”,他無中生有地指責這次的抗疫斗爭是所謂的“以整體的名義要求、乃至強制要求自己以外的個體作出犧牲的行為再通過把毫無共同之處的兩件事物進行機械類比的詭辯術,把這種假設性的做法等同于是用鄧世昌等將士的英勇獻身為慈禧臉上貼金,矛頭所向,十分清楚。

下一步,配合美國媒體的關于武漢封城侵犯人權的說法,他別有用心地誣稱強制治療、強制隔離、封城封村、禁足之類措施”是“政府強制一部分人為整體利益付出代價,并且無中生有稱政府強迫沒有防護的醫生“上陣”去處理高傳染性疫疾。還公然歪曲事實,為香港部分醫護人員“罷醫”要挾特區政府禁止內陸民眾赴港的行為洗地,說成是“香港醫生工會要求管理者必須提供足夠防護”。

最后毫無根據地上綱上線,牽強附會地指責中國政府把醫療政治化,是“在醫療中隨意套用戰爭規則”。

由于秦暉與許xx的殺氣騰騰直奔主題不同,表面上是在擺事實講道理,只不過他在論證中大量運用詭辯術,以收到忽悠的效果,因此首先很有必要讓大家了解這位秦公知是何方神圣。

他深知自由派臭名遠揚,單靠自由派難以實現推墻的目的,于是曾經拋出一個“左右合流”論,提醒他的同伙不能忽視左派的力量,并且忽悠忽悠左派和右派一起推翻執政黨。

他抹殺左派和右派在階級屬性、意識形態、社會制度方面的差異和對立,套用西方的說法來定義中國的左派和右派——“左派更偏重平等一點,右派更偏重自由一點。”

從本質屬性上說,一般意義上的左派是馬克思主義者、 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是擁有勞動人民立場的愛國者,擁護四項基本原則,擁護生產資料公有制,反對私有制,代表大多數人的利益,其基本階級是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而右派是的立場跟左派恰好完全相反,而且從組成上面說,右派基本上是新生資產階級里面的與體制有仇的人、體制內腐敗蛻化的砸鍋黨以及依附于他們的知識分子,其階級基礎是官僚買辦資產階級。基本上屬于復辟倒退派,只不過他們之間又分為言論派和行動派而已,所謂的行動派已經游走在違法犯罪的邊緣,已經屬于司法機關打擊的對象。

秦暉抽掉中國的左派和右派形成和生存的國內外社會環境和主客觀因素去談什么自由和平等多一點或者少一點,完全是繼續為他下面用詭辯術論證“左右合流”論服務的。

其實,黨的領導集體宣示的“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也不走封閉的老路”就已經是對極左和極右進行了精確的定義——主張走改旗易幟的邪路的就是極右派;主張走僵化封閉的老路的是極左派。

秦暉給左派和右派的對立定下一個前提:

【左翼的社會主義者和右翼的自由主義者只應該在一種情況下對立,就是政府的機制決定了權力和責任是對應的。它有什么樣的權力就要承擔什么樣的責任。權力是公民授予的,公民授予大的權力就要承擔大的責任,授予的權力小承擔的責任也小。】

秦暉抽掉國際上國家利益之爭和社會制度、意識形態的對立及其反映到我們社會上的左右之爭,說成是什么國內的自由和平等之爭。

他提出的左右合流的政治基礎——因為中國“既不平等,又不自由”,既荒謬又可笑。

對于秦暉的謬論,本人曾經在《秦暉鼓噪左右合流的醉翁之意》一文中詳細分析,見(秦暉鼓噪左右合流的醉翁之意-察網  http://m.cwzg.cn/expose/201702/34229.html?page=full)上面這些都是題外話,是為了幫助人們看清楚秦暉的本質,下面對他的《不能真把防疫當戰爭》的文章進行評論。

一、“戰時狀態”屬于“緊急狀態”,在這里是一個比喻義,是世界各國在重大事件已經發生或即將發生時的應對性國家行為。而所謂的“不惜一切代價”是秦暉通過以偏概全和斷章取義,生造出來一個帶片面性或者是可能會產生歧義的命題,并且強加于中國政府頭上作為批判的對象的。

據媒體報道,近日,為了有效解決日益嚴重的流感疫情,美國國防部決定,派出軍隊對疫情進行全面干預,同時,宣布美國全境進入緊急狀態。

如果一個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說明事態嚴重,臨近戰爭。

緊急狀態動員令為重大事件已經發生或即將發生的時候,如自然災害,動員全國力量搶險救災;如戰爭來臨,全民進入戰備狀態;如疫情泛濫,全民投入到防疫治疫中去。

美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并且派軍隊對疫情進行干預,本質上也是屬于一種“戰時狀態”,既然美國可以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那么中國的媒體用“戰時狀態”比喻疫情的嚴重性有何不可呢?

至于秦暉自己通過以偏概全和斷章取義硬弄一個“不惜一切代價”來作為靶子,實在是可笑和不值得一駁。

二、誰告訴你秦暉“不惜一切代價”去打贏抗疫“戰爭”中的“代價”是指人命”?

正如文章開頭所說的,在黨和國家以及各省市自治區領導人關于防控疫情的所有講話中,并沒有發現“不惜一切代價抗擊疫情”的說法,即使是在《江西日報》的新聞報道中出現“不惜一切代價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說法,也是明確說明目的是“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你秦暉故意制造一個帶有片面性的命題再強加于人再進行批判,豈不是可笑至極?

至于由此引出的三個分論點也太牽強附會了。

你把“不惜一切代價”去打贏抗疫“戰爭”去類比希特勒為滅絕猶太人而發動的戰爭,你到底是希望中國不進行防控疫情的斗爭還是美化希特勒發動的戰爭?

你稱有很多“正義之戰”是為生命以外的“偉大目標”明眼人一眼就看出這是為你的美國主子預留的洗地的說辭,不過想請教你,美國以消除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反對獨裁為借口發動的伊拉克戰爭造成了60萬伊拉克平民死亡,請問這還屬于你定義的“正義之戰”嗎?這種戰爭與希特勒發動的戰爭差別在什么地方?

至于所謂的“中國的抗疫的‘不惜一切代價’就是為了所謂‘政治安全’”是誰告訴你的?是不是不全力抗疫才屬于你秦暉心目中的政治正確?

三、秦暉反反復復拿一個偽命題作為靶子,并且硬把此等同于以人命為代價,到底是黔驢技窮還是故意造謠中傷?

為了論證中國的抗疫是以人命為代價,秦暉無恥造謠稱武漢的公立醫院的醫生盡職盡責救死扶傷和全國各地派醫療隊馳援武漢是“以整體的名義要求、乃至強制要求自己以外的個體作出犧牲的行為,

在這次的抗擊疫情的斗爭中犧牲的李文亮本身就是共產黨員,在全國各地馳援武漢的醫護人員中,真正再現了戰爭年代的“共產黨員跟我上!”請問秦暉你說這句話的依據是什么?

四、秦暉用有人拿鄧世昌等將士的英勇獻身為慈禧臉上貼金類比中國的抗疫斗爭,這種說法非常惡毒,矛頭所向,十分清楚。

在抗疫斗爭過程中涌現出的大量動人事跡中,大家看到的是醫護人員為了挽救生命的奮不顧身,是社會上各部門的工作人員為了防止疫情擴散的辛勤勞動,是全國一盤棋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是黨中央國務院和各級黨委和政府對失職瀆職干部的及時追責。難道他們都不應該這樣做,難道任由疫情擴散全國,奪走更多人的生命,才算是不為你秦暉心目中的“慈禧”“臉上貼金”?

五、武漢封城并不是什么政府強制一部分人為整體利益付出代價,秦暉居然無中生有稱政府強迫沒有防護的醫生“上陣”去處理高傳染性疫疾”。

在嚴重的疫情面前,人員死亡是免不了,關鍵在于如何把死亡人數盡可能降低。在美國,根據其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近日報告,美國2019-2020年流感季已經導致1900萬人感染,至少1萬人死亡。而且之前美國的的流行病曾經造成全世界30萬人死亡,遠遠超過中國這次的的疫情造成的人員病、亡人數。

在疫情已經在武漢蔓延的情況下,要么馬上封城,防止疫情向全國各地大規模擴散;要么像美國媒體所說的那樣,不“侵犯”民眾的自由行動權,任由疫情擴散,造次重大人員染病和死亡,對于中國而言,只能是兩害相權取其輕。

例如這次美國、英國和日本對“鉆石公主號”郵輪的態度,其實一開始就是“封船”,還有意大利對11座城市進行“封城”其實都是所謂的“侵犯”民眾的自由行動權,都是政府強制一部分人為整體利益付出代價而秦暉卻一方面認為防控疫情不應該封城,一方面又裝模作樣要求減少人命的犧牲,可能嗎?

還有所謂的政府強迫沒有防護的醫生“上陣”去處理高傳染性疫疾”,真實的情況是,在市場原教旨主義的蠱惑下,一些無良商家哄抬物價發國難財,武漢市的防護物資一下子短缺,一罩難求。另外,在私有化的逆流下,武漢市的私立醫院數量是公立醫院的兩倍,而面對疫情,無論是武漢的還是全國各地的私立醫院都袖手旁觀,其中很多連過去國民黨軍的“五兩煙土,給我上”也看不到,在這種特殊情況下,要么是為數不多的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恪守職責,冒著危險救死扶傷,要么是任由疫情擴散和患者大規模死亡,而秦暉卻一方面裝出重視生命的樣子,一方面指責所謂的政府強迫沒有防護的醫生“上陣”去處理高傳染性疫疾”,一個人要多虛偽才會這樣做!

在此我想請教秦暉,如果你是武漢市長,面臨當時的情況,你會怎么做?

六、秦暉公然歪曲事實,為香港部分醫護人員通過“罷醫”要挾特區政府禁止內陸民眾赴港的行為洗地,說成是香港醫生工會要求管理者必須提供足夠防護”。

眾所周知,“香港醫生工會”仿照“修例風波”中的反對派,提出了一些訴求,其中包括“禁止非港人旅客經由中國內地入境”“港府呼吁全港民眾戴口罩”,“提供足夠隔離病房且暫停非緊急服務”等。其實所有訴求的核心只有一點,要求港府全面封關,禁止內地人進入香港。

此行為引起眾多香港市民不滿。據香港“文匯網”2月7日報道,有網民于2月4日發起“反對醫護罷工,促黑醫護辭職”的網上聯署活動。截至2月6日23時,已有超過35萬人參與聯署。像這種盡人皆知的事情,秦暉都能夠歪曲事實,他還有什么做不出來?

七、把醫療政治化的不是別人,正是與秦暉一伙的自由派,他們把疫情當成了在內地復制香港動亂的好機會,進則推動顏色革命,退則配合境外敵對勢力把中國搞亂。

從鐘南山作出新冠肺炎會人傳人的結論以后,全國上下馬上進入了實際上的緊急狀態,也就是某些媒體比喻的“戰時狀態”,以最大限度地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為出發點,對湖北省的疫情是“控”,對武漢市的疫情是“治”,并且從全國各地對湖北省進行對口支援,從人員、醫療物資到生活必需品等各方面馳援武漢和湖北,對湖北省以外的地方的疫情是“防”。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各國對此都給予了高度肯定,換了其他國家,只要是對人民負責的政府,都會這樣做,而秦暉之流居然攻擊這是醫療政治化。自由派人士把這次疫情尤其是李文亮事件當成了搞亂中國的好機會,公知許xx甚至公開發出了“人人向不義咆哮,個個為正義將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齊齊用力、用心、用命,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的猖狂叫囂。到底是什么人在把醫療政治化?不是一清二楚嗎?

秦暉作為自由派公知的代表人物之一,最大的特點是善于運用詭辯術進行忽悠,不愧曾經為名校教授,搗鬼有術,但是效果有限。

縱觀秦暉的以駁論為主的整篇奇文,首先通過以偏概全和斷章取義得出一個偽命題作為靶子,并且在這個偽命題可能包含的多種情況中只是選擇他需要的那種情況,即“不惜一切代價”是包括人命,然后非常惡毒地用希特勒發動的戰爭以及鄧世昌與慈禧的貼金關系類比抗疫斗爭,在論證中國政府是不顧人命的時候,要么沒有論據,要么使用虛假論據,把面對嚴重疫情的時候任何國家都會采取的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做法來證明中國政府不惜犧牲人命,然后毫無根據地把這扯上是為了“政治安全”,最后得出中國的抗擊疫情是“醫療政治化”的荒謬結論。

秦暉的奇文如果僅僅是就文章而言,論點錯誤,因為這是唐吉柯德戰風車;論據虛假或者說缺乏論據;論證違背邏輯,善于無效論證。而從其寫文章的政治動機而言,跟公知許xx的借疫情之機發出的“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齊齊用力、用心、用命,擁抱那終將降臨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陽”的煽動如出一轍,差別在于許xx赤膊上陣,秦暉照樣玩弄詭辯術的慣用伎倆,跟之前的提出“左右合流”一樣,目的都是推墻。這倆活寶太心急了,估計這次又是要碰得鼻青臉腫,到時候弄巧反拙,主子發放“推廣民主費用”的時候又會“扣工資”了。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expose/202002/55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