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棒:當年自由派公知攻擊申紀蘭的理由很可笑

造謠抹黑申紀蘭,意在潑污共產黨領導人民翻身做主謀幸福的形象,意在把長期以來在實踐中形成的黨員先鋒干部形象拉進臭水溝,最終的意圖在于嘲弄、諷刺共產黨領導人民當家做主的這一套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本身,為在中國復活公知們夢寐以求的那一套人剝削人、統治階級及其幫閑文人錦衣玉食的資產階級政治制度張目!不如此,哪有有財力的買主來豢養自由派公知?不如此,自由派公知又去哪里搖尾乞食?在當時的他們還可以在網絡上呼風喚雨、指鹿為馬的大環境下,自由派公知故意帶歪節奏,企圖形成一種反體制天然正確的氛圍,為他們推動改旗易幟的目的服務而已。

【本文為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共和國勛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榮譽勛章。《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法》草案,于2015年8月24日提請十二屆全國人大十六次會議審議:草案規定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為國家最高榮譽,由國家主席向獲得者授予。2016年1月1日正式設立。

2019年9月1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根據主席令,授予于敏、申紀蘭(女)、孫家棟、李延年、張富清、袁隆平、黃旭華、屠呦呦(女)“共和國勛章”。經中共中央批準,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于2019年9月29日上午10時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

對共和國勛章獲得者的介紹中這樣說:

【申紀蘭,初心不改的農村先進模范,第一至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倡導并推動“男女同工同酬”寫入憲法,60多年來帶領群眾艱苦奮斗,為老區建設作出巨大貢獻。】

而人們沒有忘記,前些年,每次兩會,申紀蘭總是受到自由派公知的密集攻擊,理由是,她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

2012年兩會期間,袁某時、張某、劉某偉、何某、楊恒均等五位公知大V就曾經以此理由攻擊申紀蘭。

對于這些屁股決定腦袋的自由派公知本來可以不理睬他們,甚至是連反駁的價值也沒有,因為這些年來他們的倒行逆施讓廣大民眾看清楚了他們的本質,不過既然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期間,申紀蘭被授予共和國勛章,我們不妨把當年自由派人士那些歪理邪說從陰溝里面挖出來曬曬太陽。

一、自由派人士是怎么知道申紀蘭不投反對票的。

1990年七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第一次使用電子表決器,贊成對應綠色;反對對應紅色;棄權則為黃色。人民大會堂大禮堂的每張桌面上,都安裝著一個巴掌大小的無記名電子表決器。而對于表決器的安全性,這套系統的總設計師林達亮曾說:“我可以負責地向全國十一億人民保證:誰也不能從這套系統里查出誰投的是什么票。”

從七屆全國人大到目前的十三屆人大,已經歷了五到六屆全國人大,從1990年到現在,每年一次的兩會也開了二十多次,不知道那些自由派人士是如何知道兩會的投票結果,并且言之鑿鑿地斷言申紀蘭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的?

二、在不同的時期,表達不同的態度是非常正常的,贊成或者反對是人大代表自己的自由,并不是反對才正確。

從正常人的角度看,對某件事情的贊成或者說反對,完全是根據其本人對這件事情的是非判斷和價值判斷,并不是反對就是正確,贊成就是錯誤。我相信自由派人士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他們的本意并不在贊成還是反對本身,他們想表達出來的潛臺詞是:申紀蘭擁護共產黨、給共產黨投贊成票,這就是最大的罪狀。換言之,只要是申紀蘭這樣不僅在投票時擁護共產黨,而且在實際生活中以身作則服務群眾、真正體現溝通產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發揮共產黨組織的先鋒堡壘作用——總之,真的用自己的親身行動展現共產黨的光輝偉大的人物,他們都要不遺余力的瘋狂抹黑,竭盡全力撕咬!

因此,造謠抹黑申紀蘭,意在潑污共產黨領導人民翻身做主謀幸福的形象,意在把長期以來在實踐中形成的黨員先鋒干部形象拉進臭水溝,最終的意圖在于嘲弄、諷刺共產黨領導人民當家做主的這一套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本身,為在中國復活公知們夢寐以求的那一套人剝削人、統治階級及其幫閑文人錦衣玉食的資產階級政治制度張目!不如此,哪有有財力的買主來豢養自由派公知?不如此,自由派公知又去哪里搖尾乞食?在當時的他們還可以在網絡上呼風喚雨、指鹿為馬的大環境下,自由派公知故意帶歪節奏,企圖形成一種反體制天然正確的氛圍,為他們推動改旗易幟的目的服務而已。

三、難道像西方國家和臺灣地區那樣,為反對而反對才是正確的?

自由派公知吹捧臺灣是“世界華人圈的民主典范”,希望國人學習臺灣好榜樣。那么臺灣的“民主”又是怎么回事呢?

丟水球、砸椅子、雞蛋面粉滿天飛,“立委”們推推搡搡,有人被撞倒在地,有人遭到毆打……這些激烈的打斗場面都來自臺灣“立法院”。雖然其斗毆現象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就聲名在外,甚至在1995年得到“國際認可”,獲“搞笑諾貝爾獎”,不過,短短一周內打了四架,這種高頻率令人大跌眼鏡。英國廣播公司(BBC)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相關視頻罕見地創下超過100萬的點閱,甚至遠在非洲的尼日利亞電視臺都做了報道。對于這種政治亂象,有分析說是“西方民主的體現”,然而縱觀其他頻繁發生“議會(國會)暴力”的國家和地區可以發現,這恰恰是民主制度不成熟的標志。

“臺灣‘立委’打架是一種政治生活方式”,BBC曾經報道稱,盡管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議會(國會)也會發生打架事件,但臺灣“立法院”更因此“聲名狼藉”,每年通常發生多次打架事件,有時甚至每幾天就打上一次。“雖然拳打腳踢、拽頭發、向對方臉上潑水等都已是家常便飯,但本月的打斗變得更加‘丑陋’……一些記者和臺灣人表示,這種事情令人蒙羞,而且不會促進民主”,BBC如是評論。BBC另一篇文章用“家丑外揚”來形容許多臺灣網民對于“立委”因打架而火遍外國媒體的反應,他們紛紛表示“丟臉”。

包括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圖片報》在內的多家德國主流媒體也廣泛傳播臺灣“立法院”上演全武行的視頻。曾去過臺灣的慕尼黑汽車工程師克里斯蒂安看過相關報道后對《環球時報》記者說,“這種事嚴重損害了臺灣的形象”。

對于“立法院”的亂象,有臺媒辯解稱,這并非只在臺灣發生,世界上不少國家和地區都有。有臺灣網民也自我解嘲式地表示,跟東歐有些國家沖進去直接摔跤相比,臺灣這幾年的“立法院”沖突已“相對溫和”。

千鈞棒:當年自由派公知攻擊申紀蘭的理由很可笑

臺灣網民說的“東歐國家”肯定可以算上烏克蘭。烏克蘭最高拉達(議會)被當地老百姓戲稱為“馬戲院”。一是因為烏議會大廈和馬戲院建筑風格相似,都有巨大的圓穹頂;二是議會經常上演斗毆戲碼,成為該國政治生活的鬧劇。有烏克蘭媒體說,該國獨立26年來,使用拳頭是歷屆議員表達政治立場的常用方式之一。

近年來最廣為人知的場面是,2015年烏克蘭時任總理亞采紐克在議會作政府工作報告時,一名親總統的議員走上發言席,遞給亞采紐克一束玫瑰后突然從身后抱住他。盡管努力抓住面前的桌子,但亞采紐克還是被抱離發言席。隨后,其他議員蜂擁而上,親總統和親總理兩個陣營開始互毆,場面極為混亂。

另一個因議員愛斗毆而出名的國家是土耳其。今年4月中旬,土耳其舉行了備受世界關注的修憲公投,決定是否由議會制改為總統制。而在公投之前,土耳其議會為修憲草案至少打了兩次。1月11日,當就修憲草案中的“議會不再有權審查部長和內閣”進行辯論時,反對黨數名議員手挽手圍在議會主席臺附近,與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簡稱正發黨)發生沖突,一名正發黨議員在打斗中鼻子受傷(如圖1)。一個星期后,修憲草案辯論進入最后一輪,獨立女議員娜茲麗阿卡將自己銬在主席臺的麥克風上抗議擴大總統權力。在之后的休會期間,一群正發黨女議員上臺說服娜茲麗阿卡結束抗議,而親庫爾德的反對黨人民民主黨的女議員則站在她身邊以示支持。當一名正發黨女議員試圖上臺將話筒旋開拆下時,兩黨女議員爆發肢體沖突,一名人民民主黨的女議員甚至被踢中胸口。美國《紐約郵報》稱,在這場打斗后,3名議員被送進醫院治療,其中一名女議員的義肢被損壞。

亞洲國家中,韓國國會也曾是出名的打斗場最令國際社會驚詫的當屬2011年“催淚彈”事件。當時執政黨試圖強行表決韓美自由貿易協定,在野黨議員金某為阻止法案通過攜催淚彈沖進會場,在議長席前引爆,導致現場煙霧彌漫,議員痛苦不堪。

在美國《赫芬頓郵報》列出的“議會打架國家一覽表”中,還有印度、南非、委內瑞拉、墨西哥、阿根廷等國。

西方國家和臺灣地區的這種“議會打架”現象其實是一種政治上的“作秀”,本質上只不過是用一種肢體語言告訴那些曾經支持自己的選民,我已經盡力了,達不到你們要求的目的這不怪我,但是希望下次仍然支持我。

在所謂的“民主國家”和“民主”地區,這種“政治秀”比較普遍,而打架雙方“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因為這次被打了,下一次可以打回來,這么一來誰都可以在選民面前有個交代,甚至可以騙取選民的持續支持,對方支持的我就反對,對方反對的我就支持,但是實際上這種為反對而反對的做法導致的后果是什么事情也做不成,國家的政治資源就消耗在這種沒完沒了的扯皮中。而正是因為這種扯皮體制,讓很多西方國家一事無成,讓民眾對這種假民主越來越厭煩。

千鈞棒:當年自由派公知攻擊申紀蘭的理由很可笑

千鈞棒:當年自由派公知攻擊申紀蘭的理由很可笑

與西方的“民主”制度和政黨政治不同的是,中國實行的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政黨協商制度,充分尊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發言權,讓他們充分表達意見,包括不同意見,然后大家通過擺事實講道理,尋求最大公約數,最后通過民主集中制作出決議,既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在執政黨和各民主黨派之間實行“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方針,這十六字是中國共產黨在新時期堅持和發展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的基本方針。協商、協力、合作、不對抗,這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民主體制的特點,與西方國家的政治內耗不同,中國的民主體制更加注重于建設性,這也是70年來,中國飛速發展,而曾經遙遙領先的西方國家停滯不前甚至向后倒退的根本原因。申紀蘭就是這一體制下的典型人物,自由派人士稱她沒有投過反對票完全是捕風捉影,但是她卻是實實在在地做實事,推動“男女同工同酬”寫入憲法,帶領群眾艱苦奮斗,為老區建設作出巨大貢獻。這次她榮獲共和國勛章則是對那些攻擊她的人一記響亮的耳光。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千鈞棒:當年自由派公知攻擊申紀蘭的理由很可笑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expose/201910/51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