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楊天石:為什么支援北伐的蘇聯竟然成了是“頭號列強”?

客觀的講,從孫中山制定的“北伐”計劃看,他是完全地把北伐寄托于蘇聯的援助了!這樣的,完全地把中國的國運寄托于外國的援助,難保這樣的政權不會若干年后發生變質,導致中國的利益被外國的利益所綁架。這是英美法日這些帝國主義國家樂于見到,并且挖空心思想要誘使中國當時的那些中國“領袖”們要做的。這對于對中國來講絕對的悲劇!但是,所幸的是,孫中山遇到的是蘇聯,蘇聯的那些革命家們沒有那么做!盡管在給孫中山的電報里答應為他“在中國北方或者西部組建一個大的作戰單位”,可是,在與蔣介石率領的國民黨代表團面談的時候,這些蘇聯的革命家們還是力勸蔣介石盡量用中國人自身的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不要萬事都求人。試問,真正的列強會給蔣介石以及國民黨講說這樣的道理么?當然不會!那么,對這樣一個對中國革命充滿善意的蘇聯,怎么可以認為他就是和英美法日一樣的“列強”?這位叫做楊天石的學問人,你讀過書么?!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demqql.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問楊天石:為什么支援北伐的蘇聯竟然成了是“頭號列強”?

蔣介石對蘇聯是沒有好話的,所以研究蔣介石,為蔣介石說好話的楊天石也就跟著對蘇聯沒好話,學蔣介石的楊天石就有另一個神論:蘇聯是“列強(紅字)”。這個神論同樣出現在他的這個文章——《燕山大講堂81期實錄 楊天石 蔣介石其人》中:

【首先,蔣介石對列強的態度。】

在這個標題之后,首先把蘇聯拿出來說事:

【蔣介石對蘇聯的態度
先考察蔣介石對蘇聯的態度。1923年,孫中山把蔣介石派到蘇聯去訪問,給蔣介石一個頭銜,叫孫逸仙軍事代表團團長。孫中山給當時已經病重的列寧寫信介紹,說蔣介石是我的朋友,我是信任的人,希望列寧能夠支持蔣介石。
蔣介石到蘇聯主要是完成一個任務:要求蘇聯方面同意在蒙古的庫倫(今烏蘭巴托)建立一所國民黨的軍官學堂,建立一個國民黨的軍事基地,然后在庫倫訓練一支國民黨的部隊。從庫倫進攻當時北洋軍閥的統治中心——北京。當時北京被直系軍閥統治,總統叫曹錕。大家聽到這里可能會有一個問題,孫中山的根據地是在廣州,為什么放棄廣州讓蔣介石跑到莫斯科,要求莫斯科允許把庫倫作為軍事基地呢?當時的廣東的確是孫中山的根據地,孫中山本來是想由廣州北伐打到北京去,但利用廣州作為根據地,有兩大困難:
第一,廣東的南面是香港,當時香港是英國殖民地,國民黨部隊要北伐,英國人隨時可以在廣州旁邊的香港搗亂,使其后院起火。
第二,從廣州北伐要路經廣東、湖南、江西、湖北、河南、河北六、七個省份,要跨過長江、黃河兩條大河,列強的軍艦完全可以從上海開到武昌江面,把國民黨的北伐軍攔腰截斷。如果選擇庫倫,出了庫倫就是河北省,到了張家口就差不多到了北京。如果從庫倫開展北伐的話,不需要走遙遠的路程,沒有高山峻嶺,沒有長江大河,沒有帝國主義軍艦。蔣介石在日本是學習軍事的,懂得這一點。所以蔣介石受孫中山的委托,向蘇聯提出要在庫倫建立軍事基地。大家可能有一個問題,庫倫當時是中國的領土,為何要征得蘇聯的同意?蘇聯十月革命以后,蘇聯的紅軍一直駐扎在庫倫,蘇聯一直把蒙古視為自己的勢力范圍。蔣介石到蘇聯以后跟蘇聯的軍事主席托洛斯基提出這個請求。但托洛斯基說,中國人如果要進攻北京的話,只能從蒙古的邊境上出發,國民黨人的腳步絕對不允許踏進蒙古的土地。當天晚上,蔣介石在日記里寫了這么一段話:“求人不如求己。有的人別看他口口聲聲講是你的盟友、同志,但考慮問題都是從自己的利益出發。”】

楊天石這一段話就把蘇聯安排在了戕害中國居首位的“列強”頭一號了。而且在這段話里,楊天石說了幾個要點:

國民黨要在外蒙古庫倫接受蘇聯援助建立北伐基地的合理性,以廣東作為北伐基地有極大困難,看來,這是一條“妙計”;

緊接他著說了一句:“蔣介石在日本是學習軍事的,懂得這一點。所以蔣介石受孫中山的委托,向蘇聯提出要在庫倫建立軍事基地。”寫下了這些語句后,無形中給人一個印象:這個在庫倫建立北伐基地的“妙計”,孫中山委托“懂軍事”的蔣介石向蘇聯陳說。

但是,他又強調外蒙古是蘇聯的勢力范圍,托洛斯基反對這個國民黨的“妙計”,于是蔣介石在日記里寫下了對蘇聯的不滿,于是乎,楊天石也跟著認為蘇聯是“列強”。

那么,由此事例能不能證明支援了國民黨北伐的蘇聯是“列強”?很有必要分析楊天石這段話里有多少合理成分。下面分述之。

孫中山的北伐“初版”

類似于在庫倫等中國北部邊疆建立北伐基地的謀劃,依我翻書的結果,最早在1920年11月由孫中山的代表李章達通過俄(共)布黨員索科洛夫-斯特拉霍夫向俄(共)布中央轉達過。在孫中山的謀劃中,打算由蘇聯從土耳其斯坦出兵,經新疆深入中國境內直逼四川成都,那里有四萬中國國民黨黨員準備策應這個行動,“興高采烈地迎接紅軍”。這個援助要求,索科洛夫也從國民黨元老李烈鈞那里也得到了證實。但是,當時的蘇聯剛鎮壓了國內的沙俄的殘余叛亂,驅趕了英法美日的出兵干涉,國內局勢還不算穩定,孫中山的援助要求根本不可能考慮。

到1922年,蘇聯局勢穩定之后,孫中山又提出他那個援助構想,而且更加具體,他在當年12月20日給越飛的信里說:

【“我現在可以調動大約1萬人從四川經過甘肅到內蒙古去”,并且能夠控制北京西北的進攻路線。但是,這需要得到武器、彈藥、技術、專家等方面的援助。】

孫中山在信里詢問越飛,蘇聯能否通過庫倫支援他?

第二年1月,越飛飛赴上海,在18-27日與孫中山會談數次,孫中山進一步細化了他的求援計劃:

【將位于四川的10萬軍隊開到西北邊境,然后通過東土耳其斯坦和庫倫,在同蘇聯可以直接接觸的地方駐扎下來,以便從蘇聯得到武器彈藥】

越飛在與孫中山數次會談后,替孫中山向俄(共)布中央提出了200萬盧布的援助請求。盡管俄(共)布對越飛提出的援助計劃“十分驚訝”,認為他“根本不了解蘇維埃共和國的財政狀況”,但是在同年5月1日,莫斯科還是復電孫中山,先期為他提供200萬盧布資金作為“統一中國和爭取民族獨立之用”,使用期限一年。而且還允諾為他在中國北方或者西部組建一個大的作戰單位,并提供8000支步槍,15挺機槍,4門大炮和兩輛裝甲車。5月26日孫中山回電莫斯科,除了感謝蘇聯的援助之外,還接受蘇聯在電報中的全其他部建議,并竭力實現這些建議。并且還提出,打算派代表前往莫斯科在討論細節問題。6月上旬與越飛談話時,孫中山表示將在三星期后派汪精衛去莫斯科。是汪精衛!但是,蔣介石卻迫切希望做這個“擔當”,上下其手用盡了手段。甚至于在給孫中山的衙署“大元帥府”的秘書長楊庶堪的信里耍起了流氓,明確提出:

【“為今之計,舍允我赴歐外,則弟以為無一事是我中正所能辦者。”“如不允我赴俄,則弟只有消極獨善,以求自全。”】

這里,把流氓無賴的手段用上了!可是,對這樣的流氓無賴,孫中山還就是要照顧,馬上同意了蔣介石的要求!可見孫中山真把醬缸當作古董藏,身邊“沒人了”!蔣介石在未發達之前耍流氓的手段多多,另李敖先生考證甚詳,不抄書了!

問楊天石:為什么支援北伐的蘇聯竟然成了是“頭號列強”?

由此我們可知兩點:

第一點,蔣介石向蘇聯轉達的那個在庫倫建立北伐基地的“妙計”是孫中山早已醞釀多時的計劃,沒必要專門派一個“懂軍事”的人物向蘇聯鄭重提出,并與蘇聯精心謀劃,蔣介石與這個計劃的關系只是個傳聲筒;

第二點,蔣介石去蘇聯是他耍流氓手段爭奪權力的結果,蔣介石根本不是孫中山遴選的去蘇聯請援的首選人物,蔣介石去蘇聯只是為了內部團結不得已的法子。

所以說,楊天石在這段話里精心安排文字和語句是刻意地在制造蔣介石很有軍事才華,很受孫中山器重的“真實形象”,這乃是用一種詭辯的文字游戲為蔣介石臉上貼金,為蔣介石吹喇叭的手法。楊天石在為蔣介石“爭功”哦。

“初版”北伐有短板,蘇聯力糾偏

客觀的講,從孫中山制定的“北伐”計劃看,他是完全地把北伐寄托于蘇聯的援助了!這樣的,完全地把中國的國運寄托于外國的援助,難保這樣的政權不會若干年后發生變質,導致中國的利益被外國的利益所綁架。這是英美法日這些帝國主義國家樂于見到,并且挖空心思想要誘使中國當時的那些中國“領袖”們要做的。這對于對中國來講絕對的悲劇!但是,所幸的是,孫中山遇到的是蘇聯,蘇聯的那些革命家們沒有那么做!盡管在給孫中山的電報里答應為他在中國北方或者西部組建一個大的作戰單位”,可是,在與蔣介石率領的國民黨代表團面談的時候,這些蘇聯的革命家們還是力勸蔣介石盡量用中國人自身的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不要萬事都求人。與蔣介石面談過的蘇聯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斯克良斯基、蘇軍總司令加米涅夫,以及托洛茨基都是這樣的規勸蔣介石/國民黨的。其中,“最為爽直”的托洛茨基的建議最具代表性:

【國民黨應該重視政治工作,并著手進行改組。(不這樣)即便我們給很多錢,包括軍事援助,“你們還是一事無成。”如果孫中山只從事軍事行動,那么,他在中國工人、農民、手工業者和小商人眼里,就會同軍閥張作霖、吳佩孚“別無二致”。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蘇聯給予孫中山以援助,那么中國社會輿論就會這樣看問題:張作霖是日本代理人,吳佩孚是美國和英國代理人,而孫中山書蘇俄代理人。在這種情況下,“革命運動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這位卓越的蘇聯革命家雖不明說,但是一語道破孫中山在過去大半生的革命打拼只贏得“革命”虛名,實則無力實現中國國運的改善的命門所在:不注重發動群眾,沒有使讓中國底層民眾理解、并支持自己領導的革命。這樣的反思在中國也有:魯迅先生的小說《藥》就暗指這個。革命者的革命行動不被底層民眾理解,反過來,愚昧的百姓用革命者殉難的熱血做了治病的人血饅頭,而且,還是沾了“浩蕩皇恩”的人血饅頭!

托洛茨基對蔣介石的建議中表明,以他為代表的蘇聯革命家對中國的革命有著莫大的善意!

試問,真正的列強會給蔣介石以及國民黨講說這樣的道理么?當然不會!那么,對這樣一個對中國革命充滿善意的蘇聯,怎么可以認為他就是和英美法日一樣的“列強”?這位叫做楊天石的學問人,你讀過書么?!

托洛茨基接著開導蔣介石:

【解放運動需要有另外一種形式。首先,需要有廣大群眾的長期堅持不懈的政治準備。就是說,“國民黨的絕大部分注意力應當放到宣傳工作上”。他強調說,一份好的報紙,勝過一個不好的師團。在目前情況下,“一個嚴肅的政治綱領比一個不好的軍團具有更大的意義。”】

托洛茨基以俄國共產黨的成長為例開導蔣介石:

【俄國共產黨也并非一下子就成為斗爭的勝利者,在25年間,俄共不得不經受長期的磨練。因此國民黨必須“拋棄速勝的幻想”,需要做耐心細致的,堅持不懈的,有條不紊的工作。如果履行了所有這些所有條件,毫無疑問,“輝煌的未來屬于國民黨”。】

為此,托洛茨基還提出了更具體的建議:

【“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政治工作上來,把軍事活動降到必要的最低限度。”具體地說,“國民黨的軍事工作不應當超過政治活動的二十分之一,無論如何不要超過十分之一”。】

這就是提醒蔣介石,也是提醒孫中山等國民黨員,要注重開啟民智,引領群眾有革命的覺悟,引導他們走上革命道路,有這樣的革命氛圍,中國革命才會成功。

北伐“功成”誰為先?

蔣介石聽得進這些金石良言么?當然不會,這顆油鹽不進的“花生米”用他日后的行動證明蘇聯革命家們的善意規勸一點作用也沒有!不過,這似乎很難解釋北伐的(部分)勝利,因為沒有民意支持的北伐寸步難行!那為什么這個從不做民智開啟工作的蔣介石“領導”的北伐會有日后的“輝煌”?那就先說一下國民黨的官方宣傳的“輝煌”:

【1926年7月開始北伐時,國民黨只有幾個軍,不足10萬人的武裝力量,他所控制的地盤也不過是以廣州為中心很小的一塊根據地。1927年初,國民黨的軍事力量已擴大為4個集團軍,每個集團軍都有約10萬人,而華南各省大部分已在他們控制之下。到1928年下半年,中國各大軍閥勢力不是被打敗,就是主動易幟,歸順國民黨的統治。南京政府確立了他對全國的合法統治,其軍事力量猛增到80個軍,200多萬人。】

這是國民黨打出來的“江山”?根本不是!因為根本不愿開啟民智引領群眾走上革命道路的蔣介石根本沒這個能耐,北伐的“輝煌”另有大功臣:

【雖然北伐是在國民黨的領導下進行的,但是不應忘記,共產黨人為北伐取得成功所作出的不可忽視的積極貢獻。除工共產黨人的宣傳鼓動給北伐軍帶來了高昂的士氣之外,他們還在北伐中發揮了各種具體的影響。比如廣東、江西、湖南三省的農民運動蓬勃興起,勢如破竹,為北伐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兵源和取之不盡的物質供應;工人的武裝起義使得奪取南昌上海這些大城市看上去更像是政治示威而非軍事行動。而這些農民運動和工人起義就是靠共產黨人發動起來的。】

國民黨辦不到的,共產黨替它辦!沒有了共產黨的群眾工作,北伐能不能出廣東有大疑問!但是我們知道,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屠殺共產黨,剿殺農會,與共產黨和農民的合作轉而變為與大買辦資產階級、大地主結合。這樣做的后果,國民黨到敗退臺灣的最后一刻也根本沒有在大陸建立任何正式的行政機構,反倒是向蘇聯學習群眾政策最認真的中國共產黨從血泊中爬起,做工農大眾革命的真正代言人,用22年的時間把蔣介石和他的蔣記民國踢出了大陸。中國的國運也因之大逆轉,獲得新生。這都是向蘇聯學習合理經驗的結果。

問楊天石:為什么支援北伐的蘇聯竟然成了是“頭號列強”?

所以說,蔣介石去蘇聯“取經”,蘇聯的革命家們向他和國民黨傳授的都是真經!那么,對這么一個向中國傳授真經并使中國得以新生的國家,有什么理由誣指他是“列強”?!美英法日這些真正的列強會這樣么?!我真就想不通楊天石念的是什么書,居然有這路“驚天神論”!當然,如果硬要把蔣介石的“日記”當成書的話,那么楊天石也算是念過書的,問題是,蔣介石的日記寫了幾句真話?!對照他做的事情和日記上的文字看看?

蘇聯拒“初版”,有道理!

楊天石為蔣介石幫腔誣指蘇聯是“列強”,舉出的理由是蔣介石帶去的孫中山的使命——在外蒙古庫倫建立北伐基地的使命沒有完成,蘇聯拒絕了,外蒙古是蘇聯的勢力范圍,蘇聯人不讓國民黨人在外蒙古活動。那么,蘇聯的拒絕真是那么霸道么?蘇聯的拒絕沒道理么?

當然不是!蘇聯的拒絕是有道理的。蘇聯的拒絕要比國民黨提出的要求更有道理。固然,在庫倫建立北伐基地對國民黨這一方面的好處不小。可是,從最粗淺的軍事常識來講者是一個極端荒謬的異想天開!對國民黨的好處就是對蘇聯的大不利!這樣的要求不要說是蘇聯,放在任何一個國家都絕對不會答應!不要說外蒙古事實上被蘇聯控制,就是蘇聯沒有控制外蒙古,也絕不會答應這樣的的請求!

首先,在孫中山的計劃里,要把一萬,或者十萬軍隊開到外蒙古庫倫建立基地接受蘇聯的援助訓練開始北伐。但是,我們要知道,外蒙古是蒙古族的聚居地,在清朝二百多年的“分而治之”的民族隔離治術統治之下,當時我國各民族間的成見、隔閡甚至于矛盾極深。為了消除這些歷史原因形成的隔閡與矛盾,民國初建時候就打出“五族共和”的政治口號來凝聚各族向心力,連國旗也是代表五族共和的五色旗!可是,事實上,這些民族間的隔閡在整個民國時期根本沒有什么變化。由于這樣的民族隔閡,成建制的漢族軍事集團進入那片地方,是不好在那里安身的。在這樣一個蒙古族的聚居地有這么龐大的一支漢族武裝進駐,那里的蒙古族群眾會怎么想?國民黨如何消除清朝野蠻、落后的民族政策帶來的消極影響,使蒙漢民族關系達到最基本的相安無事呢?國民黨有這個能耐么?且不說這個工作國民黨沒法子做,就是對漢族民眾做開蒙啟智工作,使他們贊認同、贊同革命的工作他們做的都很不合格!那么,在蒙古族聚居的外蒙古想扎下根談何容易!當然,如果是中共在外蒙古得到蘇聯的幫助建立這么一各基地,倒是能有極大的成功概率的。因為中共最擅長做的就是對底層民眾的開蒙啟智工作,最精于發動群眾投身革命!同樣的在處理民族關系上中共有很有效的法子。但是,國民黨啊,孫中山成立的國民黨是最不擅長做這個工作的!他們走的是上層路線,他們的革命動員工作是脫離于中國最廣大的勞動者的!所以,孫中山的這個法子——在外蒙古建立軍事基地打軍閥,異想天開!有一點最基本的歷史常識的人不會贊同這樣的“法子”。現在這位有“后見之明”的楊天石氏對這樣的極端荒謬的異想天開也不加辯駁,他是真無知呢還是心術不正只想著為蔣介石吹喇叭專說糊涂話?

庫倫到北京固然無需走遠路,中間也沒有長江大河,沒有帝國主義軍隊阻隔,似乎有利于打軍閥;但是,倘若國民黨打軍閥失利的話,有利于從庫倫進軍北京的地理優勢同樣有利于軍閥反攻追殺孫中山和蔣介石!沒這個可能么?完全有!到時候,軍閥軍隊兵臨庫倫,孫中山和蔣介石怎么自保呢?這就是顧頭不顧腚!難道讓蘇聯出頭?那不成了蘇聯干預中國內戰了么?那還不如蘇聯自己精心準備出重兵打中國的軍閥呢!當時,西方列強在中國都有駐軍,它們對中國的軍閥混戰也是做壁上觀,極少出動自己的軍隊參與。但是按著孫中山、蔣介石的蠢法子把軍閥的軍隊引進外蒙古禍及蘇聯的話,蘇聯出兵,極可能招來西方列強的干預,尾隨軍閥軍隊在后對蘇聯發動攻擊,切斷蘇聯的西伯利亞大鐵路;倘若蘇聯不出兵,西方列強也不會放過這個扼殺蘇聯的好機會,一樣會出兵外蒙古威脅甚至進攻蘇聯!倘若威脅到西伯利亞鐵路,恐怕蘇聯的遠東又有大麻煩了!

這并非是邏輯上的推演,而是有前事可鑒的。俄國爆發十月革命,蘇聯成立退出一次世界大戰。美、英、法立即組織干涉軍同時從西、東兩個方向向蘇聯發動進攻,而且還支援沙俄余孽發動的武裝叛亂。在東方,美英法伙同日本發動進攻。疲于應付西方列強和內亂的蘇聯無力顧及遠東,只好用斷腕自保的法子,由遠東地方政權自行組織一個名義上與蘇聯無關的實行資本主義“民主制度”的“遠東共和國”,迂回保全蘇聯這一大片領土不被西方列強占領。東方的這次進攻日本是主力,出兵七萬兩千。其他國家不久撤軍,可是日本進兵深入到貝加爾湖一帶,一直賴著不走,耗到了1922年10月。

有這樣一個前車之鑒,蘇聯絕對不可能讓國民黨人把外蒙古當做發動討伐軍閥戰爭的基地。蘇聯只是幫助中國的革命,蘇聯對中國進步勢力再熱情的援助也是有限度的,也是要在考慮自己的國家利益為先的前提下伸援手。這個道理并不復雜,作為研究歷史的楊天石,也應該是一個有責任把歷史講說清楚的教師,對孫文、蔣介石的這個愚蠢的打算中的諸多不合常理的部分要講說清楚,可是,他卻沒這么做,反而還夸獎蔣介石:“蔣介石在日本是學習軍事的,懂得這一點。(紅字)”

說到蔣介石“懂軍事”,插幾句,蔣介石確實是在日本上過軍校。據李敖先生的考證,蔣氏學的還是炮兵哩。高大上吧?其實不然,蔣氏根本沒有學到一個炮兵軍官該有的任何軍事技能,他在日本學到的能耐是給拉炮車的馬匹洗澡。在部隊行動之前,給馬匹洗澡就相當于運動員賽前的熱身,幫助馬匹活血,以防馬匹拉炮車時驟然負重太過血管爆裂。蔣介石就學的是這個能耐。蔣介石根本不懂軍事!

在外蒙古建立討伐軍閥的基地,這只是國民黨人自己的一相情愿,可是,對蘇聯來講,國民黨人的一廂情愿暗藏著他們沒有意識到的對蘇聯的殺機!從客觀效果來講,這對蘇聯是嫁禍于人,恩將仇報!

除了對軍事的一無所知外,從這個“計劃”還能看出國民黨的所謂革命的軟弱性和投機性!軟弱性在于懼怕,懼怕:“廣東的南面是香港,當時香港是英國殖民地,國民黨部隊要北伐,英國人隨時可以在廣州旁邊的香港搗亂,使其后院起火。”還懼怕“從廣州北伐要路經廣東、湖南、江西、湖北、河南、河北六、七個省份,要跨過長江、黃河兩條大河,列強的軍艦完全可以從上海開到武昌江面,把國民黨的北伐軍攔腰截斷”可是北伐,討伐有列強支持的軍閥,本身就是要觸及列強在華利益的革命行動,無論如何都要受到列強或強或弱的干涉,無論在什么地方也一樣。這個,能躲得開么?“初版”的北伐發難找一條避開列強利益叢集的長江流域選擇在北方邊境開始,這是徹頭徹尾的投機!

躲不開的列強干預,繞不過的反帝斗爭

蘇聯雖然沒有同意孫中山在庫倫建立北伐基地,但是,后來卻通過外蒙古-張家口一線向參加革命的馮玉祥國民軍部支援了大批的武器裝備和資金,助他討伐軍閥。馮玉祥聯絡奉系軍閥中的郭松林部共同舉事,這一個北方戰場節節勝利之際,日本親自出兵參與奉系對郭松林的攻擊,郭松林最后兵敗身亡。北方這一個討伐軍閥的戰場形勢急劇逆轉,國民軍失敗。馮玉祥為轉移目標,1926年1月宣布下野去蘇聯考察。這就證明,無論什么方向對北洋軍閥發動進攻必然會遭到列強的干預,在廣東會遭到英國的阻撓,在北方一樣會有日本的攻擊!以庫侖為基地建立北伐基地,蠢招、昏招!討伐軍閥,觸動列強在華利益,無論如何都要做好長期打硬仗的準備。

不過隨著蘇聯持續不斷的物資援助,馮玉祥的國民軍盡管面臨敵人重兵攻擊,還是能保持較強的戰斗力。在1926年8月,馮玉祥結束考察重帥舊部在9月五原誓師后,軍閥部隊就不堪其敵了。而且還因為這個北方戰場的開辟,北洋軍閥在長江以北的統治就已經土崩瓦解了!害怕列強艦隊在長江阻截的擔心根本沒必要!

在廣東,孫中山的北伐不可避免的受到英國的阻撓,北伐前夕暗中支持商團叛亂;在北伐將近武漢時,英國炮艇在四川萬縣開炮轟擊制造血案,在長江武漢段開炮示威,在廣州占領省港碼頭,扣留省港罷工委員會的船只。都是列強們慣用的“炮艦政策”的變形,是常用的干涉、阻撓手段。但是,國民政府用“漢潯事件”有力地反擊了英帝國,收回了武漢、九江兩地的英租界。

列強變換策略,尋找變節分子

在國民政府與英國的斗法中,美日兩個新崛起的帝國主義國家表現了相對的低調,這并非這兩個帝國主義國家不愿、不敢出手干預中國的革命,事實上他們也在加緊調集兵力,但是,美國政府內部已經有聰明人看到:

【象上海五卅那樣“開槍把人打倒,看著一個民族象挨了鞭子的努力那樣屈服,這樣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再這么和中國人硬碰硬的下去:

【武力干涉將破壞中美貿易,而且得不到美國人民的支持】

北伐掀起的反帝思想深入人心,孫中山早先擔心的帝國主義的干涉、阻撓在這樣的中國民意沖擊下,越來越不值一提。對付中國需要改變策略,在新崛起的實權人物中尋找變節者,為他們的利益代言,為他們的利益做看門狗:

【許多美國人早就注意到了敢于“發動反俄國人政變”的蔣介石,已經取得了“越來越多的權力”。他們相信蔣能夠“逐漸驅逐俄國人和中國共產主義勢力”,并預見到以蔣介石為“獨裁者”的廣州政府有可能控制中國大部分地區。因此,他們極力主張對蔣介石應“稍加鼓勵”,甚至“伴以多少慷慨一點的財政和軍火援助”,反對象英國那樣不分青紅皂白地用武力,把打算走日本、泰國式改良道路的國民黨“溫和派”,推向“激進的廣州赤黨”一邊。】

這些美國人的觀察和預測是精準的,1926年8月20日,蔣介石在長沙發表了一個“對外宣言”:

【“革命之成功,即友邦之利益”,“其扶持正以贊助我國軍民者,中正愛之敬之”,懇求“友邦諒解”】

這個對外宣言語意含混,“友邦”可以勉強指蘇俄,更可以指在北伐中在華利益受損的美英法日等帝國主義國家,這是蔣介石向這些國家邀寵的試探,此時的蔣介石還沒有正式與這些列強接觸,只能這樣試探。

但是,當時國民政府在湖南的交涉員向英國駐長沙領事透露的蔣氏私下話就明白無疑的說明了這個“友邦”是些什么國家:

【他(蔣介石)不是布爾什維克,“他目前正在利用俄國人為其服務,這符合目前需要,并且某些布爾什維克這主義宣揚的綱領,諸如反帝、改善民生,也同樣是國民黨綱領。但他不贊成共產主義,因為共產主義與中國百姓內心最深處的天性是不相容的”】

有了這一個向列強表明心跡的“告白”,蔣氏向列強靠攏,出賣國家利益也就如水之勢下不可阻遏了。而楊天石在他的這個《燕山大講堂81期實錄 楊天石 蔣介石其人》中居然有挺大的一個標題這樣夸贊蔣介石:

【蔣介石是一個民族主義者。蔣介石的一生,從主要方面看,還是熱愛中華民族,希望中華民族振興,盡可能維護中華民族領土主權的完整。】

英美是些什么樣的國家你不會無知吧?向英美表明心跡之后還能做什么好事你也無知?那么,蔣氏是不是你說的“熱愛中華民族,希望中華民族振興”,這個需要多給你開蒙啟智么?至于說盡可能維護中華民族領土主權的完整”,那倒要問,外蒙古是誰出賣的?你的那個“主要方面”“盡可能”都是什么意思,能解釋一下么?聽說禮拜天,你要在一家“彼岸書店”開講說大書——“找尋真實的蔣介石”,我可是等你的發言整理稿的哦!

【長河紅陽,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demqql.live/expose/201809/44559.html