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楊恒均和“鋒銳”律師事務所的某些律師等一些受到法律處罰的自由派人士的下場揭示了這么一個道理,自由派公知與敵對勢力只有一步之差,純粹的自由派人士一般只是有反對“四項基本原則”和推動改旗易幟的言論,一旦把言論變成了顛覆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分裂中國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具體行動,就發生了質的變化,就變成了敵對勢力,就會受到法律懲罰,這就是楊恒均從一個著名公知大V變成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的過程深刻揭示的道理。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昨天在網絡上看到新聞《澳籍人員楊軍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犯罪活動被依法采取強制措施》的時候,并沒有太在意,因為澳大利亞跟加拿大一樣,給美國佬當小跟班,同時會有某些澳大利亞人在中國利用所謂的“非政府組織”從事顛覆活動,被抓不奇怪。

而今天再詳細看報道,嚇我一跳,原來是老熟人,輿論場上的老對手。本人還榮幸地得到過他在微信中回復我的文章內容。

據澳媒報道,澳大利亞政府正在調查一名澳籍華裔作家和學者被中國逮捕的事件。澳媒稱,這名華裔學者名叫楊恒均,此前曾在中國外交部工作,目前澳方正在尋求與此人取得聯系。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4日表示,澳大利亞籍人員楊軍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近期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依法采取強制措施并進行審查。

下面這張臉,相信各位網民并不陌生——

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由于他經常在網絡上發表意見,應該屬于著名的公知大V了,根據網絡上介紹,他的博客于2014年12月31日被百度封殺。

微博被封殺以后,他繼續通過微信進行煽風點火。

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甚至在被抓前8天,這位自稱為“民主小販”的公知還在自己的微信公號上發文。

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根據我對這個人的了解,再通過對他的一些言行的回顧,追尋他是怎么樣從一個著名公知大V變成一個危害中國安全國家的罪犯的軌跡,是很有意思的。

一、一個主張為謠言正名的人。

我在網絡上了解到這個人,是從他給謠言下的一個“新定義”開始的,當年,國內一小撮人為了把謠言作為煽風點火的工具,大造了一系列為謠言正名的輿論。

《楊恒均2009年言論自由系列》之二,里面有這么一段話:謠言是什么?謠言是利用各種渠道傳播的對公眾感興趣的事物、事件或問題的未經證實的闡述或詮釋。根據上述定義,謠言沒有真假之分,因為是未經證實的信息;謠言是個中性詞,不是負面詞。

和他一起為謠言正名的還有如下各位——

某報元老程某中曾經有個“謠言倒逼真相”論:謠言是存于人心深處的真相,是群體表達意愿的方式,是大眾對抗官方宣傳和謊言的武器。它不是事實,但比事實更真;它經不起推敲,但比真理令人信服;它漏洞百出,但大眾深信不疑。自封為“青年導師”的李某復稱謠言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朱某勤借《舊制度與大革命》讀后感稱謠言是革命最大的動員者。一個社會什么時候謠言四起,就說明革命已經在收集烏云。”

后來,執法機關破獲了“秦火火”、“立二拆四”、周祿寶、傅學勝等系列網絡造謠傳謠案,再后來,兩高出臺網絡謠言司法解釋:毀謗信息被轉500次即可判刑。

兩高司法解釋的出臺對當時一小撮人企圖通過造謠惑眾在中國推動“顏色革命”起到了抑制作用。

二、楊恒均是個兩面人,這一點讓他比較其他公知更加有欺騙性。

這個楊恒均一直活躍在網絡上,而且很有欺騙性。

他的欺騙性在于他的兩面性,跟法律界的“陳大狀”一樣,他有時候也說一些“公道話”,這與某些赤裸裸進行煽動的公知有所不同,例如,茅某軾公開稱漢奸是“英雄”,賀某方稱“西方國家欺負中國是因為中國首先欺負西方”,章某和稱“共軍在抗戰中只是打死851名日軍”,這些言論只能是起到站隊的作用,只能是表明這些人自己的反動立場,而楊恒均也許是因為曾經在中國外交部呆過的原因吧,有時候說話貌似公正,這種表面上的客觀公正讓他的某些說法比其他公知更加容易忽悠民眾。

“畢姥爺”視頻曝光以后受到了相應的處罰,自由派公知一片哀嚎,有人移花接木,把那一年一月份《人民日報》的針對其他事情的文章硬搬到視頻曝光以后,誤導網民以為《人民日報》和他們一起譴責所謂的對“畢姥爺”的“告密”。

還有人搬出“言論自由”的“燈塔國”美國,稱畢某劍受到處理是“因言獲罪”,這時候楊恒均發聲了,第一,他認為不存在“因言獲罪”問題,因為畢某劍沒有被判刑;第二,員工的言行違反了用人單位的規定,被炒魷魚是正常的。因為這番話,他還曾經挨過自己人的一頓板磚。

還有一件事就是曾經有人以龍應臺的名義,寫了一封《龍應臺給周小平的公開信》,借龍應臺的口肆意攻擊中國大陸,這封信粗俗不堪,硬傷很多,產生了相反的效果,這時候楊恒均出來救火了,當然他不會反駁這封假公開信的內容,但是他稱假龍應臺名義寫信的人比這封信要攻擊的人更加可惡。這件事讓他又受到了自由派的拍磚,同時也在很多網民那里收獲了好感。

楊一直采取各種偽裝策略,試圖打入體制內,利用體制內資源從事推墻活動,擴大反共人士的影響力。楊恒均的實際工作是把一些愛國的普通民眾洗腦成了推墻分子。2014年以后,楊恒均“一反常態”,擺出批評美國、擁護鄧小平、擁護習近平的假象——《讓人尊嚴掃地的美國移民局》一文,該文表面上批評美國移民局,其實是繼續在鼓吹“美國是個法治國家”;《習總對媒體和智庫說了什么?》打著支持習總的旗號,卻在攻擊社科院院長王偉光,為反共大V辯護;《鄧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領導人》借歌頌鄧小平同志妖魔化毛澤東,進而妖魔化社會主義制度,為“八的平方”動亂翻案,鼓吹自由化的政治體制改革。20141023日,楊恒均發表的《為周小平辯護》一文,堪稱其“轉型”的重要標志,文章發表在光明網,隨后人民網、央視網、國際在線等多家官方網站以及各地方網站,鳳凰網、新浪網、中華網等多家門戶網站迅速予以轉載,楊恒均從體制外敵對勢力搖身一變成為被體制認可的友好人士2015年8月11日,楊恒均發表《習總哪幾條指示還沒被落實?》一文,其中還強調自己是“自干五”:

作為犯罪團隊骨干“梅雪飄香”的精神導師與帶路人,楊恒均是一個在互聯網上多年活躍的反共推墻領袖,自稱“民主小販”,十幾年來在網絡上散播反共反毛言論,鼓吹普世價值和憲政思潮。然而據網友揭露,楊恒均實際上是澳大利亞國籍,早已經被澳洲情報機構收買。2011年,“維基解密”提供的一份被美國人認為是“秘密特工”的部分中國名人名單,楊恒均亦赫然在列。

下面的就是作為犯罪團隊骨干“梅雪飄香”博客上的一段話,闡述了她被楊恒均的《家國天下》洗腦的感受。

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照片的右二就是網名為“梅雪飄香”的田某。

2016年11月11日晚上新聞,“空中堡壘”、“梅雪飄香”這個組織被上海警方打掉。

在自由派內部,楊恒均、梅雪飄香等人主張利用體制內發展壯大自身實力,時機合適時推fan共產黨;而另外一些人則主張現在已經到了“推墻”時機,體制內自由派不可信。因此這些分歧只是方式方法與斗爭策略的分歧,沒有政治目的的分歧。梅等人始終宣稱,賀某方、于某嶸、蔡某都在體制內,因此體制內有強大的推fan共產黨的力量,應當堅持利用這些人及其體制內后臺的力量發展壯大自身,走內外勾結的路子進行推墻,對中共進行和平演變。

其實,網絡輿論的作用很大程度上不是或者不僅僅是一種政治立場的宣示,而是通過對這種政治立場的宣示過程中擺事實講道理的立論和駁論影響那些吃瓜群眾,從而影響大多數人的走向,正義力量懂得這一點,邪惡勢力中某些人也懂得這一點,曾經作為體制內人士的楊恒均也許是因此而比那些赤膊上陣公開叫囂要推翻現行社會制度的公知高明。

三、偽裝是為了更好地進行推墻,楊恒均一方面用貌似公正的言論偽裝自己,一方面積極配合美國的和平演變戰略,不斷通過大造輿論忽悠人。

他有一個表面上的身份,叫“代購”。

這也許是境外敵對勢力給他的一個“合法”身份,一方面方便他與方方面面的人進行聯系,一方面也方便于給他發放報酬。而從另外一種意義上說,他正是通過這個身份,向國人推銷他想推銷的東西。

這些年來,他不遺余力地美化西方和西方的政治體制,攻擊中國的社會制度,有時候比較含蓄隱晦,有時候比較赤裸裸,對于他的“事跡”,相信眾多網民已經了如指掌,下面僅僅是選擇一些本人曾經寫文章評論過的他的觀點的事件,從一個側面幫助不了解這個人的真面目的網民看清楚他的嘴臉。

1、他在楊舒平事件上曲解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的答記者問,誤導網民認為外交部支持楊舒平。

中國留學生楊舒平在美國馬里蘭大學發表了一篇有爭議的演講,在中國國內引發憤怒情緒。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就此問題回答了記者問的問題。

“事實上,你的問題不是一個外交問題,但既然你問到了,網上也有很多評論,我可以說兩句。我想可能很多網民都認為,任何國家都有自己值得驕傲的一面,同時每個國家在發展過程中也都存在一些發展中的問題,一個公民在評論自己國家時是在什么樣的場合、以什么樣的方式作評論,相信所有人都不難從中感受出他/她對祖國是什么樣的感情”

于是他以《外交部這次為啥做對了?》為題發表議論,其中有這么一段話:

【但外交部發言人一句“任何國家也可能在發展過程中遇到一些情況”無疑表露這女子說的并不是謊言,而接下來一句“以什么樣的方式在什么樣的場合做出這樣的評論”就更加表明了態度,你也許有權說出自認為是真實的話,但還是要注意場合與表達方式——寬容之中還有對自己海外游子的警醒和“責怪”。如果加上最后那句“只要最終他們還是從心底熱愛祖國,愿意為自己的祖國做出貢獻,我相信中國是鼓勵支持和歡迎的”,讓我真要為這次外交部發言人的表現點個贊了】。

楊跟其他公知的不同之處是,其他人破口大罵,而楊首先歪曲中國政府的立場,然后加以贊揚。這次對陸慷的答記者問也是玩這一招。對于陸慷的要表達的意思和楊要歪曲成為什么意思,相信各位非常清楚,我就不啰嗦了。

2、他掩蓋遼寧省賄選事件的錯誤實質,同時美化西方的選舉制度。

450余名遼寧省人大代表辭去職務涉拉票賄選案的事件發生后,他發表題為《拜托,這不叫賄選,好嗎?》的文章美化西方的選舉制度,同時掩蓋賄選事件的錯誤實質。

首先,別說是他以西方的評價標準評論中國的事情本身就很荒謬,而且美國前總統卡特的一番講話狠抽了他的耳光:

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在接受美國著名主持人湯姆·哈特曼的采訪時:湯姆·哈特曼在節目的最后向前總統先生拋出了一個巨大的問題,即如何看待最高法院2010年對“聯合公民訴聯邦選舉委員會案”以及2014年對“麥卡欽訴聯邦選舉委員會案”的判決,兩起訴訟案都得到了最高法院五名共和黨法官的支持才形成判決。這兩起判決歷史性地允許美國政治和司法活動無限制地接受秘密資金(包括境外資金)。卡特是這樣回答的:“美國的偉大來自其政治制度,而這兩起判決違反了政治制度的本意。現在,我們不過是個寡頭國家,無論是得到候選提名,還是當選總統,本質都是不受限制的政治賄賂。州長、參議員和國會議員選舉也沒什么兩樣。現在我們已經見證了我國政治制度受到顛覆,獲益者是大金主們,他們出了錢,選舉之后自然想得到、預期得到、有時候也確實能得到政策照顧......目前在職的政府官員,不管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都把上不封頂的政治獻金看作巨大的私人利益。已經躋身國會的議員們則有更多可以待價而沽的東西。”

3、龍應臺對港大學生洗腦,被全場集體歌唱《我的祖國》碾壓,楊恒均歪曲歷史事實為龍應臺解圍。

“資深美女”龍應臺在香港“蒙難”——本來想去對港大的學生進行洗腦的,沒想到倒把自己弄成了落湯雞——被全場集體歌唱《我的祖國》碾壓。

楊迫不及待寫文章哪首歌兒啟蒙了你?為龍應臺解圍,里面有這么一段話:

“在我成長的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全國就是‘八個樣板戲’,歌曲除了歌頌毛主席的,就是歌頌共產黨的,少數像《我的祖國》是歌頌在毛主席和黨的領導下的祖國的,總體加起來也就是二十多首(流行的),由于紅色音樂家、歌唱家很多,這些紅歌都是精雕細琢的,達到了極高的藝術水平,加上幾個億的人民日日夜夜地唱,我從牙牙學語到身上開始長毛,就是在這些歌曲一遍、十遍、上萬遍的旋律中變大的。”

而實際情況是,在他所說的那個年代,國務院文化組革命歌曲征集小組編,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的歌曲集《戰地新歌》一到五集收集了包括建國前的一些歌曲在內的創作于建國初期到上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的552首歌曲,歌曲反映的社會生活領域很廣,內容也遠遠不止歌頌毛主席、歌頌共產黨、歌頌在毛主席和黨的領導下的祖國的,還有歌頌祖國壯美山河的,歌頌各民族團結的等等,總體加起來也遠遠不止二十多首(流行的)。

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4,他為美國中情局的暗殺行為洗地,并且暗示在“民主國家”里面沒有暗殺。

卡斯特羅逝世以后,中國的媒體報道了卡斯特羅一生受到美國中情局638次暗殺的消息后,楊恒均護主心切,迫不及待地跳出來為美國中情局洗地,宣稱“最多一起、兩起,而且根本沒有進入實施階段就擱置了,何來638次?”

他還說:“冷戰時期美蘇情報部門確實都卷入了暗殺行為,其中又以蘇聯為主。但今天回過頭來看,當初兩個陣營宣稱對方操縱暗殺的指控都有夸大之嫌,美蘇充其量對叛諜和攸關生死的政治軍事人物實行過暗殺,次數寥寥無幾,更很少有針對最高領導人的暗殺行為。”

一個1965年出生的人,擔保美國中情局在1960年-1961年期間沒有對卡斯特羅進行暗殺,豈不是可笑至極!楊恒均敢于拍胸脯證明美國中情局沒有那么多次要對卡斯特羅的暗殺,擺得上桌面的理由是,美國佬自己解密的材料里面沒有承認這一點,所以就不是事實。

美國政府自己沒有解密的東西就等于沒有,這種說法不知道楊恒均自己相信嗎?

1963年11月22日在達拉斯,肯尼迪總統自己在國內被暗殺了,成為美國歷史上第四個在任期內被暗殺的總統,但是直到現在,美國政府仍然沒有解密事情的真相,美國政府沒有解密證明的東西就等于沒有?那么,這肯尼迪應該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外星人暗殺的了。

楊斷言“冷戰時期美蘇情報部門確實都卷入了暗殺行為,其中又以蘇聯為主。”加上他平時的言論,其實是在暗示所謂的“民主國家”不會發生暗殺,而事實又打他的臉。

自1865年林肯總統被人暗殺以來,美國歷任總統不斷遭人暗算,遇刺身亡的有詹姆斯·A·加菲爾德(1881年)、威廉·麥金萊(1901年)、肯尼迪(1963年)三位總統被暗殺,加上在此前后在任期內被刺幸免于難的安德魯·杰克遜(1835年)、富蘭克林·D·羅斯福(1933年)、 哈里·S·杜魯門(1950年)、杰拉爾德·R·福特(1975年)、羅納德·里根(1981年),一共是曾經有九位美國在任總統受到行刺,四個行刺成功。

另外也有材料稱,除了直接遇刺身亡的四人以外,有十四任總統在各種各樣的暗殺下生還。這些都是美國人自己干的,楊先生不會賴到蘇聯頭上吧?

美國著名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也是被暗殺的。

還有如下發生在“民主國家”的暗殺:

2007年12月27日下午,巴基斯坦人民黨在拉瓦爾品第的一個公園舉行上千人集會,貝·布托到場發表講話,呼吁支持者在明年1月8日議會選舉中投票給人民黨,集會結束后被暗殺。

印度,在短短的50年間,印度共有三位“甘地”遭到政治暗殺,他們是非暴力倡導者圣雄甘地,女總理英迪拉·甘地和她的二兒子拉吉夫·甘地。

1995年,以色列總理伊扎克·拉賓在特拉維夫市中心廣場參加完一個和平集會后,不幸遇刺身亡。

1981年10月6日是十月戰爭(又稱第四次中東戰爭或齋月戰爭)八周年紀念日。自1973年十月戰爭后,每年10月6日,埃及的薩達特總統都要在開羅東南郊的勝利廣場舉行盛大閱兵式。結果他和一大批政府官員就在閱兵式上遇刺身亡。

1983年8月21日,菲律賓共和國著名政治活動家,反對黨領袖貝尼格諾·尼諾伊·阿基諾在馬尼拉國際機場遭槍殺。

還有,美國扶植的韓國的領導人樸正熙,南越領導人吳庭艷也是被暗殺。

上述事實證明,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其他實行了所謂的“民主制度”的國家里,暗殺都是常常發生的事情,針對領導人的暗殺也不在少數,針對美國本國的領導人和著名人士的暗殺都常常發生,難道美國中情局單獨對讓美國很不爽的卡斯特羅格外開恩?

5、上海發生了那位老年婦女抱著孩子暴力抗法被警察拌摔事件以后,他無恥為美國警察的草菅人命洗地:

【老楊頭點評:這個視頻引起網絡一片評論,其中有一些網友說,如果在美國,襲警、不服從警察指揮,早就被擊斃了。這些人不知道住在哪個美國,美國警察誤傷嫌疑人時有發生,但幾乎都是在嫌疑人帶有武器,或者被誤以為帶有武器的情況下,至于一些引起軒然大波的警察暴打嫌疑人(大多是黑人)事件,則都是遭遇了激烈的反抗。如果真以美國的標準來判斷,那么,那位抱孩子的婦女幾乎毫無進攻能力(抱孩子的隱藏處應該也不會藏有槍支),她的所謂“襲警”幾乎就是一種情緒失控的宣泄。而當孩子落地后,她對警察的抗拒(拘捕)按說是不應該的,是可以用強力制復的,但她孩子落地,生死未卜,完全可以理解這時的激烈反抗。如果真以美國的標準,警察絕對不會在自己生命沒有受到威脅,以及公共安全沒有遭到危險的情況下,對抱孩子的婦女下如此重手。】

事實勝于雄辯,更勝于詭辯。

看看美國的媒體怎么說——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2015年6月1日報道,《華盛頓郵報》表示,在今年的前五個月,有385人被警方擊斃,平均每天超過兩人。在被擊斃的人士當中,黑人數量尤其高。

警方在擔憂自己生命或者他人性命面臨危險的時候允許使用可以致命的武器。美國政府依靠于該國17000個執法部門自己收集上報的數據。這個統計數字顯示,自2008年以來,每年大約有400人喪命。

據《華盛頓郵報》27日報道,2015年共有965名美國平民死于警察槍口之下,其中近10%的人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被警察擊斃,而黑人和拉美裔被警察擊斃的可能性遠遠高于白人。

到了2016年,又有963名美國黑人死于美國警察的槍口下,其中甚至有未成年人。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2015年12月27日發表了題為《年終總結:警方射殺將近1000人》的報道,里面有這么一段話:

【本報在一項歷時一年的研究中發現,在警察射殺平民的事件當中,其中只有不到4%引發了社區抗議活動(最常見的是白人警察射殺手無寸鐵的黑人)。與此同時,本報發現,大多數死于警察槍下的人至少符合以下3個特點當中的一個:他們在揮舞武器;他們具有自殺傾向或者存在精神問題;他們在警察命令他們站住的時候逃跑。

請注意,這是美國的權威媒體的消息,有自殺傾向、存在精神問題和在警察命令他們站住的時候逃跑也成為美國警察開槍擊斃的理由。而楊恒均卻稱是“美國警察誤傷嫌疑人”,而且“幾乎都是在嫌疑人帶有武器,或者被誤以為帶有武器的情況下”,到底誰說的可信度高?

6、為了配合美國的全球戰略,他鼓吹進行所謂的“對朝自衛還擊”。

為了配合美國的全球戰略和亞洲戰略,公知們為了忽悠國人支持他們向政府施壓,讓政府為虎作倀,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給美國法西斯充當打手,他們居然連叫中國幫助美國佬和韓國消滅朝鮮這種餿主意也想得出來。當年中國是抗美援朝,現在他們居然想讓中國“助美滅朝”!

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也許是由于他的這篇文章用心太險惡而且影響極壞的緣故,我當時想再找他的原文進行一一反駁的時候,發現原文已經被有關方面刪除了。

這些年來,他們在一小撮人在朝鮮問題上就沒少胡咧咧,到了特朗普虛張聲勢要派航母戰斗群到東北亞以后,孫某平曾經讓中國和美國韓國一起對朝鮮進行軍事打擊:

千鈞棒:楊恒均——一個從公知到危害安全國家罪犯的典型

孫立平習慣于赤膊上陣,儼然以美國派來的欽差大臣的口氣向中國政府發號施令。與孫某平的赤裸裸不同的是,楊恒均善于玩弄騙術。他抓住“朝中社”的一篇文章大做文章,認為朝鮮很快就會變成下一個越南,要中國政府在“再一次抗美援朝”和“對朝自衛還擊”中作選擇。

7、他直截了當認為中國必須協助美國解決朝鮮問題是為了“解放”朝鮮。

也許是覺得編造事實忽悠國人太累的緣故吧,在后來在關于朝鮮問題的熱議中,他干脆圖窮匕見直截了當認為中國必須協助美國“解決”朝鮮問題的原因,是因為朝鮮對民眾“洗腦”,“不是解決核問題,不是解決東北亞格局,甚至也不是維護世界和平,而是拯救朝鮮幾千萬活生生的人類……赤裸裸地說出了西方對付朝鮮的真實目的,

8、他忽悠國人,稱美國狼是《環球時報》等媒體招來的——:

【稍微對照一下就知道,如果拿美國的主流媒體上對中國的惡意報道同《環球時報》等中國官媒對美國喊打喊殺的報道相比,數量應該是遠遠不對稱的——也就是中國出現多篇抨擊美國的文章,美國才會出現一篇類似的。中國包括“環球”和“人民日報”的媒體在美國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隨便出售,而美國所有的大媒體一家也無法進入中國。中國在美國有多家孔子學院,美國NGO進中國舉步維艱……來往兩地認真觀察的我一直納悶,美國等西方國家真是君子嗎?他們對這種不平等到底還能忍耐多久?

而事實是,先別說很多西方媒體在中國落地,還有不少西方媒體的中文網站在中國進行各種煽動性宣傳,甚至我們國家的一些門戶網站都是外資控股。又根據多家媒體報道,盡管有很多不滿,美國總統仍簽署了2017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DAA)”,美國白宮在當地時間23日宣布,這一法案正式成為法律。奧巴馬23日簽署的NDAA配套條款——“波特曼-墨菲反宣傳法案”(Portman-Murphy Counter-Propaganda Bill)》(以下簡稱反宣傳法)規定,美國國防部將在2017年獲得額外預算,專門建立一個反宣傳中心,對抗外國對美國的宣傳。

美國在全世界建立強大的宣傳網絡,而在美國國內要由國防部來對付外來的的宣傳。這就是楊恒均所說的“不平等”,并且把寓言故事《狼和小羊》中狼的邏輯用于《環球時報》等媒體頭上。

9、他稱特朗普的胡作非為是跟中國學的,并且謊稱美國會受到“普世價值”的制約,忽悠國人把對特朗普的不滿轉變成為對之前奧巴馬希拉里們鼓吹的“普世價值”的支持。

特朗普2017年1月20號就任美國總統,1月23號楊恒均就發表文章,《特朗普開始學中國,你怕不怕?》,認為美國無所不能,但受普世價值制約,不做傷天害理的事,從而保護了各國老百姓。

普世價值制約美國。

在特朗普上臺之前,所謂的“普世價值”從來就是欺騙世界各國人民的迷魂藥,對美國政府起不到任何約束作用,關于這一點,就不用我例證了,而特朗普上臺以后,則是徹底撕下“普世價值”的遮羞布,赤裸裸地胡作非為,美國的行為,連作為所謂的“價值觀同盟”里面的國家的西方國家都受不了,還談什么“普世價值制約美國”,這個楊恒均真的是把別人都當成三歲小孩了。

楊恒均入了澳大利亞籍,以為就是進入了保險箱,可以隨意為所欲為,這是很多公知走的路線,當初的薛蠻子也是這樣。他們入外籍,境外敵對勢力讓他們留在國內繼續發揮作用,并且通過所謂的“非政府組織”同他們直接聯系和向他們發放所謂的“推廣民主費用”。如果入籍外國以后直接移民外國,他們就會往往被棄之如敝履,當年的“MY”分子是這樣,當年的“阿炳”也是這樣,在美國呆了一年被趕走以后有怨言,結果被警告:“你不應該咬為你提供食物的人。”

這個楊恒均到底是早就被敵對勢力收買以后才成為公知的,還是成為著名公知以后才被敵對勢力收買的,有待于有關部門的調查審理的結果出來才能夠下結論,不過楊恒均和“鋒銳”律師事務所的某些律師等一些受到法律處罰的自由派人士的下場揭示了這么一個道理,自由派公知與敵對勢力只有一步之差,純粹的自由派人士一般只是有反對“四項基本原則”和推動改旗易幟的言論,一旦把言論變成了顛覆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分裂中國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具體行動,就發生了質的變化,就變成了敵對勢力,就會受到法律懲罰,這就是楊恒均從一個著名公知大V變成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的過程深刻揭示的道理。

抓得好,大快人心!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expose/201901/46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